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酒 · 酒壺 · 劍
大  漠  奇  情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太陽又咬住了西邊沙漠的邊緣,到處渾黃一片。

馬隊停止前進,就地露宿。

人們席地而坐,三三兩兩的人堆,開始各自就餐。

人們的食物大都差不多:乾糧、牛肉、水和酒。

一時間,酒香、肉香、乾糧的酥油香,連水也有一種清香,同時在空中彌漫開來。

袁一昭只感到意醉神迷,好一種感官享受!

他一邊吃著,一邊不時地看看坐在不遠處的蒙古人。

蒙古人大口的酥肉餅,大口的水,再是大嚼牛肉,大喝烈酒。

他真是一個豪客。

紅衣女子陪著蒙古人,吃得很斯文,也不喝酒。

突然,蒙古人大叫:“我的酒壺!我的酒壺呢?”

他的語氣非常著急。

袁一昭很奇怪:“他明明在喝酒,怎洵藒M之間不見了酒壺?”

他仔細一看,剛才蒙古人喝酒的鐵制酒壺的確不見了。

卻見那紅衣女子端坐原地,看著蒙古人微笑著說:“在這兒呢!”

紅衣女子不過二十多歲,面容俊俏,肌膚勝雪,容光照人。

袁一昭不由心弦顫動。

他不禁想道:“世上怎炤|有這洵的女子?”

紅衣女子一副漢人打扮,比起蒙古人的濃妝豔服,更顯得麗質天然。

她說:“在這兒呢!”

但她的手堜M面前實在什炯ㄗS有。

蒙古人有些慍怒:“你不要作弄我!”

紅衣女子忽然幽幽地說:“你在馬背上抱著那洶j個酒壺,這洹硒N忘了?唉!”

歇了一歇,她又說:“是我自作多情。”

蒙古人怔了一怔,突然哈哈一笑,伸手抱過紅衣女子,說:“你說得對!酒壺就在這兒,在我的懷堙A她對我是最重要的!我卻看著酒壺問酒壺在哪兒?紅衣,剛才對不起,不怪我嗎?”

紅衣女子嫣然一笑,搖搖頭。

突然間,他們兩人緊緊地抱在一起!

袁一昭看見,在紅衣女子的背後,現出了一個鐵制酒壺,端正地放在地上。

附近的人們都詫異地看著那一對熱情男女,不禁微微一笑。

這時,天已全黑,天空中滿是閃爍的繁星。

袁一昭頭枕著背包,仰臥在地上,眼光在群星之間徘徊。

也不知是興奮還是茫然,他的思緒翻騰不已:

“酒壺,酒壺!想不到他們也知道酒壺!

“他們找尋,如今已成現實,這洹痋I

“酒壺,不只是純粹意義的酒壺,它除了裝酒,還裝上激礪、理解、支援和融化。

“一個男人,能有一個自己喜歡的酒壺,他的一生也應該心滿意足了!

“可是我的酒壺,她為什洶ㄗ荂H

“她是不是永遠不會來了?

“四年已經滿了,我們應該兌現諾言了,可是她……為什活H

“唉!”

他不禁搖頭歎氣。

忽然一個聲音說:“喂,不知我的妹妹怎樣了?”

那是紅衣女子的聲音。

蒙古人說:“你二妹太憂鬱,三妹又太幻想。”

紅衣女子說:“是啊,她們都在尋找自己的主人,不知她們能不能找到自己喜歡的人。”

蒙古漢子說:“我想……”

蒙古人的話剛剛開頭,突然一聲尖厲的長嘯劃破夜空,緊接著“嗚嗚”之聲此起彼伏!

不一會兒,“得得”的馬蹄聲急驟地響起,由遠而近!

馬隊的馬嘶叫起來,有些嘈雜混亂。

露宿的人們趕緊起來,紛紛回到自己的馬旁邊。

驚懼之間,一群不速之客已到了馬隊面前。

為首一名大漢,肩上扛一把鬼頭大刀,星光下看不清他的面容,只看見那把大刀白晃晃有些閃光。

那大漢哈哈一笑,說:“諸位給我聽著:本大爺有好生之德,只要你們乖乖地獻出錢財,本大爺決不為難你們。你們如果心存僥倖,抗拒不交,就別怪我手下無情!”說完又是哈哈一笑。

那大漢身邊的人同時舉刀叫道:“乖乖地獻出錢財,饒你們不死!”“如想違抗,要你們的狗命!”“把你們剁成三五七塊!”……

原來是一夥馬賊!

馬隊的人一時噤若寒蟬。

不一會兒,馬隊的人們開始騷亂起來。

一個男人沮喪地說:“完了,完了!我的錢全完了!可惜我在外面掙了十年,今天想要衣錦還鄉,做夢也想不到會栽在這兒?”

一個女人說:“我也一樣啊!我才掙足五萬塊,準備回家修房子,家堣H都在等我。嗚——嗚——,”她竟哭起來了。

這一哭像是傳染病,有幾十個人相繼哭起來!

哭的大多是女人。

一個小男孩問:“爸爸,那些人在哭什活H出了什洧げ隉H”

一個男人說:“勇勇,有強盜要搶我們馬隊的錢,你怕嗎?”

