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第十九回

第二十回

    

塵俗的城市讓鄭修峰攜帶了一腔子的傷情和慕念,到這清寂秀麗的山院堙C也許他真不該參加那個傳統與土著的節日,可惜,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青春一旦驛動,就再也難以平靜。

鄭修峰坐在七十年那種簡樸風格的雙層小樓的走廊上,歎息地回憶著平凡又驚奇的相遇。回憶洶湧地撲上來。

這個天造的節日,偶然又巧妙地使鄭修峰與她又互相闖入對方的世界。節日的街道上,湧動著四面八方彙集來的人潮。

挑菜秧苗的、轉著陽傘雨傘的、提一串墨鏡的、敲松脆雞毛糖的、賣老鼠藥的、推彩票車的;擺水果攤的、襪子攤的、服裝攤的、書攤的、小吃攤的、補牙攤的;木匠的家具,石匠的豆磨、氈匠的地毯、鐵匠的刀具、泥匠的水槽、巫匠的相攤;扒手、牲口販子、討錢的殘疾人、扮酷的少男少女、馬戲團的演員、怪異的尼姑道士;……

這是一個古老的極有影響力的節日。

在明清民國年份,縣城南的婺星君娘娘廟堶n舉行盛大的廟會,擺開戲臺子請當地特色戲班子——“亂彈”,演上三日三夜,各家各戶不管家中殷不殷實都擺出濡肉糕果茶點等到桌案上,點燃燈燭,祭拜祖宗神仙。有的還抱了鐵鍋,疊幾塊磚頭,在天井或路頭燒羹飯,聽長輩說吃了能清體濁氣,保身安康。

這天,天還沒亮到清爽的時候,知縣以下的大小官吏要在戲臺前赤足下田,擊鞭耕牛,耕地三犁,以示要“勤於農事”。時過境遷了,改革開方的現代政府把古老的節日開發起來,在堶悸`入商品交流的內容,鼓勵大家做生意,也可以方便老百姓的生活,加快貨物流通。

節日的名望使遠到江蘇、上海、杭州、紹興的客商,近到桐廬、蘭溪、諸暨等鄰縣的老百姓,紛紛提早相約好,沒天亮就踏著晨露往城婸陛A生怕太陽一出來馬上爬到西邊去,漏了節日。鄭修峰理所當然地參加了,況且還有許多年輕的小夥子相邀。鄭鐵是其中最聊得來的一位。鄭鐵特喜歡追趕節日,幾月幾哪村莊過時節,他一清二楚,節日是鄭鐵生活的調味劑,可以激發他的許多熱情,緣是他嗜酒。

中學畢業以後,鄭修峰高升中榜到遠方求學去了。鄭鐵流入社會做起了生意,儘管倆人不常相聚,儘管倆人的世界觀與人生觀,在逐漸地分道揚鑣,可是倆人依然特別地投機,依舊彼此存在著一種默契。鄭鐵很講義氣,骨子媊郁t著古代草莽的氣質。這種傳統的骨髓製造流淌的血液,影響著他的爲人處世。義氣對於半文明時代來說,可以翻譯爲尊重與幫助,但也時常表現得粗魯與好鬥。鄭修峰是個武質的文儒,尊重所有尊重自己的人,敬一分讓三分,正是這種相處的基礎,使得這倆位元知識與思想結構相差很大的小夥子相處得越發融洽。

沒有鄭鐵,鄭修峰不會尋到觸到這難受的相思的根源,但鄭修峰絕不會責怪鄭鐵,只因自己太多情,連落花都有情,何況於人呢!

節日的氣氛嘀哩嘟嚕地很熱鬧,用條紋的防雨布搭蓋的臨時鋪子占了大半以上的街面,商人們拿著嗽叭站在櫃檯上富有節奏顯的滑稽地喊叫著,招攬生意,他們使勁在喊自家的貨色最值。

擁擠的人群在剩餘的街道上川流不息。宋朝畫師張擇瑞的清明上河圖就是站在此處的望江酒樓上畫下的吧!知點文化並且參加過這個節日的人恐怕都會這樣想,況且這個古縣有一半的人是姓張的,歷代也出了些名聲斐然的畫師。

