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602室凶案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下午,清潔女工明姊打掃大廈走廊至六樓時,她忽然驚慌的魂不附體尖聲狂叫,叫聲既淒勵又恐怖驚動了大廈保安老陳。老陳心驚膽戰來到六樓,只見明姊臉色刷白,渾身哆嗦癱坐在六樓走廊。她期期艾艾,語無倫次不停指著602室。老陳手持木棍,心跳如鼓聲,一步一回頭,兩步一張望步進裝修豪華的602室。他睜著大眼,屏聲息氣向各廳房的任何旮旯謹慎搜索。當他走到敞開門的大臥室駭然毛骨悚然,他怵目驚心看到戶主李小姐衣著不整臥倒床上,床單上還留下一攤子血漬。他三步並兩步沖出602室,兩手顫抖手握手機,在嘴唇不大聽使喚下報了警。不消片刻,派出所的民警和幾位公安人員來到。

派出所民警封鎖現場,刑偵總隊第二大隊大隊長,中隊長,和年輕助手勘察現場。

大隊長馬駿是具有二十幾年偵察經驗的老刑偵人員,人人稱他老馬。中隊長王維新也是具有近二十年偵察經驗的刑偵人員,由於他長的人高馬大,人人稱他大王。助手張小虎是從公安學校畢業沒幾年的充滿活力的年輕刑偵人員,人人稱他小張。

老馬,大王和小張勘察現場。他們發現客廳,飯廳,廚房,浴室,書房等處齊整不亂,窗戶也沒被打開,惟有案發現場的大臥室稍零亂還被搜掠過。死者的長髮猶如一堆亂麻,睡袍被扯爛,內褲也被撕爛,上身赤裸仰躺著。死者瞪著眼,表情僵硬痛苦,雙拳緊握,似死不瞑目。被蓋窩成一團,一個枕頭在床上,另個掉到床下,地板上還有條金項鏈。床頭櫃仍鎖著未被敲開,抽屜堛獄行存摺和金表以及金銀首飾貴重物品依然在。但梳衕i的抽屜被搜掠過,真皮名牌手袋堸ㄓF信用卡和少量硬幣外,未見大額鈔票。一個沒有手機的手機套遺留在梳衕i上,而梳衕i上留下頗清晰的指模。他們全力尋找兇器,包括大廈周圍的任何角落,但沒尋獲。儘管沒能尋獲兇器,但從現場的種種[象推斷,兇手一定是瞭解死者的人。他們不約而同說是一起兇殺案,並且是在不超過二十個小時的昨晚發生的。法醫將進行解剖鑒定,確定死者真正的死因和尋找有力的科學證據。

老馬和大王問清潔工明姊怎炸o現602室命案的?

明姊說,她從最頂樓的十樓一層層打掃走廊至到六樓時發現602室的防盜門沒關嚴。她驚異戶主李小姐怎炤|如此大意不把門鎖上?她敲敲門大聲喊李小姐,半晌沒人回應。她心大心細步進602室,走過大客廳,再朝未關上門的大臥室一望,她赫然看見李小姐臥倒在佈滿血漬的床上頓時嚇的屁滾尿流。

老馬和大王詳細問大廈保安老陳關於李小姐的情況。

保安老陳說李小姐叫李霞,約三十歲,住在602室有三年餘了。她在某酒店開設一間小精品店,平時朝出晚歸。她很富有,待人和善,爲人豪爽。她有位男朋友是位港商,叫徐約翰,年約四十來歲,他稱呼他徐老闆。他有時在本大廈和李小姐出雙入對,親昵的恍若夫妻。602室是徐老闆的物業。

大王問徐老闆最近何時來過?

保安老陳說如果沒記錯應是十天前。

老馬問除了徐老闆以外,李小姐還和什人接觸過?特別是常來探訪她的人。

保安老陳說他沒見過有什洶H探訪過李小姐,她也鮮和左鄰右舍來往,只有‘豪客’餐廳送外賣的常在傍晚時到李小姐處。

老馬和大王驚異問是送外賣的?是傍晚時送的?是天天送?

保安老陳說不是天天送,一星期約有兩三次,昨晚還送過呢。

老馬一愣又問保安老陳認得送外賣的嗎?

