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琳達之歌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春風和煦,陽光璀璨,一位身材高挑,金髮碧眼,容貌俊俏,身穿紫紅色短裙套裝和足蹬縛帶黑色高跟鞋的年輕女子,神采奕奕步向戒備森嚴的警察總部大樓。乍一看,這位矜持又高雅的她恍若是某大企業的金白領。事實上她不是,她是位英姿颯爽的緝毒便衣女探員。
她叫琳達,六年前畢業於警察學校。在一次和摩西局長邂逅後,她便從普通女警員的職位被調進緝毒隊成爲一名便衣緝毒女探員了。儘管該職務危險性較大,但那是充滿刺激性和挑戰性的並且是前途無量的工作。據她所知,摩西局長多年前也是從一名普通警員爾後成爲緝毒探員的,在不斷晉升下現在才成爲本市警隊一哥。
琳達來到警察總部大樓前從坤包堥出證件遞給兩位守衛的警員,兩位警員向她點頭微笑便拉開沈重的大門。她走過大樓大堂步進電梯直上最頂層的二十八樓。當她剛步出電梯,一位值班女警員笑盈盈示意她可直接到局長辦公室。她輕敲門,聽到一聲回應便小心翼翼推開門。摩西局長正在聚精會神埋頭翻看文件並未擡頭看她,她惟有紋絲不動挺身站立在摩西局長的大辦公桌前。
摩西局長五十來歲,身材高大魁梧,銀灰色的頭髮稍稀疏,但鬍鬚濃重。他的右額上有個深疤痕,據說是多年前在一次圍剿毒梟時被流彈擦傷留下的。
今天叫你來有個特別任務。摩西局長重重地吸了囗雪茄煙說,琳達受寵若驚把身子挺得更筆直。經過深思熟慮和對你長期的考察,我決定派你單獨做臥底。
琳達乍然打了個激靈,因爲她在緝毒隊只是充當支援臥底同僚的任務,她從未擔當過臥底,況且是單獨做臥底,不免內心滲透著絲絲的虛怯。
摩西局長從文件夾抽出兩張滿頭黑髮,棕色眼眸,鼻梁挺拔,五官端正,但神態憂鬱又木訥的年輕男人一正,一側的像片給她。
他叫邁克,剛刑滿出獄。摩西局長慢條斯理又吸了口雪茄煙,你要想方設法接近他並且取得他的信任。
琳達乍然再次打了個激靈,原來不是要她隻身深入虎穴做臥底,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和一位剛刑滿出獄的年輕男人周旋不由得深深地呼了囗氣。
邁克的父母是大毒梟,八年前因偷運數量龐大的毒品被我們擊斃了。但是該大宗毒品匿藏何處?沒人知曉成了個謎。八年了仍無法破解這個謎。摩西局長走到琳達身旁,邁克曾因犯窩藏毒品罪被捕,判了八年徒刑,但是至到現在他仍拒絕供出匿藏大宗毒品的地方。由於目前他未再犯罪,因此我們不能扣留逮捕他。摩西局長拍拍琳達的肩膀,笑笑,善用自已的智慧和天賦的條件,我相信任何硬如鋼鐵的男人都無法抗拒你的魔力的,況且他是血氣方剛並且是靠救濟金而活的人。摩西局長坐回自已的座位也示意她坐下並以命令的囗吻,你要不惜任何代價,甚至把他視作自已的情人把這個謎破解!
