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只有你懂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今天又是助理文員最後一天上班的日子。這個月以來,我們部門已有3名助理文員離職,過去半年更已換過超過10名助理文員,人事部早就對我們有微言這樣下去,公司很難為我們聘請這個職位。

身為經理秘書的我,是助理文員的直屬上司,不過命令他工作的人卻不是我,而是各組別主任,甚至是前線員工,也可以命令他工作。

過去聘請回來的助理文員,不是太年輕,就是年齡較大的婦女。雖說我們不可以年齡歧視,但太年輕的工作態度輕浮,年齡較大的只想著照顧家庭,工作一點都不上心。主任們都表示,助理文員最多只會工作1個月,所以不用管他,亦不用教他工作,很有任他自生自滅的態度。

而這個職位的衍生,全因為公司要節省資源原本兩個部門有兩名經理和兩名秘書,現在減至一名經理一名秘書,工作量不減,既然沒辦法多請一名經理,只好請助理文員,幫忙處理文件工作。

這種日子已過了4年,換句話說,我已由一個部門的秘書,調職成兩個合併部門的秘書達4年之久。我早習慣雙倍的工作量,只是兩個部門的主任還不能接受現實,過慣了依賴秘書處理所有文件工作的他們,這4年來的進步根本跟不上公司的步伐。

那麼,剩下來的工作,大部份都交由我善後,助理文員這個職位更是不可或缺。

說了這麼多,還沒有介紹我的公司。我們是一間廣告公司,公司規模很大,生意亦於5年前開始發展至華南地區。

4年前,公司把市場發展部和銷售部的寫字樓合併,人手由各部門12人,合併後縮減至全部門只有16人,包括經理、秘書、助理文員、3名主任和10名前線員工。

市場發展和銷售都需要大量人時,員工的經驗和素質亦很重要,要跟上與時並進的市場步伐更要付出極大的努力。

 

長假期後第一個工作天,人事部主任Jenny帶來一名男孩,說是新的助理文員。

Jenny叮囑我﹕「李子瑜,這次再不好好珍惜這名文員,公司會考慮刪去這個職位。」

我流了一額冷汗﹕我明白了。還有,別再直稱我的全名。

「他叫文少男。」Jenny沒理會我的話,自顧自向我介紹眼前的男孩。雖說是個男孩,但他大概有一米七,打籃球的話應該可以輕易入樽。

文少男點點頭,雖然他已低下頭,我卻還是要抬起頭才能跟他對望。小朋友!快點坐下來吧!

其實我早看過他的履歷 中五會考完畢,還沒有放榜。我們公司向來不是不會聘請暑期工的嗎?為何會請他?

Jenny決定把他安排給我時說道﹕「有助理總比沒助理好,暑期工也可以用上3個月,邊用邊請人好了。」

她只是通知我,我根本沒有拒絕的權利吧!現在聘請員工,真有這麼難嗎?今年是北京奧運年,經濟不是應該很好嗎?為何選擇會這麼少?

Jenny離去後,寫字樓只剩下我和文少男。他坐著等待我的指示,我把一疊厚厚的客戶合約放到他的辦公桌前﹕先把這些公司合約以英文字母順序排列,然後放到所屬的文件匣堙C

通常看到這麼一大疊合約,助理都會很不耐煩;可是,要是連整理客戶合約也辦不到,又怎樣為客戶準備合約?

我的辦公桌就在助理文員的旁邊,我坐下後開始工作前說﹕我叫李子瑜,你可以叫我子瑜。

「嗯。」他微笑著點頭,給人很乖巧的感覺。

那麼我要怎麼稱呼你?

他應道﹕「少男就可以。」

少男,真是個小男孩呢!

我打著明天要給客人的合約,不時望望少男 他很文靜,整天早上就是對著我給他的合約,很用心的排列,然後整齊的放到文件匣堙A工作乾淨俐落。我從沒見過如此乖巧的助理,看來Jenny這次給我一個很好的幫手,雖然只是暑期工,還是很值得高興。

中午12時,肚子有點餓,還有一小時才吃飯,去喝杯熱朱古力吧!當我從茶水間走回辦公桌時 1分鐘腳程,旁邊的辦公桌只剩下一埋未整理好的合約,少男人卻不見了。

我當然知道要去那兒找他。

影印機「刷刷刷」的機械聲往往令人很頭痛,公司的影印房還放上4台大型影印機,每天不停在影印,除了工作根本沒人想走進去。

這時我走進影印房問道﹕少男,是誰著你來影印的?