保安老陳說認得,但不熟。他叫阿健,操四川囗音。他總是匆匆騎摩托車來又匆匆騎摩托車去。

本大廈樓高十層,屬高尚豪華的公寓大廈。大廈大堂二十四小時有管理員兼保安當職。大堂和電梯內有閉路電視。

老馬,大王和小張翻查這一星期進入本大廈和電梯內的閉路電視錄影帶。除了各層樓進進出出的住客以外,正如大廈保安老陳說的,死者李霞平時於上午十點半左右離開,下午六點到八點回來。‘豪客’餐廳的阿健曾拎著宛若小旅行包提兜的外賣來過兩次,沒有任何陌生人探訪過六樓602室。他們反復查看阿健來到的錄影帶。一次是九日傍晚七點十分,阿健拎著外賣的兜來到,然後乘電梯到六樓。七點三十四分他又拎著外賣的兜乘電梯離開大廈,歷時二十四分鐘。再一次是十四日傍晚七點十五分,阿健拎著外賣的兜來到,他於八點二十五分匆匆忙忙拎著外賣的兜離開大廈,歷時一小時十分鐘。老馬和大王深深吸了囗煙,胸有成竹感到阿健的行[太可疑了,特別是他的神態。毋用置疑,如果疑凶是阿健,一個小時的時間堿O足夠他犯案的。小張驚異,爲什牯瓣縣ㄖ漰劦Y櫃敲開?老馬抿嘴一笑,如果是入屋盜竊,竊賊一定把整個屋子搞的狼藉不堪,翻箱倒櫃的對任何值錢的東西都不會放過。但疑凶不是入屋的竊賊,他和死者認識,並且有所瞭解。他的動機爲了什活H目前尚不清楚,或許兇殺案中還有內幕。老馬和大王這些年來破過不少神奇怪案,這案子對他們來說應是‘小兒科’,他們深信破本案就在眉睫。老馬即刻指示一位警員繼續保護現場,再指示另位警員從現在開始暗中監視‘豪客’餐廳的阿健,絕對不能讓他逃脫,必要時可以給他轟一槍。

當晚,老馬,大王和小張漏夜查看半年來大廈閉路電視的錄影帶。李霞天天朝出晚歸,偶而深夜才回家,但也曾有過不回家。長的較肥胖的男人可能就是叫徐約翰的,他在電梯堭`摟著李霞。他的出現不定時。送外賣的阿健第一次出現是在三月十日晚上七點零八分,他拎著外賣的兜到六樓,於七點十九分拎著外賣的兜離開大廈,歷時十一分鐘。以後阿健多次送外賣到602室都是歷時二十分鐘左右,但有兩次是例外。一次是三月十六日,歷時四十四分鐘,再一次就是案發的七月十四日,歷時一小時十分鐘。

翌日,根據法醫的鑒定李霞是被一匕首一刀刺中心臟斃命的,全身無其他表面傷痕。另外李霞的陰部有殘餘的精液。在床上留下的毛髮和陰毛以及梳衕i上留下的指模,除了是死者李霞的以外還另有一個人的,這人是男性。

老馬和大王心頭一震,兇手一刀刺斃李霞,乾淨利落,一定是職業殺手所爲,而陰部有殘餘精液也必是兇手所爲。

從各方迅速獲得的材料:

死者李霞東北某地人,二十九歲,中專程度。她肌膚白皙,身材高挑而豐盈,相貌娟秀。她於五年前來到這城市,任職于鑫榮貿易有限公司,公司老闆是位港商叫徐約翰的,該公司於三年前結束了。以後死者李霞在某酒店商場開設叫‘精藝’的精品店,專賣中國各地的民間手工藝品。她沒請店員屬單幹,生意狀況不過不失。

徐約翰香港商人,四十五歲,身材肥胖,爲人低調,在香港經營進出囗公司。他經營的鑫榮貿易有限公司曾因走私數十輛豪華轎車而吃過官司。

阿健全名葉子健,三十三歲,身材健碩,四川某地人。他高中沒畢業就出來打工。他到過很多地方,四年前才來到這城市。他在‘豪客’餐廳打工近半年了。由於他工作勤奮,能吃苦,很得‘豪客’餐廳丁老闆賞識。但是阿健有過三次不良紀錄。第一次是犯盜竊罪。那是他剛來到這城市時發生的事,他被公安囚禁了一個月。第二次是因打麻將持械傷人,他再次被囚禁了半個多月。第三次因嫖妓被公安逮著,雖然只是被囚禁了一晚,但被重罰了兩千元。他現在在老家已有老婆和孩子了。

