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銀鳥傳奇
《聖十字學院》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一章   邪教祭祀

十月二日晚上十一時四十分,在維力斯市的聖十字學院內,有兩名神秘人正在逐層逐室的檢查著,像是在找尋一些十分重要的東西。

這兩名身穿黑色闊身長袍、前胸上印有一個像鮮血般嫣紅色的逆十字架、樣子給面具掩藏著,只露出口部以下,此身裝扮令人根本完全分不清楚,他們究竟是男、是女,而且,在此夜深時份,在一所如此普通的學院內流連,又是如此神秘的裝扮,分明是要告訴別人,在這所看此普通的學院內,郤正有一件極不普通的事情在進行著,一件充滿犯罪氣色的事情。

他們已經查看了好一會兒了,看情況,他們仍未找到他們想找的『東西』,雖然他們的樣貌被面具掩蓋著,令人看不到他們此時的表情,但從他們不停地看時間的舉動及極其迅速的步伐,亦可以清楚地了解得到,他們是如何地焦急緊張,究竟他們正在找甚麼呢﹖

就在他們剛想放棄搜尋這層的要命時刻,一聲很輕微、很輕微的碰撞聲,從左面走廊的第三間房中傳了出來,雖然聲音是如此的細微,在正常的情況底下,這一下碰撞聲是應該聽不到的,但在這夜深人靜的時份,他們又是如此集中精神地細察著四周,所以,這一下細微的聲音,卻變得像是暮鼓晨鐘一般的響亮。

果然,當那聲音響起的同時,兩名神秘人便立刻作出了反應,而且,身子更興奮得顫抖起來,彷彿,那『東西』已經是手到拿來一般。

一瞬間,那間傳出聲響的房間的房門,已經被打開,但,房來卻並沒有他們想要找的『東西』,入目的只是一些老師與學生們上課時用的桌椅,就連一個可以用來藏東西的櫃子也沒有一個。

此時,站在左面那位身形較高大的神秘人,極度失望地道:「可惡,又是這樣,剛才聲音明明是從這媔ルX來的,為何還是找不到的。」

另一位見狀立刻伸出他的右手,拍一拍他的同伴安慰地道:「不要這樣呢﹖若我們不能在午夜十二時前找回羅麗那個賤人覆命的話,我和你都不用奢望可以活著看到明天的太陽了。」

首先出聲的那位郤並沒有因此而冷靜下來,反而更加恐慌地顫口道:「若能夠只是一死還好,最怕是比死更難受的結果呢﹖」

另一位聞言後不知是不是想起了組織的甚麼似的,竟不期然地跌倒在地上,身子顫抖得比他的同伴更厲害。

直到他們談話後,才知道比較高大的是男性,而另一位則是女性,而他們所要找的『東西』原來是一名叫做羅麗的女子,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知道,要找羅麗的並不是他們,而是他們背後的組織,看來這個組織更是一個極端危險及邪惡的組織,若非如此,他們就不會那麼驚恐了。

當那男的俯下身子,剛想扶起被嚇至倒在地上的那位女伴時,目光剛好落在房門的門縫處,立時雙目放亮道:「哈!真是差點被自己的大意累死。」

女的被他扶了起來時,因為仍有點兒腳軟,所以便很自然地靠倚在男伴的身上,雖然如此,但她神智亦因他那突然而來的一句說話,而迅速地回覆正常的問道:「此話何解?是不是你發現了甚麼﹖」

可能因為他發現的東西實在是令他太興奮了,所以竟不理會女伴的追問,反而先一口地痛吻在她的嘴唇上,雙手更毫不客氣地在女伴的身軀上,輕撫搓弄一番,好一會兒後大口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她的紅唇,但雙手仍是不停地活動著的道:「我和你都太疏忽了,竟會被這種幼稚的技倆所瞞倒,差點兒枉送性命,若被其他同伴知道的話,不笑壞他們才怪,哈哈﹗不過,這亦足以證問好運仍然是站在我們這兒的,我們不但可以看到明天的日出,今晚的祭祀完成後,更可以和你這個小蕩女一起快樂到天明呢﹖」

女的被他那雙正在作惡的大手,搓弄得櫻唇微顫、嬌喘連連,但聞言亦立刻回復了說話的能力問道:「你是不是已經發現到,今天晚上要用來作祭品獻給『它』的羅麗呀﹗噢!