不錯!這時少男正開動3台影印機在影印。他看到我就說﹕「是個男人,我不知道他是誰。」

是個中年發福、膚色很深的男人吧?

「妳形容得真貼切!」他說﹕「可是妳怎會知道是他?辦公室有很多人走動。」

我失笑﹕有很多文件要影印的男人,又喜歡找我的助理替他影印的,當然是市場發展部洪主任。他著你替他印明天要派發的宣傳單張。

少男望了望單張﹕「對啊!一印就是四千份,很不簡單。」

是你把這廣告公司的人看得太簡單。沒辦法了,少男要替洪主任影印 原本這些工作可以給他的私人助理Cindy處理,但Cindy跟大家一樣不喜歡到影印房,洪主管就經常打我的助理文員主意。

少男要影印,我只好完成合約後,自行把客戶合約整理好,這時已是下午一時多。

同事們都習慣每天1時出外用膳,我卻總是要到1時半才用膳。我怕麻煩,每天都帶飯盒,所以遲些用膳沒關係,反正吃飽了沒事幹會無聊,午睡的話又會發胖。

正當我到休息室準備翻熱飯盒時,雪櫃媮朁騊菪t一個飯盒。咦?一直以來全寫字樓只有我會帶飯盒,這是誰的飯盒?正當我想得入神,少男走進休息室來。

我笑笑﹕你也帶飯盒嗎?先翻熱你的吧!」我把他的飯盒放進微波爐,然後問道﹕” 5分鐘可以嗎?

他點頭,乖巧的說了句﹕「謝謝。」

我走出休息室,帶著我和他的杯子回來﹕要喝甚麼?吃飯的話,喝玄米茶很不錯。我還沒等他回應,就把玄米茶的茶包放到茶杯堙A注滿熱水。

喝著玄米茶,等待微波爐把飯盒加熱。

我問他﹕之前有做過文職嗎?

他搖頭﹕「中五會考後做過理貨員,又做過售貨員,後來知道這婼虴U理文員,就來試試看。」

嗯,當文員比較舒服,不用整天站著,雙腳會很痛。

中五會考後,我也做過半年售貨員,那半年我的鞋號大了一碼,小腿也經常感覺酸軟。那時候很羨慕化妝櫃位的售貨員,她們可以經常坐著推廣商品;當皮鞋售貨員的我,工作時不獨要站立,替客人試鞋時又要跪下,入後倉取貨時,甚至要扮演蜘蛛俠,在貨架上爬來爬去。

這時少男點頭﹕「可能因為我是男生,當售貨員時粗重工作都要做,每晚關店後要去推貨至深夜,回家後累得不能入睡。」

這裡的工作也不輕鬆啊!可能今晚你回家後會滿腦繃緊,也是睡不著。

「不會吧!工作都很簡單。」他輕鬆的說。

叮!的一聲,少男的飯盒熱了,到我的飯盒。我望著他,他只把飯盒放著 啊!這種場合,他一定在想要是自己先吃,好像很沒禮貌。

我跟他說﹕你媽媽真好,會做飯給你帶。我的飯盒都是自己做。

他搖頭﹕「家堛熄熙ㄛO我做的。」

我呆了一會 不會吧?

你是排行最大的嗎?

他又是搖頭﹕「我排最小,有哥哥和姐姐。每天煮飯要洗兩大杯米才夠吃。要是大家都要帶飯,就要煮四大杯,飯煲會煮得滿滿的。」

我很愕然 排行最小的竟然要做飯。因為獨居的關係,每天下班後就回家做晚飯,順便帶飯,二人份量的飯菜比較容易煮。不過我煮的都是很簡單的菜色 肉碎蒸水蛋、炒青菜、炆苦瓜、炆南瓜都是我的最愛,再簡單一點的,煎蛋午餐肉也沒關係,反正只是吃頓飯。

每天煮飯,你一定很會做菜吧!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在發抖。想著自己今天的飯盒,是煎蛋和炆苦瓜。剛才看他的飯盒,好像有煎魚、釀豆卜和中式牛柳,都是一些比較複雜的菜色,我一定不會煮。

他在認真的想﹕「蒸魚、炒蟹也沒問題。」

不會吧!只有十七歲的男孩,竟會做這些菜?

