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血  雨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漆黑的夜晚,暴雨如注。

眩目的閃電猶如一條狂舞的金蛇撕開天空黑色的幔帳,瞬間照亮大地。

荒野上一座破舊的道觀孤零零地豎立在那堙A忍受著肆意的狂風和驟雨。

道觀內

一名健碩的男子裸露著古銅色的上身,坐在篝火旁烤著上衣。在他的腳下放著一根如嬰兒手臂粗細的銅鐧,旁邊還放著一隻不起眼的黑布包。

火光映照在他鐵青的臉龐,有些陰森恐怖。

突然,他擡起眼角警覺地望了一下緊閉的大門,右手將黑布包往腳旁放了放。

“吱……”大門被推開,從暴雨中沖進來一名女子。

男子眼前一亮,心忖道:“好標致的婦人”

這名妙齡少婦穿一件淡蘭色的紗衣,外面披一件玉色的披風。渾身上下被雨水淋得透濕,露出曼妙、丰韻的嬌軀。

少婦看見觀內有一名男子連忙將披風拉了拉護著若隱若現的玉體。

男子將篝火旁烤幹的外衣取下穿了起來,依舊坐在那堹N著火。

一陣冷風從破舊的窗外吹了進來。

站在窗邊的少婦禁不住打了一個寒戰,偷眼瞥了一下男子怯聲道:“這位大哥,我可以烤烤火嗎?”

男子一言不發,只是點了點頭。

“多謝大哥,你真是好人!”少婦連連稱謝,坐在男子的對面烤火。

男子從地上揀起一根木頭扔到火上,目光透過燃燒的火焰向少婦瞅了一眼。

少婦解下身上的披風挂在篝火旁的繩索上,從腰間取下一塊繡帕擦拭臉上的雨水。

寬大的衣袖從少婦手臂上滑落,借著火光的閃爍,男子可以清晰地從她的袖口看到少婦雪白如玉、豐滿圓潤的半邊乳房。

男子砰然心動!

“大哥,吃塊餅吧。”少婦從隨身的包裹中取出一塊乾糧遞給男子。

男子伸手接過少婦手上的乾糧,一雙眼睛盯著少婦紗衣下豐滿誘人,呼之欲出的胸部。

“你……”少婦嬌羞不已,慌忙用手護在胸前。

男子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低頭咬了一口乾糧。

突然

男子的臉色大變,目光注視著少婦道:“這餅中有毒……”

“鐵金剛,就算你精似鬼,還是喝了老娘的洗腳水”少婦一改剛才嬌羞的模樣,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怎麽認識我的”鐵金剛莫名地道。

“我當然認識你啦,還……”少婦瞥了一眼鐵金剛腳下的黑布包竊笑道:“還知道你這包裹娷繭菑麽東西!”

鐵金剛的臉色“刷”地一下子變了。接著,他恍然大悟道:“原來你也是要我的包裹!”

“咯……”少婦嬌笑著望著鐵金剛道:“你這包裹堶授繭菄瘧_貝,武林中的人誰不想得到它。只要你把它交給我,我就解了你的‘酥骨散’之毒”

“你是岷山四怪中的‘九尾狐’——胡三娘!”鐵金剛失聲驚呼道。

此時的鐵金剛腳下虛浮,如同踩在棉花堆上一般。

“哈……”道觀外傳來一陣粗野的大笑聲。

接著

三條黑影破門而入。

“三妹,別跟他囉嗦,把包裹拿來!”爲首的一名黑臉大漢大喝道。他的那張大嘴中露出白森森的牙齒。

“大嘴狼!”鐵金剛臉色大變。

“我這張大嘴是我的招牌,走到那堻ㄕ酗H認得出來”大嘴狼咧開大嘴笑道。接著他把臉一板怒聲道:“既然你知道我的名號,還不乖乖地把包裹交出來,免得我費事!”

