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倒 影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卷

中卷

下卷

           

過了兩個星期的某日,安子榮又到護老院來。孫博山正巧又在下棋,只是這次的對手是個背部駝起的老人。他彎曲著腰,將頭放得很低,幾乎碰到了石几。安子榮老遠的大叫:

「怎麼今天有棋局也不找我。」

「呵呵,你這個不怕死的年輕人又來了啦。」他笑逐顏開,雙眼也合了起來。

安子榮也不急著下棋,只是靜靜的站著,數局過後那個老人與孫博山亙有勝敗,他一臉歡悅的離去,安子榮才坐下來。孫博山正要重整棋局,安子榮已說道:

「今天我是來報喜的。」

孫博山怔怔的望著安子榮,不懂他此話何解。

「今天是四月十三日,正好是周聖恩案件發生的那一天。所以我帶來一個好消息。」

「你不會開玩笑說周聖恩還在生吧。」

「唔,周聖恩的確是死了,不過他不是被蘇國峰殺死的。」

孫博山雙手一緊,霍然站起,他睜圓大眼,定定的說不出話來。安子榮拉著他的手坐下,說道:

「你先別驚訝,請先聽我解釋。那天之後我曾經思索過你的說話,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周聖恩被打至垂死,一個剩下半個命兒的人又豈能掙扎抓起,開門離去呢?而且還是伏於門前。如果並非他轉醒過來,就只有一個可能。」

「那是甚麼,快說!」孫博山震口說。

「他是被人殺死的。有人打開後門,瞧見未死的周聖恩,便幫上一把給他補上一刀。」

「胡說八道!萬隆號的正門及後門鎖匙只有國峰才有,其他人又怎可能進去。」

「那周聖恩又如何進去呢?」

孫博山一時啞口無言,數十年來他苦惱於為何要害死周聖恩,如何贖回罪孽,不斷在這個迷霧中糾纏,竟未想到個中疑團,況且這個秘密他從未向人透露,更加難以看破迷局,如今安子榮旁觀者清的抓著了重點,自然發覺事有蹊蹺。

「我猜周聖恩早就偷得萬隆號後門鎖匙,將他複製一條,等待時機在萬隆號發個大財,可是他那會想到在戒嚴令下蘇國峰折返而回,最終事敗了。」

「又會是誰殺了周聖恩?」

「事件已過了三十年,又是無屍懸案,誰是真兇已經查不出了。我想可能是周聖恩的伙伴吧。他過了相約時候仍不見周聖恩露面,於是拿著鎖匙到萬隆號。他可能看到你們外出後才入內,當他瞧見倒地的周聖恩,已知道他事敗了,以為你們外出報警,狠心一橫就將周聖恩殺死,除去後患。

周聖恩是個騙子吧,我猜想會不會在獄中有他的朋友呢?這兩個星期我查過幾座監獄,終於被我找到一個囚犯曾經認識周聖恩,他的形容跟你大同小異,唯獨他說過一句奇怪的話:『那個大塊頭也不知跑到哪裡快活,這些年來竟找他不著。而且連那個跟屁蟲小馬也不知去向。與其說他是大塊頭的下手,都不如說是徒弟來得貼切。』大概殺死周聖恩的就是那個小馬。

所以在周聖恩的屍體上應該還有其他傷痕才對,可惜遺下的骸骨被埋了,要不然倒可以找出來查過究竟。」

孫博山默然不語,好不易才長嘆一聲:

「如果我們早點發現這些問題,也不用內疚這麼多年,國峰也不用死。」

「世事如棋嘛,結局往往也是出人意表。」

「世事如棋……世事如棋……」

那一天孫博山口中唸唸有詞只說了這句話就回去。大約半個月後安子榮收到安老院通知,孫博山心臟病發作去逝了。安老院還寄來一封信,原來是孫博山將當年埋屍地點告知安子榮。

一星期過去,安子榮佯裝旅行,遇然發現一具骸骨,於是報警,警局驗證後宣佈骸骨已埋了三十年,頭部多處被猛擊,致死原因卻是胸口被利刃傷做成。

安子榮看著報紙與自己猜上的十不離九,心弦繃得更緊,忽然又憶起孫博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