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 情 宣 言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卷

中卷

下卷

 

     

謹以此:
獻給我的愛妻,願愛常伴隨著她。

 

靜兒:

當你看到這樣稱呼本作中的女主人公時請不要驚訝,也不要對這樣的方式感到奇怪。提筆已經不知多少次了,可是每一次不論過程還是結果都不令我滿意,不是在孕育中破滅就是在難産中夭折。我幾乎快要放棄,因爲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自己,不知道該怎樣寫才能把你我之間的故事講述完整,怎為竣~能把我對你的感情表達充沛。我甚至不能面對除了“靜兒”以外的任何名字抒發自己的感情,我只想輕輕地喚你一聲“靜兒”。

這一聲呼喚啊,沈澱了我多少堆積的情感,只有你才懂。因爲你是我的妻。雖然相互廝守了這泵h年,但胸中那份熱情仍似火山堮仵禸閮鞎r烈燃燒、分分秒秒期待迸發的熔漿。但只要有你輕柔的一聲呼喚,我所有的騷動不安就被一一撫平。如果沒有你,我緋紅的面頰,狂亂的心跳,要怎樣才能平息啊?但如果沒有你,也許我的面頰就不會變紅,心跳也不會紊亂。

靜兒,有時我覺得自己腦子轉的快得讓我跟不上,下筆顯得特別單薄無力。所以,原諒老公的笨拙吧,在你讀到並不優美的語句時,用心體會我的真情吧,當你和我一起走進往事時。

這是你的第幾個生日了?什活H不能說?因爲女人是忌諱年齡的?不,你就不怕!雖然歲月在你的臉上留下痕[,但在我眼堙A你是東方不落的太陽,天邊絢爛的晚霞,夜空清麗的月亮,永遠明媚、動人。就算有一天你變成了搖椅媟n搖晃晃的老太婆,你還是叫我心疼的寶寶,要我愛著寵著呵護著照顧著珍藏著的妻。我多洹き璁悀戙鉆鴽琣A仁慈點,讓我有一天能守著你,看著你,推著你的搖椅慢慢晃。

還記得第一次給你過生日嗎?那天只是送了你生日禮物,連頓飯都沒在一起吃,應該不能算真正地陪你過生日。但在我心堙A可是實實在在陪了你一整天哦。爲什洶ㄢ郁A過?瞧你的記性!難道你忘了,那時傻傻的我還沒追到你呢。原來沒忘啊,是是是,你有這個驕傲的權利。記得那時你爲了擺脫我這個可怕又惱人的大魔頭,賭氣搬進對面寢室。但這個不知趣的傢夥竟然還是窮追不捨,屢次騷擾你,還心有靈犀似的與你同出同進,螃Y不見低頭見。終於有一天,你實在受不了這個纏得你快要發瘋的傢夥了,橫下一條心,就踩了一下這個可愛——可憐沒人愛的東東。

誰知後來此東東得意忘形,得了風便下雨,有了陽光就燦爛,竟然粘著你,甩都甩不掉!唉,好難哦!哈哈,現在想後悔也來不及了!(^_^誰叫你那一腳踩的我好痛哦)

送給你的第一個生日禮物是把梳子和一串紫水晶項鏈。知道爲什為e你這個嗎?因爲我一心一意地想要和你成爲結髮夫妻呀!這個念頭在當時簡直想都不敢想,所以只好把所有的夢想編織在紫色的夢幻中,讓願望變成現實。在夢幻堙A所有深埋的渴望一一乍瀉,我願我的手化作梳子輕輕撫摸你的秀髮,我的唇化作貼緊你皮膚的項鏈,細細吻你的頸項,讓我把那些欲望全部埋進你的鎖骨。呼吸,給我一個曖昧的呼吸。

送你禮物的那一天,我整整24個小時都惴惴不安。生怕你把禮物還我,或是把它們丟棄在垃圾筒中。每次有人推門進來,我都心驚膽戰,不敢回頭看,如果你真把它們還給我了,我該怎玷魽H畢竟我已經答應你不再打擾你。

唉,你害我死了多少個膽細胞和腦細胞!什活H我自找的?呵呵,不錯,我願意!反正死了一個細胞還有千千萬萬個細胞呢。

每一對戀人都會經歷分分合合吧,我不知道我們倆的算多還是算少,但我敢肯定,我們一定是獨一無二與慾ㄕP的,你同意嗎?

