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赤 龍 湖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小雨青幽幽的下著,也不知道它何時起何時歇。曆轅滅輕輕的一甩頭,水珠飛濺逝。

"該回來了吧!不會出什麽事吧!?"望著那謎一般的雨霧,曆轅滅憂心忡忡著。而此時的雨更細密了。幸好沒多久曆轅滅就看見了她,她象一個雨中的精靈瞬間即至。曆轅滅終於露出了笑容。

"二哥!"那女子脆生生的喊了一聲。

"大師哥,三師弟呢?"曆轅滅故意板著臉,一副冷酷的樣子,然而嘴角還是掩飾不住一絲笑意。見狀那女子""的一笑。曆轅滅不禁給她笑得有些丈二不著頭腦,疑問道:

"怎麽?有什麽問題?"誰知那女子卻笑得更厲害了。"二哥!你不知道你剛才的樣子好可笑哦!"

"有什麽好笑的!"曆轅滅又恢復了先前的模樣。"咳!"那女子終於止住了笑聲。"大師哥,小句子他們在前面的山坳等你呢,大師哥讓我來通知你過去。二哥你不知道,這次真的被師傅料中了!"說到這堥漱k子的表情竟變得嚴肅起來。

"他們真的來了!?"曆轅滅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女子叫作紀粼粼,正是曆轅滅的小師妹,而在山坳那邊的一個叫盧斟幾(大師哥),一個叫鄭重句(三師弟),他們四個正是《四絕》闞是對的四大弟子。

 

"小師妹,你們是怎麽發現他們的?"曆轅滅謹慎的問道。

"是這樣的,大師哥不是讓我們分頭找(赤龍湖)的入口嗎?我正尋到西山,見一林子生得有些奇怪,就準備進去探個究竟,誰知道大師哥來了,他攔住了我,他說林子堶惘陸暋D.."紀粼粼邊走邊說著。

"大師哥怎麽…….他怎麽會知道的!"曆轅滅禁不住滿臉的驚訝更有些不快(他又趁機向小師妹獻殷勤了!)。

"大師哥當然能看出來了!大師哥告訴我林子埵陰氣,果然當我們正準備離開那兒,林子奡N突然湧出數十人,一個個殺氣騰騰的,不正是(狂幫)的人嗎!幸好大師哥早有準備,於是我和大師哥假裝成一對走錯路的情侶才算…."

"情侶?!那你們豈不是要摟…."曆轅滅激動的說道。

"別亂想!"說到這堿攢`粼也不禁臉一紅,小聲的說道:"不過是拉了拉手罷了!"

"我就不信你們這樣就騙過了他們?"曆轅滅又恨又嫉。

"這樣當然不行了,他們可是滅絕人性的(狂幫)啊!不過今天的他們好象是吃了什麽藥似的,反正他們看我和大師哥時的樣子怪怪的,他們竟目送著我們離開了,後來大師哥分析給我聽:一種是他們可能錯把我們當成某個人了;另一種是(狂魔)根本還沒來得及趕到,所以他們也不敢輕舉妄動。"

"哼!"曆轅滅冷哼了一聲就不再說話了。

 

鄭重句生得敦敦實實的,所以一見到他,紀粼粼馬上高興的喊道:"小句子,我們回來了!"

聞言鄭重句憨憨的一笑,眼眯得就象一個小陀佛。"小師妹,你的辦事效率可不高啊,大師哥讓我去,你偏搶著去,你再不把二哥叫來,我看你慘了,剛才大師哥還在發火呢!"

紀粼粼沖盧斟幾伸了一下舌頭,意思是"我不是故意的。"這樣盧斟幾的臉色才好了一些。盧斟幾轉過頭來沖曆轅滅問道:

"二師弟,你那邊可有什麽發現!"

"沒有,我那邊除了山還是山,有什麽好發現的?"曆轅滅懶懶的答道。

"那就麻煩了!"盧斟幾像是陷入了沈思。

"怎麽了?"紀粼粼連忙問道。

"小師妹,我擔心的是剛才你發現的那個林子就是通往(赤龍湖)的唯一途徑。"盧斟幾不無憂慮的回答道。

"那可就糟了!(狂幫)就守在那兒,那怎麽辦呢?偏偏師傅又不能來,這怎麽辦才好呢?大師哥你看,就看你拿主意了!"紀粼粼看向盧斟幾。

"其實不就是(狂幫)嗎?既然我們來了,路又偏只一條,不就是沖嗎!也沒什麽考慮來考慮去的!"曆轅滅一臉的傲然。

"二哥說的對,無論如何,我們是一定要完成師傅心願的,管他呢!我就不信憑我們四個就沖不過去?"紀粼粼也鬥志昂揚著。

"嗨!你們都太意氣用事了,(狂幫)不是那麽好對付的,否則師傅不會那麽慎之又慎的警告我們要儘量避開他們!"盧斟幾又歎了一口氣。

"強?!師傅還不是派我們來了,有多強,試試就知道了!"曆轅滅根本就不以爲然。

"那也不能莽撞行事,否則就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盧斟幾冷冷的回答道。

衆人正爭執著,忽然一道閃電劃破天際,緊接著"轟隆隆"的雷鳴四起,暴雨如注。衆人也來不及再爭執了,慌忙找地方避起雨來。

好不容易衆人才找到個可以避雨的山洞,然而雨卻小了起來,忽然又停了,一時間衆人都有些哭笑不得。這時有一種聲音,一種美得不能再美的簫聲幽幽遠遠的傳入衆人的耳膜。一時間萬籟俱靜。

