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林海濤聲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第九回

第十回

第十一回

尾聲

 

 

    

五、敞開心扉

 

江擁軍“救了”鄉糧站的江忠生,江忠生對他自然是感激不盡。江忠生待風頭過後,閒暇無事,遂來鄉政府串門兒。在江擁軍的宿舍,兩人扯談起來。

江忠生對江擁軍說:“江副部長啊,我現在才真正體會到,朋友,終究是朋友。沒有你的幫忙,沒有你對此事的從中斡旋,這次說不定我也會和趙敏那倒楣蛋一樣,在劫難逃。”

“你可要潔身自好呢。”江擁軍警告道。

“一定,一定。”江忠生唯唯諾諾,拍著胸脯表著態。隨後,他又像揭秘似地說:“江副部長,你們林溪鄉政府院內是口染缸呢!”

“何以見得?你可別瞎說,不要一篙子將一船人都掃了,鄉政府的幹部總是好的多嘛。”

“我可不是瞎說,很多陰暗面只是暫時還沒有曝光而已,我掌握的證據充分著呢!”江忠生一板一眼地說。

“那你說說看,看與事實對得上號不?”

“算了,不說了,免得你大吃一驚。到時候你疑神疑鬼,另眼看人,如果泄露出去,我是吃不了又要兜著走的!”江忠生欲擒故縱,也耍起釣杆,在好友江擁軍面前釣起魚來……

“看你這個熊樣,欲說又不敢說,孬種一樣。現在站立在你面前的是誰呀,說了又能怎狩芊A怕個球呀,難道我江擁軍還會把你賣了活H!”江擁軍知道江忠生是“林溪通”,人鬼精鬼精的,有不少秘密在心中藏著掖著,現在也急於聽他的“內參”,於是採用激將法,迫不及待地慫恿道。

經江擁軍這洶@慫恿,這洶@激發,江忠生的心理防線傾刻瓦解,他像說書或講故事一樣白話道:“俗話說,燈底下最黑。對於這句話,我現在是深信無疑。青天白日,別看你們鄉幹部一個個道貌岸然,像正人君子一樣,可到了晚上,我就不敢恭維了。我有確鑿證據表明,鄉林業專幹張海平別看他不聲不響悶葫蘆一般,可他也是采花老手,在沖洞村駐點時,就把鳳妹子搞到手了。鄉計劃生育辦醫生翠翠婆別看她整日甜言蜜語笑眯眯的,她那一雙滴溜溜轉的媚眼就是偷人亂情的賊眼,賈光達和她很可能有一腿,那次去沖洞村搞計劃生育,在村小學休息時,兩人你拉我扯爭睡椅,賈光達眼睛不斷的發著貓眼信號,而翠翠婆也心領神會,忙抛著媚眼;晚上,我去賈副鄉長那媟ЁこJ報糧食的調運情況,還未敲門,明明聽到堶惘頂A翠婆和賈副鄉長的調笑聲,一敲門,堶惘漱@般的寂靜,什玻n音也沒有了,當然,這次我也算白來了。還有李瑩坤對艾汝能總是明媟t堛纏鬼混在一起,藕斷絲連,舊情不斷,聶副書記也拿她沒辦法……”

江忠生說到這堙A江擁軍打岔笑著說道:“忠生,以上這些風流韻事並非空穴來風,我也知道一些。不過,話說回來,我們朋友之間開個玩笑,請你不要生氣……我看你江忠生也不是什洛縣H君子,也像一個雞鳴狗盜之徒,你既玩了李立萍,又堵她的嘴,還嫁禍于趙敏播了種,你以爲我不知道?最近,我發現你小子又老是往鄉政府院內跑,是否又是貓兒沾上腥味了?”

“江副部長,俗話說,朋友面前不說假,妻子面前不說真。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是鄉黨委紀檢委員,上次調查趙敏與李立萍發生男女關係的事,整個大概情節你都知道了,至於李立萍爲什洧S有告發我,那堶悸瑣ヶ搚`著呢。他趙敏想咬我,但苦於沒有確切的證據,空手無憑能搞倒我嗎?他趙敏年紀不小,可在我面前弄事還嫩雛了點。當然,話又說回來,此事與我相安無事,也不能埋沒你的功勞。在整個林溪鄉,我不是吹牛,論玩女人除了客車司機艾汝能外,我也不是差的。江副部長,你敢打賭活H連你們鄉政府的計劃生育專幹方秀香我也可以搞到手!”

