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鬼  瞳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傍晚時份,葉大開剛與友人分手,獨自踏上歸家的路。他手持紅白間條的手杖,緩緩向前摸索,杖尖在地面上不住點拍著,用觸覺感受身前物事,這種走路方式,葉大開巳然習以為常,因為....他是一位失明人仕。

 

葉大開住在舊式屋村。在他居處一帶的地理情況,他當然瞭如指掌,畢竟居住了二十多年了,哪處是長廊,哪處是花圃,又怎N弄錯呢?此刻,葉大開徐徐踱進了屋村內的小公園,他聽到四周紛擾的人\,當中夾雜著小孩的嬉戲\,婦人們說三道四的私語,還有是老翁們議論棋局的爭吵\,於芸芸眾多\音之中,葉大開認出了一把熟悉的男\,這\音蒼老而略帶沙啞,明顯是住在自己隔壁的堅伯。

堅伯吐出一句說話,穨Y引起葉大開的注意,那句話就是:「脫光衣服的女人.......

葉大開聞\辨位,轉向堅伯走過去,插口道:「又說鬖漎G事了?」

堅伯見是葉大開,便反問:「可有聽聞附近出現了一個瘋婦啊?」

「聽說她喜歡......」葉大開沉吟。

「高空擲物?」堅伯插口。

葉大開點了點頭。

「錯了,」堅伯頓了頓,更正說:「是脫光衣服地高空擲物!」

身旁有人問:「這次她又擲下甚洶F?」

「電視機。」堅伯答道。

那人笑嘻嘻的又問:「可知這瘋婦居於那個單位呀?」

「當然知道啊,」堅伯瞇著眼睛笑說,「第八座一二零四室。」

那人一愕,「那不就是我的單位嗎?」

「難道不是你老婆嗎?」堅伯笑著戲謔。

那人反應也不慢,立刻反唇相稽,「但看她的裸體,卻是你老婆啊!」

看來二人口才不相伯仲,一場舌戰還會持續下去呢......

 

葉大開只是笑笑,撇下二人,自顧自踱返家門。堅伯瞧著葉大開的背影遠去,顯得有點惋惜,低低的嘆了一口氣。

剛才那人看見堅伯的神情,有點好奇:「那小子是誰?」

「這孩子讀書很聰明........」堅伯眼中流露一絲憐惜。

「他本身失明,如何努力勤奮也是徒然.........

堅伯感歎,「你說的對,儘管他擁有大學資歷,又能有何作為呢?」

「身為盲人,竟能考上大學,殊不容易啊!」那人豎起了大姆指。

「他唸大學之前,並未失明呢....

「那活A他....豈不前途盡毀!?」那人又問,「不小心過馬路吧?」

堅伯搖了搖頭,嘆道:「不小心的....只是那駕駛者。」

二人看著葉大開遠去的背影,又是一\長嘆。

 

葉大開眼雖瞎,耳朵卻是極靈,二人的對話從背后隱約傳來,心中不期然掠過一陣難過,腦海裡再次浮現了當日肇事情景,不禁愷愷的想得出了神.....

 

正在這時候,一\驚呼把葉大開喚回現實,接著下來,在他的四周,驚呼之\此起彼落,彷彿像病毒一樣,是會傳染開去的。然后,過了大概半秒,葉大開聽到「隆」的一\,繼而身上一陣劇痛,自己給一件重物,由高而下的碰跌在地上,下肢完全給壓住了。驚懼之餘,他心內閃現一個念頭:「這可惡的瘋婦,我竟給她擲物擊中了!」剎那間,奇痛徹骨,葉大開昏死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葉大開在迷迷糊糊間醒轉,感覺到身下是一爿柔軟的床墊,四周死寂,只有空洞的「嗡」「嗡」\,一種冷漠而空虛的感覺漸漸襲上葉大開的心頭.............

 

驀地裡,「咿呀」的一遄A有人打開了門,接著傳來一些微細的腳步\.........

 

葉大開側耳細聽,寂靜中聽到一男一女在輕\說話。

「他的傷勢很嚴重......」男人說。

女人\音痛苦的問,「到底他給甚洩F西擊中了?」

葉大開認出這女人是自己年邁的母親。

「一個女人跳樓輕生,誰知墮地時,剛巧掉在你的兒子身上.......」男人嘆了一口氣,「算是你兒子倒楣吧。」

「醫生,」葉媽媽哭了出來,「到底......我兒子的傷勢有多嚴重?」

男人正是醫生。

「他的脊椎神經嚴重受損,簡單來說,他的下半身是會癱瘓的。」

「即是說......」葉媽媽倒抽一口涼氣。

醫生緩緩道出這殘酷的事實,「只怕......他以后都要倚靠輪椅......

葉媽媽嗚咽道:「大開巳經視力盡失,斷送了大好前程,這時候,還要他變成殘疾........蒼天為何總是這岸ㄓ膝迭H!」

「你若信有上蒼,便應該相信.......」W生安慰說,「上蒼總會眷顧善良的人的。」

「那......我兒子可不是甚珍a人,何以要慘遭懲罰呢?」葉母竭斯底里的。

「悲觀來看,是懲罰!可是換一個角度來看.......這未嘗不是一種考驗啊!」頓了頓,這醫生續說:「沒有經過考驗,又豈可試煉一個人的心靈?」

葉大開聞言,心裡暗罵,「他媽的,你這不是風涼話嗎?甚洫伬啎W天也來給你一點試煉吧!」

葉母巳然泣不成\。

葉大開心裡也在淌淚.......

心知母親內心的悲傷,絕不下於自己肉體上的傷痛!

另一方面,今后一切起居飲食,全賴母親看顧,母親不但要辭掉工作,專心伺候,然而家庭收入盡失,自己則成為母親經濟上與精神上的一個沉重負擔。為人子女者,未報親恩巳是不孝,試問又怎可再負累母親呢?!

葉大開愈想愈難過,

終於......

作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了結自己的生命!!!

 

迷迷糊糊間,葉大開造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情節異常真實,就像是親歷其境一般,完完全全的把一宗兇殺案呈現於葉大開「眼前」......

這個夢最奇怪之處,便是當中出現的三個人物,分別是兩女一男,沒有任何一人是葉大開所認識的,甚至遇見過的........

但當葉大開清醒過來,夢中各人的面貌神態卻歷歷在目,彷彿是給甚炸L形的力量,就這岱漡琱云漱@切,一點不漏的烙印在他的腦海裡。印象最深的,可以說是其中的一個女人,她的容貌較為特別,因為.......

這女人的臉上缺少了一些東西,使她那冷峻的神情,添上了幾分詭譎........

這女人是沒有眉毛的!

夢中的情節,其實非常簡單,只需一兩句說話便能概括-------兩女一男因為感情問題爭吵起來,一發不可收拾,最后.......那個「無眉女子」,給那一男一女合力推出窗外,墮向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