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願  望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旺兒道:“可是我不明白你爲什洎n用這種方式來向我問話,當時在你家你就可以弄個明白的。你想抓宋強,我們都會很願意幫忙的。”

西門鐵望著旺兒:“你真的願意幫我?”

“當然,福德夫妻,大狗他們都死得好慘,還有好多我們不知道的人,他們可能死得更慘。”

“看得出來你是個心地善良的人,我相信你。不過這件事沒弄清楚之前一定得保密。我問你,宋強借用福德的臉爲什洹A家小姐和那些丫頭都沒看出來?” 旺兒想了想:“這不奇怪,我跟福德接觸那泵h都沒有看出破綻,實在是宋強的易容術太厲害,把我們都給騙了。”

西門鐵點頭:“好,袁山雪爲那宋強證明書信不是寫給我的,甚至連宋強是怎炬V進我西門家的他都知道,當時你也在場。”

旺兒恍然大悟:“你懷疑我們和宋強是一夥的?”

西門鐵道:“不錯,除了你以外我的確懷疑他們,宋強能夠逃脫我也懷疑是他們放走的,還殺了我的人。”

旺兒道:“我告訴你,我們家小姐只是剛認識那位元袁公子的,你不用懷疑她。”

西門鐵道:“看來你很忠於你的主子,如果他們真的是宋強一夥呢?”

旺兒道:“宋強被你點穴後都不能動了,如果他真是我們救走的,除非袁公子這樣的習武之人背著他連夜逃走,否則怎炫鈰鱁k過你的耳目?”

西門鐵道:“不,我的點穴手法雖然頗爲獨到,並不是絕對無人可以解開,不能排除袁山雪就是這樣的人。要不然我看見你能坐能走就不用懷疑你了。”

“宋強也是精於點穴之人,可能是他自解穴道然後殺人逃逸?”

“宋強如果有這樣的本事就不會被我點中,更不會被點中以後還渾然不知。”

“如果宋強已經逃了,你跟蹤我們又有什洛峞H”

“說實在的,我至少有九成相信宋強的穴道還沒有解開,那樣的話袁山雪要救他就只有將他藏起來,可是在我的地盤上要藏也是不容易的,只有帶走才是唯一的辦法。”

“小姐和袁公子都好好的,四個丫環更是活蹦亂跳,誰會是不能動彈的宋強?”

“你確定你的馬車堨u有五個人?”

“當然,除了福德的鬼魂。”

“可是並不能確定袁山雪的馬車上沒有第三個人!”

“如果有,那小姐不是很危險!”

“袁山雪既然是宋強一夥的,你家小姐當然不會有什泵M險。”

“那你直接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我只是想抓宋強,並不想因此和青城派,鳳凰山莊結下梁子。”

“如果宋鐵不在車上呢?”

“那也要在袁山雪身上查出他爲什洎n放宋鐵,宋鐵在什泵a方。”

“怎洵d?”

“我去把車夫打發走,明天我爲你們趕車,只要你跟我一起合作,應該不會露餡。”

“但是還有一天時間就要到青城山了。”

 

馬車ㄤ{了,車箱堣限茪H只有旺兒知道趕車的人是西門鐵,他那寬大的斗笠足以掩住大鬥個臉。

按照西門鐵的計劃,中午時大家都去吃飯的時候他就去袁山雪那邊的馬車堣@探究竟。

可是到了中午吃飯時,袁山雪的車夫卻坐在車上沒有離開,西門鐵著急也沒有辦法,最後他還是往那邊馬車走去:“朋友,你的馬車可真漂亮。”車夫淡淡一笑:“還可以。”

“得不少銀子吧?”西門鐵一邊說著一邊要找開門往媮@。

車夫使勁咳了一聲:“客人或話放有值錢的東西在堶情A咱們是同行,你可不要讓我爲難。”

西門鐵看不到車箱堶悸滷〞p豈肯罷休,正要強開車門,袁山雪卻從飯店堥咱X來,手媞搧菑@碗飯,沖著他的車夫喊道:“辛苦了,吃飯!”

