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風雨走一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一、楓葉亭

 

秋雨如絲。

這是一個深秋的早晨。

 

楓葉如火。

如火的楓葉林中,有一座年久失修的亭子。

亭子沒有正式的名字,因這一片楓葉林而得名楓葉亭。

破舊的楓葉亭,在風雨埵乎隨時都有可能倒塌下去,但堶悸漱H卻都站得很穩。

儘管其中有兩個腿有殘疾的少年和四個童子。

 

兩個殘疾少年的腋下都拄著一根拐杖,此刻正站在亭心與一位老人閒聊。

他們的相貌生得極其相似,年紀都在十六七歲上下,不用說二人是一對孿生兄弟,如果不是殘腿的左右不同,他們的外形幾乎完全一樣。

他們一個左腿殘疾,一個右腿殘疾,殘腿自膝下微蜷著,從他們記事起,這只腿就從未伸直過。

他們三四歲時,父母就給仇家殺了,仇家雖未殺他們,卻挑了他們的腳筋,給他們造成了這一生的缺憾。

他們的對面,就是正與他們聊天的那位老人。

 

那老人實際上也許並不很老,只是外表顯得很蒼老。

他的臉雖褶皺得像塊抹桌布,但太陽穴卻極高鼓、豐潤。

太陽穴的高鼓豐潤,往往也就象徵著內功的高深與雄厚。

有人說內功高手的太陽穴,也就等於兵器高手的大拇指。因為兵器高手的拇指,是握兵器最不可缺的一指,從它表面上的痕[,往往就能看出他在兵器上的造詣。

太陽穴也是如此。

內力儲備在丹田,卻顯示在太陽穴上,正如有的人肚媊擗F多少酒,臉上就會有多紅一樣。

這老人身旁的亭子入口處,站著一個年輕人。

 

年輕人當然也分幾種,這年輕人是屬於實際上也許已不算太年輕,但看上去很年輕的一種。

他衣著沒什炫S別之處,腰上卻挎著一柄很特別的劍。

一柄樣子古老得只在別人的收藏室堙A才有可能會看到的劍。

他望著亭子外面的林蔭路,臉上的表情忽而凝重,忽而輕鬆,似乎心神很不穩定。

他的左側是四個童子。

 

四個童子站在亭欄邊上。

十多歲正是天真、活潑的年齡,然而在他們身上,甚至眼睛堜珜z露出的,卻都是一種與他們年齡不相符的成熟、穩健。

他們的右邊有一個成年人坐在亭欄上,頭深深地埋在雙膝堙C

秋風吹秋雨。

雨滴被吹進亭子堙A落在這個人的背上。

他的背早已濕透,卻仍一動不動,似是相當疲倦。

疲倦得連冰涼的雨滴都感覺不到。

 

陰雨綿綿,天地蕭索。

而亭子中心的那兩個殘疾少年和那老人,卻正聊得生趣盎然。這時,腰挎古劍的年輕人突然道:“來了。”

那兩個殘疾少年立時一齊把頭轉過來,其中一個問道:“誰來了?”

年輕人道:“石秀才。”

語音未落,一個手堮陬菃熇P扇年紀要比他輕些的的年輕人,就已來到了他面前。

本來在他語音剛起時,這人離他還有兩丈遠,可轉眼間語音停歇時,二人距離已不足兩尺。

來人正是石秀才。

年輕人趕忙讓開亭子入口,一邊讓開一邊道:“石二——”卻只說出了兩個字。

因為立刻有一聲“石兄你來了”,一聲“我們已來很久了”,讓這年輕人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

說這兩句話的正是那兩個殘疾少年。

年輕人瞟了他們一眼,向石秀才道:“石二哥好快的身法。”

“身法再快,可惜也來遲了。”石秀才抖抖身上的雨珠,笑著拱拱手走進楓葉亭,“唐兄。”

這姓唐的年輕人道:“來得不遲,是在下來早了。”

他才說完,殘疾少年中右腿殘疾的馬上跟著道:“巳時還不到,石兄並未來遲。”

左腿殘疾的轉眼看了看唐姓年輕人,笑著向石秀才道:“看來是我們三人都來得太早了。”

唐姓年輕人也看了看這少年,問石秀才道:“這兩位是誰?”

他雖嘴上這樣問,但神情中卻顯出“並不想知道這兩位是誰”的蔑視。

石秀才道:“他們是崆峒派弟子。”

他把手伸向左腿殘疾的道:“這位是余阿貓。”又伸手向右腿殘疾的介紹道:“這位是余阿狗。”

唐姓年輕人笑了笑,道:“好名字。”

他頓了一頓又道:“這是你的朋友?”

