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少年與康熙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來自馬來西亞的作者 - J-ri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嘩,爹,你看有好多人走過。』一個小孩問他的父親。父親抱起他的兒子,道:『他們是滿清軍隊來的。』

小孩笑問:『他們衣服的顏色全是一樣的,一邊是藍色,一邊是紅色,很有趣呀。哈哈』

父親回道:『滿清的軍隊是有四個顏色但有八隊的,你看見的便是紅,藍兩色,還有黃,白兩色。』

小孩急問:『那為什麼會有八隊的?』

父親道:『那是因為每種顏色分為兩隊,分為正和鑲。你看那些軍官衣服的邊位都有線鑲在上面的。』

小孩喜道:『是呀,是呀,很可愛呀。』

 

原來此時,正鑲紅和藍旗正由南方打勝仗,凱旋回北方,路經了一個貧窮的村莊。正在這堻r留一晚,明天再上路。』

正當眾人準備晚餐的時候,正跟淩仲兩位親王帶著其家人到處走走。

眾人一邊走一邊談笑。此時,聽到在遠處有吵架的聲音。

只見該處有四個十歲的小孩跟兩個只有四五歲的小孩在打架,其中一個四五歲的小孩更是受傷嚴重,淩仲的大兒子淩治對其父親道:『我過去幫助那孩子。』其時淩治只有十二歲,淩仲怕他受傷便道:『看清楚後才行動。』

只見其中一個四五歲的小孩已經不能再動,而另外一個就以一對四,但是他完全没有敗的形勢。就在此時,突然間四個中三個突然倒下,手腳都不能活動,而最後一個就被那小孩按在地上。那小年道:『你們以後不准再欺負我朋友,知不知道。』只見四人同時大叫『行』。於是他便放了四人,走到受傷的朋友,照顧他。』

淩仲道:『這小孩真是利害,連利用點穴來麻痺四肢都懂,而且勝而不驕,還大量地放了敵人,真是難得,不錯,不錯。』

常正笑道:『他的確不錯,淩兄,不若你收他們做義子吧。』

眾人便大笑起來,而淩仲亦笑了幾聽,而淩夫人就真的笑不出來。

因為常正一家根本就不知道淩仲在四年前有了他第三個兒子,但是一年後就因病去世。

就在此時,只見那四個人又來了這堙A並帶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大哥來。只見五人在那小孩後面先偷襲了一下。就這樣六個人便打了起來。由於那小孩先前已打了一架,所以很快便被打敗給五個人。

五個人便用繩索起那小孩,用木條打他。其中一個問他:『你服不服?』

那小孩道:『不服』

此時,正想走過去救那小孩。但淩仲伸手阻止著他,並用眼神示意等一下再去,而淩夫人問其丈夫:『為什麼?』

其實平常淩仲一定會去救那小孩,但是他真的有心想看看那小孩會怎樣做。

五人中其中一人用木條打向他受傷的朋友。問道:『你服不服?』

淩仲見那五個小孩那麼可惡,便準備出手。

就在此時,那小孩道:『我服。』

正當五個人大喜跟,淩兩家人遲疑的一剎那。突見那小孩不知怎樣將繩索弄斷。以很快的手法將兩個人打了下來。

此時,他以一對三,由於他之前被木條打了很多下,體力有所不足,很快便又落到下風。

淩仲便走了過來,兩三下手腳就將那三個人重擊,只見五個人全都叭在地上。而淩兩家都行了過來。

那小孩以未變聲的小孩聲對淩仲道:『多謝英雄相助。』便走到他朋友的身邊照顧他。

此時淩夫人和夫人分別走到兩個小孩去幫兩個小朋友用藥。

淩仲問小孩:『你想將他們怎樣?』

小孩道:『你便由他們走吧,但要他們答應不再打我好朋友跟不要再在我後面偷襲。』

淩仲笑問道:『你怎麼知道他們答應了後就不會再做。』

小孩說道:『我聽說書人們都說人答應了後就不會再做。難道不是嗎?』

淩仲笑道:『是,你今年幾歲?你叫什麼名字?』

小孩道:『我不知道,我跟他一樣,都没爹娘,我們連名字也都没有。』

淩仲問道:『那你們怎生活?』

小孩見剛才他們出手幫他,想想也是好人,便道:『我們平常都坐在地上,等人家放一些飯來,有時候没有便等一晚,我們兩個平常没事做便走到茶室的矛廁等說書人說書,他們講得真是好聽。你們想不想聽,我帶你去,不用給錢的。』