“這包裹堛漯F西是我送給師父的壽禮,你們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鐵金剛努力站穩腳跟,不讓自己摔倒在地。

“嘿……”大嘴狼一陣冷笑道:“你不過是個無名小卒,你的師父也厲害不到那堨h”

“我好怕!”胡三娘不屑地冷笑道。

“既然這件寶貝重現江湖,武林就不會再有太平日子過了”大嘴狼手指著鐵金剛的黑布包道。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胡三娘冷笑道:“我們拿走包裹也算替你擋災了,你應該謝謝我們才是”

“你現在中了‘酥骨散’,我想要拿包裹就跟拿我自己的東西一樣。”大嘴狼說完一揮手,他身後的兩名漢子便走向鐵金剛。

“你們要拿他的包裹,怎麽不問問我同不同意!”衆人的頭頂上傳來一聲曆喝,震得衆人耳朵“嗡……”地一聲。

跟著,從房梁上縱身跳下一名身穿白衣的書生。

岷山四怪連忙後退幾步,警覺地注視著眼前的白衣書生。

“你是誰?”大嘴狼沖著白衣書生曆聲喝道。

“我是誰?”白衣書生淡笑一聲,右手突然一揮……

幾縷勁風劃空而至!

大嘴狼、胡三娘慌忙閃身躲避。

另兩名漢子卻應聲倒下。

“你是奪命書生!”大嘴狼、胡三娘驚叫一聲,嚇得面無血色。

奪命書生是當今武林年輕一代人中的高手,一手百步穿楊的飛刀絕技江湖上無人能敵!

“我在他進入道觀時,就已經在房梁上了”奪命書生冷冷地一指鐵金剛對大嘴狼道。

“你……”大嘴狼緊張地看著奪命書生。

“不要說我欺負你們……”奪命書生對胡三娘冷笑道:“你以爲憑你利用色相,他就胡婼k塗的吃下你的毒餅,哼!”

胡三娘有些不解地望瞭望奪命書生又望瞭望鐵金剛。

“連你在遞給他毒餅時從指甲媦u出的毒粉都被他巧妙的躲過了!”奪命書生對大嘴狼、胡三娘輕蔑地搖搖頭道:“就算我不要這個包裹,你們也得不到,恐怕連命也要搭上!”

“什麽!”胡三娘大吃一驚愕然地望著面沈似水的鐵金剛,幾乎不敢相信奪命書生的話。

“三妹,我們走!”大嘴狼心有不甘地跺了一下腳,望了一眼鐵金剛腳下的黑布包,轉身就走。

“等等,我的話還沒說完呢。”奪命書生冷冷地道。

“你想怎麽樣?”大嘴狼、胡三娘警覺地向後退了幾步。

“你們知道嗎?鐵金剛包裹堛滲絞K在幾天內就傳遍武林,目前有大批的黑道高手想這婸馬荂I所以,我怎能讓你們活著離開!”奪命書生說罷。右手猛地一揮,兩柄鋒利的飛刀疾如閃電般地直奔大嘴狼、胡三娘的咽喉!

眼看大嘴狼、胡三娘就要被奪命書生的飛刀射倒。

“當、當”兩聲脆響,兩柄飛刀掉在地上。

“誰!”奪命書生曆喝一聲,六柄飛刀脫手而出!

六道白光猶如閃電般洞穿窗棱!

誰知,六柄飛刀飛出窗外後便悄無聲息。

奪命書生心中大凜,他的飛刀絕技百發百中、刀無虛發,今日仿佛失去了它往日的威力。

奪命書生雙手入懷,十柄飛刀疾射而出!

窗外依然無聲無息。

奪命書生的臉色變的蒼白無色!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大嘴狼、胡三娘死堸k生,大喜之余連連向窗外施禮稱謝。

“謝我?哈……”窗外傳來一陣獰笑聲。

大嘴狼、胡三娘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凝結了。

奪命書生的心“突”地跳到嗓子眼。他已經聽出這讓人不寒而慄的獰笑,是從誰的口中發出的!

“咣……”大門被重重地揣開!

一名肥胖的老者腆著一個大肚子從外面走了進來,在他的手中抓著十幾柄飛刀。

“屠夫!”衆人的臉色驚恐地後退幾步。

奪命書生更象遇見鬼似的,忙不叠地後退幾步,口中連連地顫聲道:“前輩,我……”

“好小子,你的膽子不小啊!”屠夫獰笑地望著奪命書生道。

“我……我……”奪命書生嚇的牙關打顫,渾身發抖。

突然,奪命書生身形暴退!

“想跑?!”屠夫獰笑著望著奪命書生的背影,目光中閃過一絲凶光!

只見他手指一動,十幾柄飛刀從他的手中飛出。

“啊!”奪命書生慘叫一聲,被十幾柄飛刀活活釘死在牆上。

大嘴狼、胡三娘顫抖地縮在牆角,眼中充滿了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