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姚廣孝半閉雙目讓馬匹緩步前行,所以當他隱隱看到段開高舉右手時只輕輕將馬帶住,並沒有全神留意,但當他聽見段開高呼部下「好好保護」自己時,半垂的雙目亦不禁打開。

望著段開策馬緩步走下山崗,姚廣孝罕有的主動策馬步上崗頂,一直望著段開往山坡下進發。

姚廣孝突然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這個當年隨朱能入衛王府,一身肌肉,衝勁十足的漢子,何時變得指揮若定,深沉老煉?

是時間的磨煉,還是跟在自己的身邊太久,感染了謀而後動,喜怒無形?

畢竟,自己並沒有看錯人,這個段開的確是個人材,不只懂得學,而且懂得教,單看他這幾個親自調教的部下,就知他辦事的態度及能力,尤其那個叫魯仲芝的百戶。

想起魯仲芝,姚廣孝不禁眉心一皺,這個人在那堜O?為甚麼竟不在前邊的樹林等侯自己?段開是否因為這個原因而突然緊張起來?

但姚廣孝並沒有多加細想,因為他被段開勒馬停在山坡底下的動作吸引了注意力,為甚麼他會停下來呢?

×××

嚴勝雪與平章之一直緊緊握著自己的兵器,全神注視著山坡上數名大漢的動靜。

由領頭的漢子舉手止步,到他緩緩的策馬步下山崗,嚴勝雪與平章之才稍稍放鬆,看來一切都在歐陽俊的計算之內,只要這個帶頭的漢子步到樹林前面,他們就可以發動。

平章之緩緩伸手從懷中取出莫離交給他的嚮箭,同時回頭望一望嚴勝雪,由於緊張及興興奮,只見她本來已有點紅腫的面頰現在更見緋紅,望著望著,心中一陣不忍:「勝雪………。」

嚴勝雪以右手的食指直放唇前,同時雙眼望向林外,示意平章之不要張聲。平章之隨嚴勝雪的目光望向林外,原來那名帶頭漢子的馬匹已停於山崗之下,正凝望著自己藏身的地方。

×××

從遠處望去,段開一直很優閒的順著山坡的官道讓坐騎緩步前進。

但在段開的內心卻是萬分緊張。

由山崗頂極目望去,整條官道都渺無人蹟,所以當坐騎緩步步下山崗的時侯,段開一直緊盯著官道旁的這一片密林,同時心中一直盤算著魯仲芝的反應。

要是魯仲芝與自己一樣驚覺,要偷襲他該在那一個位置?要是魯仲芝有足夠的謹慎,他該在那媯市J自己?

當馬匹步下山崗,段開輕勒馬韁,讓坐騎停了下來。

極目而望,段開相信林內若是真的藏有敵人的話,離樹林邊的官道必有兩丈開外,這樣的距離,要縱身衝出來並不困難,但若是騎馬而出,卻一點也不容易。所以即使自己未能一舉將來襲的敵人截住,他們要對左善世大人有所行動,在時間及距離上根本辦不來,而且,要在樹林中隱藏三五匹馬而不被自己發現,距離又何止兩三丈?所以,段開很安心,他相信自己單騎而出這一著,對這一撥可能藏身樹林之內的敵人在計劃上的佈置一定造成破壞。

緩緩解下腰間的配刀,段開左手握著刀套及用手指輕勾韁繩,右手向腰後的馬身輕輕一拍,讓馬匹緩緩的步近樹林。

×××

嚴勝雪輕咬下唇,雙眼緊緊的監視著山坡腳下那名大漢的舉動。由於過份的專注,所以她根本沒有察覺到一直蹲在她身伴的平章之注視她的時間比望向林外的漢子還多。

直到那名大漢解刀拍馬前行,平章之才將分散的心情收拾,一邊盯著那人的反應,一邊盤算著在那一個點上發動攻擊。

而嚴勝雪左手緊握劍套的拇指亦緩緩伸出,輕輕頂起劍把的吞口,與平章之一樣,她也在盤算著該在那媯o動攻擊。

×××

段開讓胯下的馬匹信步前行,而雙眼注視的距離就一直固定在樹林內五六丈開外的地方,隨著馬匹的移動,段開將這片官道旁的樹林像卷畫般慢慢的打開審閱,他很有信心,用這一個方法,無論對方在那一個點上發動攻勢,他都有足夠的時間作出反應。

