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無情烽火有情天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第十二回

第十三回

第十四回

第十五回

第十六回

第十七回

第十八回

 

    

這次羅霄峽谷辦喜事後,老爺子回到武功山峽谷,這兒也有兩姐妹要辦婚事了,那就是宋敬慈與宋敬貞。前者與周孝宗:後者與尤少智。這兩對已戀愛多時,宋氏姐妹,只有一個哥哥宋敬人。前此已因「英雄救美」受傷,而贏得美眷歸,在武功山峽谷成婚,而且也身懷六甲,快要為峽谷增添一個小生命了。這時又傳姐妹兩雙雙成婚。本來早就要辦了,主因周孝宗的父親及尤少智的母親沒有來峽谷,老爺子不便茂然為她們辦,周孝宗的父親周正祥將親自主持;尤少智的母親李氏,是王沛仁老婆的妹妹,也將親臨,一直等兩位一齊到來!如今老爺子回來時,那兩位也已到齊好些天了。因此,這兒不讓羅霄山喜事專美,一下子就是兩堂,新房也建了兩間。

老爺子一回來的第二天,峽谷內鑼鼓喧天,喜氣洋洋,一切佈置圴已完備。而且還購置了一套新鑼鼓,由谷中男女自行吹打,比以往熱鬧多了。張燈結采,也比以前美麗,因為他們金礦開成之後,財富增多,這些都自行購置,燈籠也已會做了,又向外買了好多色布匹,紅布自然是更多了,所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熱鬧。紅燭自行製造,因為峽谷內的油茶樹,今年也有收成了!製紅燭正需茶油。

峽谷經過三年的經營,一切都步入正軌,儼然一個小王國,很多東西都自行製作、種植、生產。目前只有食鹽一項,完全仰賴外界,生鐵也自外購入,自行打造各種用具。所以這次喜宴,也辦的比以往豐盛、熱鬧,殺豬宰羊,項項都是自行生產者。真是富匹敵國了!

喜事辦完之後,這兩對夫妻,也和以前各次婚事一樣,休息一個月。為了安全,老爺子依往例,不讓他們外出,但可在義勇軍勢力範圍內走動,旅行。因此這兩對新婚夫婦,結伴前往第一小峽谷及工作站,算是渡蜜月吧!

他們第一站到王季全與周明玉主持的第一小峽谷。那兒有另外四名隊員在那兒協助生產,養殖,農業很成功,尤其是水果,桃李特多,竹筍也多,只是前者尚未生長結果,將來一定可豐收,竹筍則是已有現成的,此處風景優美,森林茂密,古木參天,步行在林木間,有出塵脫俗,羽化登仙之感,而泉水潺潺,清流見底,游魚可數,更是令人神往不已。他們兩對新人,在這自由自在地徜徉在這山明水秀原野上,忘卻了塵世之一切,留連忘返,直到明玉在谷中高聲叫喚,他們才回來!

兩天之後,他們四人又步行到第一工作站。那兒是方可圓與紀雪梅在主持,地方雖不是峽谷,卻是一處平台地,有小河一水流經山谷。游擊隊兄弟也建築了攔河壩,及取水渠一條,引水灌田,田也是新開發的,他們去時,紀雪梅將她的兩位表妹,接來工作站,協助屯墾,她們叫鄒雪及鄒虹兩人長的都很美,尤其皮膚白皙,油嫩光滑,一見就是美人一對。她們居住地靠近都市,父母怕她們被日本軍瞧見,難逃其搶劫,故送她們上山,可藉此獲得保護。但不久其父母雙雙亡故。

於是,在一個基地上,原本只三名女子,一下又多了兩位新娘,大家年齡相差不多,都很談的來。

大家都知道,方可圓是打獵高手,尤少智一見面,就問方可圓,最近有沒有打到獵物。方可圓告訴他,自從與紀雪梅結婚以後,他被她管的很嚴,不準他打鳥傷生,所以很少上山打獵,他並且說,乘此次他們來了,可以一起去打獵一次。

於是,方可圓向太太告假,陪尤少智及周孝宗上山打獵,她當然不便拒絕,放他一馬走了。於是方可圓攜自己的土製獵槍,叫尤少智及周孝宗拿日本三八式步槍上山,一起圍獵。他們帶著方可圓養的獵狗,這是他結婚之後才養的,一方面守家,防止外人擅入,一方面訓練其狩獵,此外,他還養了一批鴿子,正在訓練做信鴿。所以上山時,他也不忘了帶鴿子上山訓練其返回鴿舍。

