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孽 緣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小小,很晚了!我載你回家吧!」我道。

「可是你住沙田,我住屯門呢!對你不太方便吧!」張小小不好意思地說。

「不要緊!是我要你加班的!再者,你家真的太靜了,萬一出了事,我會很內疚的!別拒絕了好嗎?」我拿起傘子道。

張小小脹紅了臉,點了點頭。突然,她大叫:「哎呀!外面下雨嗎?我忘了攜傘呢!」

我笑了笑,道:「你這麼一叫,真的把我嚇得魂飛魄散!」說完,我把手上的傘子遞給她。

張小小道:「老闆,你借了給我,那麼你怎麼辦?」

我微笑著說:「不必替我擔心,我有一把傘子在車裡啊!」

我又道:「你怎麼老是老闆前老闆後的?我有名你叫的呀!下了班便別叫我老闆,就當大家是朋友吧!你叫我蔣翠詩、Amanda也可以,隨便你!但別再叫老闆啊!」

張小小笑道:「那我叫你Amanda吧!全名太煩人,又毫不親切!我以後也能這樣叫你嗎?」

我笑道:「當然可以,就這樣吧!哈哈……」

然後,我們一邊走一邊傾談著。

張小小道:「Amanda,你人那麼好,我想你的男朋友也是和你一樣那麼和藹可親吧!」

我笑道:「你錯了,我沒有男朋友呢!」

張小小吃了一驚:「甚麼?你沒有男朋友?沒可能的!你條件又好,又夠細心,不可能沒有男友呢!我想只是你眼角高罷了!」

我道:「也許是吧!」

張小小道:「不!我記得曾有一個男的追求過你。叫作甚麼中儒,像是姓周的。不是嗎?」

我道:「是的,他曾經追求過我,可是已遭我拒絕了!」

張小小道:「他不是蠻好,蠻英俊的嗎?」

我道:「怎能只憑外表就認定一個人的好壞呢?你若是有這種思想就得盡快改掉,要不然你會吃虧的!」

張小小笑道:「他英俊不英俊才不關我的事呢!我只在乎我身邊的朋友!」

這時,我們已經到了停車場,並上了車。

外面下著很大的雨。張小小道:「怎麼一點聲音也沒有?這樣太靜了!」她一邊說一邊開啟了車裡的收音機。

我叫道:「關掉它吧!我最怕一邊駕車一邊聽那些吵耳的歌!」

張小小笑了起來:「誰說收音機是用來聽那些吵耳的歌?收音機最重要的目的是用來聽天氣報告的!哪兒有山泥傾瀉,哪兒有交通擠塞,都全靠它了!」

我道:「是的,你說得對!」

張小小驚叫:「難道你每次下大雨也不會開收音機的嗎?」

我道:「是呀!幹嗎你這麼大驚小怪?」

張小小認真地道:「嘩!那麼多次大雨、山泥傾瀉,你還健在,那麼你可真要去酬謝神恩了!不是神仙庇佑,你早已到了閻王報到了呢!」

「嘩!你幹嗎詛咒我呢?」我大叫。

我笑道:「看不出你竟然這麼迷信的!」

張小小再一次認真地道:「這不是迷信而是為了求心安呢!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我道:「是的是的!我以後也聽收音機,縱使那些歌曲是多麼的吵耳,我也不會關掉它!」

不一會,我看到前面的紅燈便把車停了下來,我看了看張小小。原來她竟不知不覺地睡著了。我看見她微微顫抖的身驅。是的,車裡的空氣調節也許太大吧!我把空調的度數調高了點,然後把我的外套輕輕的蓋著她。接著便又再駕駛了。

終於來到了屯門,駛到張小小的家的附近,我輕輕拍了拍張小小:「小小,到你家了,該醒啦!」

張小小還睡眼惺忪,道:「我睡著了嗎?對不起呢!啊?是你的外套嗎?」我點頭。

她笑著說:「是你替我蓋的嗎?嘻嘻!還你的!」說完便把外套拋了給我。

我接過它,開玩笑說:「就是嘛!你竟把我當成了司機啦!」她嘻嘻哈哈地跟我說了再見便轉身走。

我忙叫:「小小,你回到家裡致電給我吧!」

她大叫起來:「好呀!」

接著我便駕車回家了。

今天真的很累啊!不知是否因為過於疲倦,頭也感到有點痛,幸好現在車不多,我想很快便能回到家了!

