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未來家長會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周日早晨百無聊賴。馬思明打了一個多小時遊戲,想上廁所了。一開門,發現他的兒子馬學在看電視。

“怎洶S看起電視了?!”馬思明無明火起,但還是儘量讓自己聽上去不要象在嘶喊。

馬學沒有反應,也沒有轉頭,好象什洶]沒有發生一樣,繼續看。

“去學習,去學習。”馬思明走到電視跟前, “啪”地一聲把電視關掉,故意沒有看馬學那張有點慍怒的臉,就去上廁所。上廁所的時候,他心媟Q,馬學這小子越來越不聽他的了,看來以後就得來點硬的。比方看見他看電視,就二話不說把電視關掉,不要再跟他廢半天話。馬學眼見得就要到了難對付的年齡,再不來硬的,老是那一通大道理講來講去,他以前表面上還能維持恭敬,現在已經開始流露不耐煩的神色,他這個老爸越來越沒威信了。

這炤Q著,他系好褲帶從廁所出來。一出來他就火了。

馬學又在看電視。

“幹什洸O你?”馬思明喊道。這次像是在嘶喊了。

馬學沒有說話,也沒動。

“大清早讓你去看看書,你聽見了沒有?”

馬學說:“我作業做完了。”

“讓你看書!”馬思明走過去,“啪!”地一聲,又把電視關了,到兒子跟前,一隻手拎著兒子的耳朵,要把他從沙發上拎起來。但他發現兒子不知道什洫伬埧亃o這洧H,他拎不起來了,倒把兒子的一隻耳朵揪地薄薄的,紅而發亮,像是要揪下來了一樣。

“哦,行了!”兒子也生氣了,他粗暴地一把將老爸的手推開,瞪著他看。馬思明感到馬學的眼睛就像是要冒出火來了一樣。

“你他媽的看電視你還有理了你!”馬思明罵道。他儘量讓自己的語氣憤怒而充滿威嚴。

“我看電視怎洶F?”馬學一下子從沙發上跳起來,竄到地下去,迅速地把電視打開。“我看電視怎洶F,我看電視你就揪人?你憑什炭炊H耳朵?”他說,仰起頭來,挑釁地看著自己的老爸,一副他再動一下就要給他兩拳的樣子。

馬思明知道馬學現在在學校開始打架了,他知道是打架壯了他的膽子。他忽然有點害怕,他害怕他真的給他兩拳。他害怕以後不知道怎樣對付自己的兒子。

如果自己真的要淪落到被兒子打的地步,希望這一天來得晚一些。

馬思明扭頭走進自己的臥室,“砰!”地一聲把門關得爆響。

他爬在那張顯地太大的雙人床上,用手支著下巴,望著窗外大樓頂上的一個不知名設備。它像是一個太陽瓷A又像是接收衛星信號的某種天線,他不知道。爲了放鬆心情,他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那個設備上。

這張床上很久以來就只有他一個人睡了。自從離婚以後,不管在外面怎樣胡整,他都做不到當著兒子的面把別的女人帶回家來睡覺。這個家破裂了,他覺得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爲了兒子。他覺得兒子不理解他。兒子離他越來越遠了。小的時候,他象一個小寵物,一條小狗或是一個小貓,那洧旼吨j人。他的存在曾像是一泓清亮的泉水,浸潤著他的心,年輕的浮躁和心慌象塵埃一樣漸漸被浸濕,被吸附,他的心變得單純,變得安靜……

而今,他不再是小寵物了,也不再是小泉水了。他逐漸主宰了這個家庭,主宰了他的一切。他有時候簡直想巴結兒子。他其實確實在巴結,不過儘量不要做的那洸顯。兒子太有個性,他逐漸象一個大人一樣,開始事事都有自己的主意,而他的主意又總是和馬思明的願望離地那牴楚C馬思明爲了他的學習,想盡了一切辦法。但是事實總是不按他想象的來。馬思明感到他再也無法控制兒子,馬學逐漸成了一個大人了,而且成了一個離他那牴楫漱j人。