老馬和大王向刑偵總隊領導分析彙報說,從案發現場勘察以及大廈閉路電視的錄影,七月十四日沒有陌生人到過602室,大廈保安也證實了這點。602室齊整不亂,只有死者的臥室被搜掠過。鎖著的床頭櫃抽屜未被敲開,貴重物品未被掠走。根據以上事實可以排除竊賊入屋盜竊的可能性。根據法醫推斷李霞是在不足二十小時死亡的,無疑,這是有預謀的,是熟悉死者的人所爲的兇殺案。李霞的親密男朋友徐約翰在案發時間堣ㄕb此地,人在香港,因此可以把他排除。現在只有‘豪客’餐廳送外賣的葉子健在案發時接觸過死者李霞,並且從錄影帶清楚紀錄下他在死者李霞處待了一小時十分鐘,一般情況他只待二十分鐘左右,極之異常。另外,葉子健有盜竊,持械傷人和嫖妓紀錄,因此他是李霞兇殺案的重大嫌疑犯。李霞長的漂亮又富有,因此不排除兇殺案是劫殺並奸殺案,建議即刻逮捕拘留疑犯葉子健。

‘豪客’餐廳是高檔的中西式餐廳,樓下是散座,二樓是貴賓包房。該餐廳的生意搞的火紅火綠的,特別是晚餐時間經常座無虛席。

下午五點鍾,在小張的帶領下,一部公安警車開到‘豪客’餐廳。配備手槍的三位公安刑警來到‘豪客’餐廳把餐廳姓丁的老闆嚇的魂飛魄散,阿健卻若無其事的正和顧客們說說笑笑。公安刑警站在阿健跟前手持逮捕拘留證並勵聲說要帶他走。阿健蒙了,公安刑警旋即給他戴上手銬,他反抗,三位預先埋伏的公安刑警一擁而上把他制服了。阿健懵懵懂懂被拉上警車。

小張和兩位刑警在‘豪客’餐廳丁老闆的引領下來到阿健的宿舍。他們除了從阿健的行李中搜出一包兩疊的新百元鈔合共兩萬元現款外,未發現任何兇器或其他可疑物品。丁老闆戰戰兢兢問小張,阿健出了什洧ヾH小張沒回答反問丁老闆,阿健何時來餐廳打工的?丁老闆說剛過完春節的二月堙C小張又問阿健的工資多少?丁老闆說每個月一千元,但他愛賭和好色,經常夜堣ㄙ儔畟隉C小張又問外賣一直由阿健送的?丁老闆點頭。小張又問爲什洛s阿健送外賣?丁老闆表情怪怪的,不言語。小張又問就做一家的外賣生意?丁老闆表情很無奈說他的餐廳是高檔餐廳,不是茶餐廳,本來不該做外賣的。由於李小姐是熟客,不好推卻,惟獨做她一家。他信誓旦旦又說就做她一家,不會再做第二家。

根據掌握的證據,毫無疑問阿健就是殺害李霞的兇手,儘管仍未尋獲兇器。首先,阿健在‘豪客’餐廳打工每月工資一千元,爲什泵b不到半年堨L會有兩萬元現款?況且在精密檢定下,包鈔票的紙張仍留有死者李霞指模的殘[。這是阿健從李霞處劫得的贓款無疑。其次,阿健攜帶的手機,從電訊公司查出手機的登記用戶是李霞,特別是該手機和李霞梳衕i上遺留的手機套完全吻合。最後,從梳衕i上留下的指模,床上的毛髮和陰毛,李霞陰部殘留的精液根據科學鑒定都是阿健的。老馬分析,阿健是血氣方剛的壯年人而李霞又是如花似玉的女子。根據阿健過往的不良紀錄,美豔的李霞令風流好色的阿健見色起心 而處心積慮想性侵犯她是不足爲奇的。老馬勾畫出簡單的兇殺過程:阿健七月十四日晚上七點十五分乘送外賣到602室時用匕首威嚇李霞進臥室。他欲火焚身按捺不住,在李霞的衣著仍未解除的情況下便迫不及待撕破李霞的睡衣和內褲,霸王硬上弓。他沒料到李霞反抗便手持匕首恐嚇她,逼她就範,但李霞依舊反抗。在混亂中,阿健左手猛扯李霞的長髮,失去理智一刀刺向李霞左胸而令她斃命。這樣的妄作行爲對阿健來說完全可能,況且這一動作很容易做到,因爲李霞在下,阿健在上。然後阿健順手牽羊把李霞梳衕i抽屜堛漕漈U元和手機拿走。他不敢久留便於八點二十五分離去。由於太匆忙連防盜門都忘了關緊,並把行兇的匕首扔到無法尋回的地方。老馬深深的呼了囗氣,阿健以爲在短時間塈@案能瞞天過海,但他處處留下了作案證據,法網難逃!