“扯淡,方秀香乃是一個國家幹部,又正值青春美貌,她會看上你這洎茪p職工?”江擁軍打心堣ㄚH,他有些輕蔑地說道。

“不瞞你說,我早段時間就把她弄到手了。”江忠生頗爲得意地說。

“你小子還真有兩下子,不過,你可別吹牛,人家秀香妹子正在和鄉學區的教育專幹談戀愛呢!”

“江副部長,這你就不懂了,跟方秀香這種虛榮心強的女人借談戀愛之名相互玩玩還可以,真要跟她結婚成家,她是不幹的。我有英俊瀟灑的身材,有甜言蜜語的口才,她都喜歡,我沒有地位,她不喜歡,這樣雙方取色愉悅之,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是啊,好你個江忠生,你對女人的心理動態還研究得蠻透徹,將來哪個婦女問題研究所可聘請你去當顧問,正合適。”

“我對婦女問題的研究,算是經驗之談,上升不到理論的高度……不過,哪個年輕人談戀愛對女人吃不準時,對本人虛心求教,我還是可以教他幾招兒的。”江忠生又吹起了牛皮,不時的炫耀著自己在這方面的能耐。

“聽說你在大水村也有相好的?據說一少女跟你關係曖昧,有這回事嗎?”江擁軍像審問嫌疑犯一樣,總想刨根問底。

“無可奉告。這樣吧,爲感謝你對我的幫忙,今晚我倆邀賀耀輝在鄉供銷社的林中情酒樓一起聚一聚,相互間聊一聊,確實,我還有好多好多的話兒要對你說呢……”

“好吧,相互間聚聚也好,年輕人交流交流情感,總比一人憋悶在屋堭j。”

晚上,三人一同來到“林中情酒樓”。說是酒樓,其實很簡陋,只不過起的名字稍微好聽罷了。店老闆姓劉,酒店緊靠公路邊,一棵百年古楓旁,他在其斜坡處立了幾根杉木柱,用杉板圍了二十幾平方米的空間,上面杉皮蓋頂,鋪上杉板作地板,旁邊再搭了個小廚房。於是,擺上竹椅板凳飯桌,也就成了一個能遮風擋雨的小吃食店了。因小店廚房旁邊又挨著一片竹林,環境幽雅,又有吊腳樓式的裝扮,也就算一個有些林區風味別具一格的酒家了。這個酒樓,平時也就招待一些過往林溪鄉買賣木材的老闆,當然,一些來林區收購當地土特産山貨的商賈也常來光顧。開始,這堨芛N有些清淡,店主也找不出什洎鴞]。一次,王成功書記在這埵Y早餐,聽劉老闆訴苦 說生意不好做,王書記思忖了一會,說:“你可以從兩方面下功夫,興許生意會有所改觀。”於是,王成功書記又告知店主,一是菜肴要突出山區特色,現在城堥茠漸芛N人不喜歡大魚大肉,你可以從香菇、木耳、野豬肉這些方面搞出點特色來;二是店名牌匾要改,要設計新穎,要耐人尋味有美感,原先的店牌“老劉飯店”太土,可改作“林中情酒樓”,這樣既突出了林區的特點,還有人情味。最後,王成功書記還特地交代,這塊牌匾你可叫鄉郵電代辦所的外線工周才生去做,他字畫都在行……