陽光燃燒的也很喧鬧,天地相一,把人蒸出許多汗來,他與鄭鐵混在這節日的花花綠綠的街道上,我推著你的肩,你踩著我的腳,總算從四牌樓走到下大街,鄭修峰把因爲炎熱而顯得多餘的西裝脫下來托在手臂上。鄭修峰無論在什麽場合,都會讓人覺得是個文靜的書生的模樣。當倆人經不住這人與太陽的折騰,兩腿發酸的時候,想擠出了人潮退到稍微清靜的街道上。可是天曉得人多到,前進的速度只能象蚯蚓一樣的蠕動。

突然間只見一個醉漢急匆匆地推著自行車,硬擠亂撞地吆喊著“小孩優先,小孩優先!”,後面車座上的小孩嚇得哇哇地癡哭,那發瘋了的醉漢撥金黃色的稻草叢一樣把行人紛紛濺開,嘴堜I呼地噴著粗氣,把嘴唇都要吹飛的樣子,眼睛翻作白豆腐一樣難看,人們見他醉糊糊的,生怕惹了麻煩,似躲著瘟病地給讓了一條道。人群中沒幾人能認識這醉漢,可是鄭修峰曉得,這人原來是鄭鐵,他想著法子還真靈,他向一個中年人借了輛困在人群中央的車子,讓他們在自己開出的道婺繺菕A才使得他倆逃出人災的鬧區,鑽入一條小胡同,在一個嶄新的地方喘息透氣。正是在鄭修峰暗自慶倖的時候,一場更大的“人災”降臨呢!

灰白的古牆忍受著被鬧市遺棄的寂寞,他倆在偏僻冷清的淩宅巷堿鵀獢A走出頭後,鄭鐵有意來到一條剛剛從舊城改造中清理出來的新路上,兩旁的店鋪從門面與幌子上,就可以看出來絕對都是新開張的。連那路燈的樣式也是仿著西方的最新潮流的。

鄭鐵有目標地往一家店房走去,鄭修峰只尾隨在後面,一切都不會在他預料之中而發生,會降臨的如此充滿天意與突然,甚至改變以後生命的顔色和樂章。

一位忙著賣冰棒雪糕的清純地富有氣質的姑娘,站在冰櫃前朝他們微笑,並且熱情的向他們遞紫雪糕“哪,汗縶縶的,吃根冰棒涼一涼吧!”。鄭鐵顯然認得她,招呼了一聲:“你這樣做生意還不虧本呀!”那女孩並沒應聲,依然甜笑,以笑作答,像一尊美的雕塑,遞著雪糕執意讓他們消渴,鄭鐵咽了口口水,看了看那女孩,牽強地搖了搖頭道:“不口幹,不口幹”,他想白白地拿女人的東西吃簡直沒臉,而令他沒在意的是,自己身邊靦腆的鄭修峰已頓生羞澀,一位陌生的姑娘美麗的微笑對於他是一種不習慣的奢侈。這種自然的羞澀是不祥的預兆,從此,在鄭修峰的身上系了一根韌不可剪的線。

進入新裝潢的古樸黃的木門後,鄭修峰才發覺這是一件裝潢的豪華大方的理容閣,堨~兩廳的明淨的鏡子前端各放著兩隻舒軟的沙發。此時,鄭修峰只求迫不急待地坐下來,讓雙腿放鬆,不再留意更多的東西。

可是一雙陌生的雌眼睛已留意上了他。誰也分不清是善意與噁心。一位胖的可笑又可愛的姑娘斜坐到他的沙發旁來主動聊侃,故意在使鄭修峰留意,鄭修峰富有禮貌地應答著。胖姑娘在這店媟簎陘漶A儘管鄭修峰十分疲勞且情不自願地與這位陌生的女孩聊天,但他還是認真地與她交談,然而,他的紳士風格得到了回報,在與胖姑娘的談呱中,讓鄭修峰曉得剛才那位富有魅力的充滿春風笑意的女孩竟是中學的同學。鄭修峰懊悔地拍了一下腦門,怪不會是她嗎?鄭修峰不敢相信的是,就在這前幾天的日子堙A眼前總會浮現小燕子的臉龐。