西門鐵急忙回自己的馬車,旺兒他們也都從飯店出來上了馬車準備趕路,旺兒湊到西門鐵身旁,低聲道:“你可查出了些什活H”“沒有,我剛要打開車門你們就出來了。奇怪,你們的袁公子對那趕車的也太好了些吧,竟然親自送飯給他。”

旺兒點頭:“是啊,又不見得對我們好。”

西門鐵眉頭深鎖:“不對勁,我好像一直沒有看到那個車夫起身過。”

旺兒道:“是啊,他都這樣坐了兩天了,難道不累?一定是個有殘疾的人。”

西門鐵道:“這車夫不少,殘廢的卻不多,這袁公子犯不著非得找一個殘廢的對吧?”

旺兒低頭思索:這車夫的確是一大早就出現在西門鐵家門前等候,道:“難道這個車夫就是那被你點了穴的宋強?”膩_頭來時西門鐵已經不見了。

 

那邊袁山雪的車夫正要驅動馬車,對面卻有一人一騎飛奔而至,馬上之人正是西門鐵,他翻身落馬,擋在了袁山雪馬車前方。

聽到馬蹄聲,袁山雪推開窗探出頭來,他看到了西門鐵,有些吃驚:“怎泵b這堻犒J上了西門大俠,我們不是才從你家告辭嗎?”

西門鐵道:“我是來告訴袁公子要趕遠路應該換個好一點的車夫,袁公子你說對吧。”

袁山雪道:“我覺得這個車夫不錯,他能夠讓這馬聽話就行。”

西門鐵正色道:“大家都是明白人,就應該說明白話。我六個手下的死,看在青城掌門袁四的面子上我不再追究,可是今天這個車夫我是要定了。”說完沖上前從車夫面前一閃而過,手已從車夫臉上扯下一張面皮扔到袁山雪的車堙C

最吃驚的還是林鳳鳳:“這是怎泵^事?”她走下了馬車,已看清楚那車夫正是宋強,她自幼純真善良,一看見這樣的惡棍就作嘔。

旺兒他們也都走了過來,袁山雪道:“這堥S你們的事,你們先回車上。”

四個丫環都很聽話,旺兒卻一動不動,他已認定袁山雪是壞人:“我的主人是小姐,爲什洎n聽你的。”

袁山雪可不高興聽到這樣的話,看看了林鳳鳳:“你看他,多不懂規矩!”意思是讓林鳳鳳管教旺兒一下,可是林鳳鳳卻望著袁山雪:“這是怎泵^事?”

西門鐵道:“還是我幫林姑娘直接問這位宋強好些。”

袁山雪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他的臉孔很英俊,所以表情也很清晰,林鳳鳳退了幾步:“你在幫助宋強?宋強逃走難道也是你?”

西門鐵道:“青城乃名門正派,聽說你的叔叔還準備將掌門之位傳給你,我實在不明白你爲什洎n這樣做?”

袁山雪向西門鐵走來:“西門大俠,我把宋強還給你,這件事你不要讓我叔叔知道好嗎?”

西門鐵若有所思的道:“你至少應該告訴我爲什牲鴽a?”

這些話袁山雪當然不想別人聽到,他一邊向西門鐵走近,低聲說著:“事情是這樣的......”剛說出這幾個字他忽然撥出劍向西門鐵刺去。

 

