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願  望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旺兒又背上了林鳳鳳,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林鳳鳳覺得肚子空空的:“旺兒,我好餓,你呢?”

旺兒沒有回答,放下林鳳鳳,從懷堭ルX兩個饅頭,遞給林鳳鳳。

林鳳鳳拿著饅頭,聲音有些哽咽:“早上你沒有吃?爲什活H你空著肚子背了我一整天?”

旺兒沒有說話,他坐在地上。這一坐下,全身好像一灘泥一樣軟了下來,整個人已虛脫,靈魂似乎都不再屬於自己。

林鳳鳳道:“旺兒,一直以來,我都沒有注意到你的存在,可是你爲什洎n對我這泵n,你現在就是離我而去我也不會怪你。”

旺兒道:“做下人的當然應該照顧好自家小姐。”

林鳳鳳道:“其實你曾要辭去這份分作的事情管家已告訴我們,你已準備離開我們林家,爲什玻棜n對我們林家的人這洸黎腄H”

旺兒支唔著:“小姐,你不要問我了好嗎?我真的不知道該怎泵^答,反正我不能看見小姐有難,小姐應該永遠都過得開開心心的。”

林鳳鳳點頭:“好,從現在起我仍然像以前一樣開開心心的。”

旺兒不肯吃唯一的兩個饅頭,林鳳鳳也不肯吃,最後只能一人吃下了一個。

這種路邊買來的饅頭,味道連旺兒都不敢恭維,真難爲林鳳鳳竟然吃得蠻香似的。

不遠處停著幾輛馬車,看樣子是在等客,林鳳鳳招呼他們過來:“我是鳳凰山莊的人,現在身上銀子被賊偷了,你們能不能先載我回家再給你們銀子?”

一個車夫道:“這堥儢騋臚s莊得好幾天,誰相信你呀!”

一人年青一點的車夫更是過份:“我看你不能走路,幹跪不要回什牴騋臚s莊,就在這婺穨盚L日子吧!”

如果林鳳鳳能動,她一定會沖過去掐死他,可是現在情況不同:“大哥,只要你把我們送回了鳳凰山莊我可以多給一倍的銀子,要不兩倍,三倍,你要多少都可以!”

三四個車夫沒有一個願意,他們只是無情的嘲笑著。

旺兒道:“小姐,不用求他們,我背著你爬也爬回鳳凰山莊。”

那年青車夫道:“看你自己都半死不活的樣子,你還能背嗎?要不然讓我來幫你背。”

旺兒忽然沖過去抓住那個車夫:“你這個混蛋,她是鳳凰山莊的大小姐,不許你侮辱她,不然我就跟你拼命!”

這車夫本來還想譏笑一番,但旺兒的拳頭已打在了他的小腹上,車夫忍痛大叫:“夥計們,快來幫忙呀,我被人打了!”

幾個車夫沖過來就對旺兒一頓狂揍,林鳳鳳痛苦的搖著頭,旺兒爲她受了太大的苦:“求求你們,你們不要打了好不好。”

林家的大小姐從來不求人的,可是第一次求人並沒有人理會她。

旺兒滿身是傷的躺在林鳳鳳不遠處的地上,林鳳鳳道:“真不該求他們這些沒有人性的人。看來我們不被宋強抓住也得餓死。”

旺兒道:“說不定另外幾位姑娘已想辦法逃回鳳凰山莊,莊主正趕來救我們。”

旺兒的話剛說完就聽到有人在冷笑,這笑聲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世上最可怕的笑聲,因爲笑的人是宋強:“那幾位姑娘現在正在我家等你們呢!”

 

旺兒苦笑:“我們怎炯ㄢo炬癒C”

宋強道:“你也不必難過,這世上比你們笨得人大有人在,就像西門鐵和袁山雪他們,現在都被我關在山洞堮蟑嶁餓呢,那些寶藏又不能當飯吃。過個十天半個月,我再去把他們的屍體拖出來,免得污染了我的寶藏。”

袁山雪和西門鐵兩個武林高手竟然被關在了藏寶的地方等死,實在是活該。可現在旺兒和林鳳鳳落到了宋強手堙A結果只會更糟。

 

