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神奈年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第八回

 

    

期終考完結後,我的生活也回復正常,每天打理洋房,照顧神奈年的起居飲食,早上上學,放學後到事務所工作,然後回洋房跟神奈年一起吃晚飯,算著算著,這種生活竟已過了兩個多月。

 

終於到了招開記者會的一天,我跟淺倉耐久留和另一名進入新人獎決賽的新人坐在演講台下第一行,旁邊的都是記者。演講台上是這次廣播劇的監制、編劇、電台負責人,還有將會在這次廣播劇演出的綠川輝和神奈年。

我跟淺倉耐久留同年,大家都是高中三年級學生,她給別人的感覺卻成熟很多。

當電台負責人介紹進入新人獎決賽的我們時,記者們都走到我們面前拍照。

其中一名記者訪問淺倉耐久留:「淺倉小姐曾經是神奈年的學生,現在又是綠川輝的學生,而且是今年最受注目的新人,會否感到很大壓力?」

甚麼?神奈年也曾經是淺倉耐久留的老師?難道那個害他失聲一星期的學生,就是耐久留?

淺倉耐久留笑笑:「坐在這裡的都是今年新人獎的候選人,我不會覺得自己比其他人優秀,綠川老師也沒有給我壓力。我會盡自己的能力去爭取新人獎,答謝兩位老師對我的教導。」

她說到這裡,我留意到神奈年面色一沉。

記者突然向我問道:「鈴木小姐也是今年新人獎的大熱之一,妳現在又是神奈年的學生,覺得神奈先生給妳的培訓怎樣?」

我瞪了神奈年一眼他的訓練有時候很過份,我又不是馬戲團堛熙永~,他用不著對我這麼嚴格呢!

神奈老師是位很專業的聲優,在他指導下我進步了很多。在這種公眾場合,面對這麼多傳媒,總不能實說實話。

「鈴木小姐有信心奪得新人獎嗎?」

我點頭:我會盡力而為!

淺倉耐久留冷笑一聲:「妳這種連戀愛經驗也沒有的小女孩,可以表現出茱麗葉的感情嗎?」

她怎會知道我沒有戀愛經驗?我真的沒有啊!可是她也只是高中生,她又有戀愛經驗嗎?

記者們:「淺倉為何會說鈴木沒有戀愛經驗呢?妳是怎樣知道的?」

耐久留冷笑一聲:「我只是猜的。她是個藝人,卻連出席公開場合也不會好好妝扮一下,就知道她沒有談戀愛了。」

「原來是這樣啊!淺倉真細心呢!」記者們在稱讚耐久留的同時,彷彿在取笑我一樣。

礙於在場有很多記者,我只好嚥下這口氣:多謝淺倉小姐關心,我會好好學習,成為妳最好的對手。

記者發問後,突然有記者把綠川輝、神奈年、淺倉耐久留和我拉在一起,說要拍照。

記者:「淺倉和鈴木是今年新人獎的大熱,她們的老師又剛好是這次廣播劇的男主角,比賽結果真讓人祈待!」

記者會後神奈年要去電台工作,著我工作後自行踏單車回洋房。

在錄音室時,我跟平田總監說了剛才在記者會淺倉耐久留跟我說的一番話,平田總監說:「妳有所不知,淺倉耐久留當上阿神的學生,是去年冬天的事。那時他們被傳媒拍到在街頭熱吻的照片,照片被刊在雜誌後,他們的戀情卻又沒再進一步被報導,現在已不了了之。」

淺倉耐久留不獨是神奈年的學生,還曾經是她的戀人?

「淺倉這個女孩真的空有一張俏臉,心腸卻很壞呢!藝能界是個烏煙瘴氣的地方,為了名氣和工作,大家都做盡傷害別人的事。現在已經很少像鈴木妳這種有實力又盡責的學生,妳真的很像阿神。他是個老實人,所以很難討別人歡心,任途也走得比別人辛苦,現在算是守得雲開。」

我傻笑:我有這麼多優點嗎?上次因為我說錯話,差點害了神奈老師的事業。有我這種學生,害他惹上很多麻煩呢!

平田總監慈祥的笑:「總算是有驚無險,現在他的事業不是很好嗎?工作行程排得滿滿的。」

他也說得對啊!

第二天放學後我如常到事務所工作,平田總監把兩張自助餐招待券塞到我手上:「這是贊助商給我的自助餐招待券,地點是很有名氣的五星級大酒店的宴會廳,食物都是即點即煮的,可是我有事不能去,這星期天好好享用吧!」

我點頭答謝平田總監,心媟Q著要跟誰去吃自助餐好呢?

