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荷里德之謎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嘀嘀,嘀——,戴在手腕上的微型可視移動電話突然鳴叫起來,我趕緊靠邊,將刹車慢慢地撥到最高。當全封閉高速摩托終於穩穩地停在路邊之後,我擡起了手腕,電話上顯示的號碼是89567452189,來電時間是205456830分。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但我還是毫不猶豫地打開了電話。因爲對我來說,有時候陌生的電話很可能會給我帶來一些意外的驚喜,那些闖進我的電話的不速之客有不少是給我報料來的,大概他們以爲給一個著名的記者提供新聞線索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吧。

出現在顯示幕上的居然是一張年輕美麗的臉,雖然很陌生,但是看上去卻讓人感覺很舒服。“您好,小姐,請問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嗎?”我用一種儘量溫柔的口吻問道。

“是杜鶴魯先生嗎?我有一件重要的消息提供給您,希望您能立即趕來採訪!”小姐顯得非常急切。

“您先別急,能告訴我個大概情況嗎?”雖然這位小姐看上去很迷人,但我還是沒有忘記把事由問問清楚,因爲自從我出名之後,也接到過一些電話,他們說是給我提供線索,其實只不過是想見見我,和我這個有些知名度的記者說說話而已。雖然對他們的做法我並不感到厭惡,甚至還有幾分理解,但我實在有太多的採訪要做,真的沒有時間和那些對我個人充滿著好奇心的人鬧著玩。

“您不是一直在做荷媦w地區地心引力減弱的追蹤報道嗎?我知道問題的根源在哪里!您快來好嗎?我這媢磞b不方便多說了。”

“那好,我這就趕過去。”聽說是有關荷媦w地心引力減弱的線索,我頓時來了興致。我趕緊說:“我現在在梅尼市中心廣場,請您告訴我你在哪里好嗎?”

“梅尼市?那1030分我在荷媦w市第五大道的慧洋銀行下等你,請您一定準時趕到!”說完,她便匆匆挂了電話。

我看了看時間,還有一個小時五十分鐘,從梅尼市趕到荷媦w市的第五大道大約有600公里,得抓緊時間。我把這位元陌生小姐的電話儲存好了,重新啓動了跨下的摩托。霎時,8500CC的全封閉高速摩托猶如離弦之箭,以每小時350公里的速度向荷媦w射去。

一路上,我不停地想,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美麗女郎是幹什麽的呢?她怎麽會知道荷媦w地區地心引力減弱的根源的?這可是我苦苦探尋了半年仍舊一無所獲的難題呀。

荷媦w是一座新興城市,在西元二千年之前,這媮晱u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隨著二十一世紀人類城市化進程的不斷加快,荷媦w寧靜的山巒和蒼茫的綠野迅速被蠶食。經過短短半個世紀的開山辟林,這片地球上僅存不多的原始地帶很快被人們改造成了一座占地近千萬平方公里,擁有500多萬人口的中等城市。

當然,關於荷媦w曾有的原始和美麗,我只是聽父輩們說起過。2032年,當我在臨近荷媦w的亞洲第二大城市梅尼市出生的時候,荷媦w雖然還只是一個幾十萬人口的小鎮,但父輩們口中的那些蒼莽的林海早已無影無蹤了。即便是這樣,小鎮上那些低矮的六層樓房、狹窄的平面馬路還是讓我們這些生長在摩天大樓密布、多層立交道路橫行的梅尼市的人們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新奇感和親切感。記得孩提時代最開心的事情就是周末的時候邀上幾個好夥伴,坐著磁浮列車去荷媦w的小鎮上玩。要是趕上春季,還能在鎮郊外看到成片金黃的油菜花,那情景仿佛歷歷在目,真是美極了!

但是如今,荷媦w也已經變成了跟梅尼市差不多的建築叢林了。雖然其氣勢和規模還遠不及梅尼市,但過去那種古樸原始的氣息早已蕩然無存了。

我的成名正是源於一組對荷媦w滄桑變遷的專題報道。三年前,我從大學畢業,進入梅尼市電視集團成爲一名記者,職業的敏感使我對荷媦w有了一種強烈的使命感。當人們對自己強加在這片土地上的所謂現代文明沾沾自喜的時候,我卻仿佛聽到了那些業已從荷媦w地區消失的山林在哭泣,在控訴著人類的野蠻行徑。於是,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我都泡在圖書館堙A細緻而全面地收集著有關荷媦w的歷史資料。接下去又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對荷媦w的種種現狀進行了全方位的採訪,最終搞出了一組長達12集的電視專題片《半個世紀,又一片綠葉在地球上凋零》。

沒想到,專題片播出後在社會上産生了巨大的反響,獲得了廣泛的共鳴不說,還爲我贏得了2052年度全球電視獎新聞類的一等獎。一個出道還不到兩年的毛頭小夥,竟然一舉奪得了全球性的專業獎項,當時不知羨煞了多少人,我也因此一舉成名。