人真是有第六感覺的功能呢!當初鄭修峰是很奇怪自己的思維,莫名其妙地去想一位中學的許多年不見的女孩,真不會是她吧?可小燕子是多麽地瘦小和清氣,現在那姑娘高挑的身材,莫非是竹筒嫁接上去踩高蹺的吧!她豐滿的富有彈性的皮膚充滿著青春的光澤,脈脈的眼神似乎流露淺淺的甘泉,無需打扮,光采照人。

疑惑,困惑,也許一切儘是自己的猜想,鄭修峰好奇地讓胖姑娘招呼那姑娘進來,她正在門口與鄭鐵談著閒話,她並是理容閣的主人,聽到胖姑娘的聲音,飄逸著長長的秀髮踱進屋來,鄭修峰偷偷地懷疑地在鏡子媞搛埽萓o,沒等鄭修峰反應過來,倒是她起先主動地喊起了鄭修峰的名字來,鄭修峰紅了一下臉,才緊跟著驚訝地叫出了她的名字:“小燕子”,學涯堻\多相似的“臭名”令人忽略與降格了真名實姓的存在,舊雨相逢,倆人都分外地驚喜,緊張的縫了嘴巴說不出話呢,鄭鐵隨之而來也隨發著驚訝,“咦!怎麽,你們連老同學都認不出來了!我還以爲你們認得的,!”鄭修峰確實遺憾,不該認不出她來,可是剛才確實以爲這是一位陌生的女孩。儘管那個笑臉本該是令人熟悉的,鄭修峰微笑地自搖著頭,鄭鐵又湊說道:“也難怪的,女大喂十八變!和換過個人一樣,是認不得的”。隨後他直瞄著小燕子,嘖嘖地羡慕,“咳!怎麽沒有男大十八變呢?”說完,學了女人走了幾模特步,自己爽朗地大聲笑了幾句,大家也跟著笑,氣氛馬上寬鬆起來……

 

這是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年的春天的早晨。

一把褪了色的紅漆椅子吱嘎地搖晃的夠鄭修峰折磨,一本消譴的小說被撕成碎片雪花一樣撒下樓去,春節一過,鄭修峰一直十分安逸地借住在這個清靜的叫壺源的地方讀書。自從那個節日回來,鄭修峰難看的臉上經常充滿了黑色的愁與赤色的憤。

他的淡淡的衰傷的眼神無力地投向前方,前方是個好地方,青山前一株玉白的苞桐花使人想走昨夜彌漫的清香。

呱唧呱唧的鳥語與稀濃不一的花香一齊傳達在空氣堙A兩種空靈的語言被對方接受卻一無所知,晨曦的金粉把一切裝點的更加豔麗動人,湖光上飄嫋著薄薄的紗霧,這兒原沒有這個金坑嶺湖,本是一條青石板花石礫鋪就的古商驛道,山堣H往縣城趕集都往此道行,一九七六年,一場轟轟烈烈的西水東調工程把它沈入了湖底,若是漫步在岸邊偶爾會拾到大枚的銅幣與青瓷玉器的碎片。

真是個好天色的日子,鄭修峰從椅子上站起來,山院很靜,在沒有用餐的時候,極少會有人來打攪他的回憶與沈思。沒有比這更加可以讓人舒心愜意的呢!這位可憐的小夥子卻一點不爲所動,把剛剛從植物的製造廠堙A輸出來的新鮮的可口的空氣,毫無感覺地享用著,這種馨脾的,夾雜著爛漫山花香味的氣體,足以使城堣H發出異樣的感歎,就如在沙漠中拾到一隻紅潤可口的鮮蘋果。

此後,他又獨坐一隅,在這走廊的水泥柵欄前,連自己也莫名的會被相思的情感牽動的,那麽強烈地震撼肺腑!

“唉,人真如水如雲地變化,脆弱的男人!”鄭修峰連連歎聲……是啊!時間的魅力是無窮的,它可以把無華的冬枝梳妝成春天的芬菲,這是一把神奇的桃紅的梳子。洶湧的年輪駭人地掀蕩著生命的桅船,時間給人的不僅是所帶來的變化,對於時間本身更是讓人驚奇地可怕。一晃已是七個年頭沒有相見呢!小燕子還清晰地記得鄭修峰是位善笑的男孩。

那是一節午後的英語課上,風靜、溫潤的陽光散發著芳澤的香氣,鄭修峰發言時因同桌一個扮醜而忍不住地呵呵地笑,把全班人都逗染得無法忍俊地發笑起來,一直笑到同學們深刻地記憶堙K…“生活只有充滿笑聲與歌聲那才是美好的!”鄭修峰富含哲理地詳敘著中學那段關於笑的笑話。