林上鶴很了不起,可是宋強卻不用耽心,因爲林鳳鳳失蹤了他也只能找到袁山雪頭上,找不到袁山雪大不了去找青城掌門袁四爺,那可不關自己的事。

林鳳鳳實在算得上是個天生尤物,宋強可以放心的對她爲所欲爲了,一想到這些宋強就十分得意。

上一次讓他們逃走,這一次宋強當然更加小心,用鐵鏈將他們都鎖了起來,又粗又大的鐵鏈讓人走起路來都會格外吃力。

宋強色迷迷的看著林鳳鳳:“小美人,我宋強見過的女人不少,你大概是這世上最漂亮的,又嬌嫩,又白淨,出身也好,一定還懂琴棋書畫,玩起來肯定味道不同。”

宋強極其變態的對旺兒道:“小夥子,看你就沒碰過女人,平日你家小姐一定是又驕傲又淑女的樣子,現在我讓你看我扒光了她衣服玩她,弄得她欲仙欲死,一定很有趣。”

旺兒歎道:“我家小姐雖然是世上最漂亮的,但你卻不知道我旺兒做的菜卻是世上最好吃的。可是旺兒卻不會做給你吃。”旺兒站在宋強的背後,可以一個勁兒的給林鳳鳳使眼色。

宋強道:“你這小子,大爺我現在什洶]不想吃,等我玩了你家小姐,再來吃你的菜。”

林鳳鳳楚楚可憐地道:“可是我現在好餓。”

宋強淫笑道:“嗯,我宋強也是個懂得憐香惜玉的人。好,你吃了可得賣力些讓大爺快活。”

幸好肚子堥S有什洩F西。要是有的話,看到宋強這副模樣,聽到他這些下流的話,林鳳鳳也一定會全嘔出來。

旺兒道:“也只有我家小姐吃我才做,哼!”

好在宋強說完就解開旺兒的鎖,看著旺兒做菜去了。

 

旺兒很快就把“龍鳳呈祥”端了出來,宋強解開了林鳳鳳手上的穴道。

林鳳鳳對旺兒道:“我一個人吃不了這泵h,旺兒,你也過來一起吃吧!”

小姐竟然肯請旺兒吃飯,旺兒當然不勝歡喜,兩個人都吃得津津有味。

旺兒道:“我學這道菜學了好幾年,由於太貴,嘗的時候都只能嘗到一點點,實在是天下美味,難怪像林莊主這樣的江湖名人都這炯葽R。今天有機會一定要吃個痛快,宋大哥難道不想過來嘗一嘗嗎?”

宋強在一旁早已被那香氣弄得不是滋味,旺兒這洶@說,大聲道:“你們都可以吃,難道我宋某還怕有毒不成?”

宋強一邊吃一邊望著林鳳鳳:“我的小美人兒,就算我是飽的,看見你也都會覺得餓。”

林鳳鳳強忍噁心,竟顯露出害羞的樣子:“宋大哥,其實你人長得不錯,武功也好,又有智慧。袁山雪,西門鐵都比不上你,你要是喜歡我可以向我爹爹提親,我爹爹一定會欣賞你這樣有本事的人。”

宋強道:“你不要想騙我,你像你爹那些自命名門正派的人,最看不起的就是我們這些他眼堛漲艘礞U三濫。”

林鳳鳳道:“宋大哥,從來沒有男人碰過我,我好害怕。如果我順從你,你能不能對我好些?到時候我都是你的人了,我再向爹提起咱們的事情,他也沒辦法的,只好把我許配給你。”

宋強道:“你不讓你爹用你們家傳的鳳凰刀一刀殺了我才怪呢!”

林鳳鳳道:“我以後只是一個殘花敗柳,除了你,我還能跟誰,難道你不明白?就算我現在不是心甘情願的,卻也沒有辦法。”

宋強道:“你是個聰明的女孩子,如果真是如此,我宋強倒是願意好好對你,能夠做林家的女婿當然不錯。不過你要是想見你爹,還得等將來你懷了我的骨肉再說,這樣更有保障對吧?”

林鳳鳳竟然點著頭:“對,你比我想得更周到。”

宋強大笑起來,將那顆又紅又大的龍的眼睛夾給她,林鳳鳳端開碗,自己夾了那個同樣大小的鳳眼:“龍應該是你,我是鳳。”

如此可愛的姑娘誇自己是龍,還在暗示龍鳳成雙,此時不得意忘形更待何時,宋強自己一口吞下。

吞下後剛有暈的感覺就倒了下去,旺兒道:“他並不比他家的狗能多撐些時候。”

林鳳鳳罵道:“壞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旺兒想:如果有一天自己吃了豹子膽告訴林鳳鳳自己喜歡她,她會不會也這樣罵自己。

除了自己身上,像宋強這樣聰明的人,當然不會把鑰匙放在別的地方,所以旺兒很快就能找到。

這次宋強雖然鎖得更緊,但打開得卻更容易,不過林鳳鳳的手雖然是可以動,但腳卻還是不能走路的。

林鳳鳳道:“旺兒,宋強死了嗎?”

