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病 院 狂 想 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完結篇

    

前言

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會遇上這些事。當然,在人生中有許多的驚喜是意料之外的,只是,當一切都超出想像時,怎麼能不感到震憾呢?或許是另一種體驗,但誰又知道接來下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害怕改變,因而對於未來感到恐懼,停滯不前……閉上眼睛,靜靜聽著自己的心跳,隨著它的律動,讓思緒暫時投入潛意識的海中……時間、空間已不再具有任何的意義。

 

序曲
她背叛我……她一年前就該死!

 

「這裡是那裡啊?……」

這名躺在病床上的男子,逐漸甦醒。他吃力地撐起上半身,環顧四周。這看起來是間醫院,只是它並沒有掛號看病的人潮,也沒有送急診的傷患,只有安靜、正在睡覺的病人。病人們都著米白色的短袖上衣和長褲,脖子上都掛有一個名牌。

「疑?……我身上也有一個名牌?」

他正取下他的名牌,想努力看清楚上面寫些什麼。

2014,你在幹什麼?」

一名上了年紀的白衣天使正推開房門向他走來。

「大家都在睡午覺,你為什麼不躺著休息呢?你如果不乖的話,下午就不給你點心吃囉!」

「台北私立光川精神療養院……2014號……輕度患者……男性……25歲……羅子興……。」他看完手上的名牌,滿臉困惑地抬頭看著那名護士。「呃……請問這裡是那裡啊?這張名牌是我的嗎?」

她沒作答,只是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資料。過了一會,她闔上資料夾,轉身就要離開:「好啦!趕快休息吧!」

「等一下!我要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妳手上的東西應該是病歷表之類的吧?我要看我自己的病歷資料!」

他似乎已經明瞭了自己的處境,了解某些事情。在看完自己的病歷之後,更是明白了全部的事實。

羅子興,醫學院五年級學生,因故而精神失常,於民國八十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入院……。

他記起了一切的事情發生的經過,包括當初逼瘋他的原因。

「我已經好了,可以出院了!」

「好啦,乖!不要吵!在這裡很好啊,有那麼多朋友陪你!不要煩我了,我還有工作要做,你就去旁邊玩!」

醫院中沒有人相信他,他只能無助地煩惱著。

「算了!我自己逃出去好了!」

趁著晚餐後的吃藥時間,他從療養院的後門溜了出去,往市區的方向跑去。他在市郊就換上了在療養院中偷來的衣服,那是他一年前入院時的,連同他的皮夾、鑰匙他都放入口袋,那張療養院中的名牌他也放入口袋,「也許有用……。」

穿過市區的人潮,轉入一條僻靜的小巷,他緩步走進間老舊的公寓。一切是那麼熟悉的感覺,往事一幕幕如電影般在腦海中上演著,讓他又失神地沉溺在從前裡。

「啊!」他突然地驚醒,從夢中回到現實時,他站立在一扇深紅色的鐵門前。他摸摸門把,上面隱約有著幾個模糊的小字,不是很引人注意。

「興…和…玉……的窩…」還有一個小愛心的形狀。

他仔細地看著每一個幾不可辨的小字,發出會心的微笑,並帶著愛憐的眼神輕撫著門把。他拿出口袋中的鑰匙,輕輕地轉開了鐵門。

「不……不該讓她……嗯。」

他又輕輕地把門推上,接著就按了幾下門旁的電鈴。

「誰啊?」出來開門的是一名男子,帶著疑惑的眼神問道:「先生,請問找誰?」

「呃,請問……」子興向門內望了望,「喔,對不起,我可能找錯地方了……抱歉。」

「是誰來了?」有個女人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沒有啦!玉玲,是找錯人了啦!」那男子拉上鐵門,轉身就進屋去了。

子興慢慢地走下樓,走出公寓。

「她背叛我……她一年前就該死!」子興回想著當年玉玲向他提出分手要求時的情境。

本來是一見鍾情而陷入愛河的男女朋友,在同居半年,感情介入第三者而面臨破碎;在承受不了這衝擊的挫折下,子興的情緒崩潰了,失去了自制的能力,就被送進療養院中。

「打火機、汽油桶,這樣就夠了吧?」他看了看手錶,正是午夜時分。「十二點多了,他們也都該睡了吧?」

他拿著鑰匙,再度轉開了公寓的鐵門,進到那個曾經熟悉的﹃家﹄中。

「真笨!竟然連門鎖也不換!她忘了我也是這個『家』的主人嗎?不知道我也有鑰匙嗎?不怕我報復嗎?還是根本不把我看在眼裡?」說著,他已經將整桶的汽油灑滿屋子,而臥房中的玉玲仍然熟睡著,甜甜地依偎在另一個男人的身旁。

「殺了這兩個人才能消我心頭之恨,是她先對不起我!就算我被抓到了,法院又能怎麼判我,反正我只是個精神病患,哈!哈!」伴著幾聲詭異的笑聲,整棟房子瞬間就化成了一片火海。

子興回頭看了那諾大的紅焰,臉上的笑容似乎暗淡了下來,眼前的景像似乎若隱若現地模糊了起來。

「一切都結束了。哈……哈……。」他乾笑了幾聲,轉過身走出公寓前的巷子。

在巷口前方不遠處就看到了一個身著白色衣褲的人影,大步地向子興走來,口中還喃喃地說著:「嘿嘿!犯罪喔,呵…精神病,呃…神經病……呵,無罪釋放。嘻…嘻…台灣,好地方……呵!呵!呵!」一揮手就是銳利的菜刀砍向子興。在還沒來得及作反應的瞬間,鮮血就從額頭上的裂痕噴出,染紅了子興的視線。

「你………」

2014號……我是2016號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