突然,前面的汽車停了下來,我煞車不及,加上天雨路滑,於是……

呯!──

「小姐,你怎麼了?」一把男人的聲音在叫道。

然而我週身是痛,很想叫,可是就連發聲的氣力也沒有。縱使我動也動不了,聲音也不能發出,但我仍然有知覺,我聽到了一下一下的水滴聲。或許是因為汽車漏水吧!然而也因為深夜,周遭沒有車輛經過,所以連那輕微的水滴聲也聽得格外清晰。

忽然,那把男聲低呼了一下:「糟!」然後他便使勁地把我從車廂裡拉出來,並抱起了我。

呯!──

突然間,竟傳來一陣爆炸聲!原來剛才不是漏水,而是漏電油!幸好那位好心人立刻把我從車裡救出,否則現在的我已身在黃泉!我勉力地望了他一眼,然後便不省人事了。

到我醒來的時候,我一臉茫然,到底我身在何處?正當我一臉困惑的時候,一個男人在說:「你醒來了嗎?這裡是醫院。」

我問:「你是誰?我怎會在這裡的?」

他道:「我叫靳嵐,因為你撞了車……」

「啊!是的!」我終於想起了,這時候,我看著他,還依稀記得他就是拼死把我救出的人,我感激地道:「謝謝你救了我!」

他忙道:「不,不用謝我。是我的汽車突然拋錨了,害得你撞車呢!真的很對不起!」

我奇怪的問:「為何你會沒事的?你不也是撞車嗎?」

他道:「我下了車撥號叫人拖車,所以我沒事!」

突然傳來一聲大叫,聲音很熟,我轉了身。

Amanda!怎麼會入了醫院的?現在怎樣了?哪兒受傷了?何時才能回家……」張小小不停的問。

我見到她,吃了一驚,問:「你怎會知道我在這兒的?」

靳嵐道:「我剛把你送進醫院時,你的手提電話便響了起來,是我替你接聽的,我告訴這位小姐你因撞車而入了醫院。」

我「啊」地一聲:「原來如此。」

張小小看著我,神情慌張,忙問:「你怎麼了?怎會撞車的?有沒有頭暈……」

我忙道:「你別緊張嘛!我不是好端端的嗎?我想我只是擦傷一點兒罷了!」

張小小又問:「醫生怎麼說?」

我道:「其實並沒有甚麼事的,不過醫生說循例還是要留院觀察。」

這時,我看了看窗外,原來已經晨光初露了。我道:「靳先生、小小,真的對不起,為我折騰了一整夜。你們還是回家休息吧!小小,我放你半天假,你回家睡睡吧!」

張小小道:「好的,那麼我中午時再來,為你帶些日用品和一些湯水吧!那我走了。」

我衷心地道:「謝謝你!」

我目送靳嵐和張小小離去後,便合上雙眼,可能是因為太疲倦吧!很快便睡著了。

到我醒來時,張小小已經在我身旁。

張小小道:「你醒來了嗎?」

我問:「現在是甚麼時候了?」

張小小微笑道:「是一個可以吃下午茶的時候。」

我道:「你甚麼時候來的?」

她道:「我在這裡吃了午飯便上來。」

我愕然道:「那麼你沒有回家?」

她笑道:「不!我回家洗了澡,又替你買了日用品才來的!」

「你沒睡嗎?」我關心她。

她不語。我叫道:「快回去睡覺吧!女孩子不睡覺很易會憔悴的!回家吧!」

她搖頭,道:「我要看到你喝完了湯才回去!」

我微笑道:「是你煮的嗎?」她點頭。

我很快便把她的湯全喝完了。

她笑問:「你很餓嗎?」

我讚道:「不!是你煮的湯太美味了!真慚愧,我從不懂得如何做菜。」

