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保險愛情故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兩年,是為了要讓你過好日子。我捨不得妳吃任何苦頭,不想讓妳跟我在一起沒有保障,不能給你很多很多所以,我會累積實力,份外努力,再給妳最好的我,最美滿的幸福。

 

「你們是大學生嗎?可以耽誤你們一點時間幫我填份問卷嗎?」清柔婉轉的聲音在身後cos 45度繞著樑子。簡單幾句話說的不慍不火,咬字清晰、甘甜清亮帶有黏性,收尾自然不拖泥帶水,聽多了會上癮我想...這應該是古人所謂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於耳..猶如黃鶯出谷般的悅耳動聽。

剛跟建宇辦完事出了郵局,前腳才跨上摩托車,耳後便傳來天籟之音,這不理會還不打緊,一回頭已百年身,從此,便註定了一段浪漫感人可比梁祝,坎坷離奇可擬羅密歐與茱麗葉,悲淒壯闊可媲鐵達尼,美好結局又似白雪公主與白馬王子般..的故事,也是一段開始提筆耕耘,努力編織的美麗神話。

要是這麼拖延形容下去,真的可以裝訂成冊了。

我回頭了,念頭閃過要一探這位天使的嬌顏..

..水靈靈會說話的一雙眼睛,秀逸的眉毛,巧韻的鼻子,嬌豔欲滴的朱唇,白淨稚嫩的臉龐..

「仙女!」這個詞眼在我腦海像跑馬燈般閃過...

 

天使都是這樣出現在你眼前的。你無法有任何心理準備,但她的任何一舉一動,都可以在你心中,畫出一道永遠..

 

我想起了藤井樹的天使說。

我在想,要是她身著一襲白色連身衣裳,取代那身似乎剛和老阿伯談完生意的媽媽桑裝,再拿跟棒子揮舞兩下,取代那個看起來厚重的公事包,那我篤定他絕對是有魔法的仙女,因為犯了啥錯而被玉皇大帝判入凡塵,跟織女是同病相憐我想。

 

是的,因為我中了妳愛情的魔法,還中毒頗深。

 

要命的是,不只閃過,還脫口而出,緊接著傻傻楞在那邊。

那場面是何等尷尬,初次見面這麼俗的開頭..

完了完了..她會不會覺得我是很輕佻的男生啊..我在氣自己嘴巴比腦袋反應快。

只見她泯嘴一笑,「你們是軍人嗎?」一副眉尾雙垂,兩唇媚笑的神情。

「你們有沒有保險呢?保險很重要喔..出門在外意外總是難免,不僅是為了自己,為了家人都是一種保障,即使平常是備而不用,但保險就是很重要,很重要呢!」仙女娓娓道著保險重要性,語氣帶著幾許天真,幾許溫柔,幾許嬌媚。

「天使!跌入凡間的美麗精靈..」我在心底不停讚嘆這框在眼廉裡的藝術品,這款上帝的傑作講話即使說服力不足,吸引力倒是絕對致命。

 

後來我才發覺,天使也有豪邁的一面。可能飛習慣了,走起路來就氣勢十足,豪爽不羈。

「嗯..我們可能不需要喔..」我已忘了我嘴巴說出甚麼..一定是視覺刺激太重,讓嘴筋也麻掉,淡化了我覺得。

「但如果需要我們幫忙幫妳返回仙界倒是另當別論。」

「甚麼?」天使杏眼圓睜,一臉疑惑的咀嚼這些話語。

啊!我到底在說些甚麼!我敲敲腦袋,又咬了下舌頭,叮嚀自己別再胡言亂語。

「呵..你們真是奇怪。」又一招泯嘴一笑,真的第一次感受到所謂的一笑傾城,再笑傾國,簡直把我內心築好的心牆撞的粉碎,讓我聯想到夜玫瑰的含苞待放,嬌柔嫵媚,嬌豔欲滴..我真是看傻眼了我。

時間靜止了半遄C

「我們是說,我們對那不怎麼有興趣,也不大需要。」建宇幫我答了腔。

「是啊,況且我們在趕時間呢!」我脫口而出這句敗筆。

天啊,真不是我要講的啊,我不是這樣想的啊!到底是吃錯啥藥?我明明閒的很內..如果可以,耽誤我一輩子我也願意啊!妳盡情的耽誤我吧!!

我暗地想像狠狠扁了自己一頓,但這次卻異常的沒吭出聲。

再敲了敲頭,咬了咬舌頭,氣它們幹嘛這麼聽話,該表現勇氣的時刻不會肆無忌憚一點喔..