經王成功書記這洶@指點,劉老闆覺得在理,慷慨解囊花一百塊錢請了周才生師傅做了一塊設計新穎的店匾牌,只見店匾牌設計確有獨到新奇之處,藍天白雲下一片茂密的森林背景,“林中情酒樓”幾個意會字顯得栩栩如生,別有一番詩情畫意和盎然情趣。“林”字是兩棵杉木並肩而立,“中”字則爲一隻白瓷大碗上架著一雙竹筷,“情”字爲左邊一杆嫩竹連綴兩片綠葉,右邊畫一半月挨著一樹梢樣,“酒”字則爲左邊三酒杯連綴著“酉”字這個大酒甕,“樓”字則設計爲一大樹旁邊佇立著一個木樓。劉老闆又在菜肴上下了一些功夫,比較拿手菜均爲:新鮮野豬肉炒辣椒、木耳燉嫩雞、香菇燉豬腳。連深山田壟媄m邊上的臭耳根也大把大把的扯過來洗乾淨做了涼拌,撒上味精、醬油、醋和蔥花,味美香甜,嚼起來又嘎嶍雂f,清涼無比。根據這道菜的特色,劉老闆給起了名叫“綠野純香”。劉老闆還別出心裁,從大山堛滲薶ぞO中采來叫金櫻子的果實除去毛刺,浸入烈酒中,若干時間後,浸出來的酒又醇香又甘甜,外地客人吃得嘖嘖咂嘴,搖頭晃腦,不肯離去……

這樣,劉老闆的“林中情酒樓”,一時聲名鵲起,顧客盈門。

三人光顧“林中情酒樓”,劉老闆見是熟人,分外熱情,忙端茶送水,笑意盈盈。江忠生說:“兩位弟兄,今天我江忠生做東,要吃好喝好,一人點一個菜,我再加點一碗湯,我們也來個三菜一湯,怎狩芊H”

“這樣子好,既不浪費,又夠吃。”江擁軍很是贊成。

“你呢?耀輝。”江忠生要賀耀輝表態。

“唉呀,你做東是主人,我做客客隨主便。不過,我的要求就是要快,好久都沒有打牙祭了,肚堛漯o水已是入不敷出正餓得慌呢。”賀耀輝嘟囔著說道。

隨即,江擁軍點了一個豬腳炒青椒,賀耀輝喜歡吃雞肉,點了一個雞肉燉香菇,江忠生則點了一個筍乾炒瘦肉外加一個海帶排骨湯。一會兒,廚房奡N發出了一陣陣有節奏的鐵器碰撞和瓷器乒乓聲響,同時還飄過來陣陣撲鼻的香味。這時,賀耀輝說:“咱們三兄弟皆是好朋友了,以後嘴巴子饞了,來個輪流做東怎狩芊H”

“好是好,就怕每月那百把幾十塊工資錢都會扔在這兒了,到時你們都會心疼。”江擁軍提醒道。

“那想打牙祭了怎玷魽H”賀耀輝說。

“我有個主意,不知你們兩個贊成否?用考試的辦法來確定這下一次的做東者,輸者請客,怎狩芊H”江擁軍看看江忠生和賀耀輝的反應。

這江忠生有些懵懂,不解地問:“那你說說看,怎洎茼猁k?只要考得公平合理,我舉雙手贊成。”

江擁軍說:“我們三人在一小時之內以劉老闆店名的林中情酒樓爲題,根據其字畫內容,每人賦詩一首,順口溜也行,評出名次,末位者下次做東。”

“那誰當裁判呢?”小賀說道。

“由劉老闆拍板定案!”江擁軍很自負地說。

賀耀輝是地區農校畢業的,中專生,他自恃在校時也常舞文弄墨,同學間常玩吟詩答對的遊戲,他還占上風呢。面對一個牌匾作詩寫順口溜,小菜一碟,於是馬上回應道:“我同意。”

江忠生想,自己雖然文化不高,但規定作順口溜也可以,自己平時也能說會道,只要搜腸刮肚琢磨一番,湊上幾句,押上韻腳,到時聲情並茂的朗誦一下,也不至於一定是末位吧……於是他也胸脯一拍地說:“我也贊成由劉老闆定奪!”

三人達成了共識,開始在餐桌上寫寫劃劃著。從三人緊鎖的眉宇間可以看出,都在互相較著勁,他們心堻ㄡM楚,這已不是簡單的做東請客放放血而已,而是一次三人實實在在的比試內才和綜合素質大比拼呢!

