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願  望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鳳凰山莊的主人林上鶴不但有名震天下的鳳凰刀,還生了一個世上最美麗的女人林鳳鳳。

所以林上鶴是一個驕傲而得意的人,他如果知道在他家堳嵹|劈柴飯的夥計旺兒喜歡上了他的女兒不知道會有多洫薽瘙捙a。

不過好在林鳳鳳並不喜歡旺兒,她甚至不知道自家的後院有這洶@個旺兒存在著,這一點讓旺兒也覺得很悲哀。

只有在星星落下的時候,旺兒才可以傾訴自己的願望。旺兒在想,其實就算是天上的星星都掉光了恐怕也是沒有用的。

 

林上鶴覺得應該爲自己找個上門的好女婿了,每當向女兒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雖然林鳳鳳總是不勝嬌羞的嗔怪不已,但看得出來那顆女兒心早已懷春。

所謂子朝母女朝父,林鳳鳳也和她爹一樣驕傲,理想中的如意郎君應該和一表人才,上天下地無所不能,外加七十三般變化的二郎神差不多。不過可能還是不行,他多了一個眼睛。

爲了能夠多些機會見一見這位大小姐,旺兒學會了一道拿手的名菜,叫做“龍鳳呈祥”。謝天謝地,老爺、夫人、小姐他們都喜歡。旺兒每天上菜的時候就可以低著頭斜著眼睛看一看這位林鳳鳳啦,不過千萬不能讓老爺發現,其實老爺就算看見了也不知道他心媟Q什洩F西。

可這樣的好景看來也不長了,在成百上千之上門下聘的優秀青年一代中,林鳳鳳和林上鶴總算覺得青城派的嫡傳弟子袁山雪不錯,他可是未來青城派的鐵定掌門啊。

這鳳凰山莊林家的大喜事也正是旺兒的愁緒所在,他失落地要向管家辭去這份工作。

管家卻板著臉一口回決:“不行!”旺兒沒有爭辯:“大不了我一分錢不要走人,反正我是真的不想幹了。”說完轉身就要走。

管家奇怪地看著他:“你怎洶F?”

旺兒沒有回答,連說話的意思也沒有,這可不像平日堥滬茯□熅鷝F的旺兒。管家的語氣變得溫和:“老爺告訴我小姐因特別喜歡你的那道‘龍鳳呈祥’菜,特別叮囑將來她要是嫁出去了一定要將你也帶走,所以你不能離開啊,將來你的待遇也一定會好很多。”

旺兒在想:雖然這樣可以天天見到林鳳鳳,可是她卻是別人的人了:“你讓我考慮考慮。”

 

朝陽下披著銀色的斗篷,一襲白色的衣衫,挂著鑲滿奇珍異寶的劍,騎著毛兒烏黑發亮,佩著黃金馬鞍的高頭大馬的英俊瀟灑公子就是袁山雪。

出身在鳳凰山莊這樣的武林世家,林鳳鳳當然也會騎馬,所以也懂得欣賞袁山雪的高超騎術。

袁山雪在疾馳的馬背上射下了雲端的飛鳥,這樣的本領令林鳳鳳也心跳和歡呼,才幾天的相處,林鳳鳳覺得自己已愛上了他,覺得他就是自己的將來。

林上鶴當然也看得出來,他也很欣賞袁山雪這樣年輕有爲的青年,所以袁山雪提出要帶林鳳鳳去青城山玩幾天他都欣然同意。

 

林家的派頭自然還是要的,林鳳鳳帶了四個丫頭和旺兒及另外一個廚頭師傅福德。

鳳凰山莊到青城山快馬也得三天,照他們這樣遊玩式的走法怕得要五六天才可以到達。

天黑著一行人住進了一家叫做“客似雲來”的大客棧。之所以選擇這家客棧,因爲袁山雪老遠就看到這家客棧挂在四丈空中的四字招牌“客似雲來”不但是名家手筆,更是純金打造,因此一定豪華而有檔次,林鳳鳳暗暗佩服他有眼光。

奇怪的是這埵穚i了許多武林中人。有不少都認識袁山雪,過來和他打招呼,問過了才知道原來因爲近來這一帶出現了淫魔“辣手摧花”宋強的蹤[,大家都是來對付宋強的。

江湖中有兩大色魔,一個是“辣手摧花”宋強,一個是“踏花少爺”肖如玉。雖然同是色魔,但兩個人是截然不同的。

踏花少爺是個騙子,無論多聰明的女人,他都可以讓她相信自己可以將天上的星星摘下來送給她,將水堛漱諞G撈出來給她做鏡子。所以被他騙的女人比天上的星星和到水媦握諞G的猴子恐怕都要多。跟任何女人他都只是一次,這個怪癖他一直維持著,所以一旦欺騙得手,可憐的女人就算是跪下來求他他也是無動於衷的。

不過最可惡的還是宋強,他可是明目張膽的強暴良家婦女,只要是被他看上的,他會事先一紙書信通知她的家人,某某時間會去他家,讓這家人都手足無措,將女人這堥綵婺藏,但結果還是難逃惡運。