「是喔...那不然幫我填份問卷好交差了事好嗎..,哪天等你們良心發現哪,我再幫你們介紹一些保險相關資料,因為保險真的很重要,很重要喔..再不然也可以交個朋友,朋友,總是不嫌多嘛。」才發覺她的表情可以隨說話內容峰迴路轉,先是一臉無辜與落寞,再是充滿堅定再加強的語氣,最後卻又漾開了陽光般的笑靨..而我的心情,竟也跟著作雲霄飛車起起落落。

..寒假剛過,今天的陽光卻格外暖和,

 

~~~~就跟我怎麼可能嫌棄妳老嘛..真是!

 

「嗯!」我怕到了,我現在只敢用發語詞。

隨即天使從厚重的公事包拿出一疊問卷,抽了兩張讓我們作答。

題目倒是沒印象,我反倒覺得那公事包由她那嬌小的身軀拿著真是很不相稱,都快比她身體還大了,所以暗自下了一個很無聊的決心:哪天若能和她在一起,我要幫她扛所有的包包,行李,讓她不要有負擔,不要有壓力。

 

以後,以後,我都幫妳提這包包,好嗎?

 

反正我這個作過粗工的男子漢爛命一條,多點折磨困苦的路比較適合我。

 

我也要幫妳扛所有的責任,抵禦所有的外侮,不讓妳受一丁點委屈..只要我在妳身邊。

 

「女人是用來疼的。」我在心裡想起這句話。

「這是我名片,有機會的話,可以再聯絡。」

再聯絡..?天阿..幸遇如此,夫復何求阿!

遞過名片,我小心翼翼,如獲珍寶的將名片僅僅抓牢,深怕風一大會吹走,也吹走一段姻緣,一場邂遘。

「那就這樣摟..掰掰啦,路上騎車小心內..別忘了你們還沒買保險喔..呵呵!」隨即便看她揚起翅膀..喔不!是啟動了摩托車,提起厚重的黑公事包..

我還沒滲透這句話的幽默,便望著她的背影漸行遠去。

失落感很重,總是這樣,女孩走的乾淨俐落,卻留下我滿心愁滄與不捨..

 

會的,會再聯絡的..因為故事才揭開序幕,就憑我還在敘述這段浪漫..

 

賴欣盈,原來天使也有名字欣盈,欣盈,欣盈,欣盈..

真的是很好聽,很好聽,很好聽...

名字很奇妙,感覺至少知道名字了,就多了一份希望,可以更有機會了解她一些些..

最起碼哪天在哪個南半球、外太空,某個世界的角落相遇,我還能叫出她名字來裝熟,而不是稱她為拉保險的雖然,在半年內,我還真的一直都這麼叫她。

任憑欣盈兩字在心中不停盤旋迴繞,我試著反覆強記的在心版烙下一點美麗痕跡。

 

或許你不是天上的仙女、天使,但卻是我心裡頭永遠的天使,仙女。

 

郵局前我們還聊了些有的沒的,言談間感受她是位很善良,很隨和的水瓶座女孩,跟她講話沒有壓力,沒有上班族有的勢力與銅臭味,尤其她對工作的認真與執著,一句「保險是一輩子的保障,很重要,很重要喔」總是掛在嘴邊,真是很有趣,讓我記憶猶新,印象深刻。

真是所謂此女之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啊!

 

一輩子幸福的保障,等我備妥了,我一定會給妳。

 

徘徊在火車站附近的麥當勞,麥當勞..!真是培養感情的好地方。

果然是曾經滄海難為水,今天街上的辣妹都不夠辣,妹妹都不夠正,跟仙女比起來,等級就是有差。

我在手機裡新增了拉保險的的電話號碼..我想這樣會減少點心理負擔。

坦白說,很惦記,很惦記,好像骨頭梗再喉嚨吐不出來吞不進去一樣,一種疙瘩盤據全身,很不爽的感覺。

「莎士比亞說了:愛情是一朵開在懸崖上的花朵,要摘取它就必須要有勇氣。

堂堂正正的海官生,怎能容許有這種曖昧不清的渾沌存在」我對自己這麼說著。

於是,沒有在怕的啦..我撥出了她的電話。

 

撥出了電話,撥出了故事。

 

「喂~~請問是賴欣盈小姐嗎?我對妳那個保險有興趣喔..可以的話約個地方談談哪..麥當勞也行,火車站這邊公車站也不錯,還是妳不方便....!」我以偷吃糖果的小孩,躡手躡腳的心情,霹靂啪啦講完這一段。

 

其實,我是對妳有興趣。

 

心懷不軌,突然覺得自己很淫猥..在天使面前,總覺得呼口氣會髒了她週遭的香氣,要是放個屁,應該要送上斷頭台我覺得。

所以,又是麥當勞,有空該請莎士比亞喝一杯,因為他老人家的鼓勵,我爬到懸崖上,我又再一次看到了玫瑰,看到了天使..!我不想她一直這麼虛幻的存在,要改口說是欣盈了..

我靜下心來,足足聽了她半小時的保險。我很專注很專注,上課都沒這麼用心過。