淩仲問道:『你平常都是這樣跟人家什麼都說。』

小孩道:『當然不是,我見你剛剛救了我,而且我見你不知怎樣,覺得你不會害我。』

淩仲奇道:『那為什麼覺得我不會害你。』

小孩笑道:『你剛剛又幫了我,現在夫人又在幫我跟我的朋友。』

就在此時,淩夫人道:『好了。你和你朋友已經没有什麼問題。不過不要碰水。』

兩個小孩道:『謝謝你,夫人。我們先走了。』

夫人道:『這埵酗@點食物,你們就拿去吃吧。』

小孩笑道:『不用了,你們先前已經幫助了我們一次,我們再也不能再受你恩惠。』

夫人笑道:『你不吃,你的朋友也要吃。』

小孩看一看他的朋友,便道:『好吧,我要一個就夠了。』

夫人笑問道:『我將一個給了你,那你的朋友吃什麼。』

小孩道:『我們兩個一人分一半便成。』

於是,夫人只好給一個餅給兩個小孩。

兩個小孩再多謝了眾人後便跑走了。

此後,晚飯的時間到了,眾人回到了軍營。淩夫人對淩仲道:『仲哥,我有一個不情之情。』

淩仲問道:『是不是想認那小孩作兒子?』

淩夫人哭道:『我看見他,就好像看見我們的兒子,我覺得如果我的兒子還未死,就會好像他一樣。我真的好想他。』

淩仲也留睙來,道:『好吧,其實我看見他也覺得他會很像我的兒子。為人好,有大將之風,真像我小時候。』

淩夫人哭笑道:『你呀,有大將之風,就是不害羞。』

到了晚上,淩家連六歲的兒子便走到剛才那堙A但在途中,見到剛才被打的五個少年鬼祟的走著。

淩家四口便跟著這五個人。只見五人走到一座廟堙A各人手中又拿著木棒。

淩仲便快一步走到廟內,看見早上的兩個小孩在廟中沉沉入睡。

淩仲行出廟外,便正碰見五個拿著木棒的少年。道:『今早你們聽不見他說以後不要再找他麻煩。你們怎麼又來了。』

五個少年二話不說,便拿起木棒打下去。

淩仲大怒,兩手只用了三兩下便用重手將五人打到起不來,道:『以後給我再見到你們作壞事,我見一次打一次,知道嗎?』

此時,只見兩個小年走了出來。淩夫人對兩人道:『小朋友,你跟我們離去,我們保證你們以後都吃得足,住得好,穿得暖。』

只見小的那個少年看著大的小孩,大的小孩好像不太想,但又想不出任何理由。只得道:『我們在這堨耵齱A很難適應別的生活。』

淩仲道:『這只是一個借口,你們這堣S没有家人,又没有朋友,還有什麼好留戀的。』

小孩小聲道:『我‥我想聽講故人說故事。』

淩夫人笑道:『好,好,我以後每天講給你們聽。』

兩個小孩大笑道:『我們也要聽叔叔講故事。』

淩仲也笑道:『好,我以後也經常說給你們聽。』

淩仲的兩個兒子,淩治,淩也道:『我們也要聽。』

淩氏兩夫婦笑道:『好,好,我全部也講。』

於是六人就笑了起來。

淩仲道:『好了,不早了,我們回營後再慢慢說。』

六人回到營堨h,淩仲對淩治和淩兩人道:『以後,這兩個便是你的弟弟,但是在名義上,大的那個是你們的弟弟,小的那個是下人,但是真實上,他們兩個就是你的弟弟。』

大喜道:『好呀。』治心想以後就有禍就有人跟他一起背,閒時又多兩個人可以一起玩。』

治想了一想便明白,爹娘是因為三年前已死小弟弟才回有此行為。便微笑道:『好』

續道:『兩位弟弟,你們叫什麼名字?』

大的小年道:『我們没有名字。』

奇問:『為什麼會没有名字?』

淩仲對眾人道:『今天已經很晚了,我們明天再講吧。我明天會給你們改個名字。』

於是四個小孩便睡在一起。但是來了兩個新人,又怎會有一個安靜的晚上。

淩氏兩兄弟問:『你們以前是怎麼過的?』

大的小孩子笑道:『我們以前食飯的時候便走到人家處,人家見我們可愛,便會給飯我們吃。閒時又坐在街邊看別人過日子的,又會去茶室聽故事。』

小的小孩子也笑道:『是呀,我們在街上看見很多事情的。你們想不想知道。』

淩氏兩兄弟急道:『要呀要呀,你快點說。』

小的小孩子笑道:『在街上,看見一些大哥哥大姐姐拉拉扯扯,說了一些情話,又經常看見有一些婦人拿著刀去找她們的丈夫,在街上用木條打她們的丈夫,如果你們見到會笑得大聲。』

