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失敗者

亂戰

故地總令人傷

狄秋波的愛恨情仇

甜蜜蜜

天陵之鑰

求敗?焉能不敗!

 

      

失敗者

沒有樹,沒有桃花,沒有清涓的小溪,也沒有剛烈巳愛聽的布穀鳥的婉啼,然而春天就來了,就這樣靜悄悄的來了。

風仍象刀一般的烈,晨輝則靜靜的灑落在剛烈巳的肩上,直至映得衣衫一片金紅。刹那間,千丘萬壑,與天地融入一色。

剛烈巳仰首喝了口酒,酒辛辣的暢快,仿佛抑鬱也隨之空盡,剛烈巳不由得豪情頓生,放情歌唱:

"天無涯兮地無邊,我心愁兮亦複然。人生倏忽兮如白駒過隙,然不得歡樂兮當我之盛年。怨兮欲問天,天蒼蒼兮上無緣。舉頭仰望兮空雲煙,九拍懷情兮誰與傳?......."

不知唱了多久,剛烈巳才歇住歌聲,突然一聲清脆的掌聲從山谷那邊傳來,剛烈巳低首一看,見是一商隊,約十餘騎,中有一蒙紗的女子,剛才就是她鼓的掌。

看到剛烈巳朝自己望來,那女子微微一笑。這時風調皮的吹起了她的面紗,正好能讓剛烈巳看到了她的面容。

“那是多麽美的一張面容啊!”剛烈巳凝視著那張面容,魂牽夢縈。

“臭小子,想找死不成!”其中一騎見狀喝道。

那女子擡手止住了那一騎的舉動,然後又一抖繮繩,衆騎隨之遠去。

剛烈巳目送著那女子消失在煙塵中,神情頓時又回復了先前的憔悴。

 

翻過一座山,剛烈巳便來到了大草原。烏藍巴托河正靜靜的流淌著。河岸這一邊有一部落,帳篷搭的怕有千餘座。看到這堙A剛烈巳便快步前去。

這時已近黃昏,帳蓬間升起了陣陣炊煙,婦女們有的正忙著擠著羊奶,孩童們卻還在暮色中嬉戲。剛烈巳感到一陣溫暖,忽然一段熟悉的琴韻傳入他的耳膜。

“是《漁歌晚》!”剛烈巳在異鄉忽聞鄉韻,倍感親切,便尋聲前去。

琴聲是從西首的一個帳蓬那兒傳來的,操琴的是一中年人,有著一雙海一樣深邃的藍色眼珠。那人看到剛烈巳,略一點頭,又繼續撫琴。曲畢,衆人齊鼓掌,那人一起身朝剛烈巳示意道:

“看公子衣著行貌,公子可是來自江南?”

“是的,我正是來自江南,剛才聽先生一曲《漁歌晚》,曲意平和,又不失委婉,其中恍惚還有一絲北疆的清洌之韻隱現,江南怕也不能聽到此等琴韻呢!請問先生高姓大名。”

“哦!我叫曠盛,剛才的那一曲能得公子如此贊許,我實有愧。至於讓公子猶疑的那一絲清洌,可能是最近北風一直吹啊吹,冷得讓我一直打著哆嗦,一不留神就彈成這樣了!”衆人聞言俱哈哈大笑。看到剛烈巳已有些尷尬,曠盛忙道:

“不好意思,我開玩笑開慣了,公子請不要介意。請教公子高姓大名。”衆人又笑。

“高姓大名不敢,我叫剛烈巳。”剛烈巳有些生氣。

“剛烈巳....?聽說東遊有一人,十五歲就能填詞度曲,前些日子我還看了他填的《幻日晴》,難道就是你嗎?”

“那是我三年前填的,先生還有什麽高見?”剛烈巳冷冰冰的回答道。

“那可就太好了!”曠盛一把握住了剛烈巳的手。

看到剛烈巳不知所措的樣子,人群中一女子拍手笑道。

“曠大師你可找到志同道合的啦!你不是說只有那小子才能填好你的曲子嗎?”

剛烈巳發現一時間衆人都驚羨的看著他,他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曠先生過譽了,我........

“嘿!說你行你還就得意哩!曠大師還說你,詞雖填的頗有新意,可是你畢竟太年輕,經歷的事太少,只能填一些風花雪月的事,不過那也只能是流於表面,...."那女子還要說,曠盛卻沒讓她繼續下去。

“維尼,你不是常說,有朝一日定要見見那個情歌寫的讓你茶思飯想的有情人嗎?現在這人來了,你怎麽又數落起人來了!”