小燕子卻憂傷地鋪換了臉,笑聲消失了,驀然地走到門外去。鄭修峰敏銳地察覺到她的臉上溪蕩過被生活的暗箭明戈擊傷的痕迹,那本是一張無憂無慮充滿幻想的臉。歲月的變遷把單純更換爲老成。春天的湖水已恢復了生機與靈氣,白頭翁停到對面的果樹上,高吭亮麗的旋律刺耳地把鄭修峰從記憶中拉到現實的世界,才發覺朝霞已消散。斜風細雨飄入陽臺,點點地灑濕了雪白的書頁。金坑嶺邊堤釣的漁人撐起了大花傘,依然籠在風雨渺霧之中,釣得一杆清風、一杆知足。雨是傷心地象徵嗎!那麽多雨的江南便是幽怨多情的蓮女呢?

那縹渺的山境可以給你遐想到時間的更遠的某個驛站!

中學那段時光真是夠誘人的!一旦逝去,才知是多麽的可惜,令人返往,要是時間如美景,可以重遊,那將是人類的一大幸事。無奈,天地間許多東西都是永琲滿A一塵不能更改。當初,小燕子就坐在鄭修峰的後桌,多麽文靜、多麽賢淑,清越溫柔的聲喉總是拂耳如綢。這是一段不尋常的經歷,鄭修峰與她都是班中的學習尖子。他們倆人間話語不多,卻有一種奇怪的默契,只要相互看一眼,心奡N明白對方的答案,小組長的鄭修峰轉過臉去交英語作業時,她已經做好作業端正地放在桌角上。當她在鄭修峰的背脊上用鋼筆敲一下時,鄭修峰已經從文具盒堥出紅圓珠筆送給她,每回都很準確。這時候兩人都表現的無所謂,各自忙著題目和學習,好像這是長年累月形成的天律,也許有時彼此抱以微笑,都很自然。鄭修峰對照現在,這種笑已經在自己臉上絕迹了,更有時候,他們不約而同的請教對方同一個問題,面對面趴在一塊兒解答時無意中碰到她的溫暖的小手時,他羞愧的心中怦怦直跳,認爲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對不起她的事。

她對於這位前桌也是十分熟悉的,靦腆地膽怯的乖小孩,從來不懂得做惡作劇且富有才華。那次知識競賽,校園內的沙泥操場前方用課桌搭起一個簡陋的平臺,鄭修峰臨場不慌地可以答出所有的問題,那算是個大場合,她敬佩在全校師生的衆目睽睽之下如此地從容的膽識。雖然鄭修峰與自己交往時是那樣的害羞與膽小。鄭修峰的心理障礙是因爲自己已經情竇初開了,鄭修峰總覺得在全校甚至全世界沒有一個女人比得上她更加漂亮了,沒有一個女孩佔據了鄭修峰的這麽大一塊心靈的空間,儘管鄭修峰那時並不懂得什麽,也許根本愛情就無法詮解,那醉人的空靈的感覺只有體驗才存在。鄭修峰一直把這種莫名地感情埋藏在心堙A默默地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對她好,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用自己的方式幫助她。當小燕子到集市上去買東西,他會躲在臨街的自家樓窗堙A偷偷又秘密地看著她從門前徐徐地走過,吃飯時把飯盒刮的嘎嘎響的樣子,任何一種姿態都是耐看的,對鄭修峰而言,鄭修峰馬上會聯想到村堬貕矰丰〞犖捅篜瞻W那朵荷花,就是小燕子站著笑的那種姿勢。鄭修峰總是拿常見的最多的美與她作比,平凡之中的美才是公認的美,易於接受的美?