雖然,五六丈開外並不算太遠,但不論輕功如何高超,要在叢林中躍出這個距離而不發出任何聲音是絕對不可能。

所以,段開並不擔心對方會在背後突襲。

循著這個方法,段開不經不覺的走上好一段距離,而隨著馬匹的移動,段開握著配刀的手亦隨之加緊。

驀地,段開輕勾的韁繩突地一緊,馬匹還未停定,他的人已躍身而起,同時右手抽刀,直削從林內閃出來的一雙短劍。

×××

當平章之看著這名大漢策馬沿著官道前進的神態,他知道這次自己真的遇上了高手。

歐陽俊的估計的確很準確,這一撥護送姚道洐的人馬的確身手不凡,而且經驗豐富,由這個帶頭的漢子在山坡頂舉手止住部下前進到現在巡視自己藏身的樹林,一直都顯得不熅不燥,沉著冷靜,不只步步為營,而且所做的每一個行動都有條不紊,事前必作思考。

幸好莫離與歐陽俊也都是個中能手,要是由自己佈署行動,相信計劃早在擊殺先前探路的漢子時便泡湯了。

正想著間,騎馬的漢子距離漸漸走近,平章之深吸了一口氣,他在等待身邊的嚴勝雪發起進攻。

×××

嚴勝雪的右手慢慢摸向劍把,心中一直暗暗的謾罵著這個騎馬的漢子。

一個大男人要審視官道旁的這片樹林,由山坡頂走到現在,竟用了差不多半盞茶的時間,他是否已發現了自己藏身之所?還是故作謹慎,要在姚老賊面前演示一番?

望著想著,這個漢子終於走近自己一直盤算著可以發動攻擊的地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腦中快速的將早前商議好的計劃再重溫一次,看準那匹馬踏上早定下的「點」上,嚴勝雪輕喝一聲,人已縱身躍出樹林,同時手中的一雙短劍亦應聲亮出,直刺向那名大漢。

×××

平章之待嚴勝雪的身影躍上官道,便將手中的嚮箭向上一揚,隨著一聲嚮徹半空的呼嘯之聲,他的人亦隨即掠出官道,同時手中的鐵槍亦直指那人乘坐的馬匹。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這是他們早已商議好的第一步。

嚴勝雪先聲襲人,平章之鐵槍殺馬!

先封殺對方的退路,再合二人之力全面攻擊,即使不能一舉將之擊殺,亦要把他的人留在樹林之外!

平章之鐵槍全力衝刺。滿以為對方會全力反擊,但卻萬萬料不到,這人竟在嚴勝雪的雙劍還未近身前已飛躍而起,同時制刀在手,與嚴勝雪即時幹上!

事出突然,但平章之依舊提槍刺出,雖然勁力稍有減退,但槍頭仍然直穿馬頸,一擊即中。

抽槍回望在短短的瞬間,嚴勝雪的一雙短劍已連刺帶劈連連進攻,雖然未算佔盡上風,但卻盡搶先機。

隨著山坡頂的一陣喧鬧之聲,平章之知道所有的第兄都已全面發動,為了完成早已佈置好的行動,平章之鐵槍一揚,直往那名漢子的背心刺去。

×××

段開的反應異常地好,在那名女的還未完全躍出林外,段開的配刀已然抽出,同時身形躍起,全力出擊。

可是,段開的刀還未與對方的那雙短劍碰上,一聲尖銳刺耳的呼嘯聲已嚮徹遠近。

段開心下一驚,身形不覺一慢,這是官兵行營放哨專用的嚮箭,魯仲芝隨身亦有攜帶,對方放這個嚮箭的作用一定是召喚其他同伴幫手,他們不是全都躲在樹林內嗎?剛才從山坡上一路前來,完全找不到可以藏人的地方,他們的同伴躲在那堜O?

