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鈴,國堅床頭的鬧鐘響起來,他很準確地看了鬧鐘的位置按下停息聲響制,然後急忙起床梳洗上班。他在露台外望,天色陰暗,可能快將下大雨,於是他拿了一把雨傘以便急時之需。

他望著手腕上的手錶快八時正,於是急忙地出門去。

他來到巴士站,並沒有排隊,祇站在另一旁,他像等候一個人。

巴士站的人龍漸漸長了,國堅開始心急如焚,心想:「怎麼還沒見她呢?」

就在這時,他看見一位長髮姑娘緩媛的步向那巴士站的長龍去。

國堅看準時間和位置,於是正好排在那長髮姑娘的後面,他心中暗喜。

巴士來到了,可是巴士內也擠滿了人,國堅看來也要等下一班的巴士了。排在最前的乘客,有些不趕時間的,就等下一班的巴士。他心中想:「妳不要上車啊!等下一班吧!」然而,排在他前的長髮姑娘也沒有上車。

當巴士開出後,突然滂沱大雨,因為巴士站是露天,沒有可以遮蓋的東西,所以使排隊等候巴士的乘客頓時狼狽非常,有些即時走到行人路旁避雨。

這時國堅手拿的一把雨傘立即張開,還把雨傘遞過一點,就是為那長髮姑娘擋雨。

那姑娘不好意思地對國堅說:「喔!謝謝你!」

國堅連忙說:「不用客氣!」他心想:「等了很久才有機會聽到你的聲音。」

國堅跟著說:「你像在美麗華商場附近下車的,對嗎?倒不如我送你到公司樓下,好嗎?」

那位姑娘說:「不用了,我想一會兒沒有雨的,謝謝你!」

「嗯!」國堅有點失望,但也是預料之事,誰會第一次跟你交談幾句就讓你知道她在那幢商業大廈工作呢?

巴士來了,雨仍然很大,天色陰暗,看來大雨不會這麼快的停止。

巴士站的乘客一個跟一個的上車,沒有雨傘的,當然狼狽非常,幸好那長髮姑娘有國堅的雨傘遮擋一下,不然全身也濕透了。

巴士上層已沒有空的座位,而下層也迫得令人喘不過氣來。但國堅沒有離開過那長髮姑娘半步,一直也靠近她,也找到一個算是有利位置的地方讓她站立,免給人擠擁著。

長髮姑娘知他的心意,所以報以微笑。

在車廂裡,因為太擠迫的關係,所以大家也沒有說話,也沒有特意的眼神互望對方。

雨仍然很大,當巴士在停站時,總是渠道淤塞,所以穿了鞋子也會濕透的。

美麗華商場的巴士站快到了,國堅向那長髮姑娘說:「你是否這個站下車?」

「嗯!」她點了點頭說。

「這麼大雨,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跑回去就是了。」

「你沒有雨傘,我有嘛,反正我下一個站也要下車的,現在我祇是步行一個站而已。」

「那會阻礙你上班的時間嗎?」

「不,不!」

長髮姑娘笑而沒有再回答國堅了。

巴士在美麗華商場的巴士站停了下來,渠道淤塞,這裡水的高度有三吋高。國堅先下車打開雨傘,可是他的長褲已濕透了,那對皮鞋還用說嗎?

他下車後立即打開雨傘,那長髮姑娘用雙手微微提高自己那條長裙下車,穿了二吋高的高跟鞋,當一隻腳踏在地面時,那雙鞋子還不會濕嗎?

他二人一步步的行走,如踢水一樣的,真尷尬。

國堅希望能知道她的姓名,於是說:「唏!我常在巴士站看見你排隊的。」

「是嗎?」

「嗯!我叫何國堅,你又叫甚麼名字?」

「我叫黎倩明。」

「黎小姐,你在那裡工作?」

「我就在這間銀行工作的。」倩明就指著快到步的一間ABC銀行。

「何先生,我到了,謝謝你送我回公司。」

「不要謝了,也是順路而已!」國堅看著倩明進入了銀行後,他逕自回公司去。

今天是國堅最高興的一天,他在這半年一直期望能有機會認識到倩明,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天公造美,造了這場滂沱大雨,他暗自想:「幸好拿了一把雨傘,不然就錯失機會了。」

七個月前,國堅每天上班乘搭巴士時,在巴士排隊的人群中,就開始留意了倩明的存在,經過多月來的觀察時間,國堅也會看準時間便在巴士站候車。他不知為甚麼會特別心儀這位長髮姑娘,祇希望能有一天可以認識到她。

            