三個人上山,帶有土獵槍一枝,準備打野雞(即雉)另外日式步槍兩枝,獵狗兩隻,信鴿四隻,一起登山。尤少智是登山攀巖專家,一人當先,撿林木茂密,山路險峻之處走,兩人跟在後面,沒他的腳程,倍感吃力,好在少智知道別人比不上他,他邊走邊巡,尋找獵物,走著走著,見前面獵狗,似乎嗅到甚麼,使勁嗅地追尋,口中唧唧叫著。少智馬上提高警覺,槍上膛,提槍及胸,兩眼四下搜巡。其架勢:只要一發現獵物即可瞄準扣槍射擊!不久,果見獵狗正在拼命追趕一隻兔子,他看的真切,一槍,砰!的一聲,被它兔脫了,他趕緊退殼,再上一彈,再追,結果,發現一隻麂子,一跳一跳地,在另一隻獵狗追逐下,往前逃走,這下他看準後,扣機一槍,獵物麂子應聲倒地,他高興地將受傷麂子拿起,那邊方可圓也在另一處開槍,彈無虛發,打了一隻雉在手,只有周孝宗空手而回,但見兩各有所獲,同樣地高興。

他們兩位新郎,拿著獵物,在樹林中休息,方可圓帶著一籠四隻鴿子,再繼續上山,走到山巔上,才將信鴿釋放,拿著空籠,帶著兩隻獵狗,回到少智與孝宗休息處,結伴回家。這時雉與麂都因傷重而死。

回家後,女眷們將獵物除毛,洗淨,開腸破肚,烹煮一番。那天,正好第一小峽谷四名隊員也來第一工作站工作,所以一起十人圍了一大桌,大家飽食一頓,這種高級野味,雖是山中,亦少有同時兩道美餚的。所以,大家都高興地飽餐。晚上,他們舉行娛樂活動。女土們歌唱助興,男士們舉行,「四健會」打起麻將來了,大家一直玩到午夜才收場。

第二天早上,他們兩對新人,收拾行李作長途旅行,向羅霄山峽谷進發。經過兩天的行程,他們才於當晚到達瀑布下方。經與附近的另一守衛隊員見面之後,才進入此一峽谷的通道。這條路的通道,本是由少智發現的,他當時和他哥哥大勇一起出來尋訪軍事幽谷,看到此瀑布,認為此乃一難得奇景,於是走進瀑布,好像覺得這像西遊記中的水簾洞一樣,因好奇心的驅使,使他冒險走進下墜的水簾,意外真的看到水簾洞,可是其中並無孫悟空,而是一條曲徑通幽的暗道,正如桃花源記中所說,纔通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內中雖非屋舍儼然,卻是一處別有洞天的峽谷,他們走到盡頭,才發現有茅屋幾間,因而與劉氏兄妹相見,並進而說服他們加入義勇軍,想著想著,人已到了王伯文與立群他們的住處,如今房屋增加四五棟,可是都隱藏在樹林中,遠處不易發現。

這時王伯文夫婦都出來相迎,除了恭賀兩對新婚夫婦大喜之外,他們也賀立仁與美玉夫婦功成名就。尤其美玉,初次加入游擊隊,即立下大功,殲敵數百,為苦難的中國人,以及死難的同胞,稍為出了一口冤氣,真是大快人心。也恭賀新基地一經成立,就立下成功的典範,使以後新加入者,都會想見賢思齊,效法先進,努力殺敵!

當晚他們舉辦宴會,殺雞牢鴨,還有野味。這兒原本有五位狩獵高手,所以宴中野味齊全,三對新婚夫婦,加上兩對先此成婚者,一共五對,又有劉氏兄弟二人,及武功山峽谷派來的。合計廿人,好不熱鬧。

晚宴後,他們也開了一個歡樂會,有人唱歌,有人說笑話,有人打麻將。這可算是自張立仁與劉美玉勝利歸來後的首次大型歡樂會。會後,並議定要再次出擊,再建奇功,使羅霄山的名聲遠播。

他們商議很久,認為日軍自從上次火車被炸之後,檢驗嚴格,對形跡可疑者,都加以逮捕、烤打、刑求。採取「寧可冤枉百人,不要放過一人」的作風。在日人的眼中,多死一些中國人,對他們都有好處。所以作風野蠻,目前還是謹慎為好。於是,目光放在一名漢奸身上。這名漢奸,是韶關附近的名富商,他名義上是做糧食生意,實際上是幫日軍儲存軍糧。只要日軍一有需要,他就馬上供應。他也仗著有日軍撐腰,胡作非為。他有一個弱點,非常好色,家有好幾個小老婆,如果要下手,可從這兒進行。要如何行動,則必須事前周密計劃,謹重行事,而且不可打草驚蛇。此外他手下也有相當火力,這都是日軍供應給他的。所以事先必須考慮武力救援之事。非有必要,切忌和他硬幹。

既然考慮到這一點,就必須想到逃生,或得手後如何撤退。經考慮再三之後,他們想到武功山峽谷的古文修,他曾經為打劫銀行而學會開車。如果請他一起參加,路上劫一部汽車,載運劫後勝利人員迅速撤退,以防日軍追趕。