儘管,他們分班了,他們沒有再次重逢,甚至連一句話也沒有對上過,這段最初的暗戀的牽挂在於鄭修峰的心頭始終未泯,這種純真的無邪的挂念是偉大而又無私的,這種思念不帶任何的私欲和功利。鄭修峰多麽希望能在異鄉的高校堥ㄗ鴞o,因此在每次接待新生的時候都特別注意來自故土的老鄉們,僥倖與失望是成正比的。可是,她一直沒有出現。他起先幾年還紅著臉在背後打聽著她的消息,漸漸地就如秋雁的影子越飛越淡哪,有一次清晨醒來,鄭修峰發現在枕頭上濕了,對於女人使男人的眼淚變得十分地廉價。她是鄭修峰中學堸艉@一位牽挂到至今的好姑娘。也許,鄭修峰會永遠地想念她,但又不求什麽奢望,鄭修峰那種發著淡香的思念是值得回味的。

 

老天有意無意地捉弄人。他們再次重逢了!這原本是件美事,可是時過境遷了!微雨仍然在下著,太陽也從雲縫中透出來。春天的天氣就那麽多情,鄭修峰面對大山堛漱荈妨B,把回憶自然的線索匿藏起來,對於美好的往事,他的心境豁然開闊了許多。

那翹著尾巴的螞蟻,在柵欄上耀武揚威地爬行著,鄭修峰如意地在螞蟻面前用手指劃了一下,把氣味的路標截斷了,斷路的慌張使它揮動著兩隻觸鬚,但馬上又找到了歸路,路原本就在面前,在茫然的時候,勇敢地向前邁出一大步,一切又會變得明朗起來,如這只螞蟻一樣,人生希望的路又會重新續上。水聲與鳥語一齊演奏,只因一場雨,黑白相間的茅廁鳥唳唳地穿過柵欄的縫隙,翹尾點頭地躲到陽頭上散步,走到棕漆緊鎖的門前,扇扇翅膀,返回而飛了!它還以爲鄭修峰個善意地靜物,一點兒也不慌張。想想鳥兒是幸運的,它除了用腳走路外,還可以用翅膀走路。但是,真正幸運地是人類,他們至少懂得會用大腦走路。

大腦中走著歲月的長廊的路。小燕子依舊文靜如初,但顯然環境改變了她許多性格。她已不再拿善解的達觀的眼神看人,那堶捧茧蛩~鬱與恐慌的光,以至鄭修峰不敢第二遍去看她傳染傷感的眼睛。不知什麽時候,廳堨u剩下他們倆人,鄭修峰依然坐在那把軟軟的沙發上,她坐在旁邊的沙發的肩膀上,在她面前,鄭修峰在大學中練就的那份成熟與老練不翼而飛,又返回到了中學那位害羞的男孩。開放夾著隱私的語言讓人感到窘羞,倆人都感歎時間如箭如風,讓人懷疑人生竟是極短暫的一瞬,難怪古人常常感歎人生如一場戲一場夢,可是這夢又何時醒,戲又何時終!人生永遠是在爬涉的!也許就在明天、後天!就那麽短暫,試想,青春又會有多長,又會有多短,已經無法用那詞語與卷子來描繪呢!你會覺得無悔嗎?

走向社會的人或許最關心的莫過於當前在幹什麽工作,這是倆人不用找的話題。鄭修峰謙虛地笑說:“流浪四方,豆腐皮包眼睛,亂七雜八,馬虎地過過日子!”對於她的提問,鄭修峰撒了一個半真半假地謊。她見修峰說著話時流露了一份無奈不再複問,僅僅安慰地道:“只要有口飯吃吃就好呢?”,似乎這一切並不顯得重要,也許她懂得每個人的個性決定著其生存的方式,年輕人何況都有點或多或少的流浪性格。

回憶那悠悠往事,鄭修峰長籲又感慨,時間的捉弄分分合合、離離散散,到底什麽是緣份?它是無情的,面對多情的人!

“人生走過一大程,事業一點都沒有,真是男人的悲哀!”

“其實對於女人也是一種悲哀!”

“男人比女人更加會後悔的,到一把年紀的時候!”

“不!女人不是依靠在男人的懷堨穻s的,她們有自己的獨立的事業!”

短短幾句的對話,鄭修峰發覺她比以前堅強了許多,對於她強烈地反駁地口吻,鄭修峰作出禮貌性地讓步,和和一笑,“我的傳統影響比你深吧!”鄭修峰幫自己解釋著。

“你的眼神充滿著憂鬱!”