原來,那男的竟趁她顧著說話不為意時,將她身上的大袍脫掉,原來大袍內是甚麼也沒有穿的,一副應大則大、應小則小的動人身材立刻盡現在他的眼前,女的還來不給抗意便被他雙手的撫摸弄得發軟起來,此時她的小嘴則只懂發出陣陣銷魂的呻吟。

男的一手把她抱起,另一隻手則繼續在她的身上游動著,但雙腳卻向著房門接近著,當他行到房門前停下時,他的手亦跟著停了下來,再裝手按到門邊才道:「小騷貨,現在暫時先滿足住你這麼多,待要辦的事情完結後,才再和你死去活來一番。」說罷後,便大力地將房門關上,立時,一位被嚇後花容失息、雙手正緊緊地按在自己的嘴巴上,唯恐會發出一絲聲音的少女,便出現在他們的眼前,看情形,眼前這位少女便正是他們要找的羅麗了。

雖然她能成功地從那個組織之中逃脫出來,但因為她已經被嚇得失去了理智及分寸,所以逃脫後竟只懂躲藏在學院內的這一間課室之中,天真地以為這樣便可以脫過大難,而不懂得應該想辦法立刻離開這兒或往外間求救才對。

只不過躲了一會兒,她便發現那兩名神秘人的出現,正是在找尋逃跑出來的她,在又驚又亂的情況之下,竟然不小心地碰到身邊的桌子,她知道這一下聲音必定會將外面的他們吸引過來察看,慌亂之下也來不及細想,加上課室之中又沒有別的東西可以把她隱藏起來,所以唯有躲藏在門後,內心不住的在哀求著各式各樣的神明千萬不要給他們發現自己,雖然,躲在門後是兒戲了點,但在夜色昏暗的環境下,若不是留心細看的話,亦是很難發覺到她竟是躲藏在那兒。

本來事情亦是非常順利的,他們當真大意地看漏了門後也是可以藏人,因此,若她只要能再忍耐多一會兒的話,他們便會離開,但可惜事與願違,當那男的一下不經意的目光飄到房門處時,羅麗竟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房門被她的顫抖輕微地移動了一點,當然這一個境像是絕對逃不過他那雙敏銳的眼睛。

那女的一看到門後的羅麗後,雙目立時放亮起來,喜呼了一聲後,竟自動向那男的送上了一個熱烈的香吻,才嬌笑道:「真有你的,幸好你眼利發現到她,若果不是的話,我美好的人生就不能再繼續好好地享受了,那麼,剛才你對我如此輕薄的行為,我就姑且原諒你,事情完結之後,再便宜你又何妨呢﹗」

那男的立刻發出數下充滿淫穢意味的笑聲後,便伸手捉著羅拉仍不位顫抖著的肩膀,用力一扯下便把她拉了出來,此時,羅麗再也按捺不住恐慌,一聲悲慘絕倫的哀號已經從她口中發出,傳遍整個聖十字學院。

過了不久,午夜十二時的鐘聲終於都響起了,而羅麗的另一次、亦都是最後一次的哀號亦都同時從校舍的某一處傳出,從此,世上再沒有羅麗這一位青春渙發的可愛少女了,在這兒所發生的悲劇,究竟已經發生了多少次、何時才會結束,還是會永無休止的繼續下去,沒有人會知道,知道答案的只會是那班冷血兇殘的邪教門下。

 

二七五四年十月三日,清晨七時許,在聖十字學院外的樹林內,又再發現一具女性的屍體,已經是第六件了,連同今次的,六名死者都是就讀聖十字學院的學生,死時亦是只穿上一件黑色外袍,胸口上印有一個血紅逆十字架,身體內的血均被完全抽乾,每位死者的臉上都徵現出極度恐慌的神色,仿似死時曾看見一些異常可怕,但又不能玫信的事情一樣。