主意既定,立即請谷中腳程最快的胡立功前往武功山總部一趟,火速調請古修文前來。這位有飛毛腿之稱的胡立功,別人走路要三天時間,他只需一半。所以,不到兩天,即返抵總部,經他口頭向老爺子報告之後,當天古修文即告別老婆又芳,一路隨胡立功返抵羅霄山峽谷。這一來一返,已去了三天多時間,峽谷中一切都已安排妥當。

這次行動,是用的美人計。劉氏三姐妹,雖是山中長大,可能是山水中的靈氣,無污染的空氣及水質,造就了他們後天的膚質與秀髮,她們三姐妹的皮膚,一個比一個白,頭髮也是天生秀髮如絲,隨風飄逸,美豔動人,大的美玉已為人婦,前此出擊立下汗馬功勞,如今已嫁張立仁為妻,身懷六甲,不宜行動,其實她要是去,可也不癩。出嫁後的她,比出嫁前,更多一份成熟美,可以說更是楚楚動人,也許出嫁後,陰陽調和,賀爾蒙平均,分泌正常,膚色更形紅潤外透,胸部更形飽滿,真是人見人愛了。當然,她可以置身事外,有充分的理由。於是責任就落在做二姐的佩玲身上,其實,二姐和三妹,都很適合,因為兩人自從與一芬、郁芳相處後,自她們兩位成熟的女人中學會了好些打扮的技巧,也承她倆分贈了些她們從未使用過的脂粉,再加她倆麗質天生。所以,近來更形出落得美豔動人,小的十七歲,大的十八歲,都是花樣年華,姐姐當然當仁不讓,說這項任務太危險,應由她去,小的聰慧也很刁蠻,其實是一塊好料子,可是,她真的太嫩,恐難對付老奸巨滑的毛和一。如果真要挑選,應以劉美玉最合適;第一,她年紀最大,思考成熟,而且她有過情報經驗,經歷過大事,臨危可能鎮靜些。第二,她如今真正有成熟美,那一分美麗,是中年男子最易陶醉的美色,最難抗拒的誘惑,只要她撒嬌作態,沒有人能逃過她的陷阱!但她也有缺點,曾在韶關露臉過,怕被人認出,其次她已有身孕,不宜讓她去出生入死,身歷險境。小妹妹實在太嫩,沒經驗,太易上當吃虧。所以,大家都屬意二姐佩玲。

他們之所以要派女的去,第一是毛和一這人好色,以美人計攻之。其次是此三位女子,自加入義勇軍之後,即訓練她們使用手槍,如今三人槍法都很好了,所以才敢放她們去出任務,其中又以二姐槍法神準,三妹則有吹箭特技,無人能及,大姐的長槍,也有百步穿揚之神技。

這次除出動二姐之外,另外還需一位助手,那就是劉大媽了。因為他們仍打算以賣香煙為餌,這樣,女孩子比較容易拋頭露面。如此,只要刻意打扮,顧盼間拋眉弄眼,很容易勾引男人的注意。她們打算讓母女二人設攤在毛家公館附近,他每日出入必可看見,一個好色之徒,一見到香煙西施,必然會大動色心。為了保護她,他們還另派四名臨工,在附近做挑夫,至少留兩人在附近保護,以防日軍及地方流氓滋擾她。

果然,她設攤之後,真有好些人打她的主意,因為她打扮之後,真讓峽谷的男人,都為她垂涎三尺,暗地裡慕煞人也!當然,被老色鬼毛和一見了,更會色迷心竅。何況她瞥見她獵物之後,又故意拋出勾人的眼色,使他如蒼蠅見血,蜜蜂碰到糖一樣,久久不離。加上她刻意穿的緊身衣,雙峰畢露,勾人魂魄。所以,第一天,他就親自來買煙,還故意問她:

「小姑娘,妳這麼美,為何不去做別的事,賣香煙能賺多少錢?」佩玲見他向餌游來了,於是故意說:

「唉!小女子無一技之長,從何處找工作賺錢!過幾個月,我未婚夫回來之後,我就可以不必出來拋頭露臉了!如今為了生活,沒有辦法呀!」說話間,不時用勾魂眼看他,還對他笑,使他三魂七魄都失落了!

「不急,讓我來替妳想辦法!」他說了一句,馬上又問她說:「妳打算何時姞婚?」

她見他有著急之色,馬上說:「越快越好,因為我母親必須跟我一起生活,如今生活不易,我不想拖太久?」

「好!我替妳想辦法!明天我告訴妳。」

佩玲知道獵物已快上勾了,只是她當心自己,真不知自己面對的人到底是一號怎樣的老手,希望他在色迷心竅時,能失去理智。不然,她還真膽心自己應付不了!