旺兒道:“他吃的跟上次我喂狗的那些是一樣的藥,那些狗現在都好好的,我想他不久也會醒來。”

林鳳鳳道:“你殺了他吧!”

旺兒有些害怕:“他雖然罪該萬死,但是我沒殺過人,不知道怎炳。”

林鳳鳳道:“你不殺他,他醒來後死的就是我們。”

旺兒道:“要不我把他鎖你的這個鎖把他給鎖起來,讓他活活餓死。”

林鳳鳳道:“不行,他會武功,萬一讓他跑了呢?”

旺兒笑道:“小姐別擔心,等我把桃兒她們三個的鎖打開,再加上我的,一共是五個大鐵鎖,剛好夠他的雙手雙腳,加個死人頭。”

林鳳鳳拍手歡呼。

 

宋強是個挖到寶藏的大富翁,在宋強的口袋媟j出了好多銀票。而那些看門的狗呢?它們再吃有藥的包子仍然毫不介意,不僅僅是因爲宋強平時堬貝騝蚥U它們,而且這樣的包子吃了能夠美美的睡上一整天,何樂而不吃?

 

鳳凰山莊在武林人心目中是個帶著神秘色彩的地方,從小在這堛齯j的林鳳鳳一向不以爲然,但是才幾天的告別,她就明白這堛瑤T是世上最好的地方,永遠永遠都是。對於林上鶴來說,林鳳鳳被點的穴只算是小兒科,輕易就能解開。

他認真的聽完林鳳鳳講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旺兒依舊像往常一樣站在一旁,等待著他們的吩咐。

林上鶴對旺兒道:“聽鳳鳳說這一次全靠你才能脫險,你立了不小的功勞,要我怎狩賞你,你儘管說,我林上鶴一定滿足你。”

旺兒低著頭,吞吞吐吐的不知說什活C

林上鶴道:“鳳鳳剛才一個勁兒的誇你聰明,遇事沈著。特別是最後你讓鳳鳳看到你手心寫的四個字‘龍眼有毒’,然後在宋強面前故意大吃,引他上當,我都覺得你很會隨機應變。可我一看你現在的樣子實在不敢相信。”

林鳳鳳都著嘴:“那個時候他確實好聰明的,可現在不知道怎洵搯_來呆頭呆腦的。”

旺兒道:“老爺,我還是想告辭回鄉下老家。”

林上鶴道:“你無親無故,回鄉下幹什活H如果我們對你不好。你可以說出來。”他看著管家,“是不是你們欺侮旺兒?”

旺兒忙擺手:“不是不是,他們都很好,只是我真的想回鄉下。”

林上鶴大笑:“我知道了,一定是想回家娶媳婦,我們這堛漱X頭不少,你喜歡誰我給你做主怎狩芊H”

旺兒搖頭:“我想看看小時候我長大的那些山,水,樹木,還有鄉親們。”

林上鶴同意了,旺兒臨走看了林鳳鳳一眼,這次是勇敢而直接的。眼睛塈t著的淚險些掉出來,他緊緊抿著嘴唇。林鳳鳳也看到了旺兒的眼神,她的思想很亂,恍忽的什炯ㄓㄙ器D一樣。

 

山和水都沒有變遷,山堣H的笑容還是那炫簪u善良。

旺兒回到了那個小時候鄉親們給他搭起來的家,他曾經想過要好好報答鄉親們,可是現在他還是一無所有。

屋子堛漱@卻和兩年前走的時候沒什洧熉芊A只是積滿了灰。如果下雨房頂一定會漏水。

第二天,旺兒借了一個樓梯爬上房頂,他要把所有的瓦都翻一遍。

旺兒的家四周很開闊,站在房頂可以望得好遠,頭上的太陽很溫和,照得人暖洋洋的。

一匹白馬從遠處的小道上跑進了這個院子,馬上下來一位仙子般的女孩,那熟悉的身影清晰而深刻,她竟然是林鳳鳳。

她來這媟F什活H

人已經很近,但林鳳鳳並沒有看見房頂的旺兒,她詢問鄉鄰的聲音已可以聽得清楚:“這位大娘,你們這埵釣S有一位叫旺兒的年輕人?”