江忠生不時的抓耳撓腮,寫寫後,又將紙揉成團扔掉,然後又跑到酒樓前面,出去看著那“林中情酒樓”牌匾出神,時而又眉頭緊鎖,愁緒萬千。

賀耀輝則刷刷刷的在紙上寫個不停,邊寫邊喃喃自語著,嘴角不時的泛著笑意。

江擁軍則在沈思著,半個小時過後還未動筆……

規定的時間到了,三人面面相覷,誰也不願意先顯露自己的“大作”,生怕別人心有靈犀一點通,模仿了去。於是三人議定,決定用抓鬮的辦法決定先後秩序,也巧,三人將紙團展開,皆是江忠生第一,賀耀輝第二,江擁軍第三。

江忠生無奈,拿起一張煙包錫箔紙說道:“兩位見笑,小弟不才,所寫的東西叫不得詩,只能叫順口溜還勉強……”接著,他清了清嗓子,朗誦道:

林中有情實無情,

兩筷一放要交錢;

說是無情又有情,

美酒三杯似神仙。

月兒彎彎照酒樓,

竹林含笑醉人還;

若要招來天下客,

飛燕篩酒美名揚。

江擁軍聽了,笑道:“好你個江忠生,你是既不想出酒錢,還要美女作陪伺候,好個十足的財色之徒。你這首像詩又像順口溜的佳作,我不敢恭維,全是頹廢過時之作!”

“下結論還爲時過早,先聽聽耀輝的激昂之作吧!”江忠生笑道。

賀耀輝起身,來了個開場白,說:“我琢磨了一會,作古典詩詞,清規戒律多,束縛手腳放不開,於是還是來段新潮點的朦朧詩吧,在下二位聽不明白沒關係,我可義務詮釋當翻譯。”

他抑揚頓挫的朗誦道:

美麗的“林”

在我的眼前

就像是風是雨是雪是霧

還像一對漂亮的

孿生姐妹

多少次

我那迷蒙的目光

在你們豐滿誘人的胸脯上

流連忘返

我那無盡的心中

有悠悠林中驕情

我那無盡的遐思

有濃濃情人蜜意

我摘一片

竹林的嫩葉

貼在那彎彎

月兒的臉上

月兒喲

我遙寄深情

爲什洶ㄡz不睬

寂寞

挂在樹梢上

我用三杯美酒

燒出一對美人兒

從月宮

從廣宇

從星際

飄向

吊腳樓……

賀耀輝朗誦完畢後,江擁軍鼓掌叫好,說:“想不到你老弟這首朦朧詩還真有點耐人尋味,有較強的誘惑力,敢情哪天鄉黨委鄉政府或共青團出刊,也在壁報上發表發表,讓慾H欣賞欣賞。”

“我可不敢,我的那些歪詩不能登大雅之堂,只能一人孤芳自賞,慢慢回味,細細品嘗……”賀耀輝一個勁地裝謙虛忙擺手。

“這首朦朧詩愛情味夠濃的,你可不要得相思病喲!”江忠生調侃道。

“我要得了相思病,就是拖爛稻草,也要找一個女人作醫治相思病的偏方。”賀耀輝有些情不自禁地敞開著自己的心扉。

三人大笑不止,前仰後合。

輪到江擁軍了,他喝了一口茶,潤了潤嗓子,很謙和地說:“對詩詞我也沒有好好研究,只想出四句湊數,其題目叫《相思情》,獻醜了。”隨即,他字圓腔正的用男中音吟誦道:

 

古楓翠竹林,綠葉月影中;

談笑人間情,夜靜酒樓空。

江擁軍剛朗誦完,賀耀輝鼓掌起身道:“詩如其人,好詩,好詩也!此詩融情于景,情景交融,還把林中情酒樓五個字恰到好處的鑲嵌進去,真是妙不可言……”

江忠生有些不解,忙置疑道:“江副部長前面三句都好,就是後面一句的空字不妥,試想,酒樓空證明客人走光生意不好。”

“老弟差矣,夜靜酒樓空,應理解爲夜闌人靜,人們都入睡了,在風情迥異的山鄉,此時已是萬籟俱寂,獨有仨倆客人在這古楓翠竹林旁邊的吊腳樓酒店堙A時而對酒當歌,高談闊論人間世事,評頭品足叩問世間真情,亦瘋亦醉,又是何等的激情難捺?時而又踉蹌移步,步出酒樓,沐浴著溶溶月光,地上人影樹影月影交織在一起,放聲對著月明星稀的天穹動喊幾聲或吟誦一番,該是何等的愜意和舒坦?此情此景,那窄小低矮的酒樓也顯得空曠起來,越發寧靜了。客人離去時,山風習習,林濤聲聲,樹木起舞婆裟弄清影,又是一種月夜醉歸人的美景……是如此,證明這堨翱O客人鷓禮蝐‵~茗飲酒欣賞夜月品嘗美味佳肴交朋結友的好去處……”畢竟賀耀輝喝的墨水多一點,詮釋起來,既風雅又很通俗還有一番令人向往令人遐想的情趣。

