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沒想到我和春雞在一起,不知不覺竟然已過了九個年頭,暮然回首猶如作了一場大夢,真不曉得這條漫長的路,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跟她步入禮堂廝守終生,絕對是合情合理的事,我壓根兒就沒懷疑過,她將會是我今生的新娘,如同我的死黨飛鷹理性客觀的說,我這個人的腦筋既古板又守舊,寧願人負我也不願我負人,所以不可能逃避道義責任,率性的一走了之扔下她不管。至於另一個,素來偏激瘋狂的好兄弟肥球,說的可就沒那麼禮貌客氣了,他毒辣的罵我根本是個懦夫,從來不敢面對真正的自己,只會口不對心的壓抑情感,以為得過且過就可以欲蓋彌彰,借東補西永無止息,到頭來只是害人害己。哈哈!結果真的不幸全被肥球言中,我非旦沒有心滿意足的,安於現狀乖乖就範,讓我們倆都稱心如意,反而不上不下的被卡在中間,進退兩難愈陷愈深,因此所有的不開心,全是我自作自受罪有應得,怨不了任何人。

唉!我和他們兩個相交大半輩子,在他們面前不管我怎樣故弄玄虛,還是一眼就被赤裸裸的看穿,連他們都能看出我的異樣,況且在退伍後,我與春雞同居足足有七年之久,相信一向敏感多疑的她,不可能完全察覺不到吧!按理說我已到而立之年,是該收拾玩心安定下來了,但是每當一覺醒來,看到在枕邊熟睡的她,我都有一種莫名驚駭的感覺,不斷的問自己怎麼會是她呢?她與我腦海裡想像的夢中情人,相差十萬八千里一點也沾不上邊。既然如此,為何我還能跟她在一起呢?而且一晃眼過了九年,或許是因為她出現的恰到好處,來的早真的不如來的巧。當時的我剛結束和花貓的一段情,由於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之前又沒有任何明顯的徵兆,既無外力從中作梗介入破壞,兩個人之間也沒有激烈的爭吵衝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至今我仍不明究理一頭霧水。起初我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打擊,所以拼命的明查暗訪,想還原真相讓它水落石出,希望能發掘問題的所在,彷彿有了合理的解釋,我才能含笑九泉死的瞑目。後來才知這麼做根本是多餘的,很多事往往都沒有道理可言了,更何況是捉摸不定的愛情呢?它總是來的無聲無息,又走的無影無蹤,就算勉強讓你找到答案,我想你也不會滿意,既然結局已大失所望無法挽回,除了坦然以對放手外,再去打破沙鍋追根究底,其實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過當時的我,整個人完全陷入混亂中,畢竟曾經認真投入的一段感情,在情滅緣盡之後,不可能像沒事發生一樣,一下子說看開就看開。就在我最脆弱空虛的時候,春雞意外的從天而降,用她善解人意的柔情貼心,陪我度過最黑暗的歲月,如果當時少了她在身邊,相信我肯定沒那麼快復原。聰明睿智的她,並沒有要我快刀斬亂麻,立刻忘記花貓的一切,她像個熟識多年的老朋友,聆聽我的滿腹牢騷,等我的依賴變成習慣後,自然就門戶大開失去防備,此時再慢慢蠶食花貓在我心底的影子,進而全面取代她留下的位置。其實我們會發展的這麼快,除了寂寞使然外,最關鍵的因素應該是想報復吧!報復花貓的一意孤行,沒一句交代說走就走,為了讓她後悔莫及抱憾終生,並且證明即使沒有她,我依然可以過的很好,所以在未經深思熟慮下,就貿然走進春雞的懷裡。憑良心說,花貓與甜鼠在我生命裡的重要性,非但沒有被春雞給磨滅掉,反而莫名其妙的與日俱增,甚至遠遠超過春雞在我心中的份量。或許這麼說對春雞不公平,唉!我又何嘗不想全心全意的,許她一個幸福的未來,無奈她們兩個像妖魔鬼怪,控制我不安定的靈魂,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即便她們永遠不會再屬於我,我還是忘不了她們的一顰一笑,特別是我最愛的---甜鼠。她不但在外表明顯佔了上風,最重要的是與我心靈契合,她的冷若冰霜正中我的自命不凡,那份若即若離的美感,雖然有點難以接近,但又不至於跩到高不可攀,其實她並沒有仗著美貌恃寵而驕,只是碰巧和我一樣,都屬於溫熱慢熟的人,純粹是因個性比較怕生害羞,不懂如何主動跟陌生人交際攀談,並非放不下身段故意擺臭架子。我第一眼見她便怦然心動,這種震撼豈止是眼睛為之一亮,簡直是逃出生天重見光明,絕對是我前所未有的新體驗。裡面包含著來自心靈深處的期盼,以及原始自然的生理反應,總歸一句話就是一見鍾情。原來人的警覺性是因人而異的,自以為固若金湯的防護罩,卻完全擋不住她的長驅直入,最可惡的是,一向引以為傲的原則,居然在沒有威脅利誘下,就私自與她珠胎暗結,自動向她靠攏出賣自己。誠如肥球所說的,能用理性控制的,便不是真正的愛情,我曾經嗤之以鼻的大加撻伐,覺得他未免言過其實,把愛情看的太重了,他的快人快語看似不經大腦,但靜下心來仔細想想,他獨特的思考邏輯,確實也有過人之處。真正喜歡一個人,一定會有身不由己的煩惱,宛如遭到詛咒的飛蛾,總是宿命般的自尋死路,義無反顧屢試不爽,無論你如何清心寡慾,當愛神的箭決定射向你,哪怕你有千年的道行也將毀於一旦。

我和甜鼠的結合源自於同性相吸,我們的志趣相投,想法也幾乎是如出一轍,在感情好的時候,當然是如膠似漆水乳交融,但這段感情最大的問題,也是出在我們倆太相像了。我們對未來總是杞人憂天考慮太多,想說的話也習慣憋在心裡開不了口,唉!如果我有飛鷹的直接坦率,或者像肥球的熱愛冒險,那我肯定會不顧一切勇往直前。可惜,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終究是我,我不似飛鷹敢愛敢恨,拿得起放的下從不拖泥帶水,更不像肥球勇於離經叛道,即使面對千夫所指十面埋伏,照樣視若無睹我行我素。所以茫然的我,傷害了我最愛的甜鼠,留不住難忘的花貓,罪該萬死的是,我耽誤了春雞又牽扯天鴿,愛了一個又一個,卻一點也沒有風流快活的感覺,反而充滿迷惘的罪惡感。如果當年甜鼠沒有舉家移民舊金山,而我的承諾若能說的再具體一點,起碼讓她帶著我的愛安心離開,並且知道為了她我會一直等待,有盡過力就算最後無疾而終,至少可以無怨無悔死而無憾。當甜鼠告訴我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一方面是根本沒有心理準備,另一方面則是震驚的來不及反應,只能糊裡糊塗的說些無關緊要的話,祝她一路順風明天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