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到地府瀟洒走一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當我的軀體濕淋淋被撈起後,我已完全沒有呼吸,同時被撈起的還有一隻受傷的丹頂鶴,它也沒有呼吸了。我的魂完全脫離了軀體而只能在我的軀體附近蕩蕩悠悠。我感激我的同伴小翠火速叫人把我的軀體從水媦敦_,否則我葬身在蘆葦蕩堻ㄗS人知。我幾次試圖鑽回我的軀體,但不成功。它就儼如已上了鎖的門,怎牯V,怎省T都打不開。我發現可愛的丹頂鶴的魂靜悄悄站立著。我企圖摟抱並安撫它,但它一驚慌拍拍翅膀朝西方的方向飛走了。

養殖場的男男女女個個神情緊張站在我的驅體旁。小翠失魂失魄哭泣說,一小時前你還是好好的,現在怎炭N死了?有人說,趕緊送醫院槍救去。又有人說不行,到醫院要兩個小時的車程,槍救來不及了。正當你一言我一舌慌亂時,養殖場的醫生當機立斷命令即刻進行人工呼吸,死馬當活馬醫。

身強力壯的小夥子騎在我身上。他們用力拉起我一雙胳膊,然後重重的向我胸口壓。幾個人輪流不停周而復始做,個個一身汗,精疲力竭。他們改用口對口對我呼氣,我的軀體被吹的鼓脹脹的。我飄飄蕩蕩焦急的等待著,我等待只要我的軀體奇[的出現第一口呼氣,那怕是非常輕微的,我便可以迅速鑽回軀體從而死堸k生。但是奇[始終沒有出現。醫生抹著頭上的汗珠悄然說還魂無術了,也就是說對我的槍救無效。我真正死了。

 

小翠比我小兩歲,她是我的夥伴也是我的助手。她是高中畢業生而我是大專生。我們感情很好。我們不僅有相同的性格和志趣,同時我們都很熱愛養殖場的工作。我們很喜愛美麗的受國家保護的飛禽,特別是丹頂鶴。我們視丹頂鶴是淩波仙子,因爲它神態高雅而步姿仿若翩翩其舞,它輕脆的叫聲儼如一首動聽的歌曲。

初冬的天氣已有寒意。

上午,我和小翠到養殖場附近的荒野和沼澤地巡走,這是我們不定時的工作。我們巡走是爲尋覓受傷或有病的禽鳥。我們有說有笑地走著,倏爾,在沼澤地的乾枯蘆葦媮蘅蠐巨鴙虜V拍打翅膀的掙扎聲。我倆貓腰睜著大眼不停搜索,我們乍然發現一隻年幼受傷的丹頂鶴在水中一沈一浮,淹淹一息。顯然這年幼受傷的小鶴是沒能跟上它們的群體飛到南方越冬的,它被遺棄在沼澤地的蘆葦蕩堣F。

我毫不遲疑說必須馬上救小鶴。

小翠說趕緊叫人吧。

我說不行,叫人來不及了,小鶴就快淹死了。

小翠說那怎辦?

我說我下水救!

小翠說不行!我們不知水有多深,我們又不會游水並且水溫很低,我們會溺死的。

我不理會小翠的一再攔阻,迅速脫了棉衣。我猛力甩開小翠拽著我的手並把她推倒在地。小翠在岸邊死去活來呼喊我回來,但此時此刻我只有一個信念,我一定要把可憐又可愛的年幼小鶴救上來。驀地,我感到冰凍的水猶如針般刺紮我。我拼死拼活擺動四肢企圖遊近小鶴,但無論如何努力我卻無法遊近小鶴一步。我气喘吁吁不斷嗆水和小鶴遙遙相對。我聽到小翠在岸上的哭叫聲,但我已上氣不接下氣感到天眩地轉。當我再次隱隱約約聽到小翠的哭叫聲,我和小鶴一沈一浮旋即沈溺在水中了。

 

在醫生的指揮下,人們把我的軀體縐嚍撠所隔壁的房堙A而我卻蕩蕩悠悠緊跟我的驅體。我發現有人把死去的小鶴的屍體裝進一個大袋子堜藂哄C他們並沒有像對我那樣對它進行長時間的人工呼吸。我叫喊把小鶴的屍體放在我的驅體旁,但他們沒有理會。我沮喪萬分,因爲我不知道他們將如何處置它。

人們用一幅大白布把我的軀體從頭到腳覆蓋上,我的軀體就這樣安詳的躺在大臺上。突兀,我聽到熟悉的聲嘶力竭的哭喊聲從遠處傳來,那是我爹娘的哭喊聲。我娘掀起覆在我臉上的白布呼天喚地嚎啕瞬即暈過去了。我爹撫摸我冰冷,猶如白紙的臉容,淚如雨下不斷叫喚我。爹娘撕心裂肺的哭喊聲令我柔腸寸斷。我蕩蕩悠悠,涕淚滂沱對爹娘哭喊,可是我的哭喊聲他們聽不到。我們已是陰陽相隔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了。