翌日,早上的八時零五分,國堅又如常到巴士站,他看見倩明已經在排隊了,而且還有二個乘客跟著後面,他心想:「不可以和她一起排隊了。」

就在他失望之餘,倩明看到他了,她連忙揮手叫道:「唏!何國堅,來這裡吧!」

國堅看見倩明向自己打招呼,喜悅之色已在臉上了。於是他毫不客氣地就排在倩明的前面了,後面的幾個排隊的乘客當然有點不悅,但國堅心想:「管你們的。」

國堅問道:「昨天這麼大雨,那你回到公司時,你的一對鞋也濕透了吧!那你怎麼辦?」

「還好,在公司還有一對鞋可以更換的。說起來真感謝你,不然我的衫裙也真的濕透了,回到公司,一定會著涼的!」倩明露出感激的眼神說。

「別客氣!我也是看到天色陰暗,想必然會下大雨的。」

「那你昨天回到公司,有沒有遲到呢?看你昨天連褲腳也濕透了,你怎辦?」

「哦,我沒有遲到,褲腳濕透了也沒辦法,但有冷氣開了,也很快乾透了。」

巴士來到跟前,他們各持手上的八達通上車進入車廂內,今天沒有如昨天的擠滿人,國堅說:「看上層有沒有座位,好嗎?」

「嗯!」倩明點了點頭,跟著國堅後面上上層了。上層還有幾個空座位,國堅四處張望,看到車頭最前的有二個空座位,國堅有禮貌的示意車頭有二個空位,於是倩明便坐在近玻璃窗的那邊,而國堅便坐在路口的那座位。

他們沉默了好一會兒,國堅先開口說話:「今晚你可有空?放工出來吃晚飯,好嗎?」

倩兒猶豫片刻,說:「好的,那甚麼時間?」

「六點左右,在美麗華商場門口等候,好嗎?」國堅說。

「嗯!」

「我倒不如給你手提電話,你有甚麼事,可以打電話給我的。」國堅說罷,在自己的錢包裡拿出了一張卡片出來,雙手遞給倩明。

倩明看了一看說:「咦!原來你是在廣告公司做的。」

「嗯!」

巴士快要停在美麗華商場門前了,倩明往窗外望,說:「我到站了,今晚六時見吧!」

於是倩明便下了車,國堅的心情比昨天還更喜悅。

倩明有甚麼地方可以吸引國堅,就連他自己也不自知,倩明的樣子沒有很特別,不是美人胚子,但她有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瓜子臉形,塗上少許胭脂,少許口紅,一把柔軟的長長秀髮,細看下,沒有開叉,給微風吹著,是那飄逸的。

或者,這是一種緣份,是相遇相識的緣份吧!

            

傍晚六時正,國堅已站在美麗華商場門外等候,他看見倩明在向著他走來。

「何先生,對不起!要你等候。」

「不,我也是剛到的,唏!你不要先生前,先生後好了,很不自然的。」

「那......就叫你的名字,是嗎?」

「嗯!你不介意,我也叫你倩明,好嗎?」

倩明鬆鬆肩說:「好的。」

於是他們步行到一間韓國菜館的門外,國堅說:「你吃韓國菜嗎?」

「我甚麼也吃的,沒所謂吧!」

「那就進去了,好嗎?」

倩明點了點頭便進去了。

給侍應生引著路,帶到近窗口的一張桌子,他們坐下來。

「倩明,有自助餐燒烤啊!」

「好啊!不過吃後要吃龜苓膏啊!」

「你怕熱氣嗎?」

「怕喉嚨會痛。」

他們像已經很熟稔了,大家談笑風生,嘻嘻哈哈的,像認識了很久一樣。

            

由這天開始,國堅和倩明也像開始拍拖了。現在,他們每天七時半便相約在巴士站附近的一間餐室吃早餐,然後便一起乘巴士上班去,他們很快樂,也開漸漸的拖著對方的手,很溫馨。

這年的情人節,是他們第一年一起渡過的,國堅買了一束十一枝的紅玫瑰,裝璜甚美,每一朵的玫瑰也是很新鮮而艷麗的。這晚,國堅約了倩明在尖東海傍見面,他拿著的一束玫瑰引來路人的注視,雖然是情人節,男人拿著一束花送給女朋友也是平常事,但他實在有點不習慣那種別人的眼光,但他想到為搏紅顏歡一笑,也許難看一點也沒所謂吧!

尖東海傍的風景怡人,吹著海風,望著對岸,有點似遠還近的感覺。

晚上七時十五分,倩明比國堅早來了,她遠遠看見手中拿著一束玫瑰的國堅,她臉上已隱藏不了喜悅,因為她是第一次收花的,第一次跟所愛的人一起渡過。

國堅看見倩明已在等候自己,好不意思的,腳步也加快了速度。

國堅有點氣喘了。

「對不起!遲到了!送給你。」國堅把那束紅玫瑰送給倩明。

「很美麗啊!」說罷,倩明輕吻了國堅的臉。

「你喜歡就好了!」

「我當然喜歡,如果每年的情人節也能一同共你渡過就好了。」這句話,竟然在倩明口中說了出來,她也臉紅起來了。

「當然,每年的情人節,我們都到這尖東海傍看這月色,無論是月缺或是月圓。」

倩明輕輕地依偎著國堅的肩膀,如小鳥依人般,真有點羨煞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