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山高路遠水蒼茫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日落西斜,三個大漢由曠野的丘陵地朝太平鎮方向走來。走在前面的兩個壯年大漢叫老四和大黑瞎。老四姓郁,瘦高個子,留著八字鬍,一付買賣人的模樣。從他的模樣不難看出他是個很有心計的人。大黑瞎姓熊,肌膚黝黑,膀寬腰圓,大老粗的模樣。他是個性格暴躁又驕縱的人。他倆是山堣H首領莫司令的得力左右手。緊跟老四和大黑瞎後的是個年僅二十歲的年輕人,他叫陳鐵旦。雖然鐵旦投奔莫司令成爲山堣H才三年,由於他槍法好又機智,因此深得莫司令的器重。

老四,大黑瞎和鐵旦身穿帶有補丁的黑粗布棉衣,頭戴破舊氊帽,肩上還搭了個破布兜,乍一看他們的模樣和一般村民沒有什洫t別。如果要說有差別的話,那就是他們的棉衣堛滲蓁y上都挂著只盒子炮。他們大搖大擺在太平鎮的街道走動,其目的是要尋覓莫司令給他們的目標店鋪,'尤家布店'

老四和大黑瞎一路說說笑笑,太平鎮的氣氛令他倆有股莫名的衝動,因爲他倆有好長一段時間沒下山了。他倆不時窺視來來往往的行人,特別是年輕女人,不時還露出陰陰的笑聲。他倆盤計著,今天難得下山,晚上該到那堛n掉一身的躁火呢?找舊相好?逛窯子?誘逼良家婦女?……當他們走到太平鎮老街的十字路囗,大黑瞎倏爾裹足不前,目不轉睛凝視'香香茶店'的店鋪。

'香香茶店'是太平鎮上專售賣茶葉的老店,信譽頗佳。店鋪的老闆坐在櫃檯堙A一位老人在店內走動,而貌似老闆娘的少婦在店外和街坊正在閒聊,有人稱呼她叫高太太。老闆娘高太太是位身材高挑,肌膚白皙如雪,顔臉秀麗,頭上梳個髮髻的可人少婦。一身唐妝的碎花旗袍愈顯她是位既高雅又風情萬種的女人。大黑瞎癡視老闆娘,乍然感到渾身的神經線仿佛被老闆娘的風韻鎮懾住了而心迷意亂。老四低聲戲謔問大黑瞎,抵擋不住暈腥味了?有多長時間沒聞到暈腥味了?大黑瞎說,一個月了,老子按捺不住了!老四咧嘴而笑,鐵旦緘默不語。

老四,大黑瞎和鐵旦東瞧西望終於發現了目標店鋪'尤家布店'。他們在店門前窺探,櫃檯後確實如莫司令說的有好幾匹粗布。下山前,莫司令曾指示他們說,目前山娷陳騧u藥充裕,只需幾匹粗布給弟兄們添置冬衣就行了。老四和大黑瞎呵呵笑,端走'尤家布店'的幾匹粗布那簡直是小菜一碟的活兒。

老四,大黑瞎和鐵旦來到小飯館。大黑瞎依然對'香香茶店'的老闆娘耿耿不寐,坐立不安。老四又戲謔說,嘿,嘿,沒料到堂堂男子漢的兄弟竟會被茶葉店老闆娘的風韻搞得神魂顛倒。大黑瞎說,老子縱橫江湖二十幾年,什洶譟磻S幹過?怎樣的大姑娘和娘們兒沒見識過?偏偏就沒見識過這位仿如天仙的老闆娘。老四笑說,既然如此,俺們待會兒先泄掉一身的躁火後再輕輕鬆松幹正經事,兄弟以爲如何?大黑瞎拍桌大喜,兩人頻頻開懷暢飲,霎時亢奮得宛如餓了幾天的饑民驀然聞到甘香撲鼻的紅燒肉,囗液涎涎。幹這勾當對他們山堣H,特別是老四和大黑瞎來說並非什洶F不起的事。他們曾跑到其他山寊瘞d其他山民的妻女,也曾擅自下山到縣堜恲薋媢漰盛J娼、強暴村民的妻女,甚至把村婦擄上山禁錮。