這一分神,眼前已劍影紛飛,段開連忙定神應戰,掌中配刀連連招架,雖然有點忙亂,但也穩往陣腳。

×××

當姚廣孝策馬步上小丘觀望段開走近樹林的時侯,一直拱衛著他的四個待衛亦不得不策馬向前,其中李元在左,陸伯德在右,其餘的吳風與上官縱雙騎立於姚道洐五六尺後的兩旁,同時各人紛紛將兵器抽出,以防不測。

由段開策馬下坡,直至步近林邊,一切看來都很平靜,但隨著段開躍離馬背,一支嚮箭劃破長空,山坡頂上各人的神經不禁一緊,嘯聲才落,眾人身後突地沙塵四起,四條人影幾乎同一時間從路旁的地底躍出半空,霎時間破風聲動,袖箭、鐵蒺犛、斷魂釘、柳葉刀、十多件大小不一的暗器一齊施放,直往剛才姚廣孝站立的地方射去。歐陽俊的計劃其實很簡單,但卻很實用。

官道旁的樹林是任何人都會留意的地方,亦是埋伏出擊最理想的地方,所以亦是最惹人注意的地方。

歐陽俊就利用這一點將武功最強,經驗最老到的頭領引開。而依照莫離所描述,他們一直用四人拱衛的方式保護姚道洐,所以歐陽俊就揀選了這個小山坡兩旁的地底做埋伏的地點。加上莫離一路跟蹤下來的推斷,那個死在林邊做探路的漢子身上一定藏有嚮箭一類的應急用品,所以他決定將埋伏的人藏在地底,只要嚮箭一起,四人同時躍出半空,將早先準備好的所有暗器向官道射去,即使姚道洐身邊的護衛再強橫,要應付從四週一起射來的暗器還是沒有可能。

這本來是一個極其完美的計劃。

但歐陽俊怎樣也估不到,一向從不親臨戰陣,從不涉足江湖的姚道洐竟會有興趣步上山崗頂觀看段開,而一直以四人拱護的行列一下子就將自己四人與姚道洐完全隔開。

事出突然,歐陽俊四人的全力一擊完全落空。

但他們還有一個後著!

只要嚴勝雪與平章之將樹林外的漢子留住,憑他們四人之力,要一舉衝破這四名護衛的欄阻刺殺姚道洐,還是事有可能。

所以他們四人雖然一擊不中,但腳尖才一著地,便立時轉身撲向山坡之上

×××

李元雖然策馬靠在左善世大人的身邊,但馬頭還是和陸伯德一樣微微靠後,這是尊重,亦是地位高底的一種表現。

所以嚮箭的呼嘯才起,背後人影剛一閃動,李元手中的鋼鞭已向左善世大人的坐騎尾股一戮,馬匹立時向前奔去。

左善世的坐騎才一前奔,李元等四人亦躍離馬背,同時手中的兵器一揮,將胯下的馬匹趕離山坡。

這些都是自己策騎多年的俊馬,只要呼喚得法,在三四十丈外隨時可以召回,但若被對方得著,要追左善世大人卻異常容易。

四人雖然從未商議,但心意竟自一樣,看來江湖經驗亦是不弱。

看見對方的馬匹四散,歐陽俊的心暗下一驚,對手的臨陣經驗著實不淺,看來這一仗的勝算比先前預計的要低得多,幸好自己與其他兄弟已作了最壞的打算,只要眼前的四個人分身不下,少爺與嚴姑娘即使不能成功刺殺姚廣孝,要全身而退,應該不會太難。

這就是歐陽俊的後著媮蘌礙漸t一玄機,亦是他們四人的一致想法。

所以當四人撲向山坡頂上,各自接下對手時,都有一棵拼死一搏的心。

×××

段開才穩定陣腳,背後突地一陣破風聲動,他並沒有多加細想,只見身形一矮,先避開從後戮來的鐵槍,隨即用手中的配刀向那個手持一雙短劍的少女雙腳削去。

不待對方躲開,段開自己卻往橫一滾,離開被前後夾攻的劣勢。

段開才一站定,只見眼前已多了一個男子,手持鐵槍,與先前的女子並立林前。

段開稍一定神,身形突地向山坡方向一躍,同時背向山坡,橫身於官道之上。

畢竟,段開的江湖經驗比眼前的嚴勝雪與平章之稍高一籌,又或許,段開記掛的是左善世的安危,而平章之記掛的是嚴勝雪,而嚴勝雪一心要做的就是將眼前的強敵留在原地。

所以當對方橫刀官道,平章之與嚴勝雪才驚覺山坡下有一素衣僧服的和尚立馬觀戰!

「姚老賊!」嚴勝雪眼見姚道衍不單全無損傷,而且還立馬林前,一陣莫明的衝動,立地身形一閃,提著雙劍就往前衝。

而站在他身旁的平章之隨即持槍出擊,直撲向那個橫刀官道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