她認真的問:「真的那麼美味嗎?」

我大力地點頭。

她高興地道:「那麼我明天再替你煮,好嗎?」

我道:「太煩你了,不大好吧?」

她笑道:「絕不麻煩。」

我道:「謝謝你!」

到了黃昏時,靳嵐也來到了醫院。

我忙道:「靳先生,你怎麼來了?」

靳嵐道:「別叫我靳先生,叫我靳嵐吧!我是來探望你的!是否很悶?我給你帶來了些報紙和雜誌。」

我笑道:「不悶啊!因為有你和張小小探我嘛!」

他笑道:「早知道便不替你帶來這些東西了!」

我道:「不!這些可留來今晚看的。謝謝你!」

突然,肚子咕嚕了起來。

他笑道:「你餓了!」

我尷尬地笑了。

他忽然拿出一碗麵,道:「給你的。」

我驚喜道:「你會變魔術的嗎?怎麼變出一碗麵來呢?」

我嗅了嗅,道:「是酸辣麵嗎?」

他嘆道:「好厲害的鼻子!」

我興奮地道:「我最愛吃酸辣麵的!真好!」

他道:「我也愛吃啊!其實我不知道你是否愛吃,只是我在店裡吃完了便順道替你買了外賣。」

我一邊吃一邊叫了起來:「好幸福啊!今天很多人疼我呢!」

他道:「既然如此,下次我不用來了!反正多我一個不算多,少我一個也不算少呢!」

我笑道:「不!少了你便少一個人買吃的給我!」

他笑道:「你真貪心!」

突然發現自己太失儀和太放肆了,我道:「對不起,我太失儀了!」

他笑道:「不!你性格開朗,很可愛啊!」

接下來的兩三天,靳嵐和張小小像是上班當值一樣輪班探我和替我買些東西和食物,只要張小小走後不久,靳嵐便會來探我。他們真好啊!

 

兩三天後,我便能夠出院了,還是張小小陪伴我出院的。

我抱歉地道:「小小,真的對不起!這幾天都勞煩了你。」

張小小笑道:「別這麼說嘛!是你發薪酬給我的呀!我照顧你只是看在你給我的薪酬罷了!」

我也笑了起來:「你這是要我加薪給你嗎?」

張小小笑說:「不必呢!不過你要加的話我也沒辦法呀!」說完,我們一起笑了起來。

我突然大叫:「糟了!昨晚忘了告訴靳嵐我今天出院呢!」

張小小道:「別管他了。」

我道:「是的,算了吧!真笨!竟然忘了問他的電話號碼。想給他電話也不能了!」

次天我呆在家裡,然而實在悶得發慌,於是便決定翌日回律師樓工作。

回到律師樓,黃麗芳道:「Amanda,剛才有位先生說要辦離婚手續!」

我忙問:「他在哪?」

她道:「會客室。」

我到了會客室,連忙道:「對不起,先生,讓你久等了!」

那位先生便轉了身,這時我才看清楚他的樣子。我叫道:「原來是靳先生!」

靳嵐道:「原來你就是蔣律師!」

我道:「請到我的辦公室談吧!」靳嵐立時點了點頭。

到了辦公室,靳嵐便道:「我是要辦離婚手續的!」

我道:「知道了!那麼你和你的太太甚麼時候可以簽紙?」

靳嵐道:「下星期五可以嗎?」

我道:「沒問題!」

到了那天,靳嵐和他的太太到了律師樓辦理離婚手續。我看到靳太太眉清目秀,她那炯炯有神的目光異常攝人,而且衣著高貴大方,真的不明白靳嵐怎會要求離婚的。當然,縱使我心中有再多的疑問也不會問他的,這是普通律師應有的專業精神,他要離婚當然是有他的理由,也不算甚麼稀奇的事。