大的小孩子也笑道:『在茶室內,有些說書人,說一些以前唐太宗,成吉思汗,宋太宗的故事,非常吸引有趣的。』

小的小孩子問道:『那你們以前是怎樣生活的?』

道:『我們的生活卻悶得多,平常經常都是要我學習,之後我便跟大哥玩,大哥是個很悶的人來的。之後便没有什麼做了。』

治急道:『呀‥你個二弟。是不是想嘗試我利害?』

笑道:『你們別看大哥這樣,他是從來不會打人的。』

治也笑道:『你真的是很想給我打屁股。』

於是四人在房內都笑了起來。

淩夫人在這時走了進來,笑道:『你們有什麼好笑,明天再說吧。明天我們要趕路。我不要看見你們明天四個變成熊貓的上路。有什麼便明天,後天慢慢講。以後你們可要日日都相對的。』

四人回道:『是的』

 

到了第二天,六個人便一起吃早飯,淩仲道:『好了,我跟你們娘和你們兩個改了名字,看你們喜不喜歡。』

指著大孩子道:『你叫淩俊,喜不喜歡?』

大孩子道:『喜歡,好喜歡。』

淩仲指著小孩子道:『你叫淩樂,你喜不喜歡?』

小孩子道:『我也很喜歡。我以後就叫做淩樂,哈‥我有名字了。』

淩仲道:『但是你以後跟淩俊也跟我們是主僕關係。』

淩樂道:『没關係,我完全没關係。』

跟著對大家道:『老爺,夫人,大少爺,二少爺,三少爺。』

淩俊急道:『這怎麼行,他是我好朋友,怎麼突然間要做下人,而我就做主子。不行,如果我不能跟他做兄弟,那我也做下人好了。』

淩仲道:『俊兒,我們只能將你變成我們的兒子,他如果在你身邊出現,就只能做下人而已。反正在没有外人的時候,我們對代他就好像對代治,和你是一樣的。』

淩俊道:『不行,不行』之後便走了進房間。

淩樂道:『老爺,夫人,我只要進去勸解他一下,這便成,你們不用太擔心。』

淩仲道:『好吧,其實你對我們叫老爺,夫人,我就當你在叫我阿瑪,額娘。』

治跟淩說道:『樂,我們也跟你一起進去勸下三弟。』

三人進房後,淩仲跟淩夫人都非常擔心,但是不消一會兒,四人便笑著出來。對兩人道:『這次便算吧,阿瑪,額娘。』

淩仲跟淩夫人便走過去抱著四個兒子。

在以後的路上,大家開始教淩俊和淩樂禮儀甚至學識

 

十一年後,在一座大屋內,一名僕人急著對他的青年主子道:『老爺,夫人說了你不准再獨自出去。你就別出去吧﹗』

青年主子笑道:『你也知道我書也已經讀完了,武也學完了,二哥在練武,大哥不是在軍中,就是在家中跟大嫂在一起,我也應該通通氣吧。你呀﹗我跟你由小玩都大,什麼也不好玩啦。』

僕人道:『那你就找一些事情做,看看夫人怎樣。』

青年主子道:『額娘跟阿瑪不會閒著吧﹗你不要再說啦,好好的在這堿摁恁A如果有人來,你就裝睡,一切就照舊吧。

僕人道:『不好吧。』

無錯,大家都知道這位青年主子就是淩俊,而他的僕人便是淩樂。淩俊和淩樂在這十年堣w經完全融入了這個大家庭。而淩俊的身份就更變成了貝子。但是身份對於他們是没有關係的。因為在淩王府內,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平常他們就跟淩夫人的女婢小蓮一起坐在夫人或淩仲的腳下聽故事,大家都聽得非常快樂。

 

 

治就在兩年前跟一個大學士的女兒褔婉兒成了親。為長子。現在已小與淩,淩俊兩兄弟玩。

而淩就因為為人懶散,經常無心上課,所以被淩夫人不時叫他留堂再讀書。在上次跟淩俊偷偷出去玩後,被淩夫人發現,用棒打了淩,淩俊兩兄弟。自此,淩跟淩俊兩兄弟便不想再傷對方。淩俊不叫他走堂跟他去街玩,另一個不叫弟弟帶他出外玩。