“我是說過的又怎麽樣,常言道:見面不如聞名。瞧他呆頭呆腦的,瞧!腰間還別一把刀呢!那刀鈍得砍柴恐怕都沒人要呢!”

曠盛這時才發現剛烈巳的腰間果然別著一把刀——鈍刀。曠盛疑惑的看著剛烈巳。

“我現在修的是《鈍刀流》!”剛烈巳又回復到先前的冷漠。

 

維尼雖然那樣說剛烈巳,其實她還是對他另眼相待了。他拉著剛烈巳去見她的父親。

一路上,維尼告訴剛烈巳,她的父親奧拖是他們這一族的族長,最是和善好客。她們這一族叫做哈挲克,是大草原最富裕強盛的一族。而曠盛則是北疆最箸名的度曲大師,他是來大草原採集民歌的,是她央求父親出面才使得曠盛留下的。

維尼拉著剛烈巳興衝衝的沖進了父親的帳篷。誰知帳篷堳o是一片雪亮,竟坐滿了人,且一個個表情嚴肅。看到這等場景,維尼沖剛烈巳一吐舌頭,意思是:“來的可真不是時候。”奧拖見到女兒的調皮模樣,原本緊繃的面孔也不禁露出笑容。

“維尼,你又想胡鬧些什麽?”然後奧拖就看見了剛烈巳。

“爹!他是剛烈巳,就是我經常跟您提及的那個江南填詞大師。”維尼忙向父親解釋道。

“哦!那你可得好好的招待。”剛烈巳看的出來奧拖並不在意他。維尼也看出來了。

“爹!那我就不打擾您了。”然後維尼轉頭向剛烈巳說道:

“這堣ㄕn玩,我帶你參加篝火晚會去!”說完便拉著剛烈巳朝外走去。

剛烈巳在出帳篷的一刹那,看到了一束仇視的目光向他射來,那人是一個年青人。

當夜幕拉開,草原上的篝火晚會也就開始了。維尼特地換了一件新衣,夜色中更顯嫵媚。而此刻讓剛烈巳關注的卻是曠盛的琴聲。那琴聲忽而抑揚,忽而頓挫,節奏卻一直是歡快的,與傳統的靜...遠的琴之四意絕然不同。

看到剛烈巳在凝神聽琴,曠盛微微一笑,琴奏得更加歡快,這時便有人隨著節奏跳起舞來。

跳舞的人已越來越多,剛烈巳也不禁爲這歡快的場面而腳底發癢。正好這時維尼朝他走來。

“我們也去跳舞好嗎?”維尼羞怯怯的問道。

“好啊!不過你得教我怎麽跳。”剛烈巳也興致勃勃。

維尼莞爾一笑,拉著剛烈巳便加入了歡快的人群。

剛烈巳正跳得高興,他已學會了這簡單而粗獷的舞步。忽然一人向他撞來,剛烈巳一側身,那人撞了一個空。剛烈巳回頭一看,竟是前時在帳蓬堣陬囓L的那個年輕人。

“沃勒,你幹什麽?”維尼生氣的斥問那人。

“沒什麽!”那叫沃勒的年輕人卻仍舊盯著剛烈巳。

“你會武功?好!那我們就來比試一下。”說完,那人就亮出了刀子。

“剛公子,你別理他,我們走!”維尼拉著剛烈巳往外就走。

那人盯著剛烈巳的背影,一臉的輕蔑。

“沒膽就不要挂把破刀冒充豪情!”

聽到這一句,剛烈巳猛的頓住身體,緩緩的轉過身來,冷冷的說道:“我...比。”

維尼聞言即驚又喜。她驚的是:沃勒是哈挲克年輕人中的第一把好手,刀法兇悍,她怕他傷了他;她喜的是:他竟然能甘願爲她決鬥。

沃勒贊了聲“好”,便又擎刀在手。衆人連忙撤出一個圈子,這時曠盛也止住了琴聲,關注起了這場決鬥。

剛烈巳緩緩的抽出刀來,先是中指一彈刀身,然後拇指一按,刀“嗡仙”的一聲,隱隱有金石之韻。曠盛“咦?”了一聲。

沃勒大吼一聲,一刀劈向剛烈巳。剛烈巳用刀背一撥,緊接著左手順式一推,沃勒的刀勢頓時一偏。沃勒臉一紅,將刀舞得比先前更勁更疾。

兩人來來往往數個回合,剛烈巳忽的揉身而上,持刀一格,左手食指倏的點中了沃勒的刀鋒,只聽“罄”的一聲,兩人乍分。

衆人直看得茫然,沃勒卻一撤刀,低聲的說道:

“我..輸了!”然後看了一眼維尼,掉頭就走。

衆人這才歡聲雷動。維尼則興奮的拉著剛烈巳的手說道:

“原來你的武功有這麽好!剛才可讓人家擔心死了....."