擔心是擔心,做仍然要做,她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決心,勇往直前的心理,她也知,山上的兄弟,在她危急時,一定會出手救她。因此她又安心了。

翌日上午,她仍和媽媽一起去擺攤子,她和往日一樣地,沒有異樣。十點鐘左右,毛和一果然自他的豪宅內出來,光是掛名買香煙。然後,拿出一包重沉沉的東西給她,說是給她安頓家用的一包大洋,估計有五百元以上。然後,對她說:

「這些錢,先給妳安頓妳母親生活。明天,我將接妳去我家,只要妳每天伺候我,妳這一生就不必愁穿愁吃了!」他又對佩玲說:「我明天會派一乘大轎來接妳,妳打扮一下,和我拜天地及祖宗就行了!」

佩玲拿了這包錢,立即回家,和她媽媽商量。晚上有山上的人來和她連絡。她告訴陳旭東,叫他們準備明天晚上行動,必須進入毛宅保護她,但他們對毛宅內部一無所知。於是,她答應第二天中午,叫他們來家裡找她拿地圖,她會設法繪一張地圖給他們。

果然第二天上午,她主動上毛家公館,要見毛和一,毛和一聽說是她來了,馬上親自出來迎她,她告訴他說:

「你想娶我不難,但必須答應我正式辦喜宴,花轎抬我進門。而且,必須正式請客,不必多,但至少要有兩席以上,請我家人及地方士紳。」她看看四周,宅第很大,她馬上問道:「你打算那一間做新房?我得先看看,她說罷,馬上起身,毛和一領她去他房間,她一邊走,一邊記下經過的地方及方向。走到毛和一房間,見其內東西很多,而且有一個大鐵櫃,估計重要文件及金錢,都在其內,於是她對毛和一說:「我很喜歡這個間房子,就用它做新房,一切不動,只要將那些煞氣太重的刀槍全部拿走就好了!其他古董、裝飾、櫥櫃等,都照原位不動,加上一些紅布,紅紙及及雙喜字就行。」

「沒有間題,一切照妳的要求辦事!」

「出來時,她又好好地記了一遍,牢記在心,馬上出來,告辭回家,也不叫他護送,逕自走了。到家後,立即將腦子裡記住的進入通道等一一繪製成圖,等陳旭東來了之後交給他帶回,並交待他,今晚一定要去毛宅接應。

下午,她真的打扮一番,穿上一襲事先準備好的寬大衣裙,將應用之物備好,藏在身上,只等毛宅大轎來迎娶她了。並且安排媽媽早一步離去。

此時陳旭東,古修文等四人都已到來,而劉文夫,劉文德兄弟也到了,準備正式給毛和一請吃喜宴,也可藉此知道路徑,行動時,才會方便得多,反正行動之後,大家都不打算再來韶關了。

下午四點左右,毛宅的花車,真的來了,並且送來另外五百元大洋給劉家。劉家早已準備好,他們將臨時租住的房屋內重要東西全部搬走,老媽也先行離去,剩下的都是可以捨棄之物,因為新娘被接去之後,誰也不準備再回來了。但是,這一切只有羅霄山來此的人知道,外人根本不悉這些內情。

佩玲打扮之後,真的像下凡仙子,令看到的人,無不嘖嘖贊美,想不到如此美豔。她的兩兄弟,坐另一部車載去做大舅子送嫁,其中當然另有兩人,一共四個,古修文一定在內,因為他將在舉事後負責開車。

花車在前,親家車在後,浩浩蕩蕩開赴毛宅。到達時兩席客人即將坐滿,只等這兒的六人,其中包括新娘新郎及親家共四人。下午六點正式開席。四位親家拼命敬酒,尤其針對新郎毛和一及他身邊的人。他們估計是他的貼身親信。劉文夫、劉文德等人希望將他們一一灌倒,才好行事。席間一直因灌酒而拖延,直到快十點才散席。然後送新人入洞房,大舅子則用原車送回。當汽車開到劉佩玲租住的房屋時,三人先下車,留一人在車上,那就是古文修。當車子一轉回頭,走到黑暗處時,他對著司機後腦一拳,將其打昏,隨後來一人,將司機手腳綑綁,口用布包好,拋棄在一處空屋。四人原車返回毛宅,與預先埋伏的另二人會合,一共六人只留古文修在車上戒備,其他一人翻越圍牆,再入毛宅,直奔新房,亦即毛和一的書房內,訊號傳入,劉佩玲輕開房門,但見佩玲已將酩酊大醉的毛和一,綑綁成粽子一樣,只留雙腳未束,倒臥在床,保險櫃已大打開,其內銀大洋一大堆,少說也有五萬,成袋堆置,還有手槍兩把,子彈一大堆。