就這樣,淩俊便從後門走到街上,其實他走到街上也没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在家中真的是非常無聊,又没有什麼朋友。再加上大哥的離去,玩伴更加是買小見小。所以寧可被額娘打,也要走出街去玩。其實還有一個原因,由於淩夫人講的故事技巧始終不太吸引已經聽慣了講故人的故事,所以就想在茶室內聽一下講故人講故事。

就這樣他穿了一件較為寒暄的衣服出街,其實他穿得寒暄是有理由的,因為當他穿得好像公子似時,如果遇見一些二世祖,對方就會找他麻煩。這樣就會給他的阿瑪可知道他出去玩。再加上,穿上了他平常的衣服,他府上的人就會很容易就能認出他來。

於是他很快便走到茶室,在問口處便遠遠的看見說書人,於是便急急的坐在說書人的身邊。不知是否真是剛剛好,還是說書人見他是熟人,便開一個新的話題。於是淩俊便在這堣@坐便是大半天,只見天色已晚,淩俊心想再不回去,就會給阿瑪跟額娘發現,便aa給了錢說書人便準備離去,就在此時,遠遠的看見有很多人在一起。淩俊心想看一看不會費很多時間,如果不有趣便立刻回家。

於是便決定上前走走,只聲見好像是男男女女在拉拉扯扯。心想難道又是以前那些太太們拿著菜刀追著丈夫,心中一喜,便笑了一聲。穿穿插插的走到前面看這場好戲。但是一走到前面,原來是一幫有錢公子在調戲兩個可憐的女仔,只見眾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而一些就好像等看好戲似的。

 

淩俊只見兩位女子樣貌莊嚴,不像是煙花女子。淩俊立即大叫道:『停手﹗』

只見那堥鉹中@個二世祖使了一個眼神,五個大漢便拿著武器走向淩俊。淩俊知道如果今天自己不出點實力,這件事是不會在短時間內解決。

就在此時,兩人的木棍便向面門攻來,淩俊一個底身閃開,而第三把木棍正從肚中攻過來。淩俊一個横身擋開,並一手拿著對方的木棍,拉他過來。

『呀‥』一聲慘叫,只見大漢肚子中了一腳,便不能再起身。又有兩個大漢打過來,淩俊將棍攻向那兩人,那兩人忙著擋開那棍子,亳不佑自己中門大開,淩俊一腳攻向兩人並拿手中的棍打那兩人,令對方都受了傷。最後,淩俊拿起了另一棍,變成雙手拿雙棍,並好像風火輪一樣,雙手不停打轉,雙棍打到對方不能不停的防守。淩俊又用腳將對方踢開。

那兩位二世祖始開始知道淩俊的厲害。只見淩俊一跳,跳到了兩位姑娘的前面。

二世祖奸笑道:『我看你是不知道大爺我是誰?』

淩俊笑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誰?』

其中一名二世祖也笑道:『你知不知道我的爹是誰?我看你是不知好歹?找死』

二世祖和其手下大笑起來。

淩俊繼續微笑道:『我當然不知道你爹是誰,我又不是你娘,不過我想你娘應該是知道你爹是誰吧?』

只見二世祖大怒道:『你真是不見棺材,不留眼淚。我也不怕告訴你,我的爹可是靖南王耿仲明,我就是大名頂頂耿精忠世子。』

淩俊心中一驚,心想這位可不是好相遇的,這時,在後面的女子慘道:『公子,他可是世子,身份高上,他們殺了你,可不用受罪,你傷了他們,可是要殺頭的。你先走吧。我是不會怪你。』

只見本來在一旁看戲的人聽見是世子,心想不能得罪,便第一時間的走回家中。

淩俊到了這個地步,可已經不能退後,只能打退對方的十個人,再帶兩個女子離去。

淩俊只能繼續扮高深,令對方不能看穿自己。不敢動手,自動收手。所以繼續扮微笑道:『哦,原來是位世子,我看你身份也不低,你們就不要再在這堶J鬧了,否則鬧到你的爹那堨i不是好聽。』

果見對方果然有一點點心寒,互相望了一眼。淩俊心中一喜,知道對方已想收手。突見對方的一個僕人走上前對世子身邊道:『他可不是什麼東西,只要我們教訓教訓他,再玩玩後面的女子,今天的事誰會知道。』