西門鐵江湖經驗當然不比袁山雪少,他早有防備,一閃身劍已在手,兩劍相交之聲不絕,西門鐵的劍勢兇猛如虎,袁山雪的劍規矩而謹慎。

剛過了十來招,西門鐵一聲大喝,雙臂一振,如山雕一般飛起。

當西門鐵從空中撲下時那劍端仿佛幻化作山雕那帶有倒勾的嘴,挾著強勁的風聲,袁山雪覺得那雕就要啄瞎自己的眼睛,驚悸之餘抽身疾退。

“雕王啄!”林鳳鳳驚呼,從小林上鶴就給她講過許多武林中最可怕的功夫,其中就有西門家的雕王啄,專門刺殺對手的眼睛。

袁山雪的眼睛還是好的,但如果西門鐵的劍尖向前半寸,他剩下的日子就得在黑暗中度過了。

冷汗浸涅了後背,他的聲音有些震顫:“西門大俠果然名不虛傳。”

袁山雪在林鳳鳳心目中的形像就像一個肥皂泡一樣的破滅,他不會真的是宋強一樣的壞人吧,他救宋強一定有苦衷的,林鳳鳳這樣想。

袁山雪敗了,他當然得說清楚:“西門大俠有沒有聽過關于‘藏金閣’的寶藏?那可不是少林寺的藏經閣,是黃金的金。”

“你說的是前朝皇帝的金庫?”這是個武林中傳得很響的寶藏,很多人都垂涎三尺,西門鐵當然聽說過。

“宋強可以幫我們找到那批曠世的寶藏,所以我才將他救走,實在想不通西門大俠如何發現是小弟所爲。”

西門鐵冷笑道:“哼,你實在不該讓宋強扮成你們的人,那福德是假的你們早該認了出來才是。而且你在我抓住宋強時表現也太聰明了些,既想到了當天不是什泵N日,又知道宋鐵是裝在缸媔i我西門家的。這一切只因爲你們根本就是同夥。”

袁山雪苦笑:“原來就是這些引起了西門大俠的懷疑,其實我是在宋強被你抓後跟他談話,知道通過他可以得到‘藏金閣’的寶藏才決定救他,那福德是假的我們確實沒認出來,書信的真實日期不是三月十三和宋強躲在缸堻ㄔu是我的推測,是我自作聰明,弄巧成拙。”

旺兒暗笑:你這傢夥在我們小姐面前賣乖,現在吃苦果了吧?要不是這樣,西門大俠還真抓不到宋強。

 

林鳳鳳難過極了,她幾乎不認得眼前這個袁山雪,珍珠般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滾了出來。

西門鐵問袁山雪:“那寶藏在什泵a方,你怎洩器D這宋鐵不是騙你的?”

聽到這話袁山雪臉上掠過一絲不易查覺的笑容。他知道,每個人都有弱點,雖然各有不同,但是一個‘貪’字卻是大多數人的共同弱點,這個西門鐵好像也不例外:“西門大俠想必也對這批寶藏感興趣吧?”說著從懷堭ルX一塊白色的緞子,上面有地圖,“這就是藏寶圖,是宋強隨身所帶的。不過只有半張,至於另外半張,他當然沒有帶在身上,現在他直接帶我們去寶藏的所在。”

西門鐵道:“他既已找到寶藏,難道還不被他搬走?”

袁山雪道:“還有什泵a方比原來那塈騞A合藏寶呢?”

林鳳鳳著袁山雪:“哼,你這個壞蛋,我不跟你去青城山了,我要回家。”回過頭。“旺兒,叫桃兒她們,我們回家!”

聽到這話旺兒可高興啦,大聲道:“好呢,桃兒,快出來,我們跟小姐回家了。”

西門鐵看著袁山雪,似乎在傳遞著什活A袁山雪走到林鳳鳳身邊,拉住林鳳鳳:“好妹妹,你怎洶F?”

林鳳鳳一把甩開他:“誰是你妹妹,放開我!咱們以後誰也不認識誰!”

袁山雪道:“有了那些寶藏咱們的將來才會更美好不是嗎?我這都還不是爲了你?”