這時羅霄山五健兒,將銀洋一一搬出,四人將銀大洋輕聲抬到大門口,並由另一人將路上碰到的人一一打昏。開了大門,將銀洋裝車,六人也上車,並將毛和一也載上車,由一人進屋,放一把火,將室內點燃,大火隨即延燒。這邊上車的人,只等放火者回來,開車逃之夭夭。不開一槍,不傷一人,漂亮地將漢奸劫走,並燒毀其宅第,劫走其本人,在大街上正法槍決,棄屍在大街,上附大字「漢奸已槍決」,揚長而去,大約五萬元銀洋,他分裝成八袋,由八名男士健兒背負回山,劉母則在相約處會合,由新娘女兒陪同走回山中峽谷。經過三天的步行,一行十人,回到峽谷基地汽車則推入靠近別的反向河中,使其永沉水底,短期無人發現。

這次行動,經過清點,得銀洋五萬多元,手槍兩枝,子彈百餘發,大大豐收,比上次劫銀行的成果還好,峽谷兩年內薪餉無慮匱乏。建功厥偉者,當推劉佩玲。

她的成功,在於她進房後,又對毛和一灌酒,使他根本無法站立,倒臥床上,她隨即拿出身上的預藏的繩索,將其手腳綑綁,口用布塞住,然後自他身上搜出鑰匙、打開保險櫃,並搜得一部份文件回山,作為今後研究的情報,她事先帶有手槍一枝,不過沒有派上用場,反而劫得兩枝,使山中武力又加強了!

此次行動成功,每人得獎銀大洋一百元、佩玲的千元聘金,也一起帶回,就歸她自己使用,因為這是她出生入死得來的。此次劫得五萬元,除留二萬元作此地的薪餉及開支外,餘三萬元全部解返武山峽谷保存,槍枝子彈,留羅霄山使用,大家分兩批放假休息一個月。

這次行動中,小伙子陳旭東,也是幕後功臣,因為劉佩玲在賣香煙時,都是旭東在暗中荷槍保獲她,晚上,小伙子也和她們母女兩同睡一室,他一直跟在她身邊,負責她的安全,沒人發現,因為他是暗樁。小伙子見她打扮之後,如下凡天仙,又見她被送入毛宅,他心如刀割,真怕一送進去,就如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他好擔心喲!好在要派人進入毛宅,他第一個翻牆入內,按照她繪的圖,直奔洞房,他窺見她完好如初,才放下心中一塊大石!

如今放假外出,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佩玲,他希望能邀請她一起去渡假,帶她去他家長沙一遊,可是他又不便啟齒,怕被拒絕,他想了好久,最後鼓起勇氣向佩玲問:

「劉小姐,放假打算去那兒玩?」他囁嚅地問她說:「如要出遠門,我願意像在韶關一樣地,沿途保護妳!」

「好呀!我正想去衡陽或長沙一趟。」她興奮地說:「不過,我妹妹她也一起要去,你認為行嗎?」

「行呀!為甚麼不行,」他高興的說:「我能一起保護妳們兩位姐妹,再好不過了!」

於是,他們開始計劃行程,他們打算從羅霄翻山越嶺,由郴州上衡陽,再轉長沙。所以他們出發前,先得準備走兩天山路,為安全計,三人帶了兩枝短槍,以防不測。

她們是山上長大的,山路自然不成問題,到了郴州,三人住房分兩間,兩姐妹一間,旭東自己一間,晚上他們三人在一起聊天,一起吃飯。第二天去長沙。因旭東父親在長沙做生意,賣布匹。旭東帶姐妹倆進店裡見那五花八門的花布,兩女子愛不釋手,旭東的父親為各人挑選一塊料子,分送二人,並帶她們上餐廳,這是她們倆生平第一次。晚上,安排她們住處,對她倆非常禮遇,因為旭東告訴他父母親,他很想娶其中姐姐,但又不便啟齒。旭東的父母認為暫時還是不要提這件事,應由孩子們自由發展,因為女孩子家長不在跟前,他們做長輩的不便向女孩子本人提此事,以免造成尷尬場面,反而不好收拾。因此,旭東父母鼓勵兒子小心伺候兩位姐妹,以博取好感,友誼自然形成,到時水到渠成,美滿姻緣自然會成功的。如果操之過急,稍一不慎,反而弄巧成拙。因此陳父陳母,只是善對兩女,並且安排他們三人,加上旭東的妹妹陳芳美一起出遊,這樣更形自然。

旭東回家之後,才知道住在淪陷區城市的女孩,在街上走,一不小心,被日軍盯上之後,常常會莫明其妙地失蹤,他們猜測,可能是被日軍擄去當慰安女去了。其妹要不是有哥哥及另外位兩女英雄隨行,她還真不敢上街呢!佩玲因其槍術精湛,一身是膽,根本沒把日軍看在眼裡,而且她隨身帶了傢伙,以防萬一。此外,她也多帶了一些銀大洋,打算購買一些化妝品回山上,除自己用之外,也要分送姐姐及其他兩女性,一位是一芬,一位是郁芳。她比人家闊,因為她多得千元大洋。化一點錢不在乎!