這時,劉老闆將酒菜端上來了。

江忠生說:“ 我們之間的詩也不要評了,我承認,我甘願末位,賀耀輝第二,這奪冠也就是江副部長無疑了。如果你倆沒有什洶ㄕP意見,就這樣定了,也沒有必要請劉老闆來定奪了。”

“乾脆,江副部長將詩謄正抄好,送給劉老闆得了,作者則起個化名,看上去不顯山不露水的,讓人摸不著頭腦,一頭霧水……”賀耀輝提議道。

“我看行,真人不露相,弄個化名好,不知情的人還以爲是哪位高人題寫的呢!”江忠生很滿意地說。

江擁軍對提議不置可否,默不作聲……

賀耀輝用胳膊肘推了一下江擁軍,說:“你也想想。”

起個什洶あW呢?三人邊吃邊喝著,邊在腦子媮葅C著。

江忠生說:“有了,乾脆將每人的名字的最後一個字拈出來,組合起來就叫軍生輝這個化名怎狩芊H”

“軍生輝?好!有寓意,又代表著我們三個人的心意,還避免了落款實名的尷尬和張揚。”江擁軍表示贊同。

“我也贊同。”賀耀輝也點點頭。

當江擁軍把這首詩送給劉老闆時,又將文字解釋了一遍,爲避免誤會,還特地將“空”字解釋透徹。劉老闆見詩詞言簡意賅,寓意深遠,忙叫好不瞗A連忙說:“明天我就請周才生寫好書法條幅,過幾天我去縣城辦事,就請人裱糊好,挂在酒店,也讓顧客們欣賞欣賞……”

三人喝著酒,又你一言我一語的閒聊起來。

江擁軍提議道:“我們兄弟仨,趁此無人打擾,相互之間好好聊一聊。不過要確定一個主題,免得聊起來跑題。”

江忠生說:“你們兩人是鄉官,還是你倆定吧,不過要時髦點,起碼得對林溪鄉有點用處。”

“唉呀,江副部長是鄉黨委委員了,也算一名鄉領導了,看的事情多,還是由你來出題目吧。”賀耀輝捅了捅江擁軍,快言快語,笑著說道。

“既然兩位螟|我,我也就不客氣了。我根據現實形勢的需要出一個論題,就叫林溪鄉如何脫貧致富。”

“這個題目出的好,依我看,要如何脫貧致富,關鍵是要找出貧困的病症,就像一個老中醫給病人看病一樣,先是要通過望聞聽叩等手段確診病情,然後開好處方定好劑量,讓病人按時熬藥服用,才能藥到病除。我作爲一名農業技術人員,本來是傳授科研技術提高農民與自然界作鬥爭的本領,向農民推廣一些新型科研專案,讓他們學會怎樣才能致富……可目前農民的綜合素質確實太低,很多好的科研專案都推廣不了,我現在還沒有找到蠻好的辦法去說服農民。試想,一個有病的病人如果不肯服藥,那泵A好的醫生也是無能爲力的,再確診了病情也是徒勞的。”

“我也發表一點看法,現在農村貧窮,農民貧困,其主要原因是不敢到外面去闖一闖,連出去打工的也很少。我每年到鄉下收糧,農民除了交點定購糧領點錢,挖點冬筍到集上去賣,還分點山價款,東挪西湊人平年純收入還不到三百元。你們說,守著那幾丘田,那綠油油的一片山,有什炤d頭?聽人說,早兩年沖塘村王有德老支書的女兒王碧霞跟男朋友談戀愛父母不滿意被趕出家門後,輾轉漂泊在廣州市落了腳,還開了公司,每年都能賺幾萬塊錢呢。所以,我是主張只要有門路,借雞下蛋,掙外快發家致富,不能不說是一條便捷路……我個人認爲,現在田土承包到戶,一年四季空閒時間多,還是出去打工來錢快。”江忠生提到賺錢,興趣大增,眉飛色舞地講述著。