待他們離去後,我看見張小小與其他同事正談得起勁。

我笑道:「甚麼事談得那麼起勁?」

張小小道:「那個靳太太那麼漂亮而且高貴大方,真不明白為何靳先生還要跟他離婚的。」

我道:「或許是性格不合吧!」

Joey嘆了一聲:「男人真是莫名奇妙的東西!」

我笑了起來:「那又如何?關你們甚麼事了?夠了,繼續工作吧!」接著,他們便各自做回自己的工作了。

到了中午,我便如常地到附近的法國餐廳吃飯,那兒的設計非常有情調,是一個十分適合情侶來的地方。雖然我是單身貴族,然而我喜歡那兒的情調,所以幾乎每次午飯都會在那兒的。我已經成為那兒的常客。

我找了一個近窗的位置,坐了下來,叫了午餐,然後便悠閒地翻看我最愛的科幻小說。

突然一把熟悉的聲音在道:「蔣律師!真巧,我們又見面了!」

我吃了一驚,抬頭望了望,道:「原來是靳嵐!」

他有禮地問:「我可以坐下嗎?」

我笑著點頭道:「當然可以!」隨即靳嵐便坐了下來。

「這裡的情調也真不錯!」靳嵐微笑道。

「是啊!所以我每天也喜歡在這兒的這個位子吃午餐!」我微笑道。

他笑了起來:「蔣律師,你也真會享受的!」

我也笑了笑,道:「別這麼叫我了!直呼我翠詩吧!其實我也只是忙裡偷閒而已!」

靳嵐看著我手上的科幻小說,笑道:「我還以為女孩子只愛看愛情小說呢!」

我道:「我也是這般認為的!所以總覺得自己像是怪了一點,因為我一點也不愛看那些小說呢!實在是太悶了。」

他點頭道:「對啊!我相信你也是喜歡思考的人!因為看科幻小說實在有太多空間可供思考了!」

我興奮地道:「是啊!哈哈,很有研究似的。難道你也愛看這類書嗎?」

他笑著道:「簡真是我的至愛!原來我們也會有共同嗜好啊!」

他忽然道:「你工作的時候跟在醫院的你很不同,認真多了!」

我忙道:「工作始終是工作嘛!總不能鬧著玩的!更何況醫院是用來休息的嘛!幹麼還要那麼拘謹?」

他笑道:「你說得對極了!」

我這時候才發現,靳嵐蠻英俊的呢!再加上他笑起來有兩個很深的酒渦,那便使他看起來更俊俏了!我看得發呆,還隱隱感到兩頰熱了起來。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方知道靳嵐也發了呆,我「嗤」地笑了一聲,然後他也跟著一起笑了。

靳嵐忽然「啊」地一聲,像是記起了甚麼似的,隨即我便看到他從衣袋中取出一樣東西,然後道:「是啊!這是我的名片,我是會計師,如果你有需要的話,可以隨時找我。」

我笑道:「哈哈!這算不算是『互相利用』?」

他也笑著道:「不,只是互相幫助而已。」

就這樣我過了一個很愉快的下午。

我剛踏入律師樓,便聽到很多人在議論紛紛,我笑問:「又有甚麼趣事發生了?」

張小小道:「Joey看見靳太跟一個男人在一起!」

原來他們還在討論靳生與靳太離婚的原因!有時候我真覺得他們是太閒了!怎麼會有那麼多的時間在談論別人的事呢?

我立時問:「何杰,我叫你到灣仔拿的文件在哪?」

何杰竟然臉色發青叫:「哎呀!忘記了!我立刻就去拿!」

我不滿地道:「不如你明天才去吧!你整個上午在幹甚麼的?」何杰連聲道歉,惟恐我責罵,急急忙忙地出去了。其他同事一見此狀,急忙地做回手頭上的工作。

然後我道:「小小,今天我不接電話了!若非緊急事故,不要把電話接到我房去!」接著便回到辦公室繼續我那些未完成的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