在路上,劉佩玲與其妹曉波都勸陳旭東的妹妹陳芳美山上去,那兒男孩子也很多,一個個都身懷絕技,都有兩套本事,除殺敵外,也都學有一技之長,有的務農高手,有的為木匠,有的為竹匠,有的為裁縫,有的為鐵匠。在山上謀生方便,彼此不會勾心鬥角,人人生性純僕。而且,最近山上出擊接二連三勝利,鹵獲甚豐,不受日本鬼子控制。大家仍是中國人,沒有日軍的干擾,可以安心睡覺,不愁日軍夜間襲擊,安居樂業。

她們這麼一說,真的打動了陳芳美的心,決定隨她們及兄長一起進山打游擊。而且,這次就一起出發。

他們在街上購物完畢後,前往公園附近逛逛,不料被兩名鬼子軍盯上,尾隨她們,她們知道碰上麻煩了,大家不動聲色,往公園的山上走,見前面有一個防空洞,他們四人分兩組自防空洞不同方向進入,兩名鬼子兵以為可以得逞,也尾隨進入洞內,而且也一人各自一頭抄入。誰知,鬼子剛一進入,第一個進入的,被佩玲掏出腰間的短槍一槍斃命,第二個也進入,聽到槍聲,正要退出,卻被旭東自後又一槍,打中後腦斃命。四人將他們倆的配槍拿走,子彈也取走,匆匆反家,收拾行李,立即往火車站,搭上向株州的火車,趕往萍鄉。上車時,已是下午四點,第二天早上在萍鄉下車,再步行向武功山進發,往峽谷總部走,第三天到達總部,向老爺子報告此事。無疑,這又是休假時的一次意外出擊,而且成功。並有陳芳美加入,為峽谷帶來新生力軍,也是娘子軍,正是峽谷希望的。

王老爺子早已從傳來的消息,及送來的三萬銀大洋,知道羅霄山的女英雄,屢建奇功,尤其是佩玲,一手導演殺漢奸毛和一,及劫走大筆錢財,對她敬佩不已。今日來到峽谷,特地為她設宴慶功。而且聽說她的妹妹劉曉波有一絕技,媲美楚養由基能百步穿楊,用吹箭傷人,無聲無息,想見識一下,正嘆此處無吹箭,她馬上說,此箭不難,只需砍小叢竹一枝,打通關節,再用羽毛做一支短箭即可,於是,老爺子說辦就辦,峽谷中叢竹很多,即著人準備其所需羽毛、小針絲線備好。劉曉波當即開始製作其獨門羽箭,經其巧手加工,前後只半小時,即大功告成。於是,在空礦之地,百步內立一靶標,這位美艷的小仙子,當場表演絕技,只見她瞄準目標,運氣丹田,舉竹桿一吹,瞬間一支短短羽箭,正中標的紅心,一毫也不差。馬上贏得眾人的掌聲,見者無不嘖嘖稱贊神乎其技。她並且說,她還可以在箭針尖端煨毒,可以見血封喉,這些毒,是她捉毒蛇自行配製。人家問她說,妳小小年紀,何以知道這些製毒方法。她解釋說:她是在三年前,一位來她們家的出家人,教她這一套防身術。那位出家人,在山中行走,迷了路,無處可去,她帶他回家,並請家人收容他居住。他感謝這位小妹妹俠義可風之行為,將他一手絕技,傳授予她,並教她配製毒汁,煨浸毒針,只要一箭射中,見血封喉!狠毒無比。後來劉曉波拜他為師,並訓練她吹箭,一住半年,果然練成好絕技,那位出家人半年後,身體養好了,才告別而去!距離如今已三年了!他一直沒再來。她師父告訴她,配製毒液,不能隨便授人,以防人濫用,為害人類,所以,此法連她姐姐們也不知道,至今她未傳授任何人,因為她在師父面前立下重誓,除非師徒或子女,別人不得傳授!

此種毒液,她只透露,配有兩種毒蛇之毒液,因此製作時,還需覓得兩種特別毒蛇,活捉之後,取其毒汁。因此,也必須會捉毒蛇,這種技巧,也得訓練,否則性命不保。因此,學得此術,並不太簡單。

此外,她師父還教她治療蛇咬的秘方,各種毒蛇,可就地採不同草藥治療或急救,此法可以傳授,不過要知道被那種蛇所咬,才能對症下藥,否則,也是無效,而且那些草藥,也不是隨便就有,甚至有些很難得到。所以,到時候,也得碰碰運氣,運氣不佳時,這種草藥一時沒有,仍無濟於事。所以,多少也有一些碰運氣的味道。因為大家平日都在山上出入,難免會碰到毒蛇。因此,她願意將自己所學,傳授各位,以作濟世之用!