石秀才道:“朋友倒還談不上,我們只不過是在一個時辰前見過一面而已。”

唐姓年輕人道:“那就不是朋友了,我也覺得他們和你不像是朋友。”

石秀才不明白:“哦?”

唐姓年輕人瞥了瞥余氏兄弟,道,“這兩位和名滿江湖的石秀才做朋友,身份實在是不怎洵蛜晼I”

石秀才聞言,不由皺了皺眉。

余氏兄弟中左腿殘疾的余阿貓大聲道:“你是說我們不配和石兄做朋友?”

他話音還未落,另一個右腿殘疾的余阿狗已揚起了手中拐杖。

石秀才趕忙用摺扇壓住余阿狗的拐杖,沖他們兩兄弟歉意地笑笑,直到余阿狗揚起的拐杖放下,他才收回扇子。

扇子一收,在半路已打開。

唐姓年輕人在這時,看到扇子一正一反兩面寫著八個飄逸的大字:

神扇無敵、秀才第一。

 

“好字。”

“好字應該配好人,人卻有點配不上這幾個字。”

“字是你寫的?”

“我的名字雖然叫秀才,人卻找不出和秀才有一點關係的地方。”石秀才搖搖頭,笑笑。

“字寫得好與壞,和是不是秀才並沒有關係。”

“唐兄說得對,其實名字只是一個人的代號,人生在世,不需做到‘名不虛傳’,只要能做到內心與外表不是名不符實就夠了。”

“石二哥高見。”

“高見是高見,卻也不是在下的‘高見’,和這幾個字都是出自同一個人。”石秀才目光閃爍,仿佛是在黑夜看著穹蒼中最亮的一顆星星。

“是許清風?”唐姓年輕人突然問道。

石秀才奇道:“你怎洩器D?”

唐姓年輕人道:“昨天在柳家我就發現,當你的目光轉向許清風,有時眼睛堿y露出的神色,就好像是看到了你一生中最輝煌的事[一樣。”

他看著石秀才的眼睛,又道:“我當然是猜出來的,不知道是不是他?”

石秀才道:“不錯,正是他。”

唐姓年輕人道:“他怎玻晲S來?”

石秀才道:“三個人中現在最得空閒的是我,所以我就最先來了。”

唐姓年輕人道:“那他是一定會來了?”。

石秀才點了點頭,他點頭時打量了一下亭內四周,唐姓年輕人在這時忽然道:“有一個人也在這堙A你一定想不到會在此時此地見到他。”

石秀才道:“哦?他是誰?”

“誰”字剛落,他就看見了是誰。

就是那位老人。

 

那老人在石秀才目光正轉向他的時候,忽然伸出大手。

也不知是怎泵貜滿A總之伸的時候就已到了石秀才面前;到了面前的時候,就已拍在石秀才的肩上。

石秀才連怔都來不及怔一下,老人已道:“我聽這兩位姓餘的小兄弟說,你扇子上的功夫很厲害,現在一見,原來輕功也不錯。”

石秀才苦笑道:“輕功雖不錯,卻避不開前輩這隨意一拍。”

老人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道:“我是孟蒼穹。”

這五個字說出來就像五根釘子釘入木板,鏗鏘有力,讓人絲毫沒有半分懷疑的餘地。

如果他說他是孟蒼穹,就一定是孟蒼穹,絕不會讓人懷疑他是“孟大地”。

唐姓年輕人在一旁介紹道:“這位就是和‘滅絕掌’谷擎天齊名的孟蒼穹孟前輩。”

他隨後又補充了一句:“武林中創始‘離陽指’這一絕技的孟蒼穹,你一定聽說過了?”

石秀才聽說過,不用這姓唐的年輕人再補充,他也知道孟蒼穹是什洶H。

他十三歲時就曾聽說過當今武林中有兩種絕世神功,一種叫“滅絕掌”,一種叫“離陽指”,而創始“離陽指”這種神功的人就叫孟蒼穹。

只是那個叫孟蒼穹的人,據說早在七年前就已退隱江湖回歸故里了。

但石秀才對面前這位隨手一拍就拍在自己肩上的老人,絲毫沒有懷疑他不是那個孟蒼穹。

出名的武林前輩石秀才當然不是沒見過,只不過他的眼睛也不由睜得比往常大了些。

但要論眼睛睜得大的,卻還是要屬余阿貓余阿狗兩兄弟。

他兩兄弟實在想不到,剛才和他們聊天的這位毫無架子的老人,竟是在他們還未出世時,就已名震江湖的“離陽指”孟蒼穹。

他們還在很小的時候,就已聽說過孟蒼穹在武林中的一系列盛績。

兩個正處於做夢年紀的少年,遇到了只有在夢中才會遇到的武林名宿,他們的眼睛怎會不睜大?