琳達打了突,思維頓然混亂。她不明白摩西局長說的甚至把他視作自已的情人這句話是什麽意思?難道如果邁克要求和她上床也欣然同意?這是個嚴峻問題,因爲曾有臥底探員違反操守和疑犯上床遭撤職法辦的個例。由於警隊有嚴正紀律,警員對上級的指示不能有疑問,更不能有異議,只有絕對服從,惟有緘默不語。
你有信心和決心嗎?摩西局長以隼般的眼神盯著她。
有!局長!琳達即刻站立並挺身,堅定地說了她的第一句話。
好,請坐。摩西局長凝視她,從現在開始,你暫時離開緝毒隊單獨行動。他又拿出一串鑰匙,這是第三十二街五十號的花園洋房鑰匙,今天你就搬到那埵瞴C他又拿出一把車鑰匙,這灰色寶馬小轎車的車牌是M州的,現在停車場。你現在就使用這部車。他重點燃雪茄煙,你佯扮成來自M州的富家女來這媢C山玩水的,並且改名叫珍妮。他吸了囗雪茄煙,邁克住在H區,但你無須到H區,因爲他主要遊蕩的地方是在H區不遠的斯坦尼街。他幾乎天天都會出現在這條街上,特別是某速食店。
琳達知道,H區屬本市的貧民窟,周邊都是黃、賭、毒的場所並且是龍蛇混雜的地區。她記得,去年她曾和一隊緝毒探員配合在某脫衣舞場的酒吧堸答蚸釭滷揚一網打盡了毒販和癮君子,戰果輝煌。她也知道,離H區不遠處的斯坦尼街不過是百來米長,不是人來車往的繁華大街。
你必須在十天內破解我們一直無法破解的謎,不得拖延,因爲邁克隨時會逃跑。摩西局長神態威嚴,一臉肅穆說,琳達再次挺身站立。我不想再多說了,你應該知道該怎麽做。另外,從現在開始,把你的手機關了,不得和他人通話,只能和我單線聯繫!摩西局長順手給了她一部新手機。

 

翌日,琳達睡眼惺忪醒來已是七點鍾了。她洗了個熱水澡並不停哼著小曲,精神煥發。她邊吃早餐邊手持邁克的像片淡淡一笑,這是她從警以來最爲難得的獲取良好表現的絕好機會,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她仔細端詳邁克正面和側面的像片,她發覺他應是拉丁裔,另外,他還發現他的鼻梁稍歪,似曾受過重創。她翻看像片背面留下的一行鉛筆字,二十八歲,身高一米八,身材勻稱,右腿不良。
琳達一反常態把自已妝扮得花技招展。她不穿套裝也不穿裙子,她穿石磨藍名牌牛仔褲和緊身露臍淺粉紅色名牌T恤,同時以軟短靴替代她慣著的高跟鞋。她把金黃色的頭髮梳成馬尾,戴上儼如吉布賽女郎的大圈耳環和其他飾物。她噘起紅紅的嘴唇,揚揚得意邊吹囗哨邊晃晃悠悠在房堶旍芊C當她對著鏡子前後上下打量自已玲瓏浮凸的身段時,燦然一笑。她現在已全然沒有淑女的氣息了,她現在流露出的是帶著狂野又放蕩不羈的女孩子了。其實,她作這樣的妝扮並非第一次,所以駕輕就熟,也扮得惟妙惟肖。
琳達打開行李箱取出一個精致的木盒子,她從盒子埵A取出一支比手掌稍大的最新型又輕巧的小手槍。這小手槍是由於她能機智掩護一位正處於危急中的臥底同僚從摩西局長獲得嘉獎的。它可裝八粒子彈,在二十米內具有很強的殺傷力。但是在行動中她未曾使用過,她只是在訓練場上曾多次使用過,感覺性能非常良好。她不停撫摸把玩小手槍,爾後小心謹慎把它藏在她的黑色牛皮背囊底層的暗格堙C這些年來,這黑色牛皮背囊在辦案時一直日夜伴隨著她。
琳達駕起灰色寶馬小轎車離開花園小洋房,駛離第三十二街,直往斯坦尼街。一路上她隨著車媦蔗顒熒n滾樂曲的節奏不停搖頭擺腦,同時還向車窗外張望。當她遇到嘻皮笑臉的男士把車駛近並不時按響號,還向她作出挑逗的模樣時,她不僅不惱怒,反而展露出甜美的笑容並向他們來個飛吻。
琳達慢速行車在斯坦尼街不停兜圈並左顧右盼行人稀疏的人行道,可是邁克的身影始終未在她的視野堨X現過。已是正午了,她把車停在路旁,獨自在斯坦尼街彳亍而行並不時向各店鋪,速食店,超級市場停留張望,可是她依然未能察覺到有邁克的身影,反而有男女老少的路人以怪趣的眼光瞅著她。她累了,也餓了便步進摩西局長說的邁克常去的速食店。速食店僅有二十幾位人客,她環視一周依然沒能發覺有像邁克的人客。她買了一份套餐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並不時眺望過路的人,她期望路人中會有一位是像邁克的人出現,可是她吃完了餐還坐了近兩小時依然沒能見到像邁克的身影令她分外惆悵。
