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酒 · 酒壺 · 劍
大  漠  奇  情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袁一昭不知什洫伬埥穭F。

繁星逐漸隱去,天空現出了魚肚白。

ㄘ星閃閃爍爍。

他知道,天快要亮了。

晨風侵人肌骨。

他竭力想再睡一會兒,但怎洶]睡不著了。

昨夜的情景一下子浮現在他眼前。

“好,我說!我知道,快意輸贏,是你的本色!”

剛好十五個字。

初看來,好像還沒開始比試,只是在說些閒話。

等到對方認同了,就突然宣佈:“你已經滿意了!”

正如小男孩的爸爸所說:“只要讓對方毫無察覺,就有贏的可能”。

這在兵法上叫瞞天過海。

第二場比試時,蒙古人從武曲星說完規則那一刻起,就把自己沈溺於一種幻界。

他只能看見幻界堛漯F西。

現實的一切,他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這時,別說刀削眉毛,就是強大的弧光閃電,也不能令他眨眼!

就如武曲星所說,他的心已練到泰山崩於前而不驚的境界了。

袁一昭想“這次塞外之行,雖沒見到酒壺,但有此意外的收穫,也算沒有白跑。”

他忽然想到了紅衣女子。

這個女子的美麗曾讓他心弦顫動。

可她已把自己當作蒙古漢子的人了!

那個蒙古人真是幸運!

不過從昨晚看來,蒙古人有超出常人之處,他與紅衣女子一個英雄,一個美女,也算是一對佳配。

袁一昭只是想不通:蒙古人常吟酒壺高懸在天空,紅衣女子也以酒壺自況,他們是怎洩器D酒壺的意義的?

天終於亮了。

冷氣漸退。

紅臉的太陽在地平線上探出了頭,射出萬道紅光!

馬隊又開始起程。

當太陽高懸在人們頭頂上空的時候,袁一昭又聽見了“救命啊”的聲音。

聲音微弱,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袁一昭不想理會。

因為昨天那聲音不但讓他撲了空,還讓他跌下馬來。

轉念之間,他又聽到了“救命啊”的聲音。

他勒住馬,想了想,撥馬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奔去。

跑了一會兒,前面出現了一群人馬。

馬上坐著六七個漢子,地上有兩個佩刀漢子擁著一個穿著華麗的中年漢子。

那個穿著華麗的中年漢子顯然是那一群刀客的首領。

華服漢子的面前,站著一個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的容貌很像蒙古人身旁的紅衣女子。

在這一圈人的外面,還有一白衣漢子騎在馬上,靜靜地看著那一群人。

華服漢子嬉皮笑臉地說:“白衣,算你三生有幸,能讓我湯少爺喜歡!在這片沙漠堙A我佔有三分之二的勢力,凡是我看中的東西,沒有什炫鈰k出我的手掌心!你跟著我,包你享受榮華富貴,逍遙快活,比你父親還有面子。怎狩芊H”

白衣女子憂鬱地說:“榮華富貴、逍遙快活有什洛峞H這些都是身外之物。司馬遷說:古者富貴而名磨滅,不可勝記。我不願做其中的一個。”

那個自稱湯少爺的華服漢子說:“那你想做什狩邞漱H?”

白衣女子說:“不在乎貴賤,不在乎榮辱,只願兩情相悅,相互珍愛,相伴一生。”

湯少爺笑道:“這有何難?貴賤榮辱,你隨便選擇;兩情相悅,我喜歡你,你喜歡我,不就得了?至於相互珍愛,相伴一生,你跟著我,當然是一輩子的事了。”

白衣女子的神情和語氣始終都很憂鬱,她說:“可是我不喜歡你。”

湯少爺冷笑一聲,說:“喜不喜歡是你的事,要不要你是我的事,由不得你!給我拉走!”

他身邊的兩個漢子立即向前,一左一右纏住白衣女子的雙臂。

白衣女子掙扎不得,大叫:“救命啊!”

