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情 愛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臨下班,若華接到男友天明的來電,喜悅無比。她在電話中很少說話,只是嫣然笑,笑聲儼如春天小鳥的嚶嚶聲,蠻動聽的。若華二十三歲,身材高窕,肌膚白晢,容貌娟秀,是個人見人愛的女孩。她衣著大方,舉止端莊,是位充滿青春活力的事業型女性。她大學畢業,在三十幾位應徵對手中脫穎而出,獲得同學們夢寐以求,前途似錦的某局公務員的職位而意氣風發。然而更使她喜出望外的是天明闖進了她的生活圈子。家裡人為她高興,同學們祝福她尋覓得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單純的生活變的多姿多彩而眙然自得。「褔無雙至偏雙至,喜不雙來偏雙來」。天啊!真是仕途,情路兩得意。天明年長若華五歲,長的不算帥但也不賴。他曾留學美國,家境富裕。其實若華在大學念書時就有不少裙下臣,但她為什麼偏偏鍾情於天明呢?自已也說不清。她覺得,愛情這玩意兒本來就是說不清的玩意兒。她認定是上帝和緣份把他倆捏合起來的。

若華如沐春風,步履輕盈來到X酒吧,這是她和天明相會的地方。他倆喜歡這裡柔和的燈光,喜歡這裡播放的悠悠音樂,喜歡這裡的擺設,然而更喜歡的是,這裡是他倆首次相會的地方。在這裡,若華和天明也會像其他情侶們那樣,如膠似漆,唧唧哦哦,摟摟抱抱。自他們相戀以後,這裡成了他倆常相聚的地方。

若華臉如朝霞,雙眸似一潭春水,笑盈盈。天明心潮澎湃攤開雙臂。她情不自禁投到他懷裡。一陣又一陣的溫暖和溫馨灌滿她心頭而血脈奮張,春心蕩漾,暖呼呼的。

天明摟抱若華,雙手輕撫她的胸脯。他親她細嫩的臉蛋,在她耳邊喁喁說:『我愛你,愛的要瘋了。』若華抿嘴笑,不言語。一陣陣的癢癢,癢透心裡,渾身發顫。

天明吻若華的性感小嘴,溫存地又說:『華,今晚就讓我上你的住處吧,如果你覺得不方便,我們到酒店,否則我要死在你面前了。』

若華內心一愣,思忖著,我們相戀還不到三個月呀,是不是跑的太快了?天明再次提出這要求,顯然是有隔靴搔癢,到喉不到肺的失望,有趁熱打鐵的慾望。但她又一思忖,有人教導她說,那是很神聖的玩意兒,是夫妻間的事。她還是個處女,更要把好這一關。還說,這是上帝的旨意。若華心跳如鼓聲,進退維谷,低頭緘默不語。

『華,你父母都己默認我是他們的未來女婿,擔心什麼呢?』

『明,為什麼要這樣呢?那事兒是很神聖的,到時自然水到渠成。』

『以後你就是我妻子,我就是你丈夫,這點你不會懷疑吧。』

『我不會懷疑的。可是我們還沒結婚,現在你還不是我丈夫,而我也還不是你妻子。』

『結婚不過是一張紙上的合約而己,以後我們一定會有的,並且我們會有個美滿家庭,還有可愛的孩子。』

天明這樣一說,若華像吃了秤坨,心境踏實多了,因為他給她指出了方向,描出了未來。

『華,我們只是因為需要,就如做生意要向銀行透支一樣。人人都這樣,沒什麼不妥的。』

若華想,確實不少男男女女都透支,都先使未來錢,既然如此,自已為什麼要那樣執著呢?想來想去,霍然憬悟,原來是上帝的旨意在作祟,弄的她心慌意亂,無所適從。為不讓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再失望,她橫心一豎,算了,不理會上帝的旨意了。她臉帶赧色,性感的嘴唇旋即掠出一絲靦腆的微笑,是花開無語,情中有情的微笑,很特別。天明心領神會,倏忽,露出震撼心靈的喜悅,笑逐顏開。

若華的住房是在二十層樓高的小單位,房子布置的既浪漫又雅致。她是在工作以後為過獨立生活和上班方便租來的。她說她喜歡一人住,既瀟灑自由又無拘無束。

在若華的閨房裡,天明迫不及待擁抱她。他像開車門,點火,抓汽車方向盤般那樣熟練地替若華解脫裡裡外外的衣著。她那如脂的肌膚、挺拔、堅實、曲線玲瓏的絕世身段令他望洋興歎,慾火焚身。他又親,又吻,又撫,又摸還揉捏,好像要把她吃了,整的她熱騰騰的,火辣辣的。她羞澀見到他那突兀的東西,頓時感到極之丑怪而驚悸。她不想看,但眼珠子卻鬼使神差要她看。瞬間,她又感到那東西蠻可愛的。霎時雙腿間感到一陣熱粘呼呼的,筋骨酥軟而不能自我。此時此刻,她不知道該做什麼,惟有屏聲息氣。她只知道他如饑似渴,不知勞苦,一陣又一陣忙碌著。突然一陣疼痛,她哼叫了一聲,感到脹脹的。過後,說不上是舒服還是不舒服。而他的靈魂饑渴和肉體慾望得到了滿足,酣暢淋漓。

若華似在睡夢中蘇醒過來,膽戰心驚說:『明,如果給我父母知道了,特別是出了漏子,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他們不能容忍我現在就做這等事的。』

天明漫不經心笑說:『我們都是成年人,完全有權做自已樂意做的事。』

『我怕你會拋棄我,不認賬。』

『你是我見到的女孩子中最漂亮,最純淨,最善解人意的,捨你求誰?』天明安撫若華又說:『我們以後搬到淺水灣,那裡有我父母留給我的一間大屋。現在該大屋租給人家,約滿後收回,我們便結婚。』

『你說的是真的?會不會騙我?』

『騙你我不是人,天打五雷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