專注的不是那些右耳進左耳出的冗長內容,專注的是她認真美麗的臉龐..

我一直把視線停留在她那清秀的臉蛋上..捨不得眨上一眼,深怕一個失神,會失去眼前這片美景..然後頓時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說了好多,我沒聽進去甚麼。我只記得..我答應買保險了。

 

出了麥當勞,下了樓,幫她提著公事包,並肩的在附近的商圈晃了一下..

我轉過頭來望著麥當勞,我想起愛上麥當勞這本小說。

跟她閒聊了一番,我才知道她大我3歲,從海洋大學畢業兩年了,作保險也才半年的事,

我也發覺,她的生活裡都是工作,平常也不怎麼有時間逛街。

她才買了兩個不錯看的髮飾,還跟老闆殺了價..

兩邊都是老手,我見識到一場精采的唇槍舌戰。

果然欣盈還是技高一籌,一雙堅定溫柔會說話的眼睛,還是擊沉了老闆的頑強。

原來,脫掉上班女郎的面具,她也同一般愛漂亮,愛打扮的女孩,也有矜持嬌羞的一面..

「好不好看?我很久沒這樣裝可愛摟..」她戴起剛買的戰利品,孩子氣的問我。

「嗯..年紀一把了還學年輕人時髦..可是,還不錯啦!」

事實上,心裡頭顫了一下,我很清楚那是甚麼感覺。

 

就這樣,算是朋友了,我也習慣把她當人類看待了,我們偶爾通個電話,偶爾出去吃頓飯...她給我很特別的感覺,每次都只能給我2個小時,而我也會準時的放她去忙工作談客戶。

我們只要一出來,沒有別的,就是吃飯,了不起多喝杯咖啡,而且,她還不喝咖啡。

有時候,我甚至會懷疑,如果我多留她一會兒,她是不是會變成南瓜..

那我就這麼一次不偏食,一口把它吞下去。

 

我又胡思亂想了。

這樣的清淡,一直到了舞會。

「甚麼?保防官也有約妳喔?」為這個消息我吃了一驚。

其實內心滋味喜憂參半,喜的是她答應我的邀請,當我的舞伴,這當然是大快人心,前天晚上還興奮的睡不著覺哩。然而,憂的是,保防官跟我足足差了七歲,卻跟我追求同樣的女孩,這也代表了跟他同年齡的成人也同樣會對欣盈展開追求,那麼隨便一個公司的小老闆,有錢有勢的..我能拿甚麼跟別人抗衡,拿甚麼給她幸福?

在這裡說成人,是因為當初我還沒滿20歲。

愛是深深的喜歡。我之所以還不能愛她,一方面覺得自己還不夠資格,我為她著想很多,現在的我不夠穩固,不夠成熟,我沒有把握。

只因為,我很認真、很認真的對她。

這當然不是對自己沒自信,只不過還是有點氣自己為啥是71年次,不是65年次?

心情還是二分天下,但總之她要來當我舞伴...當我舞伴耶..

我還是興奮的睡不著覺,會一直傻笑..在前天晚上。

 

不要把我當小弟弟看待,好嗎?

 

海官的舞會算是一項浩瀚的工程,全部包含邀請發車、燈光效果、佈置美工、策劃安排節目等幾乎都由學生一手包辦,通常一個月前就忙的天昏地暗,呼天搶地。

這樣的海官,我覺得別有意義,我喜歡這學校。

當然更喜歡欣盈..所以我還是興奮闔不上眼..嘿!

「不可以抱著陪小弟弟的心態跟我出來..要抱著小女生約會那種嬌羞靦腆的心情來見我喔..」我總是這麼跟她說。

我絕對要克服,要彌補這三歲的差距。

要給她一雙強而有力的胳臂,呵護著她,守護著她。

 

我辦的到,我可以的。

 

當天的舞會是配合校區開放,白天有鼓號樂隊、兩棲蛙人操、憲兵操槍、以及不曉得哪裡來的跆拳道的表演..

校區開放總是這樣,上上下下,裡裡外外,都在演戲。

乾脆改名叫戲劇欣賞比較妥當實在,

下午就沸騰的多,一場所謂南部地區的社團聯展在中正堂舉行,節目算是精采、熱落..

可是,她還是沒出現,我的心蔓延著一絲絲的忐忑。

終於,夕陽西沉,傍晚時分,廣場前放著一首首清揚動聽,節奏輕快的流行舞曲。

一對對情侶、佳人,甚或是完全不認識的男女成群結隊,女的個個曼妙G窕,花枝招展,袒胸露腿;男的也是個個衣冠禽獸,心懷不軌、人模人樣。

總之,會場瀰漫著一股蠢蠢欲動,蓄勢待發的氣息。

囉里巴嗦、不痛不癢的敘述..直接切入重點好了。

 

我真的只有對妳才囉唆哩..因為怕妳騎車危險,怕妳走路跌倒,怕妳工作繁重,怕妳心情鬱卒,怕給你的關心不夠厚,怕妳...所以才忍不住多說一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