黃昏時候回到洋房,當飯菜都準備好時,剛好是晚上7時,四驅車又在洋房外怪叫,神奈年回家了。

「我回來了!」他每天回家都說這句話,然後上3樓換過便服,到飯廳吃晚飯。

「今天又是炒雞柳、燒魚、醬瓜、和醃菜嗎?這些菜這星期已吃了3天呢!」他抱怨著說。

黃昏時間在超市只可以買到雞柳和鮮魚,老師的嗓子又要特別保養,很多食物不能吃。

「真的很想吃漢堡包、薯條、炸雞塊、天婦羅,海鮮大什會也不錯。」

吃不到漢堡包、薯條、炸雞塊就算了,身為日本人的他竟然不能吃天婦羅,上天賜予他優聲,卻對他這麼殘忍。

老師這個星期天有空嗎?

他想了想,我拿出筆記本:這星期天老師沒有工作。

他笑:「既然知道了,就不用問我。現在我每天的行程,妳比我還要清楚!」

有時還真的不知道我在神奈年家受訓3個月,到底是是當聲優學生、他的秘書還是他洋房堛漱u人,很有點All in One的感覺。

很難得老師可以在星期天休息,我們去吃自助餐好不好?

他擺出被愚弄的表情:「妳知道我不能出外吃飯。」

我把招待券拿出來:今天平田總監給我兩張自助餐招待券,是間五星級酒店,食物都是即叫即煮的。老師只要選刺身或新鮮沒醃製的食物就可以吃了!而且還有很多西式甜品。

神奈年聽後點頭:「蠻可行的樣子。」他拿著招待券來看:「這間酒店在東京很有名氣,我以前拍電影時曾經在那裡住過。這裡寫著的地點是宴會廳,那裡有個舞池,吃過自助餐後來賓都會到舞池跳舞。妳懂得跳華爾茲嗎?妳的樣子比較像會跳街頭舞。」

我有點愕然:要跳舞嗎?我上體育課時有學過舞蹈,不過都是跟女孩子跳。

神奈年「哈哈哈」的笑起來:「在酒店的舞池會有不同的對象來請妳跳舞,不過一定不會是女孩子。」

慘了!我只是想著要跟他吃自助餐,沒想到還要跳舞。晚飯後到錄音室練聲,神奈年卻一直站在櫃前翻唱片,然後他播了一張英文唱片。

我笑他:很難得老師不是在播自己的專輯。

他回頭望了我一眼:「沒辦法!我沒有歌是可以用來跳華爾茲的。」然後他走到我跟前彎下身,擺出請舞的姿勢,這時我才看到他已換了一套西服。

穿著便服的我還不懂反應,他已牽著我的手,抱著我的腰跳起舞來,一邊跳還一邊對我作出指導。

「腰部要再放鬆一點,背部太僵直不好看,累了的話可以靠到我身上;不要再慣性的踏到我的腳了,到時候妳穿著鞋子我會很痛的…」他一直碎碎唸,不過他的姿確是很優雅,看來他曾經受過正統訓練。

我們一跳就跳了1小時才停下來,他拿果汁給我喝:「很累吧!」

我點頭,因為神奈年有176cm,比我高8cm,跟他跳舞要一直抬起頭,真的很累人。

他笑笑:「念高中時我很會跳舞,每次舞蹈大賽都會得獎。工作後卻很少機會跳舞,今天真爽快呢!很祈待星期天的晚宴。」

說好了星期日一起去吃自助餐,這晚我竟然睡不著,心跳動得很快,滿腦子仍是剛才的舞蹈。這次是我第一次跟男性到宴會廳跳舞,很有約會的感覺,對象還要是神奈年,我滿祈待的。

2天上學,我跟螢子說起這件事,她興奮的說:「是凌木跟神奈年第一次約會嗎?」

我著她別太大聲:才不是約會呢!反正招待券是免費的,他又是我的老師,我才想到要跟他一起去,沒有其他意思。

「那天的凌木要好好打扮!那可是五星級大酒店,還要跳華爾茲。」螢子認真的說,星期日那天早上要我到她的家,說要替我妝扮。她繼續說下去:「可能這次晚宴後,凌木跟神奈年的關係會再進一步!」

聽螢子這麼說,我臉蛋都紅了:螢子在胡說甚麼?神奈年只是我的老師,而且他比我年長9年的!