"這世上竟有這麽好聽的簫聲!"紀粼粼直聽得神情恍惚。誰知紀粼鱗不這樣說還好,她這麽一說,衆人更是忍不住尋音前去。

四人就這樣不知不覺的轉過一個山坳,蕭聲就是從那媔ヮ茠滿C這時暴雨初歇,山谷媔頂]霞蔚,如入仙境。而就在那雲之深處,衆人隱隱約約見有一人,青衣,發如瀑,眉目如畫,出塵脫俗著。那人對四人的到來渾若未覺,仍靜靜的吹著簫,然而更令四人驚奇的是,正對著那人不遠的一參天古樹上停滿了鳥,各式各樣一動不動的鳥,它們也爲這簫聲所迷醉。

四人就這樣失魂落魄的聽著。忽然盧斟幾腰間仿似一痛,猛醒。他一擡頭發現曆轅滅也同樣驚愕的看著他,兩人頓時會意,恍似心照不宣的一握手,然後又分別一掌擊向仍舊癡迷的鄭,紀二人。一刹那四人內力相融,同時脫離了那音之魔障,而那簫聲美妙依舊,讓人沈醉不舍。

不知過了多久,那蕭聲終於散盡。那人緩緩的一起身,竟看也沒看四人一眼,曼妙的象一朵雲,漸漸的在衆人的視線中消失不見。

盧,曆二人不禁又對望了一眼,然而更讓他倆驚駭的是,那樹上的鳥,此時那樹上的鳥竟沒有一隻離去,就象睡著了一樣,永遠的成爲一道風景。

"那人是神,是魔,是仙,是鬼?"一刹那盧,曆二人的心頭充滿驚懼。只有紀粼粼望著那人隱去的方向,神思恍惚。

"世上竟有這等人物,他竟是這等的出塵脫俗。"想到這堙A紀粼粼長歎了口氣。

***

"小師妹,是這堣F嗎?"曆轅滅指著不遠的一片密林問道。誰知一連問了三聲,紀粼粼都恍若未覺。

"就是這堣F!"盧斟幾沈聲答道。說完盧斟幾又轉首輕聲的對紀粼粼說道。

"小師妹,我知道你還在想剛才的那一人那一幕,不過我希望你在此時此刻能收回意馬之心,因爲下面我們可能將有一場堅苦的戰鬥!"說到這媬c斟幾不禁長歎了一口氣。

"什麽?大師哥,你能不能再說一遍!"紀粼粼恍似才從夢中醒來。誰知這一次盧斟幾卻沒理她,他轉而對曆,鄭二人說道。

"剛才我考慮了許久,我覺得轅滅先前說的對,我們無需理會(狂幫)如何如何,我們只管我們自己,其實往往最直接的就是最有效的辦法。不過我還有個提議,那就是當我們沖進去的時侯,大家一定要保持行動的一致,一但出現混戰,我也希望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也不能相隔一丈。"

"你的意思是用(隔影傳神功)"曆轅滅會意道。

"是的,另外。"說到這媬c斟幾略一停頓,他一側目,見紀粼粼正聚精會神的聽著。"另外小師妹你聽好了,當你一看到我的(千瘡百孔)一出,那就是撤退的信號,你的(夢緣今生)就一定要最大限度的掩護我們安全的撤離,小師妹,你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大師哥的話我怎敢不聽!"聞言盧斟幾"嗯!"了一聲,但神色間還是不經意的流露出一絲苦澀,可是轉瞬他就一正色,豪情萬丈的說道。

"轅滅,重句,小師妹!我們就去沖他個七零八落吧!"說完盧斟幾帶頭沖向密林。

***

這是一片幽暗的密林,密林的兩邊卻是光滑陡峭的山壁,直插雲霄。密林堥麭B可見不知名卻美麗至極的小花,紅的,藍的,一朵,一朵。然而戰鬥已經開始。

也許直沖進去真的殺了(狂幫)一個措手不及,也許更是盧,曆,鄭,紀四人的武功確有其獨到之處,四人正是憑著一股勢不可擋的銳氣直殺進去,果真把(狂幫)沖得個七零八落。

四人不知沖了有多遠,就當四人準備再發動新的一輪衝擊的時候,一人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這人身高七尺,雙目如炬,裸露的肌膚如刀刻斧鑿,野牛一樣的身體,野牛一樣的人。

"好你們四個傢夥,膽子不小!"那人咧著嘴,牛眼逐一掃過四人。"刀,戟,槊,鈎。你們是闞是對的弟子,闞是對呢?他不敢來?他來不了的!"說到這堙A那人不禁放聲狂笑,直震得樹葉瑟瑟作響。