夜了,昏昏暗暗的老街沒個人影,格外冷清。老四賊頭賊腦站在'香香茶店'門囗,大黑瞎居左,鐵旦居右。老四輕敲店門,半晌,從門縫堻z出微弱的煤油燈光。門堣H問,誰呀?老四說,高老闆,打攪你了,我要上好的茶葉。門堣H說,現在夜了,明天來吧。老四說,不行啊,高老闆,縣堛滷i團長就在我家呢,現在就等著上好的茶葉。過會兒有個女人的聲音。老四懇切地又說,高老闆,你真是的,有生意怎洶ㄟ筒O?我等得急死了,張團長是什洶H?我們這等人能得罪他嗎?門內的男女嘰咕嘰咕說了好一陣子後,門內的男人說,你稍等一下。門嘎一聲響露出一條縫,老四,大黑瞎和鐵旦乘勢一個側身都鑽進'香香茶店'的鋪面房堣F。鐵旦利索地把門閂上。女人一聲驚叫,大黑瞎瞬即把她的嘴捂住。

高老闆戰戰兢兢問:"你們是什洶H?要幹什活H"

老四持著盒子炮不慌不忙說:"只要你聽從我們的話,我們不會傷害你們。我們是爲你們打日僞軍,抗國軍的山堣H。我們沒有什洎n求,只要求你們拿出五百銀元慰勞我們。"

高老闆哭喪著臉:"五百銀元?現在這個世道那有那泵h銀元?一會兒日僞軍來要這個,一會兒國軍來要那個?這個太平鎮根本就不太平了。大哥,求求你了,不是我們不願意慰勞,我們實在慰勞不起啊。"

老四冷冷一笑:"好吧,我們搜搜看!如果真的沒有就讓你老婆慰勞我們。"

高老闆頓時嚇得臉如土色,骨架子都散了。他戰慄哀求說:"大哥,你們大宏大量,饒了我們吧。我們有多少銀元你都拿去吧,可別傷害了我的家人,求求大哥你們了。"

老四和大黑瞎繃著臉命令鐵旦就地看守高老闆,不許他亂動,並說,如果他斗膽亂動,送他到閻王處!接著,他倆挾持老闆娘往房內走去。在煤油燈下的陰暗鋪面房堙A除了挂鐘指著十一點鍾並發出嘀噠嘀噠聲外,死般寂靜,靜的令人生畏。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驀地,堳帣`處傳出女人的哭叫和哀求聲。接著,聽到一個男人的呼喝聲。接著,有個宛若砸碎大碗的''一聲響。高老闆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苦苦哀求鐵旦說,你們要什洩F西都行,可千萬不能傷害他的家人。鐵旦儼如個木偶,盒子炮一直對著高老闆的腦袋。高老闆下跪再次苦苦哀求鐵旦,鐵旦臉如嚴霜勵聲命令高老闆別動。高老闆驚慌失措,他不顧一切掙脫開鐵旦奔向堳峞C鐵旦舉起右胳膊的盒子炮,瞄準高老闆的後腦勺,兀地,他再次聽到女人淒淒的哭叫聲,他的右胳膊瞬即耷拉了下來。他急步緊跟高老闆的步伐跑進堳峞C在閃爍的煤油燈光下,他看見大廳埵陪茼悀H倒臥在血泊堙A大黑瞎油光的屁股很有節奏地一顛一伏壓在全身赤裸已毫無掙扎力的老闆娘身上。另外,在大廳幽暗的角落堙A他看到老四正猥褻著一位一絲不挂的少女。高老闆歇斯底里沖向大黑瞎。大黑瞎拾起盒子炮,順手一擺,一聲槍響並冒出纖細的白煙在冷冷的空氣中消散。高老闆沒來得及喘一聲,應聲倒下。鐵旦目睹這觸目驚心的情景頓時熾熱的火焰從胸囗燃起。他睜著恍若貓頭鷹般的一雙大眼,這雙大眼在暗淡的光線堜{如電光火星牢牢盯住大黑瞎,憤恨填胸,心肺要炸了。大黑瞎氣急敗壞朝鐵旦惡狠狠吼叫,狗日的!怎洶ㄛ搹n狗東西?!老子斃了你!當他再次拾起盒子炮時,鐵旦陡然舉起強有力的右胳膊的同時有個閃光並發出''一聲脆響。大黑瞎左手捂著滲血的左胸囗,鮮血從他囗中迸出,右手中的盒子炮掉落地上,兩眼向鐵旦一瞪,倒下。鐵旦凝視大廳角落,老四驟然推開少女。鐵旦本能地一閃身,他聽到一聲響並有粒子彈從他耳沿擦過。老闆娘艱難地爬起,她蹣蹣跚跚瘋狂撲向老四,又一聲響,老闆娘趔趔趄趄倒下。當老四的盒子炮正要瞄準鐵旦的一刹那,鐵旦已舉起的右胳膊,不偏不倚把老四的腦袋開了花,他栽倒地上。少女失魂失魄蜷縮在角落堣ㄟ掬葷搳A她的模樣和她娘一樣,柔媚又楚楚動人。鐵旦給她遞上衣物,過了好一陣子,少女回過神來乍然痛哭喊叫。她趴在她娘身上,又趴在她爹身上,再趴向那個老人身上呼天喚地。她不明白爲什泵b如此短暫的時間堻熒|發生如此驚心動魄的事?鐵旦手持仍有股火藥味的盒子炮,雙眸癡呆,不聲不響。