螢子笑笑:「凌木不是喜歡年齡較大的男生嗎?所以宮保學長向妳展開追求,妳一口就把人家拒絕。」

啊!要是螢子不提起,我早就把這個人忘掉。這個宮保學長曾經是籃球部隊員,當年我念高中1年級時,念高中3年級的他竟然在開學第2天,放學時在學校門前送我一束玫瑰花,說很喜歡我,要跟我交往。我當場就拒絕了他,身在日本的我,白天要上學,下課後要做兼職,晚上回家還要做家務,哪有時間跟男生交往?

為免麻煩,我索性跟別人說,我喜歡年齡較大的男生,至少要比我年長812年說,後來都沒有男生向我追求。

這時我尷尬的說:當年我只是不想再有男生向我展開追求才這麼說的,螢子妳別當真!

「其實神奈年真的不錯啊!網上有個調查聲優的問卷,其中一條問題是,要是他們獨個兒流落到荒島,而只可以帶一件物件到島上,他們會帶甚麼?很多男聲優都說會帶女人,神奈年的答案卻是結他。妳跟他一起生活已經兩個多月,他對妳也是相敬如賓,可見他是個好男人啊!」

是嗎?

放學後要到事務所為一個廣告錄音,離去前遇上平田總監,他望望我手上的便當盒問我:「背包堛熄熔鬲O為阿神今晚要去音樂會演出而準備的吧!」

我點頭:因為音樂會在黃昏時候舉行,來不及回家做晚飯,所以今早一口氣做了便當。

平田總監笑笑,沒再說下去。

黃昏音樂會在9時多完結,因為神奈年不喜歡出外吃飯,所以我們沒跟傳媒一起去酒會。回洋房後神奈年說要吃糖不甩,他站在廚房門外望著我做糯米湯圓。

「妳真會做菜呢!又會做家務。」他說。

自從媽媽去世後,都是由我照顧爸爸的起居飲食。

「有妳爸爸的消息了嗎?」

我搖頭:我每天致電報館查問,他們都說還沒有消息。老師請放心,我沒事的。

神奈年點頭:「很快就是比賽的日子,晚飯後再練一次對白吧!絕望的感情妳是可以表現出來,但還沒掌握到茱麗葉對羅密歐的愛意。」

我沒他好氣:這沒辦法啊!我又沒試過談戀愛!

「還在介意淺倉對妳說的話嗎?」神奈年提起淺倉耐久留,怎麼我心頭有種酸溜溜的感覺?

我埋首搓湯丸:淺倉耐久留曾經是老師的戀人嗎?

神奈年呆了一响才說下去:「去年冬天,淺倉是我的學生。她在這埵矰F12天便走了,後來當上綠川輝的學生,是今年最受注目的新人。

「那時她告訴我她很想把角色演好,卻沒有戀愛經驗,所以要求我親吻她。她求了我很久我才答應,沒想到她早就跟綠川簽約。這事給淺倉很好的宣傳作用,當時的我卻因此失了很多工作。」

沒想到淺倉耐久留竟會為了事業而背叛和犧牲自己的老師,就算老師再過份神奈年有時是真的很過份,可是身為他的學生,也不應該這樣子對他。

可是,其實神奈年很喜歡淺倉耐久留吧!他說夢話時,曾經提起她呢!

神奈年看了我比他更無奈的表情,說道:「妳不是也想跟我說沒戀愛經驗,想要我的親吻吧?」

聽了他的話,我臉蛋都紅了:你…你胡說甚麼?

「只是這種程度,我不會拒絕的。」說罷他竟從後按著我雙肩。

我「啊!」一聲叫了出來:你幹嘛?害我切到手指了!可惡的神奈年!明知我在用刀子切割湯圓,還做這些舉動,他是故意的嗎?

「對不起!」神奈年握著我的手,放到水喉下沖洗,然後替我處理傷口。

我望著他,心裡一直在想:神奈年,你還很喜歡淺倉耐久留嗎?