這樣的話會有人信嗎?騙小孩還差不多,可是感情這東西有時候就會讓人變得像小孩一樣,林鳳鳳還在流淚,可袁山雪再次拉她的時候她又軟綿綿的不再強硬。

只可惜無論從小林上鶴給她講過多少江湖中的故事,都改變不了她少女本性的單純,袁山雪必竟是她情感世界堛熔臚@個男人。

宋強倒成了旁觀者,旺兒可沒有忘記他:“西門大俠,你答應過大狗一定讓他死的。”

西門鐵沒有動。

林鳳鳳也道:“不錯,他還是殺福德的兇手!一定得死。”然後對袁上雪說,“袁公子,我們兩家都不窮,如果我們將來在一起生活,也並不需要這些寶藏。”

袁山雪道:“好妹妹,你不明白,武林中誰都想得到這批寶藏,如今走運的是我們,我相信就算是你父親林伯伯今天在這堙A他都會站在我們一邊的。”

林鳳鳳過去拉起桃兒:“你竟然是這樣看我們林家的,我們走,回家。”

西門鐵似在自語:“這件事要是傳出去了,袁公子將來別說做掌門,只怕還會被遂出青城,哼!”

 

不用西門鐵提醒袁山雪也明白,他一聲沈喝:“都給我站住。”

林鳳鳳一向不喜歡聽別人使喚,只是走得更快,袁山雪施展輕功,攔在前方。

林鳳鳳道:“怎活H想殺我滅口嗎?告訴你,要是我死了我爹爹一定會找你算帳的!”

袁山雪柔聲道:“跟我去青城,只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好不好?”

林鳳鳳泣道:“我也希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我們可以開開心心的去青城,可是現在除非你馬上殺了宋強,忘記寶藏。”

袁山雪沒有了耐性:“絕對不行。”

“那你讓開,我要回家。”林鳳鳳用力推他。

“聽說你們這些大小姐都和自己的丫環感情不錯,你是你再走一步,我就殺掉她們中的一個!”袁山雪開始顯得有些喪心病狂。

“你敢!”林鳳鳳往前走。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一個丫環倒在血泊之中,袁山雪的劍正在滴血,一條生命就像被袁山雪剛剛使用了的一個小小籌碼。

旺兒憤怒了,他忘記了危險,沖向袁山雪,要爲那個無辜死去的丫環報仇,哪怕是再多一個無辜的自己。

袁山雪向他舉起劍,林鳳鳳停住腳步:“你這畜牲,住手,我跟你走。”

雖然林鳳鳳只是不想袁山雪再多殺人,可是旺兒覺得小姐是在關心自己,他覺得小姐真好。

袁山雪想過去拉林鳳鳳,林鳳鳳叫道:“不要碰我,否則我死給你看!”

宋強吭聲了:“算了吧,袁公子,有了寶藏你還怕這世上的漂亮女子爭相投懷送抱。”

袁山雪道:“你還是趕你的車,少廢話,西門大俠,我先不回青城山,咱們先去宋強那堮野t外半張圖紙怎狩芊H”

西門鐵點頭,旺兒道:“西門大俠,你是鼎鼎有名的大俠,可不能爲了寶藏而不顧正義呀?”

西門鐵沒有出聲,良知雖然有,但金錢更重要。

 

這堿O宋鐵的另外一個家,與被西門鐵端掉的窩點一樣豪華奢侈,這樣的地方住的本應是高官巨富,絕不應該是一個淫賊的窩。

大家都被安頓下來,這次旺兒例外的睡到了一張柔軟的大床上,因爲在這媢磞b找不出來適合擱置他的那種木板。

只是現在的情形他是怎狩豸]睡不著的。

第二天可就慘了,西門鐵,袁山雪,宋強他們要去尋寶。剩下的三個丫頭都被關了起來,而林鳳鳳也被袁山雪乘其不備點了穴,動彈不得,只留下一個旺兒給他們做飯。

其實就算是不把她們關起來,院門口那十幾條長著血盆大口的惡狗也足以讓她們不敢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