 

第二天清晨,維尼又拉著剛烈巳去見她的父親,這一次則是她的父親奧拖讓她帶他去見他的。

“剛公子能來我們大草原,真是我們大草原的榮幸。”剛烈巳看得出來奧拖已對他相當重視了。

“其實剛公子不僅詞填的好!武功也神奇的很呢!昨天....."維尼驕傲的向父親介紹道。

“好了,我的維尼推崇的人怎麽會差呢!”奧拖對女兒開了個玩笑,直聽得維尼臉都紅了。奧托又轉過頭來微笑著對剛烈巳說道:

“剛公子怎麽會來大草原呢?”維尼對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很感興趣。

“我想看看這廣袤無垠的草原,我想領略這天地壯闊的豪情,如果這埵部A我便來了。”剛烈巳似答非答。

“公子是來領略塞外風光的?難道不是...."奧托也沒說出他心中真正的疑慮。

維尼聽著二人如同打著啞謎,便不耐煩的插話道:

“爹!剛公子剛才不是已說的很清楚了嗎!爹,昨天您和四叔他們在談什麽?搞得那麽嚴肅。”

奧拖聞言頓時臉色一黯。看到父親的神色有異,維尼也不敢再追問下去。

剛烈巳不願聽及別人的隱私,便欲起身告辭。奧拖又仿似猛然從惡夢中醒來,沈聲對剛烈巳說道:

“其實剛公子知道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維尼,昨天阿達伊來報,(沙漠風暴)不日來犯,嗨!...”說到這堙A奧拖長歎了口氣。

“(沙漠風暴)?可就是盤距在綠洲的那一群悍匪?”維尼也吃了一驚。

“是他們,自打五年前(沙漠風暴)在綠洲結勢,大草原乃至整個北疆就開始動亂起來,他們打著(重整北疆新秩序)的旗號,在大草原上橫徵暴斂,某一族群稍有不從就遭屠殺,想不到他們還是找上了我們,唉!”奧托又是一聲長歎。

“難道官府就不管了?”剛烈巳問道。

“怎麽管?他們來去如風,手段又兇橫殘暴,其實官府也拿他們沒什麽辦法。”

“那族長您準備怎麽應付他們呢?”

“或許只能祈求奇迹出現了!”奧拖又有些神情恍惚。

看著奧拖頹喪的樣子,剛烈巳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種豪情。

 

剛烈巳暫時就在大草原住下了,曠盛聽到這個消息很是高興。下午就來到了剛烈巳住的帳篷。

“昨晚見剛公子使的那幾式很是有趣,是這樣嗎?”說完,曠盛便左指輕點琴之徵位,右手則在同時間內擊弦,琴“罄”的一聲,如風中之鈴。兩人相對一笑。

“剛公子可有興趣再聽我一曲?”不等剛烈巳回答曠盛又撫琴奏起。

其實在剛烈巳的眼中,曠盛的琴藝並不能算很高,然而他卻驚異於那一種節奏,一種恍若磅礴於天地間的律動。

正奏著,曠盛忽然一伏琴,琴聲嘎然而止。一時間萬籟俱靜,而那律動卻仿佛仍跳躍在剛烈巳的心間,久久不能揮去。

剛烈巳長籲了一口氣,恍似有悟。

“剛公子聽出來什麽沒有?”曠盛擡眼問道。

“可能有,也可能什麽也不是,請曠大師釋音。”

“我也是有感而發,昨夜見公子的刀式大開大闔,左手指法卻靈秀如昔。論奇.論巧,在我所見到的諸人中,公子可稱翹楚,然而就象一首曲子一樣,旋律固然美了.巧了,但是節奏呢?氣韻呢?其實對於公子的詞,我也有同樣的感受。"

剛烈巳聞言沈默不語。不久他又展顔一笑。

“謝謝!曠大師,我已收益良多。以後您就別稱呼我什麽公子公母的,叫我小巳就行了。”

“什麽?叫你小巳?那我不就變成老盛了嗎!”說完,兩人哈哈大笑。

 