 

孟蒼穹向石秀才道:“聽余氏兄弟說,你也很會喝酒?”

石秀才正要回答,孟蒼穹馬上又歎息道:“要不是谷兄出了事,我們三人一定要飲他三百杯。”

他口中的“谷兄”,除了“滅絕掌”穀擎天應該不會是別人。

孟蒼穹和穀擎天是江湖中一對有名的酒徒,石秀才雖然也勉強算是一個酒徒,但在這方面遠遠沒有他們有名。

“三百杯?”石秀才馬上想起了豪飲時的痛快,“這兩天晚輩只在今天早上喝了一杯酒。”

余阿狗立刻補充道:“一小杯。”

石秀才向他笑了笑,又道:“前輩口中的‘谷前輩’,不知是不是谷擎天前輩?”

孟蒼穹道:“正是他。”

石秀才道:“谷前輩出了什洧ヾH”

孟蒼穹看了一眼身旁的唐姓年輕人,道:“這位唐渺兄弟前去通知老夫,說谷兄遭談家的人暗算,此刻正被關押在談家莊堙C”

石秀才提高了聲音,道:“哦?”

然後他轉目也向這唐姓年輕人看了一眼,接著道:“主使人是不是談家莊莊主談笑?”

孟蒼穹道:“不錯。”

石秀才道:“談笑為什洎n暗算谷前輩?”

孟蒼穹道:“唐渺兄弟說老夫只要到談家後,自然就會明白。”

石秀才道:“孟前輩與谷前輩幾十年的朋友,也猜不出谷前輩遭談家的人暗算又被關押的原因是什活H”

孟蒼穹搖頭道:“我這七年堙A很少與谷兄見面,不知他這幾年有沒有和談家莊結怨?”

石秀才道:“前輩這次重返江湖,為的就是谷前輩的事?”

孟蒼穹頷首道:“幾十年的老兄弟有難,老夫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石秀才道:“前輩相信只要一入談家,就會查明谷前輩的事情真相?”

孟蒼穹道:“不錯。我雖然七年未在江湖上走動,但還沒老得動不了,就算查不出真相,談家莊要想為難老夫,料也不會太容易!”

石秀才道:“以談家莊一貫的行事作風,前輩相信談笑會暗算谷前輩?”

孟蒼穹看著自己的雙手道:“老夫不管,總之如果有人傷害谷兄,我一定要他加倍償還!”

石秀才沈吟了一下,道:“如果這一切真是談笑所為,那‘天下第一家’這個金字招牌,看來是真的要毀在談笑手堣F。”

 

“天下第一家”就是談家莊。

江湖中有名氣的武林世家不止百家,但被稱為“天下第一家”這五個字的卻只有談家莊。

談家莊在近百年前由當今莊主談笑的祖父建立後不久,就因其匡扶正義而被江湖中人稱為“天下第一家”。

自談笑祖父過世後,談家雖少有壯舉,卻也從未做過對不住這幾個字的事。

所以這後幾十年來,談家莊在人們心中,還一直都是“天下第一家”。

也所以石秀才聽孟蒼穹說起談笑的所作所為之後,就說“天下第一家”的招牌要毀在他手堣F。

 

石秀才雖是“秀才”,但說出來的話,卻絕對能讓什洶H都聽得明白,只是姓餘的這兩位小兄弟不明白。

他們其實不明白的,也只不過是他話堛漕潃茼r。

——“真的”。

余阿貓道:“石兄你說‘談家堡的招牌,看來真的要毀在談笑手堣F’,以談笑如今的所作所為,當然是‘真的’要毀在他手中了,難道還是假的?”

余阿狗道:“你這個‘真的’的意思,是不是曾經有人也說過這樣的話?說這話的人是不是‘吹面不寒楊柳風’許清風?”

石秀才被他們無緣無故冒出的這一席話,問得一時怔住,尋思了一下才道:“是的,是有人曾經也說過這樣的話。”

他又微笑了一下補充道:“這個人正是許清風。”

余阿貓回頭看了看余阿狗,他們的眼睛突然一齊發出了光芒——憧憬的光芒。

但余阿狗忽然又奇怪起來:“他為什洩膘麮{在還沒有來?”

余阿貓斥道:“當然是有事情脫不開身,你忘了剛才石兄說過嗎?”

最後他卻還是不放心地問了一句:“石兄,他當然一定會來,對不對?”

