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頑  童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課的預備鐘響了。一個背著沉重書包的男孩瘋狂地往教室方向跑。體育老師李老師高聲叫:「小明!別摔倒了!」男孩回頭朝他笑笑繼續勇往直前。當他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剛坐下,女班長一聲叫:「起立」,男孩慌張一站,擺在腿上的書包應聲掉落地上。甫坐下,男孩立馬俯首彎腰撿書包,坐在前排的女班長回頭森然瞪他。他邊抹汗,邊拎起書包對她露出一臉無奈的憨笑。這樣的情景經常發生,全班同學都已見怪不怪。

男孩叫王小明,十二歲,小學五年級學生。

第三節課是音樂課。音樂老師是位剛從師范專科學校畢業的亭亭玉立,眉目清秀,身段玲瓏,楚楚動人的女小老師。平時上課時,小老師愛穿花襯衫配牛仔褲,腳穿球鞋,樣子很純樸,純樸的宛如一杯礦泉水那樣純正。然而,小老師今天的妝扮和往常不同,煥然一新。她略施粉脂,淡淡的囗紅,烏黑油亮的長發梳成馬尾還結上紅髮夾,兩耳掛著精致小巧的耳環,頸脖子上還閃著條金項練。她身穿無袖的淺藍色有細條紋圖案的開領緊身連衣裙,腳穿鬆糕鞋。她精神奕奕,如沭春風,翩翩而至。

「老師很漂亮!」坐在前排的女同學興奮說。小老師掠出一絲絲甜蜜的笑容。

「老師像明星!」另位女同學笑盈盈說。小老師一臉懵然,爾後燦然一笑。

「老師像鞏莉!」一位叫小豬的男同學大聲囔。同學們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不對,老師比鞏莉年輕!」小老師不由一愣,旋即嫣然一笑。高聲叫囔的是小明。他再次高聲叫:「但是鞏莉比老師豐滿!」小老師心底倏爾一緊,臉容滲出小小的慍色凝視小明。小明又一聲叫囔:「老師像林嘉欣!」同學們雀躍不已,紛紛點頭。小老師霍地面頰泛著紅暈儼如嬌艷的霞光,羞澀的杏眼貶了又貶又儼如萬裡長空的閃星,紅潤潤的性感櫻桃小嘴又儼如切片西瓜。但她依舊滿肚狐疑,為什麼小明會說她沒有鞏莉豐滿?

「小明,你知道什麼叫豐滿嗎?」小老師一臉肅穆問。

「不知道。」小明撓頭傻笑說。

「不知道為什麼亂說?」

「我是聽我媽和隔壁阿姨說的,她們說鞏莉豐滿而林嘉欣青春。老師給我們解釋好嗎?」

小老師再次嫣然一笑,但是豐滿該怎麼解釋呢?她自已都感到有些胡塗了。她驟然說:「安靜!關於豐滿這問題問語文老師吧。」她想,她是上音樂課的不是上語文課,再說,這小明是全班甚至全校出了名的喜歡起哄,胡攪蠻纏的孩子。如果和他沒完沒了,這堂課還上不上?

小老師手持指揮棒對講台上的小桌敲了三下,大聲叫:「集中精神,跟著我的指揮棒唱可愛的家鄉!」

小老師舉起纖巧又柔美的一雙胳膊,右手持的指揮棒在空中打了個圈,一聲叫唱的同時把指揮棒忽地一壓,歌聲旋即響徹雲霄。小老師忽爾仰著頭,忽爾又低著頭,雙眼半睜半閉,臉容泰然自若。她陶醉於美妙又動聽的歌聲中。她的身驅猶如風擺楊柳,婀婀娜娜。她手中的指揮棒在空氣中閃閃爍爍,搖搖蕩蕩,不斷劃弧線。

小明覺得小老師的妝扮很漂亮,衣著又很華麗,指揮的動作也很優美。他想,她到電視台表演應該綽綽有餘。

倏地,小豬問小明,小老師的裙子是不是名牌?小豬這樣問是有原因的,因為小明對任何事物被一致公認是無所不曉的。他對小豬說,小老師的連衣裙肯定是名牌。小豬又問是國產名牌還是外國名牌?小明說,依他的判斷是意大利或法國名牌,不是聖羅蘭就是巴里。小豬又問,你怎知道?小明說,他媽有幾件。雖是冒牌貨,但和真貨沒差別。小豬又問,老師的是不是真貨?小明說,他要仔細瞧瞧才知道。

