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代 母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某天,黃先生要黃太和她外出用膳,她己有五個月沒見黃先生了,她也是五個月沒出過XX山莊的大門。女傭小心翼翼扶著腹大便便的她上車,而黃太緊張地指揮著。黃太不時叮囑司機開穩點,不可顛簸。

黃先生一見到她便喜笑顏開還不時盯著她。他覺得她雖腹大便便,但肌膚更細膩了,臉色更紅潤了,氣色好,特別是大了一倍的乳房,更加性感,美麗。她心裡笑黃先生,蝕了一把米卻偷不到雞,因為他每月依舊在她戶口入三千元,但從未能觸摸她。她胃口大,但對鮑魚,魚翅,清蒸海鮮覺得不好吃,清淡無味。

『醫生要你再次做全身檢查,還是去吧。』李伯對黃太說。話音剛落,黃先生就連連點頭,也說怎可以任性不聽醫生的話?她想,黃太你就去吧,最好去十天八天的,她需要自由。她愛吃什麼就吃什麼,你就別管了。

『我現在一切都很好。吃、喝、拉、撒、睡都很正常,比正常人還正常,有什麼好檢查?』黃太紅潤的臉,氣鼓鼓說。

『小於自已管得了自已的,有什麼不放心?也不過是兩天而已。』李伯以長者的姿態說。黃太瞧她,她笑盈盈,黃太終於同意明天回香港做全身檢查。她由衷地高興。

黃太和李伯回香港去了,山中無老虎,猴子逞霸王。

『給我做東安子雞,家鄉豆腐,臘肉炒芥藍、辣椒炒肉丁加點豆豉,越辣越好。』她吩咐女傭說。她太想吃這家鄉菜了,這五個月來就沒吃過一點帶辣的食物。

『少奶奶,太太不准你吃辣的,鹽加多點都不行。』中年女傭說。

『你懷孕時也不能吃又麻又辣的食物?』中年女傭無話說,她又說:『太太是廣東人和我們習慣不同,就如我只愛辣不愛麻,而你又愛麻又愛辣。』

她叫兩位女傭一起吃,她說太太不在家就聽她的,她們本來就是姊妹。小女傭問東問西,極羨慕她,還問她,少爺現在在那裡?她蒙了,隨口說在新幾內亞。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說。小女傭又問近美國嗎?幸好中年女傭斥小女傭那麼多嘴,對少奶奶沒大沒小。實際上她自已根本不知道新幾內亞是不是在地球上。

她正在午睡,黃先生不知什麼時候偷偷來到她睡房把她嚇一跳。黃先生如饑似渴撫摸她飽滿的乳房,她想他大概餓壞了。反正黃太叫她要常按摩乳房就讓他按摩吧。她問這幾個月有沒有去娛樂場所?他斬釘截鐵說沒有,沒有興趣了,只想她和肚裡的寶寶。他想歡好。她說不行,怕流產。他很失望。她覺得他很可憐,每個月依然給她三千元但一無所得。想想都五個月了,過了流產的危險期。她答應歡好,但必須淺淺的,還不能使勁。他笑了。倏爾,他說別了。她問為什麼?他說,難道只有黃太疼寶寶?他就不疼寶寶?寶寶是他的親骨肉,如果真的流產就十惡不赦了。她想他說的也是,他們夫婦都極疼寶寶,這是寶寶的褔氣,她不過是用自已的肚皮代他們生寶寶而已。那怎辦?總不能讓他失望。她說給弄出來算了。他同意,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過後,他說同樣很舒暢。她再次發噱,他那知道她的五姑娘曾膛過多少蛇?技術老練著吶。她要他火速離去,因為他耽誤了她的午睡時間。他倒很聽話,立馬離去。但以後只要有機會,他便會偷偷摸摸跑來,因為黃太對她的看管鬆懈了,有機可乘。

 

十月懷胎,瓜熟蒂落。她終於在醫院裡的私家病房順利生產,她感覺到沒有做人工流產那樣痛苦。護士給她看嬰兒,還說是男嬰。她一看滿臉皺紋,紅兮兮,血淋淋的寶寶就感到噁心,但房外的黃太的笑聲既爽朗又清晰。護士把寶寶清理好並穿上嬰兒服,她瞧了瞧覺得稍好看了。不知怎地,她特想自已年老的父母。她自來到這南方城市就回過兩次老家,那還是她環境很好的時候。她記不得有多少年沒回去了。她又想,幹嘛等滿月呢?其實現在把寶寶交給黃太,她就可以開路走人。