淩俊心叫不妙。果見耿精忠兩人立時面色轉暗為喜。笑道:『對,對』

大叫道:『你們全部給我上。』

淩俊見對方八人走了過來。心想,我學武都學了十年,平常只是跟師傅和三位哥哥弟弟對打。今天終於有機會用我的武力打壞人。心中想到此,便決定今天的事要搞大了。面亦露出喜色。手上的木棍更像自己的身體其中一部份。

淩俊只見對方的八人想圍住了自己。淩俊心想不能讓對方圍著自己,如果不是就只有被打的份子。於是便衝了過去。對方一棍頭打過來。淩俊一擋。便開始了這以一對八的打鬥。只見淩俊左手一擋,右手便用力一棍打向對方的腰。而另一棍隨即而來,淩俊用右手一擋,左棍便一下朴在他的頭上。

只見後面六人手中都是拿著劍的,暗叫不好,隨即後退兩步,避開對方兩劍。突然間快速向前一步,剩著對方舊力剛過,新力又未到。用木棍一打向對方拿劍的手,由於淩俊見情況危險,這次用的力真的不少,令對方的手差不多斷。

淩俊拿起對方的劍,變成右手劍,左手棍。有了這把劍後,簡直是如魚得水,兩三下就收拾了這八個大而無當的大漢。

淩俊一不做二不休,走到耿精忠的面前,露出了一副殺了人的樣子,耿精忠都露出了受驚的面色。

淩俊怒問:『你先前是用什麼手碰這位姑娘的?』

耿精忠只能嚇得搖搖頭,話都說不出來。

耿精忠就在這時候出手,只兩下手勢,淩俊便知世子雖然比那些大漢好,但也好不了多少。便用木棍一下重打在世子的右手,道:『這是罰你想打我的。』

耿世子可能是從没有給人打過,所以給打得哭了起來。不停的說:『我知錯了,不要再打我。』

之後又重擊其左手,道:『這是罰你碰這位姑娘的。』

又道:『現在我看你是世子,便不再打你,不要給我再看見你作姦犯科,下次就不會這麼容易完事,否則就是你爹來了,也要你們不好過。』

耿精忠急道:『好,好』正想離去,淩俊道:『別忙著走,我還未教訓完。』

淩俊走到之前跟世子說話的那位僕人,道:『是你剛才說話的。』

那人道:『是小人,大俠,饒命呀。』

淩俊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人道:『小人叫韓山之。』

淩俊一下重擊在那人肚子,那人不曾練武,所以非常的疼。身後的女子道:『恩人,他不懂武功,你便放過他吧﹗』

淩俊慢慢解釋道:『世子的名聲是怎樣,我相信你是知道的,而他平常作姦犯科,除了他的身份外,我相信最重要的就是背後的一個智者幫他次次逢凶化吉。我看這位智者就是這位韓山之,如果不給他一點點教訓,我看他是不會改的。』

女子『哦』一聲:『原來是這樣的,多謝恩人教導,小女子受益不淺。』

淩俊慢慢的在韓山之的耳邊道:『我說的話你都聽清楚吧,我說得對吧,如果我下一次再看見你教導世子他在作姦犯科

。世子他,我當然不會放過。但是你就一定會受重罰。他要殺我,是不可能。我要殺他,不是不可能,卻也很難。但是要殺你,就連你世子也保護不了你。你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只是走錯路而已,如果走回正路,是個人才來的。也可以令世子們走回正路。知道嗎。』

淩俊大聲道:『今天我就放你們回去,但是不要再給我看見你們作姦犯科。否則就要你們好看。』

於是眾人走了回去,淩俊對那兩個女子道:『你們還好嗎?』

兩位女子道:『我們都没有事。恩人你呢?』

淩俊笑道:『你們不要叫我做恩人了,叫我俊兄吧,不過我跟你們年齡可能差不多。』

其中一位女子道:『我看我們比你的年齡還大,不過我還是叫你做俊兄吧﹗』

淩俊道:『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們回家吧﹗』

兩位女子道:『好吧』

淩俊跟兩名女子行了不是很遠便到了。淩俊道:『估不到這麼快便到。』

一名女子道:『你要不要去進去喝杯茶。』

淩俊笑道:『不用啦,我是偷走出來的,如果給我娘發現我走出來,我的屁股今晚可慘了。你快點進去吧。』

該女子笑道:『好吧,再見了,俊兄。祝你好運﹗』

淩俊也笑道:『希望吧﹗好啦再見啦』

淩俊見她們進屋後,便轉身向後跑。誰知向後跑了一步就看見淩仲跟淩治站在不遠處看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