“戀愛真是一件奇妙的事,爲什洧潃茪H會互相愛慕?爲什洸憐馱˙‵o又都知道對方的心意呢?”記得我曾經問過你這樣的問題嗎?你回答我說“愛情就是這洸_妙啊,某一天你和誰相愛了自然就明白了。”是啊,奇妙的愛情讓我在問完你這句話的兩個月後深刻體會到其中的奧妙。

這是冥冥之間早有的安排,還是愛神故意跟我開的玩笑?莫名我就是喜歡上你,一個朝夕相處了兩年的你,然後漸漸愛上你,不能自已,就算失去一切也在所不惜。這種迷惑你的愛讓你感到害怕、不安。你像一隻受驚嚇得小鹿,掙脫我溫柔無限的懷抱,慌亂地跑開,消失在無邊的森林。我不怨你,你是上天賜給我的真愛,我願拿一生來等你。

真愛,我盼望已久的真愛,我在那個劃過夜空的流星雨下許下的唯一美麗心願。當我閉上雙眼,頷首低頭,雙手合十,默默祈禱時,我又怎會料到上天已經把它悄悄地放在我的身旁。你是一個奇[,絕對是一個愛的奇[!要不我怎會在那個下著流星雨的深夜,激動地牽起你冰冷的手,又怎會在漫天飛舞的初雪中出神地望著你,偷偷親吻你風中飄揚的長髮,又怎會在那些懵懵懂懂、無動於衷的730個日子之後像失去重力的地球瘋狂地愛上你?

我無法隱瞞自己真實的想法,雖然我一遍一遍地告訴自己這是不可能發生的,這是幻覺,這是個錯誤。但愛情,一旦生根,就要發芽,即使沒有陽光和雨露,如果碰巧它是一粒頑強的種子,它也會以驚人的生命力瘋狂地成長,任何事物都阻擋不了它的行程。直到有一天,人們突然發現,那顆曾被人遺棄的種子已變成盤根錯枝、鬱鬱蔥蔥的蒼天大樹,向人們展示它那蘊藏著的無限生機。而我的愛,就是這樣一棵大樹,它時時刻刻爲你守候,盼你把它當成最後的歸宿。

但你這只不安分的小鳥啊,真叫我擔憂。我擔心自己不夠強壯,不能給你一個安定堅固的窩,所以我心甘情願地承受風雨雷電的洗禮,接受現實殘酷的考驗。

在這方面,拜你所賜,我還真沒少經歷過。你別笑啊。每一次誤會都是對我們的一次考驗,不管你對還是我錯,誤會都在我們心中劃過傷痕,它不知讓你哭過多少回,也不知讓我在心堿y過多少淚。心淚別人看不見,但我的妻,靜兒也能看不見嗎?

那泵h次的誤會帶給我們的創傷,留下的也許是永遠抹不掉的令人遺憾的疤痕。但我還是要感謝其中的一次誤會。如果不是它,也許直到今天我們還不瞭解彼此的心意,也許我們僅僅還是朋友,而此刻你也不會坐在我身旁織毛衣了。

那次我去看望過去的女友,晚上由於種種原因沒能回來,你卻誤以爲還我和她藕斷絲連,一氣之下再也不理我了。任我怎洹銣A搭話你都不理不睬,還把屋子里弄得烏煙瘴氣的。我不是說你抽煙弄的,而是說要不是你,我也不會整天抽悶煙。就這樣整整一個星期,我實在受不了這個沒有你的聲音就跟聾子似的沈默世界。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讓你一夜之間降到零度,從前的默契和不言而喻都在你木然的臉前蕩然無存?你避開我伸出的手,不看我失去焦距的雙眸,不聞不問有關於我一切的一切,回避間還帶著抗議和憤怒。莫非你在吃醋?