黃太,黃先生,李伯來探她,個個笑逐顏開,喜不自禁,惟有她緘默不語。

『黃太,請個奶媽吧,我不想等到滿月,寶寶一樣有人奶吃。』

『傻女,這怎麼行?著什麼急?』

『我想我父母,我很久沒和他們一起生活了。』她說著,說著,黯然淚下。黃太不言語。

她首次給寶寶餵奶,由於奶水太多噴的寶寶一臉。她咯咯笑,覺得很滑稽,很好玩。寶寶的小手緊抓她的食指,吮她的奶頭。她感到一陣癢,癢到心窩裡了,覺的很舒服。她看著寶寶大口大口吮奶,內心很舒坦,愈瞅愈美妙。寶寶吮足了奶,小手依舊緊緊抓住她的食指,雙目和她對視。這時她才發覺,寶寶長的挺漂亮,蠻可愛的,臉龐很像黃先生。她緊緊摟抱寶寶親了又親,他暖呼呼的身軀要把她熔化了。一陣熱血湧上心頭,子親母愛的纏繞情感由然而生。她泛著淚花,哼著小曲輕拍寶寶。寶寶閉上雙目睡了,但他的小手依舊緊緊抓著她的食指不放。寶寶不要她離開,她也不想離開寶寶。

從醫院回來,黃太要她好好靜養並請了一位看護專職護理寶寶,而黃太自已卻來來回回,忙忙碌碌,不是燉湯就是熬滋補藥材。她又白又胖,臉色紅潤,愈顯豔麗,分外迷人。黃先生不再色迷迷瞧她,更不會向她動手動腳。她感到他的眼神裡散發著歉意和感激。他的心態變了,好像進入更年期。他的注意力完全貫注到寶寶身上了,以逗寶寶為樂。

她抱著寶寶哀嘆,沒想到一天天過的這樣快,給他餵奶的時日無多了。如果能夠給寶寶餵到斷奶多好,餵到滿月實在太短了。她潸潸對寶寶說:『媽媽非常愛你,捨不得離開你,但是媽媽必須離開你。在你沒來到這世界時,媽媽就答應了把你送給你的養母,媽媽是心甘情願的。如果沒有你的養母,你是不可能來到這世界的。』她親親寶寶又說:『你跟著養母會生活的比跟在媽媽身邊好。』

黃先生和黃太對她說:『這十萬元你拿去吧。』她一愣,為什麼要再給她十萬元?他們又說:『共給你二十萬元,說多不多,說少不少。但我們還是很擔心你以後的生活。我們己囑託我們的信託基金,按月在你們縣的指定銀行支付三千元作為你本人的生活費,為期二十年。憑你的簽名支付,他人不得收取。如果你的地址有變動,必需通知支付銀行,以後要尋你也不會造成困難。』

她顫抖的手在一些文件上簽名。她說:『我要在縣城裡買房子,把父母接出來一起住,再做點小生意。』

黃太說:『做生意如果沒把握就不一定要做。你應當考慮結婚,你還年輕。』

 

聽黃太一說,她乍然一個閃念,如果能找到魁哥就好了。但她又一琢磨,魁哥只會打打殺殺,行為放蕩不羈,不可靠,最好還是別見著他。她想,她理想的丈夫應該是勤奮的,老實的,不為非作歹的人。她深信自已對看通男人的心態有一手。

黃先生說:『我們打算把公司全盤賣掉,過退休的生活。寶寶中文名叫黃家寶,英文名叫Carpo Wong。他將一直陪伴我們,並且他將是我們資產的唯一繼承人。我們尚未定在那裡定居。』她倏爾感到寶寶就要離開她了,淚水滂沱。

黃太說:『你捨不得離開寶寶,我很理解,因為我也做過生母。當寶寶成年後,我們一定會告訴他的身世,他的生母叫于小鳳。我們一定會叫他尋覓你。我們都六十歲以上的人了,如果我們能活到八十歲,就等於讓寶寶陪伴我們二十年吧。而你才五十歲,到時再讓寶寶陪伴你。』

一聲撲向黃太並緊緊抱著她說:『過去,我差點繳不出房租,也沒有盤纏回老家,舉目無親,只能在街上遊蕩,是你雪中送炭幫了我。現在又再次給我安排好,我真是感激不盡,不知如何報答你們。寶寶和你們生活一定會很快樂,很幸福的,我相信寶寶一定會很孝順你們。』

『小於,我倆更應該感激你,因為你使我們重拾生活信心,因為你使我的疑難雜症的病痛好了。在餘生裡,有了寶寶,我們的生活會更充足,更多姿多彩。希望你好自為之。』黃太噙著眼淚對她諄諄說。

她今天要離開寶寶了,要離開寶寶的親父,養母和李伯以及在黃太家工作的鄉親,看護了。她給寶寶餵的飽飽的,因為是最後一次。她母愛的熱淚滴落在寶寶臉上。他睡足,吃飽,黑黑的眼珠子東張西望還微笑,不知所以。大家相信他成年後必定會知道,在這小小的家庭裡曾經發生過怎樣的一個故事。她含笑把寶寶親手送到他養母懷裡。

黃先生駕車,黃太和李伯一起護送她到機場。他們一直看到她乘的班機衝向雲霄才折返回XX山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