一位男青年忽爾撲倒我身上放聲大哭,他是我的未婚夫。他不斷搖晃我的身軀,親吻我冷若冰霜的面頰呼喚我。他淚水潸潸叨叨:“雲鶴,我們過了年打算結婚,你爲什洎n離我而去呢?”他悲切對我哭喊:“你根本不習水性,你幹嘛要跳進刺骨的冷水堨h呢?你爲什泵k顧自已的生命?”他捶胸跺腳再次哭喊:“爲什活H你爲什洎n這樣做呢?你不知道一個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嗎?”我安撫他說,受傷的小鶴在水中已淹淹一息了,我不救它誰救它呢?我們曾立誓爲撫育,繁殖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要貢獻出我們的青春和一生甚至生命。我奮不顧身的行動,你應引以爲榮。但是我說的話,他根本聽不到。我惟有焦急的左右蕩蕩悠悠。

 

我父母是養殖場的職工,我從小就在養殖場長大的。我喜歡養殖場的生活和工作。我更加喜愛神態傲然,動作優雅,叫聲清脆的丹頂鶴。因此當我中學畢業便考上大專的動物專業,並立志學成回到養殖場從事丹頂鶴的繁殖和保護工作。

我第一次見到我未婚夫是我臨畢業的那年暑假。雖然在學校念書時,我不乏男生的追求,但我對他們沒有衝動的感覺,惟有見到我的未婚夫時,我才感到有觸電的感覺。我的未婚夫是某大學的畢業生,現在養殖場從事科研工作。他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工作頗有成績並得到上上下下的好評。我們有相同的志趣和共同的理想而走到一起,這是天意也是緣份。我曾問他爲什炯萲w我?是不是因爲我有苗條玲瓏的身段?白澈幼滑的肌膚?清眉秀目的臉容?他呵呵笑說那只是一方面。他又說,他其實最喜歡的是我開朗的性格,對工作的敬敬業業和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

夜了。我的軀體在小房堨峊掍玲郅\著。房堨u有我的未婚夫默默坐在我軀體旁。我安慰他,擁摟他,但他完全沒有知覺。他頭伏在台沿,右胳膊緊緊摟著我冰涼的軀體不斷抽泣,喃喃自語。我知道,他是因爲失去了我而悽愴悲切,畢竟我倆曾經一起度過非常美好的時辰。

我們常在夕陽西下相擁眺望天空燦爛的一片火燒雲和青青蔥蔥的密林。我們常傾聽嚶嚶的雀鳥聲,涓涓的水流聲和觀賞湖水蕩漾的漣漪。我們常在月光下,雙雙躺在柔軟的草地上唧唧哦哦,熱烈擁抱。他說,爲了事業和理想,我們將在養殖場貢獻出我們寶貴的青春和一生並在這土地上生兒育女。我說,我們將恩恩愛愛,白頭皆老,永不分離。天上的星星爲我們作證。在他的擁摟下我感到無窮的溫暖和快慰。他給我帶來的快樂,溫馨和快感無時無刻在我心靈中回蕩。但是,我倆一幕幕激蕩人心,酣暢淋漓的精神上和肉體上的滿足現在已完結了,就像一首美麗,動聽的情歌唱完了。一切已成過去不再覆還而只能銘刻在෸ 0;憶中。

在臨時搭起的高臺上挂著‘王雲鶴烈士追悼會’的橫幅,周圍擺放著很多很多的白色花圈。我的追悼會既莊嚴又隆重。在蕩蕩悠悠中,我看見在顯眼的地方挂著‘王雲鶴同志死的光榮’,‘王雲鶴同志永遠活在我們心中’,‘王雲鶴同志精神不死’,……等條幅。我心安理得,因爲我死的其所。我還聽到各級領導發表慷慨激昂的講話,他們的講話都是高度讚揚我發揚了革命英雄主義的精神。一位領導振臂高聲說:“王雲鶴同志在平凡的工作中做出了不平凡的事[!”我聽了很受落。領導又說:“王雲鶴同志沒有虛度年華,她度過了極之光輝的二十三年!”我聽了很自豪。雖然天色陰陰沈沈,天氣乾冷乾冷的,但參加追悼會的人們熱氣騰騰,情緒高漲。一陣又一༅ 3;向王雲鶴學習!’,向‘王雲鶴致敬!’,‘王雲鶴是黨和人民的好兒女!’的口號聲響徹雲霄,久不停息。我抿嘴而笑,熱淚盈眶。但是當我看到生我養我的爹娘低頭飲泣,默默不語,頓然令我心如刀絞。其實我是多洶願意死,多洶願意離開我爹娘。當我看見我的未婚夫雙眼紅腫,精神恍恍惚惚,我的心都碎了。我萬分惆悵而沒能實現和他恩恩愛愛,白頭皆老的諾言。小翠一直在低頭抽泣,她是因爲沒能攔阻我而感到內疚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