一連幾日,剛烈巳都與曠盛在一起,在音律的世界中,剛烈巳不再抑鬱。

清晨,剛烈巳梳洗完畢,正要去見曠盛,就見維尼向他走來,不過這一次她卻沒拉他的手。

“剛大哥,我想同你說幾句話?”維尼羞怯怯的問道。

“好啊!”這幾天剛烈巳的心情一直就很好。

“不是在這兒,是在那兒。”維尼的聲音竟變得出奇的小。

“在哪兒?”剛烈巳笑著問道。

原來維尼指的就是靠近河岸邊的那一片樹林。見到剛烈巳答應了,維尼又開朗起來。一路上她一會兒抱怨曠盛,說他天天纏著剛烈巳;一會兒又說族堻o幾天太忙,害得她抽不出時間來看他。說著說著兩人便來到了那一片樹林,誰知維尼卻突然就不說話了。

“你不是有話要對我說嗎?”剛烈巳問道。

“我........"維尼半天沒支出聲來。

其實剛烈巳早已猜出了維尼的心意。他不想欺騙她,他更不忍心傷害她,而此時卻讓他不得不說。

“維尼,我也想對你說一些話。”剛烈巳儘量將語氣放得低沈。

“你快說!”維尼興奮的說道。

看到維尼還是誤解了他的意思,剛烈巳有些無可奈何,他又壓低了語調。

“維尼,你知道我爲什麽會來北疆嗎?”

“爲什麽?”維尼有些失望。剛烈巳則趁機接著說道。

“其實我是一個失敗者,一個戀愛的失敗者。”

“那也只是代表過去呀,剛大哥,我相信你一定會成功的!”維尼又變得滿懷熱切。

聞言,剛烈巳頓時感到他真的挺失敗的,他硬著頭皮繼續說道。

“好吧!我就說出我的故事吧!”

“我會很認真聽的!”維尼雙手一托下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剛烈巳。

 

剛烈巳出生在東遊。當時在九洲,東遊只能算是個貧落的地域。幸好剛烈巳的家庭還算富裕,使得剛烈巳能夠從小就接受良好的教育。然而剛烈巳仿佛天生即愛音律,十五歲時就被稱爲音樂神童,當他入冠時,他的絕妙好詞已傳頌大江南北,惹得無數少女爲之傾心。後來他愛上了一個女子,那女子叫菀兒,是(暮影樓)的一名歌伎。剛烈巳極愛她的歌聲,還特地爲她填了一首新詞——《幻日晴》。直至三年前的某一天,菀兒向剛烈巳哭訴,說東遊黑道第一勢力(彭殺幫)的幫主彭殺看上了她,要她三天後嫁給他。剛烈巳聽到這個消息,就倒吸了一口涼氣,(彭殺幫)的手段他是聽說過的。西城門的王老實因不願交納(彭殺幫)的保護費,結果被拆了鋪子不說,還被打成了瘸子;隔壁的蔣屠戶也只不過在事後說了幾句過激的言語,第二天就被人剔成了排骨來賣.....這些都是剛烈巳知道的甚至有的還是親眼見到的。這樣的幫會不是他能惹得起的,於是剛烈巳便帶著菀兒逃。誰知剛逃出城門,兩人便被(彭殺幫)的人截住了,沒法子剛烈巳只能拼命突圍,但是憑他當時的那幾下子,三下五除二便被人揍得在地下爬不起來,菀兒則連哭的力氣都沒了。正當兩人絕望的時候,一人出現了,三拳兩腳就把(彭殺幫)的人打的屁滾尿流,落荒而逃。兩人連忙上前謝過那人,那人只簡單的問明瞭事情的去脈來龍,就領著二人回城。剛烈巳本想繼續逃,那人卻傲然一笑。

“有我在,你們就不用逃了!”

後來二人才知道那人的武功是名列在(勘藝所)評定的《公告牌》上的,那人就是《大是非劍》莫西炎。

莫西炎果然沒有吹牛,在剛烈巳與菀兒等了心驚肉跳的一個白天黑夜後,莫西炎就回來了,只說了一句。“再也不會有人敢來追殺你們了。”說完就倒在了菀兒的床上。後來兩人就聽說(彭殺幫)給人連夜挑了,彭殺死了。當時兩人對莫西炎的仗義簡直不知該如何報答才好,菀兒更是日以繼夜的守在莫西炎的身旁照顧他。開始剛烈巳並不在意,但後來他就發現事情不對了。

莫西炎的傷早就應該好了,可菀兒還在照顧他。開始兩人只背著剛烈巳才說說笑笑,後來發展到當著他的面也打著情罵著俏。終於剛烈巳忍不住斥問道:“你們倒底要怎樣?”莫西炎聞言卻微笑道:“難道你不會用眼睛看?”剛烈巳看向菀兒,菀兒則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剛烈巳氣憤的一拍桌子,桌子給震塌了一角。莫西炎見狀,又微微一笑,只將尾指輕輕一彈,桌子頓時四分五裂。菀兒喝了一聲彩,剛烈巳則象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當時他心喪欲死。

剛烈巳離開了東遊,他無法面對,他也無力面對。

聽完剛烈巳的故事,維尼突然問道:

“你還愛著她嗎?”

