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早上的地下鐵月台上,充斥著待車的乘客;他們臉上雖掛著不同的表情,卻懷著相同的心態──希望列車能早點來到,把他們載往目的地。

唯獨一人卻帶著矛盾的心情來到這裡。

司徒俊倚在月台上最前端的一道牆上,背部和牆壁緊緊地貼著,表情有點惘然。

他實在不喜歡地下鐵;往常外出時,他寧願耗費較多時間,選擇其他交通工具,也不會乘坐地下鐵。

說實在的,司徒俊對地下鐵公司並沒什麼不滿,又或是對這種集體運輸工具有偏見;相反地,他覺得地下鐵十分方便,它可以在短時間內,把人帶到想去的地方,甚至──他們不想去的地方。

然而,這種令他不安的嫌惡感,卻非與生俱來,一切都源於兩年多前,在地下鐵的月台上,他失去了一個重要的人。

對已兩年多沒有踏進地下鐵車站的司徒俊來說,如今站在這裡實在是迫不得已。

今天是學校的開學禮,作為新到職的教師,他說什麼也不能遲到。

昨天晚上明明已調好鬧鐘,早上卻一直沒響、街上一輛計程車也沒有、車站又排著等候的人群,以上種種雖是實情,卻不能拿來當藉口;這種「樣板式」的理由,往常出自學生口中,他也不會接受,更何況是自己。正因如此,他縱使有一千個不願意,也只好硬著頭皮走到這裡。

「列車即將到站,請勿超越黃線。」月台上傳來不帶任何感情的廣播。

看著那些逐漸靠近月台邊緣的人,司徒俊一動也沒動,雙腳更為用力地把身體壓向牆壁,緊張的心情到了極點。

就在這時,一條身影在他眼前閃過,直往月台邊緣衝去。

「啊──」司徒俊心頭狂跳,身軀猛然彈出,一手把那人抓住,強烈的衝力差點弄得他人仰馬翻,但最後還是將那人拉得停了下來。

就連他自己也不知怎能辦到。然而,那突如其來的動作,已令往常不愛運動的他,低頭不住喘氣。

「唷──好痛呀!」

當司徒俊聽到呼痛的聲音而抬起頭來,才發現眼前是一名長髮的女學生,自己的手仍然緊抓著她的臂膀。

「先生!你可以放手了嗎?」對方一臉怒容向他說。

「是、是──」司徒俊鬆開手,看到她臂上紅了一片,隨即說。「對不起……弄痛了妳,因事情來得太突然,所以用力了點,但若是晚一步的話,後果真的不堪設想……什麼事令妳這樣想不開……」

「什麼不堪設想、想不開的!我現在才真的想不開呀!都是你不好──」那女生盯著司徒俊大發脾氣。

「啊哈,Amy輸了,是Candy先踏到黃線。」一名架著眼鏡的女學生,在那發怒的女生背後說。「那麼,我們這星期的午餐由妳請客了。」

「哪怎可以!不算數呀!」那叫Amy的女生指著司徒俊說。「是這人強拉住我,才會這樣,Joey妳也看到的嘛……」

「願賭服輸吧,」Joey擺擺手,輕輕托了托面上的眼鏡。「作為裁判,我只理會結果,過程並不重要。」

在Joey說話的同時,兩個穿著和她們同款校服的女生走了過來。

其中一人對她的說話加以附和。「無錯,輸就是輸,贏就是贏;我看是妳膽小,才故意撞向那人,好找個藉口吧……Candy,妳說是不是──」

站在她身旁的Candy只笑不語。

「妳們……妳們在玩?」司徒俊這才意會事情真相,言詞激動地說。「用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妳們太過份了!」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Amy叉著腰,冷冷地說。「命是我的;況且,我有信心在到達黃線時停下來,哪要你來管閒事──」

「啪──」

司徒俊聽到Amy的話,一時怒過了頭,不能自控地摑了她一巴掌。

「嗚……你打我──」Amy摸著自己的臉頰,怒目圓睜說。「你這好管閒事的傢伙——打女人的臭男人!」

司徒俊退了一步,望了望她,再瞧著自己的手掌,一時說不出話來。

「──嘩!打女人呀,非禮呀!」Amy突然放聲大叫。

一名警衛聞聲趕來,看見Amy指著表情迷茫的司徒俊,便一手抓著他肩頭說。「先生,究竟發生什麼事!?」語氣不大友善。

「我……」司徒俊一時反應不來。

警衛轉身向Amy詢問。「小姐,是他非禮妳嗎?」

她用力點點頭,露出委屈的表情。

「先生,這位小姐現在投訴你非禮她,請你跟我去警衛室。」他對司徒俊說後,回頭向Amy說。「小姐……麻煩妳也──咦?」

原本站在他身後的Amy和另外三名女生,早已不知所蹤。

「她們在那裡!」司徒俊指著那正要開出的列車。

Amy與三名女生站在車廂內,隔著車門玻璃,不住向司徒俊裝鬼臉,繼而笑得前仆後仰。

列車離站而去,剩下司徒俊和抓著他的警衛相視苦笑,耳中彷彿還聽見那些女生的嘲笑聲。

* * *

「放學後去看電影好嗎?」

「不如去卡拉OK吧──」

「喂,等一下去打籃球囉。」

「好厲害呀!一個暑假便交了三個男友。」Joey說。

「分一個給妳吧。」Candy笑說。

「開什麼玩笑──」

課室內充斥著喧鬧聲,學生四處走動,有的三五成群地一起閒聊,有些則伏在桌上打瞌睡。

「啊呀……好悶呀……」Amy伸懶腰說。「搞什麼的!都二十分鐘了,還沒有老師到來。」

「就是嘛……要不要到校務處問一問?我好想早點放學哩!」Joey皺著眉說。「這校服還真的夠土氣……放學後先到我家,換過便服才去逛街吧。」

「嗯,」Amy點頭。「如果明年上了大學,便不用這樣麻煩。」

「咯咯──」

課室門上傳來叩門聲。

「請問……是中七理科班嗎?」司徒俊探頭進來問。

當看到學生點頭回應後,才步進課室說。「我是你們的班主任;對不起,要你們等了那麼久,因為今早有點事,所以遲了……」

未待他說完,學生們已迅速返回自己的座位。

「是他呀!怎麼辦好……?」Joey低聲向坐在身旁的Amy說。

「我怎知道!」Amy伏在桌面,側著頭說。「先看看情況再說……」

「我叫司徒俊,是這學年才轉到這裡任教的,所以對大家可說是全不熟悉,」他拿起學生名單說。「那麼,先來點點名,好讓我對大家有個印象。」

「陳大文──」

「Present──」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