小男孩問:“強盜凶嗎?”

男人說:“他們都有刀。”

小男孩說:“爸爸,那你怕嗎?”

男人說:“我不怕,但別人都怕,我一個不怕有什洛峞H”

小男孩說:“爸爸不怕,我也不怕!”

男人淡淡一笑,說:“勇勇你聽。”

原來蒙古人哈哈哈哈大笑幾聲,用他那特有的爽朗的聲音說:“各位馬隊的朋友,你們不要驚慌。你們不要拿錢!你們先看我的!”

蒙古人說著翻身上馬,迎上那馬賊頭子。

蒙古人叫道:“武曲星!”

那大漢一怔,說:“你怎洩器D我的名字?”

蒙古人欠身笑道:“湯少爺身邊文武二將,沙漠中誰人不知啊?”

那個叫武曲星的大漢驕傲地說:“好說,好說!你既然知道我的大名,應該知道怎為筆a?”

蒙古人笑道:“我們都是生意人,我們來說個生意如何?”

武曲星問:“什洛芛N?”

蒙古人說:“比試。如果你贏了,這堣@切由你安排;如果你輸了,請你們掉轉馬頭,永遠避開我!”

武曲星笑道:“好!看不出你是個豪爽的江湖漢子!怎洶騆捸H”

蒙古人冷冷地說:“隨便你!”

武曲星哈哈一笑,說:“爽快!我們比試三場,兩勝算贏。第一場,你說兩句話,一共十五個字,我滿意了就算你贏。開始吧!”

馬隊的人們和馬賊們都齊刷刷時看著蒙古人。

袁一昭知道,這一場比賽,對蒙古人來說真是千難萬難。

不管蒙古人怎牴﹛A只要武曲星說個不滿意,蒙古人就輸了。

只要武曲星不把蒙古人當作朋友,蒙古人就必輸無疑。

袁一昭心想:“蒙古人剛才信心十足,想不到第一場就會敗陣!好在我身上沒有錢,輸贏對我來說沒有多大關係。現在倒落得看個熱鬧!”

這時,紅衣女子走到了蒙古人身邊,看著蒙古人。

馬隊的人們不由騷亂起來。

有人說:“這算什洶騆捸H說不說都是馬賊贏了!”

有人說:“怎炤|有這樣的比試?這也叫比試嗎?”

小男孩的爸爸說:“這就看誰聰明了,只要讓馬賊毫無察覺,就有贏的可能。”

只聽蒙古人大聲說:“好,我說!我知道,快意輸贏,是你的本色!”

武曲星哈哈一笑,說:“說得好!”

蒙古人笑道:“那你是滿意了!”

武曲星一怔,隨即哈哈大笑:“算你聰明,這一場你贏了!”

馬賊們和馬隊的人們面面相覷,莫名其妙。

他們還沒回過神來,武曲星又說:“第二場,我用刀削你的眉毛,你必須看著我,但不准眨眼睛。如果眨眼睛,就算你輸了。如果削不了你的眉毛,就算我輸了。不過,我可以削很多次!比不比?不比就認輸!”

蒙古人看著武曲星,一言不發,一動不動。

武曲星有些不耐煩了,說:“你比不比?倒是說呀!再不說,算是自動認輸了!”

馬賊們哄笑起來:“怎活A變狗熊了?”“你剛才還逞英雄呢!”“這一場你輸定了!”“老大,準備第三場吧!”……

馬隊的人們很著急,一時嘈雜起來:“這一場比第一場更難!”“那馬賊頭子怎炤|出這樣的比試?倒不如真刀真槍地幹!”“唉,這一場輸了,輸定了!”“你們看他動都不動,顯然是沒有辦法。”……

蒙古人仍然是看著武曲星,一言不發,一動不動。

紅衣女子一直靜靜地注視著蒙古人。

武曲星忍不住了,拿刀在蒙人面前一揚!

蒙古人仍然不說話,也不動彈,像一尊塑像。

武曲星向前兩步,定睛一看,不由呆了。好一會兒,武曲星大聲說:“真沒想到,你已到了泰山崩於前而不驚的地步!佩服!佩服!我輸了。”

武曲星拱手對蒙古人說:“朋友,後會有期!”說完掉轉馬頭,手一揮,說:“兄弟們!我們走!”

“啪啪啪啪”馬鞭響處,幾十匹馬狂奔而去。

真是來也迅速,去也迅速。

沙漠一霎時靜寂下來,好像是空氣在突然間凝固。

過了一會兒,人們開始活躍起來。

人們都很喜悅。

但所有的人們幾乎在問同一個問題:“這兩場究竟是怎珀鼓滿H”

他們沒有人能想通。

有人忍耐不住,去問蒙古人。

蒙古人說:“你們自己動腦袋吧!我累了,我要睡覺了!”

蒙古人說著倒地便睡,再也不動。

紅衣女子在蒙古人身旁坐下來。

她靜靜地看著蒙古人。

好一會兒,她把頭枕著蒙古人的身體,也漸漸地睡了。

大漠逐漸靜寂下來。

偶有一陣涼風,飄飛起女人的長髮,彌漫著汗臭和香水味。

繁星依然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