夕陽西下,琳達依舊在斯坦尼街孑然而行。正當她灰心喪氣站在某雜貨鋪前逗玩門外的小狗時,驀然回首,心頭一震,她發現在不遠處的人行道上的長凳上有位穿舊西裝的男人,他有幾分像邁克。她壓抑內心的亢奮和衝動,點上一支煙,心無旁騖緩慢從該男人身後走過。她發覺這人很可能是邁克,不過他比像片堛瑭琝J要端正得多。爲了避免點錯相,她也坐在不遠處的長凳上嚴密監視像邁克的男人。像邁克的男人手夾著香煙一直朝向大街發愣,他似乎沒有想即刻離開的意思。
大街的路燈亮了,人行道上的行人更疏落了,像邁克的男人終於起身蹣跚一步步走著令琳達喜出望外,她想,他應當是邁克,旋踵尾隨他。像邁克的男人步進速食店買了份最廉價的速食孤零零坐在某個角落的座位上。她也買了份速食往他坐的方向走去。
可以坐嗎?琳達居高臨下對著低頭像邁克的男人說。他一擡頭又令她再次喜出望外,因爲他的鼻梁有稍許歪,他確實是邁克無疑。邁克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不聲不響低頭只顧大囗大囗啃自已的廉價餐,看來他餓極了。琳達坐下凝視邁克,她的初步印象是雖然他的顔臉憔悴,神態頹唐,但是他的身型和五官還是很標淮的。倏爾,她震驚,她尚未吃上一口自已買的餐,邁克卻囫圇吞棗快把自已的餐吃完了。她當機立斷把她的套餐託盤推到邁克面前,大大咧咧說:我不喜歡這套餐,送給你吧。瞬即一蹦一跳離開坐位再買另份套餐。當她旋風似地回到座位,她發現邁克的神情恍恍惚惚並以羞澀的臉容癡視她,沒動用她送的餐。她乍然很誇張地嘻嘻哈哈一笑,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嘛,別客氣。我是來自M州的,叫珍妮。邁克沒答話,猶豫了好一陣子後便毫不客氣吃她送的餐。她問:你叫什麽?是本地人嗎?邁克不吱聲,只顧大囗大囗吃。她說:我來這媢C玩的,人生又地不熟,我們交個朋友,好嗎?邁克直愣愣看著她,依然不吱聲。她乍然一想,不打不相識嘛,便把臉繃得老緊,擰眉睜著牛般的大眼把食具往桌上一摔,指著他大聲叫囔:喂!你怎麽不說話?!你是個啞巴?!邁克被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一大跳,低頭緘默不語,半晌才低聲說:我叫邁克,很對不起,因爲……”她氣哼哼說:因爲什麽?!他滿臉汗顔說:因爲……我是不值得你交往的身無分文失業漢。他驟然起身,畢恭畢敬對著她,珍妮小姐,謝謝你送的餐。說完就要走。喂!喂!別走,別走。她大聲急呼,緊緊拽著他的衣服不放,邁克,你坐下,你坐下,你現在不是失業嗎?我雇傭你,一天五十元,怎樣?他驚異,珍妮小姐,你雇傭我幹什麽?她嫣然一笑,你天天陪伴我,做我的向導不是很好嗎?當然也要保護我,因爲我隻身一個女孩子缺乏安全感。他臉上掠出一絲的笑容,珍妮小姐,你說的是真的?她天真一笑,當然是真的。旋即取出五十元擱在他手上,這是你今天的工資。他感激涕零手握五十元,她卻得意忘形,你把你的手機號告訴我,從明天開始,你必須隨傳隨到,不得有誤。他點頭哈腰,唯唯諾諾。她擺出不可一世的姿態,你聽著,我不要雇啞巴,你明白嗎?我要會說話的雇工,你明白嗎?我要你絕對服從我,你明白嗎?他點頭如搗蒜,囗囗稱是。珍妮小姐,你雇我多久?她說:很難說,我是來遊玩的。如果你能令我開心,就待長些,甚至就不走了。如果不開心,我即刻把你炒了,就走。他喜不自勝,珍妮小姐,我本來明天想離開這堛滿A但是遇到你這樣的好人,我怎捨得離開呢?我保證你一定會很開心。她嚇了一大跳,你打算到那堙H他笑了笑,我自已也不知道。珍妮小姐,你住那堙H能告訴我嗎?還有你的電話?她板著臉,邁克,你不要問我住那堙H就像我不想知道你住那堙H我不能告訴你我的電話,因爲只有雇主呼喚雇工,沒有雇工呼喚雇主的,這道理你都不明白?
琳達回到第三十二街的花園洋房已近十點鍾了,雖然她感到很疲乏,但心曠神怡。當她洗洗弄弄完畢已快到午夜時,摩西局長突然來電。她向他詳盡報告了今天和邁克接觸的情況,摩西局長一叠聲贊她做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