鄭修峰把不想看到的東西指出來,希望改正或幫她點什麽,他真誠地這樣想,並不是想得到她的回報的邪念,心目中那無暇的形象受損,是鄭修峰情不自願的。她的原本動聽地銀鈴地聲音,變作拉鋸般地微微顫抖起來,她的眼神埵釭捄L形的眼淚欲流非流,她的悲傷令鄭修峰充滿憐憫與同情。

“我在做自己情不自願的事,每天都打不起精神,在家千日好出外半刻難,生活的壓力大山般扛在肩頭上。可是!只自己曉得自疼,我又不能再有另外的選擇,這店子每天繩子一樣牽拴著我的脖子,如一個樁釘牢牛鼻子一般,看見別鏘鏘地去嬉,心堹u的癢格格的,又眼紅紅,又有什麽辦法哪,又不能張望前方,不能得到滿意的生活的結果,真不曉得,照此下去是天堂還是深淵,可是,路已走了一程,就必須走下去。”小燕子自悲自憐地嗚咽起來,鄭修峰不知所措地坐在沙發上,鄭修峰忘了帶餐紙或手帕,還好,她只撲簌地流了兩行淚就強忍住了。然而,他卻分明地聽到了她的內腑汩汩流淌著苦澀地淚水。想像一個人做一件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是多麽痛苦!鄭修峰恨自己的無能爲力拯救一顆受折磨的靈魂。只能淡淡地爲難又難過地勸慰:“一生世真是由不得自己的性格俄呢?”

春女多怨的眼淚是讓男人極動腸的!鄭修峰暗暗發誓:我有責任讓她對於生活重新充滿熱情與希望,回到中學那個無憂無慮的她。鄭修峰完全出於一種義務,一種對朋友的信念,而沒有包涵非份的異念。他除了甜甜地回憶,現在渴望得到的是一絲淡淡地思念。這個准成人已經經歷過了情感世界的山川與瀑布,他曉得自己對她僅僅是情竇初開時的所保持的一份好感,愛情是強烈的、神聖的、無私的,鄭修峰自知自明地清楚,現在還沒有如此偉大地付出。

可是一旦有了情感基礎,若發展是飛速的,特別對於鄭修峰多情善感的偏內向的小夥子。風細膩如情人青絲的飄撫!當晚他們再一次踏進了小燕子的理容閣,這也完全不是出於一種特殊的動機,只因鄭修峰白天在地攤上購得的一本小說遺忘在那兒了!

華燈初上,各式招牌的霓虹異彩紛呈,如翩翩起舞的會發光的蝴蝶,除了星星,有這些現代文明的傑作,使得夜晚增色了不少。再見到小燕子親切的靚容前,鄭修峰第一次注意到小燕子這爿店名——標版理容。這使鄭修峰富有素養的人也百思不得其解發酷的名字。

小燕子像一個十足地成熟的老闆站在櫃檯堶情A相對之下,他們覺得自己都是黃毛小子。鄭修峰先隱藏起思索的內容,十分自然地幽默地笑道:“你曉得我們爲什麽又來了嗎?”鄭修峰希望自造的氣氛能讓她稍微放鬆一點,小燕子文靜地搖頭,簡直如中學的樣子一樣,這令他找回了幾許欣慰。鄭修峰直率道:“哦!我白天在地攤上買的一本書遺漏在你這兒呢!"“這樣的,我去幫你找找看叭?”小燕子恍然間找回來了那本厚厚的可以當枕頭的小說,抱歉地一笑,遞給鄭修峰,鄭修峰禮貌地接過來,“謝謝”。小燕子感到多了一種鄉情外的客氣,“你們上過學的就是不同啊!”。鄭修峰的嘴吧賽不過她,只好笑而默語。

此行的任務雖然完成了,但他與鄭鐵都沒有離開,鄭修峰只想詢問一下“標版”的意思,鄭鐵雖然在早晨剛剛在商業走廊上的一家金華人開的美容店堸悔~過,卻又坐下椅子讓小燕子撫濯,令他感到百分的快慰與舒服。