"就憑你這麽個牛模牛樣的傢夥,何需師傅,我們就足夠修理你的。"盧斟幾雖斜睨著那人,不過他還是看出這人非同小可,他想激怒他,這樣就有機可趁。

"好狂妄的小子,就讓我牛魔王會會你們!"說完那人拎起了一對巨大的錘,雙錘互擊,""的一聲,直震得衆人耳朵嗡嗡作響。

"看好了!"那人一錘砸向四人。

"好猛的錘,那對錘怕有三百斤了吧!"當錘以雷霆萬鈞之勢砸向盧斟幾的時侯,盧斟幾就知道他接不了,盧斟幾反腕一敲,厚背刀順勢拍在錘上,盧斟幾借力一個跟頭翻了過去。那人錘勢不落空,左手錘跟著砸了過去,不過他這一次面對的卻是曆轅滅。

如果說這四人中誰的武功最高,那一定就是曆轅滅了,因爲他們的師傅曾當著外人的面稱讚道:"轅滅天資絕頂,將來的成就一定超過我!"所以曆轅滅傲,曆轅滅酷。

那一錘聲勢不減,直砸向曆轅滅,曆轅滅不退反進,借著盧斟幾閃出的空當,一戟就刺中牛魔王的背,這一戟他早就蓄勢待發,後發先至。是〈方天化日戟〉!

牛魔王被這一戟刺了一個趔趄,然而令人驚異的是--那一戟根本就刺不穿他。

"好一個銅皮鐵骨!"曆轅滅戰意更熾。

牛魔王仿佛怒了。"好一張戟!好疼!"牛魔王大吼一聲雙錘反砸向曆轅滅。

突然牛魔王齜了一下嘴,緊接著又齜了一下。"什麽東西?這麽痛,更痛!"

原來是一柄鈎,七分長,四分寬,一柄專破護體真氣的〈天蜈鈎〉!牛魔王悶哼一聲,低頭向紀粼粼撞去。

"看!牛兒發瘋了!"紀粼粼輕笑一聲,身形優美的一折,避開了這一擊,緊接著右腕一翻,"呲!"的一聲,〈天蜈鈎〉終於割開那如鋼似鐵的肌體,牛魔王肋側鮮血狂湧。

"你們讓開!到我了!"一個敦敦壯壯的年青人舉著一柄開山巨槊劈向牛魔王,牛魔王忍住劇痛,雙錘奮力往上一擊。"咣鐺!"一聲,直震得衆人耳膜嗡嗡作響。

那敦實年青人(鄭重句)給震得蹬蹬蹬的連退數十步,最後一屁股跌坐地上,不過臉上流露出的卻是憨憨的笑容。

牛魔王也被震得踉踉蹌蹌的退了數十步,(狂幫)衆人連忙扶住了他,有的則抽刀拔槍,眼看一場混戰又將開始。誰知牛魔王雙手一攔,沖(狂幫)之人喝道:

"聽著!你們誰也不許插手,老牛已好久未遇上這麽過癮的戰鬥了,這一場是屬於我老牛的!"說罷牛魔王一把扯爛早已被血侵透的上衣,露出他那一身古銅色的雄壯軀體,肌肉如虯。

"再來!"牛魔王大吼一聲,象頭野牛直沖向四人。

"好一條猛漢!"曆轅滅暗暗贊道。

牛魔王真的瘋了,他象一頭野牛橫衝直撞。他甚至不用錘,他頭頂,腳踢,身撞。他越戰越狂,越戰越興奮,也越戰越兇險。

那兇險來自一柄槊,槊槊剛猛;

那兇險來自一把刀,刀刀虛幻,假假真真;

那兇險來自一杆戟,戟戟穿透,雖不能傷及皮膚,卻驚痛在心底;

那最大的兇險卻是一柄鈎,一柄輕鈎細抹的(天蜈鈎),每一記都鈎抹出一道鮮紅。

"你們都死了嗎?還不給我助威加油!"牛魔王暴喝了一聲。聞言(狂幫)之衆頓時"吭哧!吭哧!….."的加起油助起威來。果然牛魔王又亢奮起來,牛魔王紅著眼向四人撞去,正是"縱歡盡,死無撼。"

四人一時給牛魔王這狂野的拼命架勢沖得手忙腳亂。盧,曆二人對望一眼,兩人再次會意。只見兩人同時一側身,""的就擊在紀粼粼背上,紀粼粼反身退步,成倒踩七星之勢,又順勢一掌正擊在鄭重句的後背。鄭重句""的騰空有一丈多高。"看打!"閻王槊開天闢地般的直劈牛魔王。

這一槊的威猛難以形容,牛魔王奮盡全身之力,雙錘迎去。"轟隆隆"的天空仿似響了一聲乍雷,牛魔王直給震得向後狂退,也不知道撞倒了多少棵樹,踩爛了多少從灌,牛魔王才穩住身形。"哇!"牛魔王噴出一口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