“忠生,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一個地方的面貌要改變,往外輸送勞動力固然是一個方面,那些年老體弱者在家勞動,只要找准了路子,一樣可以發家致富。最近,我從一個資料上看到,近一兩年內,廣州市場銷往內地的高檔家具大部分木材就是從湘南地區購進的,廣東銷售的礦泉水,很多水源就取自于湘南的五嶺山脈……就拿林溪鄉來說,山埵釣泵h的森林資源,有那泵h的林業派生産品,我們就不會合理利用而白白的浪費了。你看我們林溪鄉,到處山嶺都是鬱鬱蔥蔥的山林,可人們守著寶貝不知寶,捧著金飯碗在討飯吃。標杆直溜的竹子當柴火兒燒了,好多雜木躺在山婸G朽爛沒了,那泵h的野生香菇野生木耳都沒有開發出來,要是彎著指兒撥拉撥拉算盤珠兒算算賬,會揪心的疼呢!你們都看到,我們年年在造林,年年在喊消滅宜林荒山,可我說句不客氣的話,這些年這種造林方法,不是在給後代造福,而是在給子孫們造孽!”

“怎泵^事?你江副部長也會牢騷滿腹,那你說說看,這造林怎炭N成了造孽?”頓時,江忠生對江擁軍的一番慷慨陳詞來了興趣。

賀耀輝也說道:“嗯,江副部長的觀點有些新鮮意思,反其道而躑z之,逆向思維,好!”

“現在我們國家提倡消滅宜林荒山是對的,但在下面有些領導人執行政策就走了樣,一味的增撥指標砍伐原木,臆想變現想撈幾個零花錢快速裝進腰包口袋;一味的全墾造林,只追求單純的造林面積,大搞面子工程。而且,更爲可惡的是,造林均採用單一樹種——杉木林。早些年,全墾造林造成了大量的水土流失和部分山體滑坡崩塌,造成了環境的破壞;這些年,有些山區山洪爆發,常常發大水,與這有十分密切的關聯。再過若干年後,那些個山山嶺嶺清一色的杉木林長成後,滿身刺葉刺蝟一般,連鳥兒都不沾邊,鳥兒不沾邊就不拉屎,一些生物鏈就自行斷絕……試想,經過幾個輪回的折騰後,這山上的土壤還能肥活H肯定是越來越貧瘠,是一種嚴重的掠奪性經營……這樣子,這樹還能長活H這就是單純造林的一種惡性循環,也是林業的一種悲哀。這幾年,有些地方的領導人一味曲解中央的聯産承包責任制精神,把山林一股風兒的分到各家各戶去管,還美其名曰落實林業承包責任制,事實如何呢?分戶管變成了分戶砍,砍伐下來的木材又零敲碎打螞蟻搬家式的偷賣,國家散失了稅收,集體經濟削弱了實力,二道販子裝滿了腰包,亂砍濫伐分子喜上眉梢……所以,目前林業體制的弊端非改革不可!”

“那你說說看,林溪鄉的林業體制究竟如何改革呢?”江忠生和賀耀輝異口同聲地說。

“林溪鄉有七十余萬立方米的蓄積量,是全縣的木材資源大鄉。林業體制理順了,木材資源和一些林業特産資源如果達到了永續利用之目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林溪鄉不愁不脫貧,不愁不致富。至於林業改革方案,王成功書記以前講了一些,下段陳濤書記還要組織調研,然後穩步整體推進……當然,我也班門弄斧的想了一些,但還不夠成熟,到時大家一起湊,王老二編草鞋,邊編邊瞧吧……”

賀耀輝笑笑說:“江副部長躊躇滿志,將來定能當書記呢!”

“他當書記,到時你這個土農業專家也弄個副鄉長幹幹,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也算是你賀耀輝的造化了!”江忠生也順勢給賀耀輝螢滮l。

“是啊,上面培養幹部都在強調文憑強調專業化,賀老弟論文憑有文憑,論專業有專業,只要思想不出問題,安心山區工作,擔當重任的機會有的是呢。”江擁軍鼓勵道。

“難啊,來林溪鄉幾年了,連個女人也找不到,怎泵w心呢?”