於是,她將幾種毒蛇治療的草藥,一一開出,調配的方法,急救的方法,都寫了出來,留在峽谷,以備不時之需。大家對她的義行,感激不盡。她們一行四人在武功山峽谷逗留了兩天之後,才回羅霄山峽谷。經過兩天的行程,才回到他們的家。進入瀑布,來到家中,聽其敘述在長沙又收拾了兩名鬼子之後,大快人心。只是不知道陳家的安危如何!他們猜測,鬼子也不會知道是誰幹的,因為出事地離陳家很遠,應該不會找到他家去才對!

路途遙遠,通訊不便,事到如今,遠水也救不了近火。更何況他們的猜測一點不假,在事故突發之後,他們未留下半點蛛絲馬跡,鬼子也無從偵辦。所以,陳家應該不會受到日軍當局的特別注意。因此,他們也就不去杞人憂天了。最後,只有聽由命。

峽谷裡此時大家都放下工作,一齊享受假期,因為外面的攪嚷世界,四處風聲鶴淚,不宜外出,大家都偃旗息鼓,養精蓄銳,以待天時。反正游擊隊的生活,本來就是三日打漁,兩日晒網,乘其不備,出奇兵以致勝,一年到頭,都是以逸待勞。此地已三番兩次出擊,都是全勝而歸,為避鋒頭,大家正好休息。所以,他們目前將重點放在農業上,加緊生產,儲備戰力。

漸漸地,羅霄山峽谷的生產,也可自給自足,除水稻生產不多外,其他雜糧,如小麥、小米、玉蜀黍等,都已生產,目前仰賴外界的,只有布匹為大宗。但廿人以內的穿著布料也有限,這兒女眷已有好幾位了,衣服縫製,大概都不成問題。而這兒的氣候,也比總部溫暖,因地處近亞熱帶,氣溫不太低,冬季沒總部冷,所以,冬衣及棉被,沒有如總部峽谷需量多,加以人口也比較少,供應量大不如總部多。附近購買,即可應付了。

武功山峽谷,經過了好一陣子休養生息,都未出擊,大家都感到手癢,一個個躍躍欲試,卻苦無機會。正在大家苦等時機的當兒,突然自南昌轉來消息,說是南昌軍營,新運來一批日軍新型戰車,打算投入戰場。這一來,這批戰車,就成了抗日義勇軍的獵物了。

王沛仁所派出的情報網,得悉此訊息後,馬上以最快的速度傳到峽谷,峽谷內立即籌劃出擊。他們得悉這兒有十二部戰車,如果投入戰場,對國軍會造成無法估計的損失,所以急切想予以破壞。但破壞戰車,談何容易。而且日軍戰車放置在防守嚴密的營區內,因此,他們預計行動一定要在晚上,而且必須秘密滲入,無法使用槍枝,只能用刀子,或者是不會發聲的武器。想到此,他們馬上聯想到羅霄山那位劉曉波了。她的一手吹箭,最可派上用場,發出去無聲無息,神不知鬼不覺地取人性命!因此,他們立刻派人赴羅霄山峽谷,爭取援軍,徵調劉曉波小妹妹增援,有了她,使用她獨門暗器,即可以縱橫鬼子營區,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那時必可進入營區,摧毀鬼子的戰車,為國軍事先掃除障礙,以免它上戰場殺害中華健兒,也可挽救無辜百姓。

這項調遣,兩三天之後,即得到回應,劉曉波果然在四天後如期抵達武功山總部,主持此計劃的立群向她解說之後,她就馬上答應克盡全力以赴。於是,要求大夥兒一行十八人,隨即進行行前簡報。

簡報由立群主持,說明大概。只因暫時尚不知戰車放置情形,所以只是假設其位置,並將營區位置及布置簡介後,將自前門進入,前門有兩名衛兵,並且隨時會有查崗人員巡邏而至。因此,必須先行用吹箭解決兩名衛兵,如果再看見巡邏兵至,也用吹箭解決,至於戰車位置圖,非常重要,必須事先知道,才能計劃如何炸毀。所以,要等人到南昌後,打探地形,再用上次在韶關毛和一處保險櫃中鹵獲的望遠鏡,從遠處山頭上看清楚後,再行決定。原則上是用幾名兄弟,各持一枚手榴彈,投入戰車內炸毀,但恐行動不一致,一有差遲,可能傷及同行兄弟,也準備了第二套計劃,用十二套並聯引線,使用黃色炸藥為之。這一招比較難準確。因此,必須等到了現場,再行斟酌。