他看到我震驚的表情就說﹕「我爸爸是個廚師,早兩年還去過外地的餐館工作。我自小看他入廚,所以很會做菜。」

原來是這個原因嗎?

叮!好了,連我的飯盒都熱了,可以吃飯。

他望了望我的飯盒﹕「妳在減肥嗎?吃得真少。」

我望望自己的飯盒,又望了望自己的身型,近來是胖了點,可是這個飯盒是因為昨晚工作至深夜,回家後只吃了煎蛋和前天吃剩的午餐肉,然後炆了個苦瓜來帶飯。比起少男,我好像真是很隨便。

他笑笑﹕「不介意的話,也試試釀豆卜。」他把飯盒的豆卜夾到我的飯盒堙C

我試了一口,豆卜媃C著的肉滲出很香的肉汁,年紀輕輕的他竟這麼會做菜,我是不是要去唸廚藝班了?

 

第二天,我跟少男出外吃飯,今天去吃西餐,吃著吃著少男突然停下來。

我問他怎麼了,他說﹕「叉子不見了。」

咦?

怎會這樣?不是一直在用嗎?

他傻笑﹕「不知道。」

我們向地上望去,竟看不到叉子,掉了也應該看到啊!

就在他還在望的時候,我已叫侍應給我一隻叉子 找也沒用啊!找得到也不能用,倒不如另取一隻。

吃飽後點餐飲,少男說他的檸水沒糖水。我跟侍應要了糖水,最後連叫結帳的都是我,然後他即時算回他的份給我。感覺真像跟小朋友去吃飯,要好好照顧他一樣,公司是怎麼了?給我聘請一個未成年的小男孩當助理?

可是少男真的很用心的學習工作啊!自從他來了之後,我的工作負擔減輕了很多,這種日子過了三個月,少男的試用期過去,正式成為我們的員工。我每天跟他一起工作,一起午膳,他待在我身旁,成了很理所當然的事。

 

原本是大假,卻因為要完成報告而逼著要上班。

上午九時,沒想到還沒坐下,林主任跟我說,少男今天病假。

我很愕然為何會是由林主任通知我?少男通知她,卻不撥電話給我嗎?心頭酸了一下,卻要開始做報告。

林主任很不友善的在寫字樓反覆提及少男今天病假,害她要幫忙處理他的工作。其實她自己每月也有請病假,為何對一個助理文員卻要這麼苛刻?難道病倒了還要他上班嗎?聽著林主任不斷說著少男的不是,我很不是味意,卻沒有反駁的餘地。

要是我早知道他請病假,我就會取消今天的大假,自己處理所有工作,不用麻煩其他同事,也不用聽他們的譏諷。

後來林主任補充,昨晚十二時多收到經理的電話,說是經理通知她少男今天要請病假。

怎會這樣?少男竟然通知經理,也不通知我嗎?我不是叮囑過他,任何事也應該先通知我,我會替他好好處理。

聽到這裡,心堳雂ㄤ峈A,鼻子跟著酸起來,彷彿視線也開始變得模糊。李子瑜,妳可不能這樣啊?怎能有這種感覺呢?

拚著氣息苦悶的在做報告,上午九時二十分,我的手機響起來,傳來少男沙啞的聲音﹕「不好意思,我今天發熱了,有40多度,不能上班。」電話還傳來醫院輪候取藥的廣播。

你終於撥電話給我了嗎?我從其他同事口中知道你今天病了,感覺很不高興呢!不是因為你病,而是你竟然直接通知經理也不通知我。發熱後可有變得聰明點?

他呆了一下才說﹕「大概還沒有變得較聰明吧。其實事情是昨晚我發熱了,體溫有40多度,我姐姐就拿了我的電話撥給經理替我請病假。」

也對啊!對於一個剛中五畢業的小朋友來說,手機內不會有太多個經理,不過她姐姐也太聰明了吧?要是少男能找到我的電話讓他姐姐撥給我,今天就不用變成這個局面至少我不會故意讓全寫字樓同事知道他今天病假,這可是個很大的教訓。

 “ 40多度是高熱,你要小心身體。還有… ” 我語氣很重的說﹕以後有甚麼事,無論何時何地,你都應該第一個通知我,我會替你通知其他人。

他很乖巧的「嗯嗯」應道﹕「剛才打了退熱針,我明天會上班的。」

雖然我剛才語氣重,聽了少男的話後,卻怎會有種釋懷的感覺?