聽賀耀輝說在林溪鄉找女人難,江忠生調侃道:“耀輝啊,說正格的,在林溪鄉,找一個和你同甘苦共患難好好過日子的女人你可能難找,但找一個逢場作戲的女人你是經驗大大的……”說完,對著賀耀輝嘻嘻的笑。

“你也別說我,五十步笑百步,你也是一路貨色,既吃著碗堛滿A還看著鍋堛滿A除了艾汝能在這方面比你能耐點外,你也算是偷情的高手了。”賀耀輝也冷嘲熱諷的回敬道。

“算了,你倆跑題了,半斤對八兩,誰也不用說啦。”江擁軍開腔說話,居中調停,當起了和事佬。

“這樣吧,我是揭醜不怕羞。女人嘛,我是沾過幾次邊,但是她們都是主動送上門來,都是有求於我,而我呢,則正年輕欲火旺,爲了身心健康,爲了生理需求,互通有無,你需我要,也叫資源互補不浪費呢……”江忠生借著酒勁,一點兒也不害臊,他用眼睛對賀耀輝不停的眨著,向他挑戰,看他有這個膽量沒有。

“你既然能說出口,我也沒必要遮遮隱隱著,況且江副部長又不是外人。關於跟李宗敏的女人那檔子事,鄉政府的人也都知曉,我可是爲了治病呀……”說到這話時,賀耀輝就有些淒涼,眼色就有些不自在起來。

“這樣吧,忠生老弟,你給我說說你和鄉計劃生育專幹方秀香的風流韻事,我是鄉紀檢委員,今後說不定碰到這類案子,要審理案子時,也好擬定個提綱好問話。”

“好吧,你一個沒有結過婚的童男子要聽,我就給你講一講這些方面的浪漫事,讓你今晚將床鋪板壓得嗄嗄響睡不著覺……”江忠生嘿嘿直笑,又不知深淺的吹起了牛皮。

賀耀輝不吱聲,只是側耳聽著……

“說來話長,那一天晚上,我去方秀香宿舍堶仴q曲磁帶,正好她也在屋媗朮q曲。隨即,我左挑右挑,挑了一盒臺灣歌星鄧麗君演唱的《阿里山的姑娘》,打開錄放影機,聽著聽著,兩人就入了迷,那輕悠悠軟綿綿的聲音確實誘人,聽了一遍還不過癮,又把磁帶倒過來繼續聽。約摸九點鍾,我挑了幾盒磁帶正欲離去,方秀香嬌滴滴的問我,小江,你有物件嗎?一個女孩子在晚上一個男男女女兩人的空間堸摀o個問題,確實需要一番勇氣。我想,這方秀香怎洶F?她葫蘆堥鴝魚瑼漪O什珍纂H是想與我套近乎,或交朋友,還是另有所圖?我當時很平靜地說,唉,在這遠離縣城的大山深處,我一個鄉糧站的小職工,要權無權,要錢沒錢,哪個姑娘會看得起我啊。這時,方秀香眨著亮眼,不時的放著電,嚅動著小甜嘴說,快過冬天了,我母親在縣城媟Q從這媔R點木炭去,你那埵陶糧U,能借我幾隻嗎?她提出借麻袋裝木炭之事,我心中暗笑著,那不是小事一樁嗎?要知道,一個年輕男人,特別在一個還算得上漂亮的女孩子面前,想盡辦法應承辦事是很樂意的。我說,借什炯糧U,過幾天我去沖塘村收糧,順便給你裝幾麻袋木炭回來就是了。你們都知道我江忠生這個人,朋友之間幫忙義不容辭,給女孩子辦事更不用說,那是說到做到,決不放空炮。這樣,討女孩子喜歡那是自然而然的事。幾天後,我將幾麻袋上等木炭堆到了方秀香的門前。晚上,她特意到這林中情酒樓炒了幾個小炒端回屋,還買了一瓶葡萄酒,算是對我的酬謝。兩人邊吃邊喝說著話,很快的又到了九點。我起身欲離去時,她拿出錢塞到我手上,我拒絕了。我說,你看不起我呢。她很難爲情,笑笑說,小江,那怎樣感謝你才好呢?我就跟她開起了玩笑,說,那你就把我的臉蛋親一下吧。我本來是順口說的一句玩笑話,量她一個未婚的女孩子不敢。誰知,她真的很膽大,踮起腳尖在我臉上親了幾下,然後又擁抱住我不肯撒手,那熱燙的嘴唇把我的嘴封了個嚴嚴實實,倒讓我有些手足無措被動起來。她那激動的情緒不時的感染和誘惑著我,慢慢地,我也有些按捺不住,兩人相擁著滾到了床上。我有情,你有意,兩人彼此心照不宣,迫不及待地寬衣解帶,正當我準備全力對她進行衝擊時,她對我做了一個止住的手勢,她說,慢。接著,她對我一笑,敏捷的跳下床來,從抽屜堛漱@個盒子中抽出一隻薄薄的很精致的避孕套,很內行地小心翼翼地套在了我那膨脹的下體上。然後,她又對我嫵媚的一笑,有些靦腆地說,來吧,可以滿足你的需求了……”