 

終於到了星期日,跟神奈年到酒店宴會廳吃自助餐的一天,螢子著我中午到她的家。她借我一套很華麗的洋服,紫色連身西裙加白色披肩,3吋高跟鞋,還有一套閃閃發亮的鑽飾。

洋服很漂亮,可是3吋高跟鞋我不會穿,戴鑽飾也很誇張,這是很貴重的東西。

螢子硬把整套鑽飾戴到我身上,還認真的在替我化起妝來:「真的很適合凌木呢!這是我去年的生日禮物,平日又沒機會戴。今天是凌木的重要日子,一定要戴上這個啊!神奈年有176cm,凌木只有158cm,要穿上3吋高跟鞋才襯得上他。」

螢子真是個好人!可是一下子要我接受這麼多東西,我真吃不消。以為只是隨便去吃自助餐,沒想到事前準備還真多:跳華爾茲,穿漂亮的洋服、鑽飾、高跟鞋,還要化妝。望著鏡子中的我,跟本一點都不像我。

「平日的凌木很清純,在舞台上表演的鈴木很狂野,今天妝扮後很華麗,像明星一樣!」螢子興奮的說,然後她把要給我補妝用的化妝品收拾好,放到她借我的小皮包內:「這樣子就萬事俱全!」

10分鐘後門鈴響起,我從窗子往外一望,看到神奈年的四驅車,是我中午時告訴他我要先來這裡,他就說直接來螢子的家接我去酒店。

今早螢子的父母都外出了,工人休假,螢子走在我身前去應門:「是神奈年呢!真想要他的簽名!」螢子興奮的說。

打開大門後,穿著畢挺西裝的神奈年出現在我們眼前:「打擾了!我是來找鈴木…凌木蘭的。」

螢子:「歡迎光臨!先進來休息一下吧!凌木她…」

這時我已走到螢子身旁,我向神奈年躹躬:麻煩老師來接我了。

神奈年呆望我一會才說:「妳今天很漂亮,差點認不出是凌木了。」他伸手去撫我的耳環:「妝扮得很細膩呢!沒想到平日的天斗蘭也能變成熟女!螢子真厲害!」

我推開他的手:已經下午6時多,我們要出發了。

我們跟螢子道別後,上了神奈年的車子。駕車時他不時東張西望,然後悄悄的在倒後鏡望我,我冷笑一聲:老師怎麼了,駕車時不能專心一點嗎?

他咳嗽一聲,發出清脆的聲音:「今天坐在身旁的是個熟女,我可以不多望一眼嗎?」

老師還是想說我平日是個任性的女生吧!

他把車子駛進停車場:「我是在讚妳!」

泊好車子後,我們一起走向酒店的宴會廳。路上兩旁種滿榕樹,還有個涼亭,襯上黃昏的落霞,很有詩意。

神奈年拉著我的手:「還未到進場時候,我們先去涼亭休息一下。」

我艱難的跟在他身後今天我穿了一雙3吋高跟鞋。

在涼亭坐下後,我算是鬆口氣,很自然的把高跟鞋脫下來。雖然從下車走到這裡才10分鐘,只靠一雙腳掌來支撐身體的我卻真的很累人。

「穿高跟鞋很辛苦吧!」神奈年問我,我搖頭,趕緊把鞋穿好:還好啊!等一下用餐後還要跳舞。

他站起來:「趁還有時間,先在這裡跳一支華爾茲吧!」他擺出請舞的姿勢,我把手交到他手上,然後我們跳起舞來。

因為穿了3吋高跟鞋,現在的我不用老是把頭抬起,一步一步的跟著神奈年的步伐在跳華爾茲,可是腳掌的痛楚卻令我的步伐慢下來。

他鬆開我的手,抱著我的頭,我把他輕輕推開了。

「妳可以靠在我肩上的。」他溫柔的說。

我搖頭:我塗了口紅,又化了妝,靠在你肩上的話會把你的恤衫弄髒。

神奈年望望自己的打扮,又望一望我,然後「哈哈」笑起來:「今天的我們跟平時不一樣呢!除了宴會和重要場合,我很少穿西裝。妳穿上洋服高跟鞋,化妝後,彷彿變成大人一樣。」

我坐下來按摩雙腳:我今年19歲,已經是個成人了。

他笑著撫摸我的頭頂:「在我眼中,妳始終是個小女孩。」

我只是小女孩嗎?剛才還一直說我像個熟女。

這時已經入黑,待我穿好高跟鞋後,我們便向酒店走去,神奈年拉著我的手放到他的臂彎內:「靠著我走路雙腳比較不會痛吧!熟女。」

我扣著他的臂彎,感受到他的體溫,很溫暖。

終於走到宴會廳入口,我從小皮包掏出招待券。

「神奈老師!」遠處傳來一把女聲。除了我以外,竟然還有人稱呼神奈年為老師?

