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篇

中篇

下篇

後序

 

    

景物依舊,但覺寧靜一片,林靜呆呆的望著神臺上的一張相片,是她一個又愛又恨的親人──母親。

今天是她母親逝世的一週年,也是農曆八月十九日。家中再沒有以往的爭吵聲,過去林靜流的眼淚是委屈的流下來,今天;她流的眼淚是因失去親人而流下。

林靜望著神臺上的遺照,腦海泛起了童年時的情景,忍不住一滴滴的眼淚掉了下來...

 

~~~~~~~~~~~~~~~

 

林靜年幼時,父母已經離異,祇有她和二位兄長伴著母親過生活,而另外一位兄長跟隨著父親遠赴他方──台灣。

本來林靜是唯一家中的女孩子,性情自幼溫馴,很懂人性,人又乖巧,該是深得母親疼愛和哥哥的愛護。可是,她沒有這份幸福,也許,因她是最年幼,是母親的絆腳石,二個兒子剛讀罷初中就出來工作,找的工資也不夠自己的消費。大兒子林輝最不聽話,出來工作不夠一年,也學人家拍拖了,那有薪金拿回家給母親做生活費?

二兒子林耀為人戇直,但卻迷上了賭博,所謂近墨者黑,又那有多少薪金拿回家?林靜的母親眼看積蓄快完了,不能不去找工作做,但林靜當時祇有六歲,也是入讀小學一年級的時候,那真教母親不知怎樣才好。

但為了生活,她不能不留下女兒一人獨自在家中,甚至要她一個人去上學。林母終於在家中附近的一間熱水壺廠裡工作,中午便回家吃飯;放工後便順道往市場買點菜回家燒飯。

林母本來也很疼愛女兒,可能因為出來工作後,兒子又不聽話,在廠裡有時又受了一點氣,一切也總要得發洩的,而林靜在此刻就是成了母親的出氣袋了。就這樣,林靜就是每天在這樣打打罵罵中成長了。

林母在工廠裡安裝熱水瓶,早上七時許便買了中午菜蔬回家,讓中午的時間可以煮來吃;中午就由女兒放學趕著回家後,按著電飯煲的電制來煮飯,把蒸的也一起放進飯煲內,待母親中午一時許回家後,要炒菜的,就由母親炒菜了。因為林母工作的地點距離家中也要步行十五分鐘,所以免強也能趕到時間來回。

林靜入讀小一了,每天早上也是自己上學,放學也是自己一個人,學校距離家中也要步行二十分鐘。每天早上她吃過麵包,又匆匆的揹起那沉重的書包上學去了。每天能踏步上學校,是她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她小小年紀已無懼風吹雨打,甚至乎也很想連假期也要上學的。所以在學校的每一刻,也是她最快樂的時間,也很珍惜。當學校的下課鐘聲響起時,她會很捨不得的揹著書包離開學校。

每天林靜在中午一點前放學回家後,便放下書包,按了飯煲的電制煮飯後,跟著換了衣服,就擺好碗筷等母親回來了。當母親回來時,要吃飯的也快很多。吃了飯後,林母總是匆匆忙忙的上班,桌上的碗筷,就留下來給林靜去洗了。

林靜把洗好了的碗筷,又忙著做自己的功課,到大約四時許的時間,她也要把乾了的衣物收拾好,又要把衣服摺起放進抽屜內,每天這樣的家務是必然要做妥的。

每天晚上,如果二個兒子也不回家吃飯的時候,林母總是無緣無故的,不由分說的罵女兒一頓,可以不由分說的,說不是林靜,她就不用這麼辛苦出來工作,又可以看管著二個兒子了。因為兒子要向她索取一些金錢,跟著又出外去玩樂,母親便罵林靜,像甚麼也算在她身上似的;大風吹起了窗簾,窗簾一揚把放在窗邊的一個小水壺打破了,也會責罵女兒;遲一點還沒做好一些要她做的東西,也被罵得狗血淋頭。林靜實在活得很辛苦的,又試問誰想每天給人家打打罵罵呢?況且自己也沒做錯事情,這樣的心情,這樣的家庭,又怎樣渡過呢?但林靜雖然年幼,也明白到母親可能在外工作不開心,所以才這樣的,無論母親怎樣對自己也好,林靜也是有一顆『愛』的心。

每次給母親用籐條一下下的打在自己身上,那手腳也是一條條的籐條痕跡,真是難看,所以為免身上有傷痕,當媽媽拿起籐條時,也盡量躲進被窩裡。

 

~~~~~~~~~~~~~~~

 