阿健被拘捕的第二天深夜由老馬,大王負責審訊,小張做紀錄。提審調查阿健的目的是要他主動坦白交代罪行。但根據拘留所的刑警說,阿健從被拉來的那天起就沒老實過,不停狂叫,沒有一絲兒害怕的樣子,拘留所的刑警惟有用強硬的手段對付他。老馬和大王見過各式各樣的重犯,但像阿健那樣已被拉進仍不老老實實,實屬少見。

阿健手帶銬由兩位刑警鋃鐺押上,他雖萎靡不振,但滿臉惱怒。

老馬聲色俱厲問阿健:“你知道你犯了什洩k?”

阿健大聲疾呼:“我沒犯法!我沒犯法!”他剛說完就被站在他身後的刑警打翻在地,他晃晃悠悠努力的又站了起來。

“你沒犯法?”大王瞟了他一眼,“你知道什洛s‘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嗎?”

“我沒犯法!”阿健嚎啕,“我沒犯法!我沒犯法!”

老馬使了個眼色,兩位刑警連拖帶拉把阿健拉走。大王驚訝這小子倒挺硬的。老馬說硬的猶如鋼鐵也必須把他軟化!對這小子再嚴厲點!小張納悶,爲什洩健已到這時候還要死命抵賴?他應該明白把他拉進來是因爲他的犯罪證據已完全被掌握了,何苦呢?拘留所畢竟不是招待所。

在這幾天堙A阿健的臉色已變得蒼白憔悴,精神恍恍惚惚,步履蹣蹣跚跚,並且在他消瘦的臉龐上還留下了紅一塊紫一塊的餅印。但是不論在多威嚴的車輪式的審訊下,他就是一囗咬定自已沒犯法。老馬和大王無計可施,惟有逐步向他透露他所犯的罪行,目的是要他認罪。實際上就算阿健死不認罪也沒關係,因爲確鑿的證據已完全足以給他定罪。

阿健不知道被拘留在單人囚室埵釵h少天了,因爲他現在完全晝夜不分。他被押進審訊室有多少次了更鬧不清。儘管他神智不清,搖搖欲墜佇立在審訊室堙A但他始終不承認自已犯了法,他始終堅稱他是冤枉的

“聽著!”老馬大聲一吼,阿健頓然心頭一悚,稍螃Y,睜開無力的眼皮直愣愣。老馬接著厲聲問,“本月十四日你到過什泵a方?”阿健一頭霧水,他根本不知道本月十四日是什洶擗l,今天是幾月幾日他也搞不清。他傻兮兮囁嚅說他天天就在‘豪客’餐廳,那兒都沒去。

“你有沒有送外賣?”大王問。

阿健霍然憶起說有,但不記得日子。

“你做了什洧ヾH”

“什洧くㄗS做。”

“直到現在你還想抵賴?不老實坦白交代你的罪行?!”老馬像隼般的眼睛盯著阿健,阿健有氣無力低下頭。

“你是打算不吃敬酒吃罰酒?”大王捏著粗壯的拳頭,“這東西是從來不吃素的!”

這時房堮薵^頓時凝重又恐怖,阿健不停發出乾咳聲。

“聽著!”老馬再次疾唬,“李霞被人殺害!有充份證據殺害李霞的兇手就是你!”阿健兩耳嗡一聲響,霎時兩腿一軟倒在地上幾乎休克了,兩位刑警把他猛提起。

“李霞被人殺害?”阿健頓時連哭帶喊嘶啞喊叫,“我沒殺害李霞!”

老馬使個眼色,兩位刑警把已半死半活的阿健拖走。老馬說這小子已給他點明了爲什玻棜n負隅頑抗?好吧,看他的皮肉結實還是我們的拳頭狠!加大力度!大王說這小子看來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小張做紀錄,他很感不解,這個阿健死命抵賴幹嘛?事到如今爲何不求個寬大處理?

在不斷加大力度情況下,阿健已成半鬼半人的人了。他骨瘦如柴,滿臉鬍子拉碴,頭髮雜亂,精神頹唐,走路搖搖欲墜。他無緣無故會喃喃自語,又會無緣無故嚎啕。夜深人靜時,只要他閉上眼就看見李霞血淋淋站在他面前痛哭流涕。他對李霞說不是我殺害你的,但李霞搖搖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