大娘笑著指向旺兒的家:“這個旺兒剛回來就有人找了,他住在那間屋子堙C”

林鳳鳳說了聲謝便向旺兒家跑去,竟沒有看見頭頂上的旺兒。

旺兒看得很清楚,他盼望著什活A可是卻沒有勇氣叫林鳳鳳,呆在房頂動也沒有動。

林鳳鳳敲門沒人出來,叫了兩聲也沒人應,便推開門走進屋堙C

屋雖然很小,東西也很陳舊,但已打掃得很乾淨。林鳳鳳沒找到旺兒,失落地在屋塈中U。

小木桌上的布就是那天旺兒爲自己洗臉的那塊,他不會是拿來擦桌子了吧?不會,還是很乾淨的。

天很快就黑了,山堛漫]對林鳳鳳這樣的大小姐來說是可怕的,除了蟲鳴和狗叫就只剩下狼嚎。

除了害怕以外,林鳳鳳還感到很冷。

她在桌下抽屜找到一支蠟燭卻沒有火,自語道:“這個旺兒怎玻暀ㄕ^來?”

門口亮起了一點火光,跳動的火焰映著旺兒的臉,上面寫著平凡和善良,他手堮陬菑黥{子,不知什洫伬啎w從房頂下來。

旺兒點燃了蠟燭:“小姐你怎炯熊M到這堥荂H”

林鳳鳳甜甜的道:“因爲這堿O你家,這埵酗@個旺兒。”

旺兒道:“我以爲你已不記得我了。”

林鳳鳳道:“我怎炤|不記得在這個世上對我最好,最心疼我的人呢?你走時最後看我的那一眼,讓我永遠無法忘記。我想,有些東西是不可以錯過的,所以人今天來找你,只想問你一句話,你喜歡我嗎?”

旺兒看著林鳳鳳,眼睛也沒有眨一下,林鳳鳳期待著他的回答,過了好久,旺兒還沒有動靜。

林鳳鳳站起來:“你再不說我可要走了。”

旺兒不知哪里來的勇氣,忽然一把抱住林鳳鳳:“小姐,我知道我不夠資格,可是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你。”雙手緊緊地抓住林鳳鳳的肩頭,他激動得有些顫抖。

林鳳鳳道:“你寧肯自己餓死也要讓我吃飽,寧肯自己被抓住也要背著一個不能行走的我,在我最危險的時候是你救了我,別人要欺侮我的時候你也挺身而出,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夠比你對我更好。”

旺兒道:“跟你在一起,我感覺擁有了這個世界。”旺兒拿起桌上的那塊布:“我以爲離開鳳凰山莊只有看到這塊布才能讓我感覺我們在一起的短暫時刻。”

林鳳鳳道:“不,我們以後還會好長好長。”

 

一個月後,鳳凰山莊舉行了熱鬧的婚禮,新人就是旺兒和林鳳鳳。

林上鶴看著旺兒:“我說要報答你,你什炯ㄓㄜn,原來你是看中了我們的女兒,她可是我鳳凰山莊最珍貴的寶貝。”

旺兒道:“孩兒知道。”

林上鶴道問林鳳鳳:“這個寶貝女婿可是你自己選的,可不要看走了眼。”

林鳳鳳道:“女兒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心去體會的,一定不會錯。”

林上鶴笑道:“既然你這泵菻H,我就將鳳凰山莊的鎮山之寶鳳凰刀交給他。旺兒,你從今以後可以好好練武,到你可以掌管鳳凰山莊的時候我就可以好好歇歇啦。”

林上鶴把鳳凰刀遞給旺兒:“我只有鳳鳳一個女兒,我今天把鳳凰刀交給你,也就是把我的女兒交給你,你要珍惜。”

旺兒道:“孩兒謹記,但有一事相求,孩兒想將此刀改名願望。”

林上鶴皺眉:“我們林家的刀法名爲鳳凰,刀因此而命名,你爲何要將它改爲願望?”

旺兒低下頭,難爲情的道:“自從孩兒進鳳凰山莊見到鳳鳳的時候,就有了一個願望,當我實現它的時候,岳父大人把這把刀和我的願望都交給了我,今生今世,我都會比珍惜自己的生命還珍惜鳳鳳,這把刀會永遠爲我們見證,所以我想叫它願望。”

林上鶴道:“好吧,你們能夠一生幸福也是我的願望。”

從今以後,世上再沒有鳳凰刀,因爲他已成了旺兒腰間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