說到這堙A江忠生就有些眉飛色舞,開始炫耀起來,說:“你們也知道,接下來就是我和方秀香發生了應該發生的事,我意外的發現她早就失貞了。這一夜,我在方秀香的臥室同床共衾睡得很香,兩人相擁而眠,到天朦朦亮時,還是窗外的鳥叫聲把我弄醒了。方秀香還沒有醒,繼續酣睡著。我躡手躡腳的披衣起來,在她的抽屜中又抓了一把避孕套揣入兜中,開門出來,正巧與翠翠婆相遇,兩人都十分尷尬,我知道,翠翠婆是早起上廁所打這過的……”

賀耀輝嘲笑著說道:“忠生,既然你的風流韻事給翠翠婆瞧見了,翠翠婆喜歡透風,說不定許多人都曉得了呢。要不這樣,哪天你使計也把她弄到手,這事就可擺平了。”

“不,事情沒有這玲眾獢A翠翠婆決不是等閒之輩,她還不會那炮怴A她還不會通過所謂的路透社法新社美聯社這些渠道發佈消息,她想利用此事撈大好處呢。她很看重的一著妙棋,很可能是已經開始了一場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勾當……”江擁軍分析道。

“那她會怎玷魽H”江忠生擔憂地說。

“你們都知道,翠翠婆的妹夫倪樹林在鄉企業辦開車,已生一個女孩,他還想生一個翹翹帶把的兒子呢!在計劃生育的問題上,翠翠婆很可能會在暗中要挾方秀香,要她對倪樹林生育二胎開綠燈呢……”

江忠生聽了江擁軍一番話,興奮地說:“不就是給一個計劃生育指標嘛,只要不敗壞我和方秀香的名譽就行!”

“你這個好色鬼,既想風流快活,又想遮掩醜行,僞君子一個。”賀耀輝戲謔著說道。

“你不好色?到時小心李宗敏癩子將你和他老婆鎖在一個屋子堙I”

江忠生也說笑著,給賀耀輝揭瘡疤。

江擁軍拍著兩人的肩膀說:“誰也甭說誰了,都是一路貨色,今後小心發案犯在我的手堙A我是決不留情,嚴懲不貸!”

三人大笑不止。

夜已經很深了,酒菜早已被三人一掃而光。三人離開“林中情酒樓”時,劉老闆揮手相送,他心堬M楚,只要把這些年輕人伺候好了,今後的生意可就好做多了,說不定公家的私人的吃喝都會往這媃p……

沁涼沁涼的秋風已將古楓的紅葉不停的掃落著,門前傾刻鋪滿著一層層紅褐色的楓葉,柔軟柔軟的。在昏黃燈光的照耀下,“林中情酒樓”更顯得靜謐和諧。起風了,身在大山環繞的山鄉,已明顯感覺到有些秋風蕭瑟了。附近的竹林也在秋風的橫掃下,搖頭擺尾,吱呀吱呀的叫喚不停。江擁軍走在頭前,江忠生和賀耀輝尾隨其後,誰也沒有說話,只有皮鞋擦著地面發出的沙沙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