我回應一聲「是」便掛線,繼續工作。

今天有3個重要的客戶要來簽約,經理不在公司,由我來接見他們。簽約前要講解廣告內容,由林主任和張主任負責。她倆在這廣告公司工作已達18年,是開國功臣,以往每名經理都很信任她們。

現在的經理很年輕,調任來工作只有1年。工作經驗不太多豐富的他,很多時會照著主任的話去做,有時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

晚飯後,還是有點不放心,給少男一個訊息問問他的病情吧!沒想到他的回覆會是還「病得很重,出現上吐下瀉的徵狀」。我們來來回回傳了數個訊息,我忍不住撥電話給他。

他氣弱柔絲的說﹕「身體發熱,退燒後又再熱。」

會是因為沒定時吃藥嗎?退熱藥必須四小時服一次,退熱後還要多服一次,否則病情很易復發。

他沒甚麼反應,我又說﹕辛苦的話,明天不要上班。

「可是明天要準備三天的工作。」病倒了還在擔心公司的工作,年紀輕輕心腸還真好,現在很難請到這麼有責任心的員工。

雖然明知他看不到,我還是搖搖頭﹕沒關係,工作我可以應付,你安心養病。

人生老病死無可避免,我只好著他好好休息。況且工作再多也難不倒我,只是人事上有點勉強。

 

少男突如其來的重病令我的工作量大增,但我竟然沒有生氣的感覺,還覺得能讓他好好休息是一起幸福的事情,也證明我工作能力還很強,再多的工作還是應付自如。

他請了兩天病假,明天起是他的兩天休假,這意味著未來兩天我沒有安排工作給他,我可以安心處理自己手上未完成的工作。

下班前勉強把工作解決掉,正步行回家時,收到少男的來電。

明天都放假了,今天還撥電話給我幹嘛呢?不會是通知我要辭職吧?

我戰戰兢兢的接聽電話,他還是氣弱柔絲的說﹕「我大概明天還不能上班。」

咦?我呆了一會才懂得回應他﹕可是你明天和後天都是例假,不用向我請病假的。

「是嗎?」他傻傻的說。

明知道他看不到,我還是點了一下頭﹕是啊!星期五才要上班。可是你還沒有退熱吧?

他說﹕「身體還是那樣,退燒後又再熱。」

你有定時吃退熱藥嗎?洗熱水澡也有幫助。

「我都做過了,洗熱水澡後吃藥睡覺,睡醒後整張床單都濕透了。」

發熱基本上是體溫調節機能出現毛病,如果會流汗,理應能退熱;現在少男這種情況,不會是感染了甚麼病毒吧?

你昨天去醫院有沒有驗出甚麼來?近來病毒很厲害。

「沒有,只說是發熱,沒其他問題。」

你會經常發熱嗎?

「每隔兩、三年就會大病一場,可是這次病得比較嚴重。」

痊癒後大概會再長高一點吧!你才17歲。

「應該會的。」他終於懂得笑。

現在他的身高已有1.7米,比我高一個頭,要是他再長高,我們走路時便很難對話 走在他身邊,我總是抬起頭,他要垂下頭。我花了個多月時間才習慣跟這麼高的他一起走路,漸漸卻感到很自然。

我想了想﹕你在吃怎麼樣的退熱藥。

「白色的藥丸。」

感覺上橙色的退熱藥水比較有效。你已吃了幾天西藥,是時候看中醫,你有相熟的嗎?

「有啊!家堛近的中藥店有駐店中醫師。」

你應該去看看啊!

「等一下去看看吧!我現在要去夜校取些文件。」這個我早就知道,他明晚還要是第一天上課,所以我才安排他明天和後天放假。

雖說今天少男的病情好像比昨天還要嚴重,可是聊著聊著,他今天的反應比昨晚好多了,感覺像是在家時,他不敢說太多話,現在走在街上,他說話的語氣變得很輕鬆,跟平常的他沒分別。

因為不想他太辛苦,我們多聊兩句,我便著他好好休息,然後掛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