「老大,已經是第六件了,兇徒的動機究竟是為了甚麼呢﹖會不會是一些變態者的所為呢﹖不過他們又沒有被侵犯過的痕跡,經驗證後六名女死者於死時都仍然是處女,通常那些變態殺人魔都是喜歡將一些少女們,先姦後殺,難道今次那個變態殺手於身理上是有問題的。」

現場已經被警方封鎖著,說話的正是其中一名年約二十左右,身材高大、樣子英俊但仍不脫稚氣,看來像是剛從學堂畢業出來的年輕幹探,非常認真的向其身旁比他更高上寸許的高大健壯男子如此分析道。

那位被喚作老大的男子,閃著一雙精明銳利的眼睛,充滿自信的道:「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六單如此狠心狗肺的殺人案,並不像是我們過去所接觸過的變態案件那麼簡單,當中應該有一些我們從來未看過或接觸過,甚或是我們想像以外的東西存在,若非如此,先後六名死者死時的表情會如此驚慌可怕,及帶點像是不能相信眼前所看到的東西的神色,照我推測,在聖十字學院內,一定會有我們想知道的答案。」

年輕探員隨著他的目光望去,樹林外的正是他們口中所說的聖十字學院,學院的頂部高掛著一個銀白色的十字架,看上去是如此的平靜及安寧,根本應該和這些兇案是完全拉不上關係才對,但事實上,六名死者都是該學院的學生,是巧合、抑或當真是這所校院出了問題呢﹖

年輕人亦奇怪地道:「怪不得這件案件會交由我們的老大-高遙一督察所負責,我都覺得奇怪的了,山長水遠的由我們所駐守的城市來到維力斯市這裡查案,當然斷不會是普通的殺人案件,就是這些辣手的案件,才會由我們警備中最有名及最出色的高遙一督察來處理。」

高遙一並沒有理會他的稱讚,只是問道:「程偉南探員,你有沒有聽過『那亞絲』這一個邪教組織﹖」

高遙一如此頭也不回的突然從口中,彈出這麼一句毫無由來的說話來,頓是令程偉南探員的腦袋一下子回轉不及,只懂目定口呆的望著發問的他,茫然不知應如何回答的好。

高遙一回頭看見年輕探員如此傻頭傻腦的望著自己,然後像是猛然醒覺的一拍他的前額,才笑著道:「差點忘了你這些新進的探員,是還未有資格可以接觸這些秘密檔案的。」

叫程偉南的年輕探員雙目立時放亮起來,立刻追問道:「秘密檔案﹖老大你快些告訴我『那亞絲』邪教組織究竟是甚麼來的﹖」

他如此緊張,是因他加入警隊內的這一組中,就是為了可以參加那些秘密檔案,希望自己可以有朝一日將其中一二單破掉,那便可以繼『老大』後,成為警隊中另一個神話,受人敬仰。

高遙一拍一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冷靜後,才道:「你放心,你現在已經成為了我的得力助手,這些秘密檔案遲早也是會告訴你的,你不用那麼心急,我首先要問一問你,你邪教這一類組織,有多認識﹖」

程偉南立時答道:「只是在學堂內的書本上曾看過這一類的講解,不過,書上不是說那些所謂邪教的組織,不是在百多年前的改革行動中,被完全消滅了的嗎﹖為何我們的秘密檔案中,仍然會有這一類存在呢﹖」

高遙一充滿智慧意味的一笑道:「世界上有正必有邪,有神必有魔,又豈會有一方能夠完全地可以消滅得到另一方呢﹖革命期間的消滅行動,雖然也可以稱得上是非常成功,但始終是會有某一部份能夠逃過當時的追捕,尤以邪教組織之中黨員最多亦是實力最強大的『那亞絲』邪教,能夠帶著大部份的黨羽及物資,順利地隱藏起來,從此,『那亞絲』邪教的一切行動都變得非常隱秘,直到現在,各國雖然都有成立組織,以徒致力地想把它們掀出來,再加以消滅,但可惜從來沒有一人能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