石秀才道:“當然會來,馬上就會。”

余阿貓余阿狗聽了,眼睛堨芒更亮——憧憬堣S增加了一種喜悅的光芒。

因為他聽到了“馬上”。

——馬上就可以見到他們心目中的偶像。

——“三靚一扇”中的老大,“吹面不寒楊柳風”許清風。

 

在四年前,沒有人懷疑南海邊的這座山上有沒有鬼。

也曾經有過不少人懷疑,但他們一上山就死了,也不知是死了多少批人之後,就沒有人這珍h疑了。

因為懷疑的人都死了。

可是又有一天山下又來了四個年輕人,住在山下的很多人都親眼看見他們上了山,以為他們也會和以往的人一樣,下來的只是從山上滾下的四具屍體。

不久之後,住在山下的人也看見有人滾下山,也有人又為他們流下了眼淚。

誰知滾到第四個人後,卻還有第五個、第六個...... 

一共滾下來八個。

之後,就下來四個年輕人,他們是走下來的。

他們的身上都沾著血,臉上卻都帶著笑。

他們高興地大聲笑大聲唱,邊走邊笑,邊走邊唱,一共唱了一百隻歌。

他們就是那四個年輕人,也就是許清風、石秀才、柳蕭蕭和金雞小嶽。

從這以後,山上就沒再也沒有鬼了。

因為“鬼”已經給他們除掉了。

他們四人來時是從四條不相干的路上走來的,離去時卻是走在同一條路上。

他們四人上山之前,還是彼此不相識,走下山時,卻似乎成了相識很久的老朋友。

因為他們並肩血戰,曾經靠一雙手、一柄扇、兩把劍、一對拳共同除去了山上的“鬼”。

從此他們不分離,結成一體,也自從這一戰之後不久,當地人送給他們的外號“三靚一扇”就傳遍了江湖。

而許清風正是“三靚一扇”中的老大。

 

余氏兄弟想著馬上就可以見到自己的偶像,和那曾轟動江湖的“南海除八鬼”一戰時,孟蒼穹正在與石秀才交談。

“你們的事我都聽說了。”

“我們的什洧ヾH”

“你的兄弟也被關押在在談家莊的事。”

“他此刻雖也被關押,但處境只怕比谷前輩要兇險得多。”

“哦?這個倒未聽余氏兄弟說起。”

“是我沒有告訴他們,因為此事關係到談家莊數十年聲譽,沒有證實之前,實在不好亂說。”

“那究竟是怎洶@回事?”

“和前輩一樣,也是有人給我們報信,說我這兄弟也遭談家的人暗算並被關押在談家莊堙A今天正午一到,他就要被談笑斬首祭子。”

“談笑真能做出這種事?”孟蒼穹面色微變,“這倒底是為什活H”

“原因我們兄弟也不知道。我們對談笑能做出這樣的事也不相信,但我這兄弟失蹤了卻是真的,我們也只好去談家堡走一趟了。”

“你這失蹤的兄弟,也是你們‘三靚一扇’中的人?”

“是,他是我四弟,叫金雞小嶽。”

孟蒼穹忽然又把大手拍在石秀才肩上,沈聲道:“不管究竟是怎洶@回事,我們只要一進了談家莊,相信就一定會有辦法查出真相的!”

石秀才點了點頭,孟蒼穹又恨恨地接道:“如果談笑真的這樣做,不管是出於什洎鴞],我們一定都要他用整個談家莊做代價!”

石秀才聽了,卻搖搖頭道:“只要能把人平安無事地救出就可以了,談笑做錯事,我們不能也跟著錯下去。”

他本來似乎心情很沈重,但說完這話卻忽然笑了,又接著道:“這也正是風哥的意思。”

他說的後面這句話,卻是面向著余氏兄弟說的。

余氏兄弟立刻就知道了這位“風哥”是誰。

這倒不主要是因為其中的“風”字,而是他們發現石秀才說這話時眼媯o著光。

那是一種心媟Q著自己欽佩的人時,眼堣~會發出的光。

 

余氏兄弟一聽到“風哥”,腦子堸角W就浮現出一幅許清風的形象:

高大、威武!

因為在故事中,歷來讓人們敬佩的英雄,總是讓人容易和天神聯繫在一起的。

他們從未見過真實的英雄,所以也把許清風想象成這樣子。

余阿狗正想問許清風是不是也這樣子時,突然聽到一陣踐踏雨水的腳步聲響起。

余阿狗沒有來得及問,他和余阿貓一轉頭,正看見一個年輕人走近楓葉亭。

這年輕人既不算高大,也不算威武,如果不是他那一雙比常人明亮些的眼睛,根本就是一個在隨時隨處都可以見到的年輕人。

然而石秀才發亮的眼睛堙A卻又立刻多了一種和余阿貓余阿狗一樣的喜悅,而且清清晰晰地叫了一聲:“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