"你是什洶H?"少女淚水漣漣,"是山堣H?"鐵旦低頭緘默不語,少女又問:"你和那兩個山堣H是不是同夥?"鐵旦點頭, "你爲什洶ㄠ死我?你爲什洎n殺死他們?"

"你的爹娘和那位老人是很無辜的,他們死得太冤枉,"鐵旦悻悻然,"我絕不能容忍傷天害理的人,我一定要殺死他們!"

"大哥,"少女霍然跪下,"謝謝你,謝謝你爲我爹娘和姥爺報了仇,他們在九泉之下必定會感激你的。"少女又說:"大哥,請接受我一拜。"

"姑娘,別這樣,"鐵旦扶起少女,"我得馬上離開太平鎮,山堣H絕對饒不了我的,他們絕不會放過我的,他們必定會來追殺我的。"

"爲什活H"

"因爲我殺死了他們的人,他們一定會置我於死地的。"鐵旦又說:"我求你一件事,你能答應嗎?"

"什洧ヾH"

"我求你給點乾糧。"鐵旦說完,少女即刻到房堭菃Y手持有五個饅頭和五個窩窩頭的布兜。

"大哥,你打算到那堙H"

"不知道,"鐵旦木無表情,"我沒有家,沒有爹娘,孤苦伶仃一個人,我能逃離多遠就逃離多遠。"

"大哥,如果山堣H以爲是我殺死了他們的人,怎辦?他們能放過我嗎?他們會不會也把我置於死地呢?"少女抽抽搭搭的話驟然令鐵旦打了個冷怔,他沒想到少女會提出這樣的問題,他確實不知道山堣H將如何對待她?但是少女的處境肯定凶多吉少。少女又說:"我很害怕山堣H,我現在也是孤零零一個人,無依無靠。以其我可能會被他們殺害,倒不如現在就跟你逃跑。大哥,我求求你也把我帶走吧,你逃到那堙A我就到那堙C"鐵旦沈吟良久,頷首。"大哥,等等,"少女匆匆又跑進房,接著拿了個小包出來,"這是我爹娘留下的僅百多銀元,我們可以做盤纏。"

鐵旦大喜,他慶倖這銀元沒被老四和大黑瞎發現,否則必定被他倆私分了。鐵旦把老四的盒子炮拿了並把子彈上滿膛。心想,有了這二十四響盒子炮在手,走遍天下都不怕。他把盒子炮扣在胯腰上,牽著少女的手在黑漆漆又靜悄悄的夜色下急步走出太平鎮老街。

要離開太平鎮有三條路可走。向東方向到縣埵酗誘Q埵a,縣埵釩雃h車輛往別處去。鐵旦想,在縣堳飫e易被山堣H發現蹤[遭攔截,此路不行。向北方向可以到洋河屯鎮,僅三十幾埵a,也有不少車輛往別處。但是洋河屯鎮是莫司令的把兄弟的地盤,只要他一聲令下,他們將插翅難飛。向西南方向可以到國統區的石子河鎮,那埵P樣有車輛通往各地並且近鐵路,但需繞道走。鐵旦左右盤計,儘管到石子河鎮要繞道走近兩百里地,同時,最後要過常有三三兩兩僞軍把守的鵝頸橋方能到達石子河鎮,但是這條道容易躲開莫司令的追殺,因爲這一帶是莫司令的對頭冤家的地盤,同時,這一帶是人煙稀少,灌木雜草叢生的丘陵區,易於隱藏。雖然過鵝頸橋很可能會遭遇僞軍,但手中的盒子炮足以對付他們。鐵旦最終決定走這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