時間的飛逝,林靜已經唸六年級了,一直以來,她的成績也算不錯,也該可以派往一間好的中學。可是,上天似乎在愚弄她,給了她一個沉重也傷痛的心情踏上【學能試】。

在考【學能試】的前一天,林靜的大哥林輝和妻子綺華無故的要趕她走,事情就是這樣的。

林輝和綺華在三年前結了婚,後來也誕下女兒楚恩,他們一家共六人,包括林母、林靜和林耀同住在一間公屋內,地方當然也不夠寬敞,綺華一直也想趕走家姑、小叔和林靜,好讓自己三人獨佔這住所。也可能始終婆媳及姑嫂一同住時,磨擦總是少不免了。綺華為免將來的公屋會給小叔霸佔,所以硬要林輝叫母親把公屋的戶主權改為林輝,就因為林母把戶主權改了林輝後,也隨後跟著給媳婦綺華趕走,所以現在就祇有林耀和林靜一起住。

在一年前,綺華趕走了家姑,只有小叔林耀和小姑林靜一同居住,而林母則自己搬了出來租住一間房間。每天返工放工,一個人生活,假日林靜會帶著功課跟母親住來陪伴她。

早二天前,內陸來了林輝的姑母,她是來港探親三個月的,所以也住在這裡,綺華順道叫她看管女兒楚恩,而自己便出外找到了一份兼職。

今天早上,林輝夫婦仍然如常的上班去,只有姑母、楚恩和林靜在家中,楚恩坐著嬰兒車走到廚房去搞那些煤氣爐的按鈕,地下也有一些玻璃樽是載著洗潔精和清潔物品的液體,楚恩俯下身體去觸摸那些東西。

林靜看到了,把楚恩的學行車拉回到廳中,於是就這樣和姑母說:「姑母,你不要讓楚恩的學行車走到廚房去,很危險的,她用手觸摸煤氣爐,又觸摸到那地上的洗潔精,一下子又把小手放進口裡時,很危險的。」

姑母很不滿林靜像教訓著自己,說:「她喜歡去廚房玩,就由她吧!那有危險?」

林靜也不再說了,把自己溫習的書本拿出來看看,也執拾好明天要考試的文具。

到了晚上,綺華放工回家了,也進廚房裡準備晚飯。在傍晚的時候,林靜為楚恩也煲了粥,讓晚上給楚恩吃,反之;姑母像愛理不理似的。

姑母走前廚房裡對綺華說:「大嫂,你的女兒很頑皮,常坐在學行車上走到廚房去觸摸東西,我把她拉回廳中,一轉眼又再進去了。在廚房裡很危險的,有時我又看不到她。」

林靜聽到了,氣得半死,她沒好氣的,便走進洗手間去,在這短時間中,她又聽到綺華對姑母說:「那我要找一塊板來欄著廚房門口了,不要讓她進來啊!」

姑母高興的說:「要了,要了。」

綺華在露台邊找到了恰好的一塊五分厚的木板,把廚房門口欄著了。

姑母說:「那我盛載碗粥出來給楚恩吃吧!」

「好的。」綺華說。

說罷姑母一腳跨過那五分厚,二呎高的木板進入廚房。

當時姑母記得跨過木板進去廚房,但卻忘了拿著那碗粥跨過木板踏出廳外。此時,林靜從洗手間內聽到「砰」「卜」一聲,她立即從洗手間跑出來看過究竟,原來姑母沒有跨過那欄板,仆倒在地上,那碗粥也倒在地上,碗也破碎了。