“我還愛著他嗎?”剛烈巳也想這麽問自己,然而此時他的腦海堳o浮現著另一個身影,另一片薄紗。

剛烈巳看著密林深處,許久不語。忽然,他看見一抹淡淡的身影在樹林間一閃而過,隱約間有一片白紗般的透亮。

“是她!”剛烈巳縱身追去。

剛烈巳一直追到林外,只見天似蒼穹,碧野茫茫,何處有芳蹤?剛烈巳悵然若失。這時維尼已气喘吁吁的趕了上來。

“怎麽啦?剛大哥!”

“剛才我看見一個人。”

“剛才?有人?”維尼驚疑道。這時就聽見遠處有人喊道:

“維尼!維尼!”

“又是他!”維尼恨恨的說道。

剛烈巳回頭一看,竟是沃勒。

近了,沃勒看清楚維尼原來是和剛烈巳在一起,表情有些不自然。

“你來幹什麽?”維尼冷冷的說道。

看到沃勒給維尼奚落的面紅耳赤,剛烈巳連忙解圍道:

“有急事?”果然一聽這話,沃勒就一正色,說道:

“早上,(沙漠風暴)派人送來帖子,族長怕他們趁機圖謀不軌,便讓我找你來了。”

“(沙漠風暴)!這麽快!”維尼驚道。

 

三人很快回到了族堙C看見三人,奧拖便揮手示意三人先坐下,三人便在西首坐了。這時就聽見一個穿著官服的中年人開口道:

“奧拖族長,(沙漠風暴)跟你們是怎麽約的?”

“他們約我們三日後在(亂石穀),唉!說實話,曾專使,如果他們把約會的地點安排在大草原,我想憑我們的快馬長鞭,既使出了什麽差錯,或許也能應付得來,然而那(亂石穀)....."奧拖喪氣的搖了搖頭。

“(亂石穀)?”那個叫曾副使的中年人聽到這堙A也陷入了沈思,忽又會心的一笑。奧拖見狀不解連忙問道:

“怎麽?難道還有什麽變數?”

“可能這就是一個天賜的良機了!”說完這話,那姓曾的副使故意頓了頓,見衆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了,他才緩緩的繼續說道:

“(亂石穀),是的,是易殺難逃,可是對於他們又何嘗不是?”

“你說是殺(沙漠風暴)?”奧拖一時間難以置信。

“對!就是這樣的,我們可事先在(亂石嶺)布好埋伏,也該他們倒楣,近日(暗殺組)正好在北疆,伏殺那可是他們的絕活。另外,只要奧拖族長多派些人手,守住出穀的唯一狹窄通道,順便配之以弓駑,擂石一類的,定能讓他們來得去不得。”

“可是,(沙漠九魔)個個武功高強,萬一不能全殲,那麽後果...."奧托還是不放心。

“當然,就我剛才說的那些,要想全殲九魔的可能還是不夠的,但是,如果再加上一個人的名字就完全足夠。”曾副使說完這話又觀察了一下衆人。

“誰?”果然馬上就有人問道。

“是——蕭催!列名在《公告牌》上的——(絕.唱)蕭.催!”

 

送走了曾副使,奧拖馬上招開緊急會議。先是安排了族堛漯騑薇噶m措施,然後又確定了赴往(亂石穀)的人手,奧托正要宣佈散會,維尼卻不依的嚷道:

“爹!我也要去!”

“維尼,別鬧了。”奧拖異常的煩躁,維尼卻不管,繼續嚷道:

“爲什麽你們都去得,單單留我一個?”

“維尼!你當是參加篝火晚會了吧,去那堨i是要拼命的,流血的,誰來保護我們可愛的小維尼喲!”有人沖維尼開著玩笑。

“不用你管!”維尼沖那人翻了個白眼。“自有人會全心全意的保護我的!”說完維尼瞟了一眼剛烈巳。

“爹——!讓我去嘛!”維尼沖奧拖撒著嬌。

“隨你的便!”奧拖生氣的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