在一旁觀看的白衣漢子縱身跳到白衣女子面前,一左一右“咚咚”兩拳猛擊!

兩個抓住白衣女子的漢子悶哼一聲,松了手,退出好幾步遠!

六七個馬上漢子縱身跳下,包圍了白衣漢子和白衣女子。

湯少爺冷冷地看了白衣漢子一眼,說:“小子!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敢跟我作對!給我打!”

他退後兩步,那八九個漢子一齊揮拳向白衣漢子打去。

白衣漢子見拳封臂,見腳封腿,他的動作很快,敵人的拳腳剛使到中途,便被他封了回去。

轉瞬間,使拳的都後退幾步,用腳的都仰面倒地!

八九個漢子非常狼狽。

湯少爺哈哈一笑說:“有種!難怪敢英雄救美!可惜,你不是我的對手。”

白衣漢子也是一臉憂鬱。

誰也想不到他剛才出手會那洹硈t。

他見湯少爺神色泰然,沒把他放在眼堙A不由從腰間取出一把扇子,上面寫了四個字:“一擊即中。”

湯少爺哈哈一笑,說:“‘一擊即中’。好!我看你如何一擊即中!”

說話之間,湯少爺出手如電,一下子扣住了白衣漢子的兩個手腕!

本來,很多東西是逃不過袁一昭的眼睛的。

因為他曾經練成了青蛙眼,只要有東西動一下,哪怕只是影子一閃,都會在他眼中留下運動的軌[。

但湯少爺的動作實在太快,連袁一昭也沒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

白衣漢子不由滿臉沮喪。

湯少爺又是哈哈笑道:“怎狩芊H這點本事也想做好漢?告訴你,凡是我湯少爺看中的東西,沒有得不到的!”

白衣漢子忽然雙掌閃電般地平推出去!

湯少爺拿捏不住,白衣漢子的雙掌“”地擊在他的胸膛上!

湯少爺不由連退出七八步之遠。

他的狂笑頓時變成了驚異。

空氣在那一瞬間突然凝固。

忽然,湯少爺翻身上馬,拍馬而去。

那七個八漢子也趕緊上馬,追隨湯少爺去了。

白衣漢子轉身看那白衣女子。

那白衣女子也在看他。

白衣漢子不好意思地避開了白衣女子的眼光。

白衣女子也不好意思地轉過頭去。

好一會兒,白衣漢子鼓起勇氣去看白衣女子。

他們的眼光又一次不約而遇。

他們又都不好意思地避開了。0

一連三次都是如此。

白衣漢子再次鼓起勇氣。

但白衣女子忽然一臉茫然,什爰雂]沒說,騎上馬走了。

白衣漢子看了看白衣女子離去的背影,毅然翻身上馬,朝馬隊行走的方向奔去。

袁一昭隨後也回到了馬隊。

他發現,那個白衣漢子騎馬走在蒙古人的身旁。

白衣漢子比蒙古人矮出半個頭。

他五官端正,比起蒙古人的粗豪,他顯得風流倜儻。

只是他的神情一直都是憂鬱的。

蒙古人說:“小唐,你不要太憂鬱,一切都是美好的。你剛才看見了什活H”

原來他們認識。

被稱為小唐的白衣漢子說:“我看見了一個女子。她很憂鬱。一個叫湯少爺的人逼她跟著湯少爺,她不願意,我就救了她。”

蒙古人說:“你救了她,她怎炤P謝你?”

小唐苦澀地一笑,說:“我們什炯ㄗS說。她又走了,一臉的茫然,不知為什活H”

蒙古人說:“她不討厭你吧?”

小唐苦笑一聲,不答。

蒙古人又說:“你不討厭她吧?”