真正的理由都不是這些。說實話,鄭鐵顯然沒有那麽長的光陰來付出對小燕子的挂念。可是,當鄭鐵再次見到小燕子時,被她的改變後美色所傾倒,他是比較注重實際的人,外表往往比心靈更重要,外表是有形的,摸得著、看得見的一種可靠的收穫,管她肚子堿O一把草還是一朵花,反正是相互玩玩罷了。若是給鄭鐵一張風景畫與一串珍珠,鄭鐵寧願選擇前者的美。鄭鐵才不去理會氣質是女人美麗的營養這些莫名其妙的理論!而鄭修峰卻不同,他欣賞的是女人身上的氣質,就如珍珠所綻放出來的那種光澤。這個春天,鄭修峰與鄭鐵從不同的角度同時欣賞上了一位舊時的女同學。可是這並沒有使他們成爲情敵,反而更加令他們把心思集中到一塊兒,多了一份共同的心聲和話題。

鄭鐵閉上雙眼讓小燕子撫弄著黑髮。鄭修峰隔了一張沙發坐著,起先在隨手翻閱著這本令他們重新坐在小木屋的小說。等小燕子幹的活兒輕鬆點後,才打開話閘問她店名的事。她神詭地笑“你一個堂堂大學生也解不開這把鎖嗎?”鄭修峰被問得紅了臉,慚愧,陶醉的鄭鐵聽到話聲,仍舊閉著眼睛,如說夢囈般地,“標準的西雙版納!”在坐的數人哄笑成一片,小燕子卻當真道:“當然也可以解釋。只要講出來的話都是有自己理由的。”但鄭修峰確信絕對不會是這樣的一種含義,當鄭修峰一再詢問時,她緘默不語,讓鄭修峰自己去遐想,憑鄭修峰的才識應該有一個圓滿的答案……

鄭修峰獨自坐在鏡子前,從臉色上可以判斷,鄭修峰正在敏銳地思考,手中捧著那小燕子泡上的芳香的茉莉花茶,不停地在反復地在捏著塑膠杯子。鄭修峰慢慢地啜品著最喜愛飲的茶種,時間往往在無意中流逝得飛快!小燕子給鄭鐵收拾完了事兒,坐到鄭修峰的鄰旁的沙發上休憩,小燕子取了那本小說去翻,她看書的樣子依然很文靜,鵝蛋臉兒,修長的柳葉眉兒,水汪的葡萄眼兒,秀髮從臉頰上挂過!空氣也凝在此件藝術家作品的周圍。鄭修峰從未看上過一位女人有如此動人的看書時的娉婷的姿勢!不禁心弦爲之一顫。她顯然是一位很嗜愛看書的女孩,在鏡前的米黃的櫃檯堙A疊放著許多書籍,她看書是非常認真,斟字酌句的,若要看一本書,若要讀一個人,她也會慢慢品透他才發出感情。在書頁的旁邊,往往會注上許多心得,這是她優秀的習慣。

“失去也是一種得到!”小燕子在一本《家教》的小說的扉頁上這樣寫道,鄭修峰深感震憾一位僅僅中學畢業的女孩,會有如此豐厚深遂的心境。這比她的美貌更能征服鄭修峰,湧動的能量與積蓄的好感結合,火花在鄭修峰心內崩發,然而讓火花真正燃成熊熊的想思的火焰,是在進一步瞭解到她對於感情世界的成熟。這也是當晚的事兒。

有一家怡人美容廳就在標版的隔壁,怡人的老闆顧了一位叫杜祖先的大後生在店媕陘u,是鄭修峰的村人加同桌,因當年常常竄到鄰近的小村落堨h偷狗來燒清湯喝,村子媯膘“臭名”的火鐵拐叫他“狗杜”,從此,大夥兒都依著嚷狗杜哥。狗杜哥卻比他大三歲,狗杜哥一年級留級,三年級留級,五年級也留級,才與鄭修峰有機會做到同桌的!但他與小燕子卻不是同學,那時小燕子在村小堣W,而他則在鎮上的中心小學堙A狗杜哥長的是一表人材,挺拔的身材莊均的臉,哪位元岳母娘見了都會喜歡上,然而他小學也沒讀完,心兒早溜到不知天涯海角!他有事沒事常串門到標版來,原本他這人挺老實,但在黑鍋媞u打了,難免粘了一身黑灰與惡習,到標版來,要不往小燕子身上粘粘靠靠,要不推推拉拉,似乎女人身上有磁鐵一般,說實話,漂亮的女人確如一塊強大的磁鐵,只是人的修養與個性控制著表面的距離與心靈的距離。