簡報後,大家提早休息,準備次日出發。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大夥兒分成三隊,每隊六人,扮作販賣糧食的商人,一人背負一袋山中生產的米糧下山,運往萍鄉出售,再各自乘車赴南昌市,在南昌火車站集合,彼此不動聲色,以暗號連絡。

到達萍鄉後,將米糧等一一出售,再各自乘車,彼此照應,乘火車赴南昌。不久,在南昌火車站會合後,再前往軍營所在的西郊。其中兩隊人先行進駐農村,扮做打工模樣,劉曉波與立群一隊,先行探路,發現附近有一處高地,離營區不遠,可以眺望。於是,利用清晨登山,使用望遠鏡,探得戰車排列在營房邊,排成一列,營房外則是一排土堆堤防式圍牆,其上布滿鐵絲網,土堤外更有一道深溝。

立群探看清楚後,決定以手榴彈進攻比較可靠,人員在投入手榴彈之後,立刻鑽出刺鐵絲網,進入壕溝,可防止被手榴彈波及之險。

於是他們回到住處,與另兩處兄弟聯繫,來到山中開會,決定步驟後,即採取行動。當天大家提早晚餐,十點左右齊聚原地,每人摧帶手槍一枝,另十二人各摧手榴彈一枚,目標指向戰車。當晚各自備有短柄鋤頭一枝,當行動開始時,各人進入營區前,先行自土壕溝處向戰車所在位置,挖一爬梯作為踏腳臺階,然後自鐵絲網下挖一缺口,可容自身鑽入即可。進入後,掀開戰車頂蓋,聽哨音投入手榴彈,隨即躍下戰車,爬出土壕,自行找掩蔽保獲自己。切記,不能早投,也不能晚投,這些都是事先訂好的守則,早投會傷及他人,晚投會傷及自身,所以這一點大家應切實遵守。因此,他們約定,開始投彈時,由第一人發令,傳到左右兩邊的第六人,再由第六人用口哨告知身邊土堤外的另一人,此人隨即嗚槍。所有十二名投彈者,必須等聽到第二聲槍聲後,才能投彈。投彈後馬上跳下戰車,爬出堤坑外去掩蔽,以防戰車爆炸時傷自己。大門口的衛兵,係由游擊隊的吹箭人員殺死守衛後所偽裝。也應立即伏地,以防爆炸所波及受傷。最後,迅速撒離現場。在預定地點有古文修早先劫奪的汽車,守候著等待接運撤退人員。這一切按計劃安排好後,開始行動,其時是零晨一點正。

各隊員都按時到達,第一組健兒由李立群率領,如時抵達正門附近,先藏身在稻田堙A俟機爬向大門口,即由劉曉波使吹箭,將甫行便溺的日本衛兵輕易毒殺。等另一名發現其同伙突然倒地,尚在不明就裡之當兒,冷不防又被劉曉波輕施特技,應吹倒地。隨後竄出兩名游擊隊員,迅速脫下其軍服穿上。攜其槍械,並將兩具屍首藏入稻田,立即矯裝成鬼子衛兵,但注意力則是轉向營區有無日軍走動。

這時,另兩組人員共十二人,隨即進行挖土堤的工作,準備進入營區。此時曉波則藏身在衛兵崗哨附近,持吹箭戒備,只等查崗者近前,即行發箭射殺。果然,約十分鐘後,一名騎馬查哨軍人漸漸接近,馬蹄聲驚動備戰的曉波,她舉起吹箭,使力一吹,射向騎士面門,立即應吹倒地。並如前所述,一一解決大門口兩名衛兵後,這時戰車炸彈手們,各自登上土堤,挖洞過堤後登上戰車,只聽一聲『好』!傳達到中間第六人,此人即是蘇強,他有炸彈炸火葯庫的經驗。他傳訊給堤外的李立群,李隨即注意兩邊的六人,見都已登上鬼子的戰車了。他立即掏出腰際手槍,對空鳴槍二響。自己立即倒臥壕溝。只約五秒鐘之後,就是連續大爆炸聲不絕於耳,一大片熊熊烈火,直沖霄漢。營區內的日軍,很多都身著內衣內褲出來救火。燃燒的戰車,不時傅出炮彈爆炸聲,根本無人敢接近。這邊的游擊隊員,按照原計劃撤退。連同身穿鬼子軍服,偽裝成鬼子衛兵的游擊隊員,一同逃走撤退。但卻獨缺劉曉波!大家在會合點處苦等半小時之久,仍不見她的蹤影。為了大家的安全,以防敵方追來,只好放棄等她了。唯獨留李立群一人守候。其他十六人則登上古文修奪來的汽車,駛向南昌方向的市區,再轉往武功山的山區。經過一天的行程,在萍鄉棄車。搭上火車,又經過一小時車程,下車步行約三天,才安抵峽谷。此次雖然成功炸毀十二輛戰車,但卻走失了劉曉波,人人心中都鬱鬱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