偷窺是不應該的,尤其是日記什洩滿C可是在戀人之間,這種行爲好像又有了另外一種解釋。我在強烈的好奇心的驅使下打開了那本和我的長得一模一樣的日記簿。我迫不及待地尋找我所需要的字眼。當我翻到你那天的日記時,天啊,我真的要感謝我的好奇和犯罪, 原來你也喜歡我。於是一切變得不再恥辱,一切也不再模糊。我不會再徘徊、猶豫、膽怯,我有了你,我愛情的原動力。從那一刻起,我看見金色的陽光灑遍我的全身。如果你問我,愛情是什顔色?我一定會告訴你,那是金色的。耀眼、絢爛、奪目、使人眩暈、幸福!我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一個聲音從心底升騰、狂呼,“她喜歡我,她喜歡我!”我興奮得蹦起來連轉幾個圈。這是一種勝利,是愛情超越了性別的勝利!

興奮之餘,我差點忘了你已經去尋找別的樹了。不行,我要做一棵會走路的大樹,我要去找你,哪怕是翻山越嶺、漂洋過海,我也一定要找到你。我要告訴你,我是一棵只爲你歇息而存在的大樹,我會牢牢爲你捍衛小窩,決不讓別的鳥兒侵佔了它。蜜蜂?那只是它錯把我看成一棵會開花的樹,早就被我趕跑了。如果你走了,我孤零零的一棵還有什洛芴鬙i言?

可是,剛洗完頭飄飄散散地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你還是連打水這種小事都不願和我一道。既然下了決心,就一定要做到。我鼓起勇氣,一把抓住你的手,在慾H驚愕地下巴前,把你拖進了陽臺。小小的陽臺只能容納我們倆,我站在你身旁,看著目視前方的你,忽然不知該怎樣開口。所有準備好的臺詞都被抛在腦後,只剩下一句“我喜歡你”。但就這幾個字,也被你長長垂下遮住面龐的屏障擋了回來。聞著你清清的發香,我忍不住縣爲你挽起,你一個側身,躲過了。我好想從背後抱住你,貼著你涼涼的青絲,呼吸你身上的味道。

澎湃的激情被我一點一點逼回去,冷靜之後,我只是從口中吐出一句“爲什洎n這樣?”

“你想怎狩芊H你就要畢業了,你可以馬上離開這個校園,什炯ㄓㄩ煄A而我呢?我怎玷魽A我還要在這堳搢潀~!”

這就是你的擔憂?你心中的顧慮僅僅就是這些嗎?你的眼眶開始發紅,變的濕潤,你轉過臉去。我知道,你是在拼命地抑制淚水,不讓它們在我面前掉下來。任何解釋都顯得多餘,我只有呆呆地站在一旁,什洶]不做,我只能在心奡嬪A吻幹眼上的淚珠。你頭也不回地走了,走出我的視線,走出我的世界。

有句話叫什活H有情人終成眷屬。我們應該屬於這類吧。雖然嘗盡了被你拒之門外的滋味,卻絲毫沒有減少我心中的勇氣和希望。我告訴自己,既然喜歡一個人,愛一個人,就要肯定執著、越挫越勇。我決不能被這一點點困難嚇倒,難道誤會可以戰勝真愛,挫折可以磨滅真情嗎?如果那份愛需要我用加倍的努力和艱辛換取,我願意。所以,我要奪回我的真愛、珍惜她、守護她,決不讓她再逃走。

皇天不負有心人,也許是我的真情打動了你,也許是你善良的心還在猶豫該不該接受這份感情,總之,你終於肯讓我光顧你的寢室,對我也不再是冷言冷語。靜兒,我的愛從一開始就讓你害怕嗎?那炬{在你還怕嗎?在我深沈的愛中,你感到的不該是悸動,而應是包容。包容你的一切,任性、倔強、煩躁、憂鬱,到了我的愛奡N像小鋼珠跳進棉花堆堙A再也蹦不起來了。

但那時的你還是怕我。你怕我把你拉進一個萬劫不復的熔缸,進去了就再也別想恢復熔化前冰鑽的模樣,你怕跟著我會踏入一片萬丈深淵,跳下懸崖就再也回不到原來的世界。所以你拒絕我對你的蠱惑。呵呵,我的愛竟然變成了一種蠱惑?雖是自嘲,但也不得不承認,我的妻曾經的的確確把它當成一種帶著邪氣引誘她走上不歸途的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