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第二十一回
第二十二回
第二十三回
第二十四回
第二十五回
第二十六回
第二十七回
第二十八回
第二十九回
第  三十  回

  

第一回︰驚為天人

 

「香港島主要有兩所大學,一是港大,一是嶺南。其實,每所大學都有其悠久的傳說,而嶺南最經典的傳說,自然是『情花』之說……」學長林居正一臉認真地談論學校種種傳聞。他的身邊圍攏著不少一年級的師弟師妹。

「據說,百多年前,灣仔附近,有一座山,叫嶺南坡,以觀賞情花聞名……」

「情花?是神鵰大俠楊過送給小龍女的情花嗎?」甘之(金庸痴)訝異地問。

「那也不肯定。總之當時由山頂到山谷,滿是情花樹,許多情侶都喜歡在那兒談心,不知多麼快活!或許,快活谷就是因此命名。有人說,大凡男女來過情花林,十之八九都成佳眷,享有美滿的婚姻。」

坐在我身邊的少敏輕輕叫道:「啊,真是浪漫啊!」

我白了她一眼,只聽得林居正繼續說:「可惜浪漫的時光總不長久。據說,當時有一對農村夫婦,由廣州來了香港,住在灣仔,一次農夫帶著他的徒弟上山,經過嶺南坡時,見情花開得燦爛,竟想拔走一株,移到山下栽種,當作送給老婆的禮物。誰知情花是聖潔的,豈容別人殘害?偏偏農夫師徒沒頭沒腦,砍中了情花林中的樹王,結果……」

少敏急問:「結果如何?」

林居正搖搖頭,說:「農夫一家受到詛咒,妻離子散,而情花也不再開,嶺南坡再不見情花的蹤影。人們為了警惕,便將農夫二人當日走過的路,稱作『師徒拔道』,到後來才改為『司徒拔道』。而當日砍樹的地點,據說便是我們的校舍,學校也因此受到詛咒,許多在這裡結識的情侶,最終都沒有好結果!」林越說越是嚇人。

少敏又問:「你……究竟有否騙人呀?」

林居正忽然哈哈大笑,指著我們:「瞧你們個個如此認真,我剛才跟你說笑吧!哪裡有這麼滑稽的事!我看你們挺相信,信了八九成吧!呵呵,呵呵……」

我不知道林居正說的有沒有根據,但接著他被大伙兒女生狂追猛打,倒是千真萬確的。有時真佩服這位師兄在女生面前能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我想自己沒有這樣的能力。不過,後來我才知道,林師兄原來未曾談過戀愛,他的口才不過是假裝出來而已!

有人說,大學是追求知識的象牙塔,我倒認為,大學是追求異性的肥沃地。

加上我唸的中文系,陰盛陽衰是眾所週知的事,照計找個女朋友並非難事。

我,莊楚璋,一生從未拍過拖,對愛情也是一無所知,實在,很想……

別以為男性對於愛情永遠是呆板的,其實,男人也很渴望得到愛情的滋味。有時,甚至沉淪其中而不自覺。胡麗麗便是我在嶺南時,第一個令我意亂情迷的女子。

***

開學後的第二個星期,有一個同學由翻譯系轉來了中文系,那就是胡麗麗。那天是現代文學的課,由年青的四眼英俊講師授課。

不消說,課室一早便擠滿了人,前面的坐位已全被女同學佔據了,我們男同學只有坐在最後的份兒。

忽然有人敲門,「居然有人會在這堂遲到?」我心想。

當講師開門之際,門前出現了一位明艷動人的女生。我估計當時不祗得我一個男生在瞪眼瞠目,事實上,我從未見過如此風情萬種的女性。

用「風情萬種」來描述一個我第一次見面的人,似乎有點過份,但我實在想不出另一個更貼切的形容詞。

由於距離太遠,我不清楚她跟講師說了什麼話,但從她起初帶點疑惑,到後來恍然大悟的樣子,我猜想她在打聽這兒是否中文系的課室。那一刻,不知怎的,我心裡極之渴望這位漂亮的女生,會成為中文系的同學。

哈,果然不出我所料,講師示意她隨便找個位子坐,她環望了四周,忽然定睛望著我,還朝著我走來。

她每走一步,我的心便跳一下,這感覺挺奇怪,也挺刺激!我的心閃過千百樣的念頭,終於她來我身邊,向我微笑點頭,問我:「這裡沒有人坐嗎?」

「沒……沒人的,你隨便坐吧!」我彷彿受寵若驚,回答時緊張得很。

可是,她卻沒有坐下來,只是仍然望著我,我感到奇怪。

原來我的書包正放在旁邊的椅子上,叫人家怎樣坐呢?我連忙拿起它,不斷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請坐!請坐!」

不知道是我重複說那幾句話說得太多,還是我冒失的樣子太滑稽,她坐下的時候,「噗哧」一笑。

這一笑,令我感到萬分尷尬。餘下的時間,我根本無法吸收講師所教的東西,我心裡只是慌,只在自責,責怪自己在女性面前不懂從從容容,竟這樣失儀。我偶爾與她目光相觸,她又是噗哧一笑,我感到羞死人了。

如此光景實不易過,下課的一刻,我真想立即衝入洗手間躲躲,沒顏臉見江東父老。但她卻走來跟我說:「謝謝你讓座位給我!你真好人!你叫什麼名字,我叫胡麗麗。」

「我……我叫莊楚璋!」(該死,又是如此打著結巴的!)

就這樣,我和胡麗麗就交換了彼此的名字,也正式開始了我們的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