去年年底,荷媦w地區突然出現了種種奇怪的現象:所有的車輛一駛進這個地區,駕駛員們就都會感到明顯的力不從心、難以控制,一旦車速超過80碼,即使再沈重的載貨車也會明顯地感到發飄,交通事故的發案率就像是浸入沸水中的溫度計堛漱藾柱一樣,以驚人的速度一個勁兒地往上攀升。一遇到有風的天氣,整座城市更是亂了套,在空中你可以看見到處飄逸著衣服、帽子、樹葉、紙片、塑膠袋……,總之,只要是份量比較輕的東西,在空中應有盡有,而且仿佛都擁有了生命一般到處遊蕩,久久不肯落地。風大的日子堙A人們都躲在了家堙A生怕自己被吹上天。更糟糕的是,自從怪異現象出現後,原來多雨的荷媦w地區已經整整半年多沒有下過一滴雨水了,而河流和湖泊堛漱糮o在一天比一天地淺下去。

對荷媦w地區有著高度敏感性的我立即意識到,這是一個更有轟動效應的題材,而且在潛意識中,我似乎可以感覺到種種怪像與荷媦w的迅速變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於是我的關於荷媦w的第二組報道又搶在各大媒體的記者的前面誕生了。由於我的知名度,這次的報道很快又在全球引起震動,人們驚呼:“地球的萬有引力正在逐漸消失!”

本來我是想做連續報道的,但就在我全面報道了荷媦w的種種怪異現象之後,我的採訪工作突然走進了死胡同。按照原來的採訪計劃,下一步我應該著重就荷媦w現象的産生根源作一些深度報道,但令人沮喪的是,在走訪了有關部門和數位頗具權威的科學家後,我發現人們對目前荷媦w地區出現的怪像根本就無法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釋。

不久,從美洲、歐洲甚至非洲也陸續出現類似荷媦w現象的報道,至於這類現象的産生原因,則還是衆說紛紜,莫衷一是。接著,各種邪教和唯心說法紛紛出籠,而且都有一種驚人地相似的說法,稱這是世界末日來臨的前兆,一時間搞得人心惶惶。而我的報道進程卻仍舊是一籌莫展。

今天,居然柳暗花明又一村,有人主動給我送來線索,而且還是一位那麽漂亮動人的小姐打的電話。

哇噻,真是交好運啦!我興奮得差點喊出聲來。

一個小時後,我駛進了荷媦w地區,頓時有一種失去重心的感覺。其實在快到荷媦w的時候,我已經把車速從300多碼減到了100碼。

一輛豪華的氣墊車突然從我身後超了上來,我趕緊避向一邊,但是一股巨大的氣浪還是差點將我掀翻,高速摩托象斷了線的風箏,搖搖晃晃地撞向路邊的護壁。

不好!我驚呼一聲,一邊帶住刹車逐漸推上去,一邊將車身儘量壓低,以免撞車後連續翻滾。車輪發出了尖銳的叫喊聲,很不情願地停止了轉動,但摩托車還是向路邊的護壁飛去,不過速度已經開始明顯減弱。

“砰——”車子終於撞上了護壁,我感到心頭猛地一震,身上的安全帶勒得骨頭陣陣疼痛。擡頭看看包圍著我的全封閉聚納迷護罩,竟已被隱隱地撞出了一條裂縫。還好,全身居然無恙。

重新啓動摩托後,我不敢再把車速打得過高。看看時間還來得及,我就以40碼的車速,穩穩地向荷媦w市第五大道上的慧洋銀行駛去。

第五大道是荷媦w市最繁華的商業街區。此時雖然還早,但街上已是車來人往,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彙聚成一片鼎沸的雜訊,波浪似地撞擊著人們的耳膜。與這喧囂不太相稱的是街上的景象:只見人們都緊緊地攥著手中的物品,小心翼翼地在人流中緩緩行走著,仿佛生怕會有一陣突如其來的狂風將自己卷走似的。我駕著摩托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來到慧洋銀行這座680層高樓的跟前,此時恰好是1030

銀行大樓前的人流川流不息,但我還是遠遠地一眼就望見了那位在我的可視電話中曾經出現過的女郎。姣好的面容、精致的五官、披肩的長髮、高挑的身材,還有一身曲線畢現的淡紫色套裝,一切都是如此的生動與完美,比電話視屏上靚麗不知多少倍!我筆直地向她騎過去,眼睛一直盯著她,生怕她被洶湧的人流淹沒。

那紫衣女郎似乎朝我這邊瞧了瞧,接著,我就看見她從坤包堥出迷你電話,打開後放在了耳邊。於是我在距她百米開外的地方停了下來。我是紳士,當然不能偷聽人家女孩子的電話。

嘀嘀,嘀——,腕上的電話恰恰在這時候也響了起來,我跨在摩托上,一邊盯著那女郎,一邊打開了電話:“喂?”

“杜先生,您好!我已經看見你了。不過請您千萬不要下車,更不要跟我打招呼。我好象已經被人跟蹤了,得換個地方。請您馬上就走,到經八路上的荷媦w圖書館,我會在圖書館對面的候車亭等你。”電話堛瑣l音未落,可那紫衣女郎卻已眨眼間閃進了人群,在我的視線媢底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