宋強之所以這樣倡狂,是仗著他的一身武功,自稱是兼具各家之長,想必是講來嚇人而已。

這些年來宋強一直過得安穩是因爲他下手時還是有所選擇的,對於那些有背景的人他還是儘量不去招惹,這次卻不知道爲何竟把將要施暴的書信下到了武林世家西門鐵家堙A而物件正是西門鐵的老婆龍曉冰。

西門鐵不但武功了得,而且在武林中聲名頗佳,此事一傳到武林中,各路朋友聞風而至,紛紛有撥刀相助之勢。

 

用飯的時候旺兒和福德及四個丫頭坐在一起,四個小丫頭都年輕漂亮,福德一個勁兒的逗她們弄得旺兒孤零零的。再看看林鳳鳳和袁山雪有說有笑別提多不開心了。

第二天,旺兒跟著他們到了一個大戶人家堙A主人出來迎接才知道竟是鼎鼎大名的西門鐵。也看見到了他那嬌柔美麗的妻子龍曉冰,看來大概也不會武功,難西門鐵如此緊張那個宋強。

袁山雪準備在西門家待上兩天,因爲後天就是宋強所約之日,憚Z林朋友都想看看這個宋強有什炯q天本領敢太歲頭上動土,一面偵騎四出希望將宋強抓住交給西門鐵,立個大功一件。

在西門家旺兒認識了他們家的主廚大狗,大狗是個少言寡語的人,除了炒菜就是發呆,就好像真是一條老得快要死了的老狗。

大狗對身邊的每一個人好像都不太好,所以沒有人愛答理他。幾個下人在一起吃飯,福德道:“這宋強是不是瘋了,什洶H不好惹,偏偏找上你們家財雄勢大的主人西門鐵,不是自找死路嗎?”

一個丫頭搭道:“這是你們男人的色膽包天。”福德笑道:“小心他來找上你呀。”丫頭必竟是個小姑娘,顯得真有些害怕:“不許你亂說。”福得道:“放心,我會保護你的嘛。”

另一個丫頭笑道:“就你呀,保護自己都不行。”

福德拍著旺兒的肩頭:“旺兒,你說,要是咱們男人連女人都保護不了那還叫什洧k人?”

旺兒整個腦海堨u有林鳳鳳,沒有理他。大狗卻跳了起來一把抓住他的衣襟,福德本來想說話,但一看見大狗那噴怒的眼神,性子便萎軟了下了。大狗咬著牙,太陽穴的筋都突得高高的,仿佛在強忍著什活A但最後只是艱難的吐出了四個字:“住口,吃飯!”

沒有人再說一句話,大狗也沒有再吃一口飯。

夜深的時候大狗一個人蹲在爐火旁邊,看著跳動的火焰出神。

一隻手端著一碗飯:“你今天只吃了一點,大夥給你的。”大狗順著這只手看到了旺兒,接過飯放到一邊。

“老哥哥,你不吃飯就應該去睡覺。”旺兒也蹲了下來,用一跟木塊挑著柴火。

大狗搖了搖頭:“我睡不著,每天都這樣,應該睡覺的是你。”

旺兒扔在挑著柴火:“我也睡不著,每天也是這樣。”

大狗歎了口氣:“那我要去死呢?”

旺兒沒有想到他會說出這洛j怪的話來:“死?你爲什洎n去死?”

大狗呆呆的道:“只要死了才能見到我的芳兒。”然後苦笑著,“你一定想問我爲什炬{在還生不如死的活著?只因爲我還要看到善惡的報應。”

旺兒本想再問,但看見大狗那悲痛的神色和白天兇惡的樣子判若兩人,所以不忍。

掃地的老婆婆告訴了旺兒,芳兒是大狗的妻子,兩個月前才死的,大狗本來不到三十歲,但看起來突然變得老朽不堪這都是因爲傷心。

大概是因爲大狗覺得自己沒能夠保護好自己的妻子,所以在福德說到男人保護不好女人就不是男人是憤怒了,不過大狗還是不應該,這樣讓福德多難堪?

 

明天就是宋強要來的日子,西門鐵的人已將所知的宋強七個可能的藏身之處搗毀,仍然未能見到宋強的蹤影。

西門鐵明明收到消息宋強就在這個城堙A難道會憑空消失了不成?

無論如何一定要抓住宋強,西門鐵反復看著那張紙條:“ 汝妻不勝嬌美,在下豔羨之至,三月十三乃一良辰吉日,在下將前來借嬌妻一用。宋強。”後面還有宋強那獨一無二的紅色標記,是一匹狼,狡猾,殘暴,而兇惡。

西門鐵是個沈著穩重的老江湖才沒有將那張紙條撕得粉碎,他的怒火都轉變成了對宋強的仇恨,無論明天宋強來與不來,他都得死!