林靜一邊心想:姑母真自作自受了。

另一方面又趕快扶起姑母,給她坐在沙發上。看見她腳面上的表皮也給撕開了一些,也流著血,皮也削了出來。林靜很驚慌,不知怎樣才好,綺華也手忙腳亂起來。

這時,林輝剛放工回家,看見這情形,一邊問原因,一邊幫姑母止血。當姑母止血好後,他們也沒有帶她去看醫生,也沒怎樣吃這餐晚飯。

因為...大戰在這時間開始了。

 

~~~~~~~~~~~~~~~

 

綺華對林輝說:「若不是你妹妹不去盛載粥,姑母就不會跌倒了。」

此話林靜聽了,無名火起三千丈,說:「我不去廚房盛載粥?我只去了洗手間...」林靜把今早楚恩坐學行車進到廚房之事,至今晚所見的,所聽到的對話,全告訴給大哥知道,可是林輝很聽綺華的說話,反過來罵林靜。

林輝兇惡地說:「你不幫忙盛粥,反過來要姑母去做,你在家中做什麼?」

跟著綺華用很奸的笑容,對著林輝說:「你做大哥的,打她吧!她真沒用。」

林靜很氣憤的,大聲道:「誰敢動我一條毛髮,我會和他拼命!你有何資格打我?我住的、吃的,全是媽媽的,你有給過錢媽媽嗎?你現在還問媽媽討錢。」

林輝聽了卻無言,但很氣動,因為此話像掉了他的臉子,也想動手打妹妹,此刻綺華又在煽風點火,對林輝說:「不如趕她出去吧!不要給她再留在這裡住了,她真目無尊長的。」

林輝聽了,還沒說話,林靜已立即說話了:「媽媽也是給你們趕走的,本來這公屋是媽媽做戶主,你們一步步的計劃迫走我們,現在又要趕我走,好!我會走,你們放心,我看你們何時又再趕走二哥吧!」而當時二哥林耀還未回家。

剛說完這句話,林靜立即把自己的衣服、校服、書本等全部用膠袋裝好。行動可真快捷。

綺華走到林靜旁邊說:「這麼晚了,今晚不要走吧!等到明天才走好了。」她就是這樣發出了勝利的微笑說著,也扮著假好心的語氣。

「你放心,我會明天一早就拿東西走,不用你擔心。」林靜很氣憤地說。

林靜再沒理大嫂就蓋頭睡覺,而綺華也微笑地離開她的房間。

林靜整夜也沒有睡,在床上不停的流下眼淚,枕頭也濕了一大片。明天她要考「學能試」,但她實在沒有心情,她想著明天一早要坐頭班巴土找媽媽,想著執了很多大大小小的東西,又要分開多少次來回才搬完那些東西。這晚林靜沒好好的安睡過。

終於是清晨五時,林靜起床梳洗完畢,趕快穿好衣服,拿著四袋的大膠袋,還背著沉重的書包,看著她那嬌小的身形,拿起這麼多的東西,很可憐。

她走到了巴土站,等候頭班巴土的開出。

頭班巴土開啟了車門,林靜很辛苦的攜了那些東西上車,旁邊的乘客用了一種神奇的眼光望著她,她低下頭,忍著淚水,希望快點回到媽媽的身邊。 但她明白今次跟媽媽一起住,也不會好過和有快樂的,但總覺跟媽媽住會比較好的。

可能清晨的馬路車輛稀疏,所以也很快便到達目的地。而林靜也提著大包小袋的到了媽媽的住所,那裡是林母租住的戰前舊樓,勝在租金平,林靜有屋內的鎖匙,所以可以開門進去,但媽媽不在家,心想她可能去了晨運,林靜放下所有的東西,找了一張白紙,然後留了幾個字:「媽媽,我回來住了,我把東西放下,今早還要考試,代我回來再說。 靜字」寫好了便放在桌上,林靜又匆匆忙忙的趕回那邊再拿自己的東西了。

如是者,林靜來回了共三次,才把所有東西拿走,她放下那裡的鎖匙,對著大嫂說:「鎖匙我給回你,以後我不會進來這裡的。」就這樣,林靜真的離開這裡,也沒等大嫂的回答便掉頭走了。

她拿著自己的東西,又匆匆的趕回媽媽那裡,再放下東西,但又不見媽媽在家,心想可能她晨運後,順道上班吧。林靜心裡就這樣想。看看時鐘已差不多夠鐘去試場了。

林靜去到應考試場不久,就開始考試了,但她一點心情也沒有,又怎樣考得好呢?

對著那些試題,似乎真的沒有心情去作答,腦子就是空空的,腦海還呈現出昨晚發生的事情。眼睛通紅了,又滴下一滴滴的淚珠在那試卷上。

考試終於完畢了,她又匆匆的趕回媽媽那裡,希望可以見到她。可是回到家裡,林靜又見不到媽媽,她只好等母親放工回來再說。林靜把今早帶來的衣物,慢慢地執拾好。

六時半了,聽到媽媽的鎖匙聲,林靜也急忙地走到媽媽面前,兩眼泛著淚光。

「媽,我回來和你一起住了,大哥...」林靜很想說下去,但已給媽媽打斷話柄,說:「我早已料有今天了,由他們吧!看來不久你二哥也要回來住了。」

跟著林母拿了剛才買的菜蔬到廚房,準備今晚的晚飯了。

林靜也跟著幫手,今晚開始,林母又和以前一樣,當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找女兒出氣了。而林靜自此又開始了每天以淚洗面的過日子,但這也沒辦法的,因她早已有心理準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