小明目不轉睛盯著正在指揮同學唱了一首又一首歌的小老師的楊柳細腰。片刻,小明忍俊不禁樂了。他感到一陣驚異,為什麼小老師頸背有一個若隱若現的小紙片一直隨著她的指揮棒不停晃蕩?須臾,他捧腹怪異的發出咯咯的笑聲。小豬不明所以,前後左右的同學感到驚訝。倏爾,有節奏且慷慨激昂的我是一個兵的歌聲變的雜亂無章,爾後兀地停了。小老師手持指揮棒站在講台上目瞪囗呆,教室頓然鴉雀無聲。全班同學目光都投向小明,而小明卻捂著肚皮一直咯咯笑。

「報告老師,小明不唱歌,一直說話,一直在笑!」女班長站起來,滿臉憤憤向小老師說。

小老師瞠視小明。本來小明說她沒有鞏莉豐滿心中就有點怏怏不快,現在看他那怪模樣,一股莫明的怒氣不知從那兒來便直往她腦袋躥。她美麗的臉顏陡然一沉,柳眉倒豎,瞬即走下講台。只聽到小老師裙子一陣有節奏的呼啦呼啦聲後,小明的左耳朵猶如被鐵鉗子緊緊夾住。小老師腳穿鬆糕鞋,步伐瀟灑自如步回講台,而小明卻要彎弓著腰像狗般蹣跚跟著走。小老師把小明揪到講台前,但她擰著小明左耳朵的細嫩大母指和食指依舊像鐵鉗子般不僅沒有鬆開的意思反而還向上提。小明惟有用右腳撐著扮金雞獨立,痛苦的閉上左眼,臉容扭曲,雙手握住小老師滑溜溜的手,高聲唱:「啊唷喂……

小老師右手持指揮棒,左手叉在蠻腰上,慍色滿面,胸前的微波顫動著,鼻孔下散發著呼嗤呼嗤聲。她用指揮棒對著小明宛若長著一叢雜草的腦袋敲了又敲,打了又打。

「你不唱歌卻一直在笑,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小老師杏眼圓睜咧嘴斥道。

「老師,你指揮的很好看,就像電視裡的指揮家,所以我笑了。」

小老師一聽,驀地蒙了。她環顧四周的同學,但個個呆若木雞而小明卻左手不斷撫弄刺痛的左耳依舊在笑。

「你竟敢胡言亂語!」小老師手持指揮棒再次敲打小明的腦袋,道貌岸然又說:「你到底笑什麼?給我說出來!」。小明一臉無奈。她氣急敗壞又說:「快說呀!怎麼啦?難道能說會道的你竟成了啞巴?」

「我說,我說,但是老師必須保證不擰我耳朵,不能用指揮棒敲打我。」

這時整個教室靜的如一潭死水,只有小老師忽重忽輕的呼吸聲和呵斥聲在空氣中回蕩。

「好,你說,但不許侮辱老師。」小老師用一絲不苟的目光警告說。

「老師……你,你,你的裙子是名牌,叫華蘭天奴。」

「你怎麼知道?」小老師又蒙了。小明依然笑個不住。

「我看見你頸後的紙片上印著華蘭天奴的商標,標價是二百元。」全班同學嘩然,小老師乍然背著手亂摸頸背,小明還是捂著肚子笑。他又說:「我媽也買過這樣的裙子,我媽還說是假貨。真貨叫華倫天奴,僅差一個字母。」小老師摸到了小紙片,但怎麼也拽不下,因為尼龍線繫的太牢了。他又說:「不知怎地?我忽然感到老師像百貨公司裡那個不會走動的漂亮模特兒,所以笑了。」

全班同學,沸沸揚揚,再次雀躍不己也都笑了。女班長驀地又站了起來,一臉肅穆高聲命令:「安靜!安靜!」全班同學頓時靜了下來,惟有小明依然捂著肚子笑。

小老師一臉赧顏把頸背後的紙片用力一拽,紙片拽下來了,但後領子撕破了。她神態恍恍惚惚,又恨又氣還想大哭一場。她恨透這個叫王小明的。下課鐘響了,她悻悻然嗔道:「下課!」便匆匆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