青天白日,一絲風也沒有,雲彩白地耀眼。馬思明望著窗外高樓上的“太陽瓷芋A感到有點困。

忽然,他看到一個白白的東西在那個“太陽瓷赤漱介_秣吽C馬思明感到自己以前似乎見過這種場景,他打開窗戶,站在窗臺上去想看個究竟。他看清楚了,那是一個人,是一個穿著白衣服的小個子老頭。

那老頭也看到了他,沖他笑笑,喊道:“走,去開個會。”

馬思明點點頭,使勁一跳,就跳到了大樓頂上,“太陽瓷赤漁Ы銦C他有點奇怪,平常看著這兩座大樓離地很遠,怎洶竣悀@跳就跳過來了。他顧不上多想,就問道:“開什炤|?”

“家長會。”白衣服的老頭說道。他的臉上皮膚光滑,雖然有皺紋,但看上去像是做出來的一樣,有點象過年時候耍的大頭娃娃。

“家長會?學校沒通知呀。”馬思明有點糊塗。

“不是學校的家長會,是另一個家長會。雖然這個會本身並不叫家長會,但我認爲你們這樣的家長應該參加一下。”

“哦。你是……”馬思明試探著問。

“我是非教授。”白衣老頭說。

“哦。非教授。非教授。”馬思明念叨著。“我們去哪兒開會?”他問。

“未來。”老頭說完,從“太陽瓷赤漱介﹉p了進去。

馬思明趕快也跟著鑽進去,他發現堶惇O樓梯。他們順著樓梯往上爬,馬思明邊爬邊說:“未來?未來不是要通過時空隧道才能到嗎?這樣能到未來嗎?”

“哈哈哈哈……”非教授笑了起來。“時空隧道?你們的想象力也太貧乏啦。”他說,“時空隧道這樣的東西根本就不存在。”

“那我們這樣走,就能走到未來嗎?”馬思明納悶地問道。

“當然。”非教授用不容致否的口氣說。他仿佛對馬思明的疑問有點憤憤不平,接著補充到:“我們既可以走到過去,又可以走到未來。你知道我們經過的那些日子在哪里嗎?我們走過的日子,它們並沒有消失,你知道它們在哪里嗎?”

“不知道”馬思明老實承認。

“他們就在遠處。只要你走,總能走到。時間不象你們現在理解的那樣。時間不是一維的,它也是立體的。我們經過的日子,它們仍然存在於宇宙之中,不過是到了遠處。你們現在認識到的宇宙,其實不過是真實宇宙在時間這根軸上的一個投影。真正的宇宙其實是一個時空交錯的機器,我們經過的每一天都仍然在宇宙的遠處不停上演。”非教授說。他看到馬思明這樣認真地看著他,就露出得意的神色。

“同樣的道理,未來的每一天也都在宇宙的遠處上演。我們可以走到未來,就這樣走就行。”

他們走著,馬思明感到他們仿佛是走在一個旋梯上,而旋梯的周圍,就是浩淼的太空。

“哦,我們要到別的星球上去羅?”馬思明問。

“我們還是去地球,不過是未來的地球。你怎玳奶懂呢?”非教授沒想到馬思明這炤M笨,顯然有點失望。

果然走了一會兒,就有一個出口。陽光從出口照進來,豁然開朗,仿佛普通的山洞。馬思明跟著非教授走出出口,發現未來的地球竟然也沒什為洇O,還是陽光照耀,生機昂然,綠地一片挨著一片,樹木繁茂,河流清澈。這堛漫苳l都矮小平坦,看不到高樓大廈。如果你不知道,就一點兒也看不出這就是未來的地球,還以爲是原始時代的地球呢。

“這……是什洫犮N了?”馬思明遲疑地問。

“西元90世紀。”非教授說。

馬思明大吃一驚。沒想到西元90世紀的人類還有這樣好的居住環境。而且,仿佛這堣H特別少,他們走了半天還沒看到一個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