如今逢上有這些夥伴在這邊,當然要溜過來看看,他踱著八字步夾著香煙,吐著煙圈,一屁股坐在鄭修峰與小燕子兩沙發中間的圓凳子上。他今日異常地老實守規,倒不是因爲有這些熟人在的緣故,他是有事求小燕子的,前些天,小燕子給他介紹了一位叫麗芳的姑娘,他也十分的中意,但那姑娘既與他談戀愛,連門檻都沒讓進,說影響不好!他十分幼稚地煩惱。求小燕子指點迷津,小燕子對許多愛情哲學的諳熟程度,都是出於他們的意外的,“你既然要去追,就不要怕失敗,你連追都沒去追過,怎能曉得結果,感情是要慢慢培養的,不要想不勞而獲!”狗杜哥馴服地小鹿一樣聽的認真,不勞而獲是人的天性,誰也馴服不了,他疑惑道:“我感覺她喜歡我,又不喜歡我!似乎這些女的都是牽花拈頭假正經的!見到一個男的,還在想找到一個更好的男的,都勢利的很,難怪下店村的那個“日菩薩”人長的“矮拐杖”,工作也沒的,整天在大街上蕩蕩的,後面漂亮女人跟了一屁股,哼!”別人都很詫異,狗杜哥繼續道:“還不是他娘在幫中央媟礅O姆的緣故!”在坐的都深深地笑。

校園愛情與社會愛情是天壤地別的,校園堛熒R情是純潔,充滿浪漫的味道,隨便一撮就是一對,雞毛換糖那麽乾脆,根本不講究對方的父母是幹啥啊,還在不在啊!家中有多少財産鈔票啊!兄弟姐妹有多少啊!……儘是愛情的聖徒者,沒有社會的功利來玷污和熏黴愛情呢!

愛情的功利將使人類墮落許多原本進化中得到的美好的東西,許多漂亮的女人嫁給錢,與錢談情說愛,錢這種東西,看起來不僅是殺人不見血的刀,也是勾魂騙愛的僞君子。蕓蕓衆生的世界堿菻H總會有真愛。站在愛與不愛之間人的人是虛僞與勢利的!社會應該譴責這樣的愛情。……他與小燕子第一次切入到情感的語言堙A雖然沒有彼此糾纏,至少他總覺到她許多話都在暗示自己勇敢的去愛一個人,他的第六感覺往往很正確的,他曾經試驗過!她那不可思議、難以置信的成熟的情感世界又在告誡他,她已經有了男朋友與一段難泯的情感記憶。當然他不希望存在這些,但也不能排除這些,至少她會給一位比自己大五歲的男孩做紅娘。沒有資歷是做不了紅娘的。

給自己找了許多正反的藉口和理由,那舞動的愛的火焰是不停在燃燒的,火是無法用繩子捆住的。他發覺臉上有些灼熱,從鏡中看到臉變的赯紅的厲害,小燕子的臉也易紅,但並不說明她害羞,環境使她練就了膽量承受厚恥的襲擊,與掩蓋情感的方法。

突然狗杜哥被女主人厲聲叫走吩咐,少了一位賠話的,兩人靜了一陣,他帶著學生氣與她找話題,“你會吉它嗎,會小提琴嗎?”她搖搖頭,連眼睛也沒睨,他碰壁般的難忍的樣子,當鄭修峰再想說的時候,她已經起身去迎接一位禿頂的瘦小的做生意的老頭子,她對老頭的笑臉比對他還甜,這些都令他莫名的生出醋意,老頭就在她剛才坐的地方坐下,緊鄰著他,鄭修峰不會攫正眼來看老頭,小燕子給沒長幾根毛的頭上撫搓,這更令鄭修峰生惡、作嘔,那禿瓜特別難洗,洗髮汁一澆就往下淌,小燕子皺著眉頭小心翼翼地幹著,洗完畢,小燕子幫老頭按摩肩膀、捶背、摩乳、蕩手,鄭修峰極不自然地發怒的樣子,臉形都扭曲了,一位小姑娘給一個醜陋的老頭,作賤的丫環一樣賜候著,簡直是在損小燕子的人格,人難道不正是爲人格而活著,恐怕這就是小燕子天天傷心的原因吧!鄭修峰渾身都不舒服起來,霍地站起來走出木屋,街上已退卻白天的繁華,小販在陸續收工,行人依稀無幾,天色已不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