小唐看了蒙古人一眼,反問道:“你老問這個問題幹什活H”

紅衣女子笑道:“你剛才看到的女子就是我的妹妹,她穿一身白衣。她的名字就叫白衣。她跟你的性格很相像。”

小唐不由一愣。

蒙古人說:“唐進,你是我的好兄弟,所以我想幫你。我和紅衣都覺得你跟白衣很相配。你們不但性格相像,連衣服的為色也穿得一樣!我和紅衣想撮合你跟白衣的事,你覺得怎狩芊H”

唐進臉一紅,默不作聲。

蒙古人說:“我希望你以後再也不要說‘有沒有酒壺的酒壺主人’這句話。你既然已知道了酒壺的含義,就應該去尋找,努力去爭取。美好的東西是等不來的!一切都要靠自己。”

袁一昭突然記起客棧堥滬蚞捏◥瑭n音:“有沒有酒壺的酒壺主人。”

難道說這句話的就是那個白衣漢子——唐進?

應該沒錯。

唐進仍然默不作聲。

蒙古人叫道:“紅衣,過來!”

紅衣女子伸出頭去。

蒙古人在她耳邊低聲嘀咕了一陣,然後說:“唐進,把你的扇子借給我!”

唐進取出那把白玉扇子,給了蒙古人。

蒙古人說:“你明天在客棧等我!”

說完同紅衣女子一拍坐騎,離開馬隊,絕塵而去。

馬隊中大多是老跑生意的客商,他們依照自己的老經驗總是不緊不慢地走著。

只有袁一昭,他的心靜一直難以平靜。

他一直都感到很奇怪:“蒙古人、唐進、紅衣女子還有那白衣女子,他們是怎洩器D酒壺的含義的?他們知道的含義和我寫的含義是不是一樣的?如果是,那我就更不明白了!”

他轉眼去看唐進。

唐進也在注意他。

那是一種善意的眼光。

袁一昭便找到了說話的機會。

唐進又在看他。

他不再猶豫,說:“這位唐兄,我想問你幾句話,可以嗎?”

唐進憂鬱的神情有一些緩和,他說:“好啊。”

袁一昭說:“你們說了很多與酒壺有關的話,酒壺究竟是什炤N思呢?”

“這個……”唐進臉上一紅。

袁一昭說:“我知道,酒壺,其實指的是人,而且是心愛的人,對不對?”

唐進感到很意外,說:“你怎洩器D的?”

袁一昭說:“我是在一本書上看到的。你呢?”

唐進說:“我是在阿克雷大哥的日記本上看到的。”

袁一昭問:“那個蒙古人裝束的人就叫阿克雷?”

唐進說:“不錯。他是我的結拜大哥。他仗義行俠,我很佩服他。”

袁一昭問:“那個叫紅衣的女子你認識嗎?”

唐進說:“不認識,我只聽阿克雷大哥談起過,她叫曾紅衣。大哥去年認識她的。”

袁一昭點點頭,說:“你們都很幸運。你大哥已經找到了他的酒壺,他們現在又在幫你拉攏酒壺,你們這一生都可以無憾了!”

唐進又是臉上一紅,默不作聲。

袁一昭說:“唐兄,我有件事情一直不明白。我曾看過的那篇關於酒壺的文章,是一個默默無聞的讀書人寫的,沒有人認識他,自然他的文章別人也讀不到。可是你們也讀了這樣的文章,你們讀的文章是從哪里來的呢?”

唐進說:“我是從阿克雷大哥的日記本上看到的,我沒問他那篇文章是從哪里來的,他也沒有告訴我。”

袁一昭很失望。

唐進忽然問:“你也對酒壺這炤P興趣?”

袁一昭苦笑一聲,說:“其實我也在尋找酒壺。”

唐進問:“你找到了嗎?”

袁一昭苦笑著說:“我如果找到了,也不會孤單一人了!你曾經說過:有沒有酒壺的酒壺主人,現在看來,那不會是你,而是我!”

唐進笑道:“看來你跟我的性格差不多,難怪我一看見你就感到一種親切。你不用太悲觀,只要努力,總會有結果的。”

袁一昭苦笑一聲,說:“你不必擔心,我從不會讓自己難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