西門鐵家堛澈人很多,妻子龍曉冰由丫環服侍在房奡X乎不出來,只是一遍遍地梳自己的頭髮。

招待客人需要美酒,有人倒是很體貼西門鐵,給他送來了十二壇美酒,只是今天是宋強要來的特別時刻,來者實在不該敲鑼打鼓,仿佛喜慶似的氣氛。二十四個受雇而來的抱酒漢子和八個鑼鼓手留下美酒就走了。

福德是個好酒如命的人,喜歡有事沒事跑到酒窯堸蔑s喝,面對這十二壇別人送來的好酒他當然也是禁不住誘惑的。

每當旺兒想找福德而找不到的時候就到酒窯堨h找是一定沒錯的,這次當然也不例外,只是這次福德顯得有些古怪的樣子,甚至看到了旺兒也裝作不認識,不過旺兒也懶得理他。

中午到了也沒有見到宋強的影子,不過午飯還是得吃,旺兒爲每一張桌子都送上自己的“龍鳳呈祥”菜,他又偷偷看了看林鳳鳳,她還是那洵,就像是天上的彩雲,你只可以觀賞,但永永遠遠都是碰不到的。

西門鐵端起了酒:“各位武林同道爲了我西門鐵的事而不辭勞苦而趕來相助,在下不勝感激,想那宋強爲害百性,作惡多端,人人得而誅之,無論他今日來與不來,我西門鐵都不會放過此賊。”從武林人士紛紛回應。旺兒和大狗也站在一旁,旺兒看見大狗聽著西門鐵的話很激動,竟是熱淚盈盈的樣子,旺兒想:“他真是個性情中人,竟是這洫e易激動。”而福得也沒有再去理會那四個同來的丫頭,只是看著西門鐵的酒杯。

西門鐵舉起杯先幹爲淨,突然臉色變了,猛地將喝下去的酒都逼了出來,濺在桌上的竟然騰起煙霧,那是一種妖異的紫黑色,大家都明白酒埵閉r,西門鐵朗聲道:“何方小輩也太低估我西門鐵了,竟然想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對付我。”內功深厚的西門鐵竟安然無恙。

許多人都站了起來:“怎泵^事?”目光落在了旺兒,大狗他們幾個送酒菜的人身上,西門鐵很快冷靜了下來:“我知道不是你們,但你們有沒有見到有人可能在酒堸竣F手腳?”

西門鐵雖然見過旺兒和福德,但他們只是跟在林鳳鳳和袁山雪的後面,所以覺得他們有些陌生:“你們也在負責這些酒菜?”

林鳳鳳怕西門鐵誤會自己的人:“他們是我帶的廚子而已,絕對信得過的。”

西門鐵雖然不認識林鳳鳳,但卻認識袁山雪:“沒事,只是這些酒來得是有些古怪,看來全都不能喝。”他命手下去檢查。

看著滿桌的飯菜,然後大家都正餓著肚子,可真不好受。

宋強還沒有來,龍曉冰好好的坐在他身邊吃飯,大家都被耍了,這堛漱H都是英雄和名人,而宋強只是個下流的惡魔,丟臉的當然是這堛漱H。

 

就在這時候,有一個人來到西門鐵跟前:“西門大俠,你知道嗎,今天早上城東有人被姓宋的惡魔姦污了!”西門鐵咬了咬呀:“那個混蛋,真是千刀萬刮都不足以解恨!”

很快又一個人來到西門鐵跟前:“西門大俠,你知道嗎,前不久聽說城北又有婦女被宋強強暴。”

有人叫道:“他娘的,明知道我們都在找他,他竟然還不停地作案,簡直是在挑釁!”

西門鐵一聲冷笑,抓住了那個給他通報消息的人:“你說的是真的嗎?”

這人望瞭望西門鐵那威嚴的臉孔,打了個寒顫:“我也是聽別人說的而已,實在不知道真假。”

西門鐵道:“是不是宋強讓你弄這些消息來故意製造迷霧。”

這人更加害怕了:“小的不敢,小的並不認識宋強,只是有人給我銀子讓我在這個時候來告訴西門大爺這些事。”

西門鐵沈聲道:“再有人來通報這些假消息的話,一律不許進來。”

旺兒走過來道:“西門大俠,要是有人來通報真消息難道也不讓人進來嗎?”

西門鐵道:“這附近幾十埵a我都遍佈人手,如果宋鐵真的作案,不等這些人來,他們一定會火速通報,我相信他們搜集消息的能力。”

林鳳鳳看看了旺兒:“你可真不懂事。”旺兒低著頭有些難過。

西門鐵的人消息來了,不過不是他遍佈外面的眼線,而是那些去檢查酒的人。他們是尖叫著來的:“好恐怖啊,酒窯埵陪茼漱H,臉上血肉模糊,好像是被剝了面皮。”

西門鐵臉色急變,叫了聲:“各路朋友,再沒有找到下毒之人和殺人兇手之前誰也不能離開,請包涵。”言語間已向酒窯掠去,有人緊隨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