我定眼一望,走到我們跟前的正是淺倉耐久留。

神奈年見了眼前的耐久留,說話竟結巴起來:「是…是淺倉嗎?」

今晚的耐久留穿著銀色吊帶裙和3吋高跟鞋,黑鑽飾襯上濃妝艷抹,很是明艷照人,路過的男性都拿起手機替她拍照。

耐久留笑笑:「神奈老師也是來吃自助餐嗎?」

神奈年僵直的點頭:「妳也是嗎?」

這時耐久留露出為難的面色:「原本我跟綠川老師約好一起來吃自助餐,他卻一直沒出現,手機又沒接通。自助餐的招待券都在他手上,看來我今晚沒辦法進場了。」

「是嗎?」神奈年露出不悅的面色,然後他也拿出手機不停的按:「真的未能接通呢!這個綠川輝。那麼妳要怎辦?」

耐久留扁起嘴巴,很是可愛:「如果招待券在我手上,我就可以跟老師你們一起進場;現在只好回家了,還以為綠川老師會送我回家,所以著司機不用來接我,現在只好招計程車。」

神奈年望著楚楚可憐的耐久留,我深呼吸一口氣,拉著神奈年的手臂:老師!

「怎麼了?」神奈年扶著我,我說:我雙腳真的很痛呢!看來我沒辦法去吃自助餐了。

他望了望我雙腳,是紅腫起來了:「那麼我們回家吧!」

我搖頭:反正耐久留來了,老師跟她進場吧!不要把招待券浪費掉。

我把招待券塞到神奈年手上,他問道:「那妳怎麼辦?妳腳痛呢!」

我擠出笑容:我招計程車回去就可以,你們快進場吧!

神奈年有點不放心的樣子,從皮包掏出一疊厚厚的銀紙塞到我手上:「坐計程車回去的話,這些夠不夠?」

我突然心頭一酸,他怎麼這樣緊張?

老師,這些太多了,夠我買一個月菜。

他扶我到路邊截車:「沒關係,剩下的就用來買菜。」待我上車後,他還一直望著我坐的計程車。

計程車遠去後我才抒口氣,著司機駛去螢子的家。

落車後,我走向螢子的家前按響門鈴。當螢子看到站在門外的我時很是驚訝:「妳現在不是應該跟神奈年一起吃自助餐嗎?」

我搖頭:因為有些事,我先回來了。要麻煩螢子替我卸妝。

螢子笑笑:「我很樂意幫凌木的忙啊!」她彷彿看出我有苦衷,卻只搖搖頭,沒再說一句。

卸了妝,把洋服、鑽飾都還給螢子後,螢子著我今晚可以留在她的家,我卻搖頭:明天還要上學呢!我們明天在學校見!

坐上計程車回到洋房,還未到晚上9時,現在的神奈年跟耐久留應該剛用完餐,開始跳舞。

我明明很討厭耐久留,為何卻要把招待券讓給她呢?可能是我不忍心看到神奈年苦惱的樣子吧!反正招待券是免費的,誰跟誰去吃都一樣。其實神奈年是很喜歡淺倉耐久留的吧!連睡夢中也喚著她的名字,可能他會很感謝我讓他跟耐久留約會呢!

洗澡後,換過睡衣才晚上9時,一個人呆在洋房,神奈年又沒這麼早回來,我走上天台溫室打理植物。因為神奈年喜歡吃新鮮食物應該是說「他必須」,溫室媞堛煽茠咫j部份是可以吃的蔬果,包括蕃茄、生菜、茄子、苦瓜、士多啤梨等。後花園則是個香料園,還有蘋果樹和木瓜樹。

看到這裡,大家的想法都是「不會吧!」,可是這是千真萬確。

除了蔬果,溫室內也種了玫瑰花。在我搬入洋房後,神奈年亦開始在溫室種蘭花。

我蹲在花圃前,瑰麗的玫瑰花長滿長刺,象徵保護。

我覺得自己越來越像玫瑰可是我身上的刺到底是在保護什麼呢?

天斗蘭,我還可以像你一樣當個任性女孩嗎?

「啊!上次一起種的天斗蘭已經開花了嗎?」神奈年的聲音突然在我背後傳來,我轉身一望,已經換過便服的他正向我走來。

他身上還傳來沐浴露的香味,現在才9時多呢!

我站起來:這星期天氣很好,陽光充足,植物的生長情況都很理想。

「加上鈴木細心的照料,這些植物跟我一樣,都很幸福。」神奈年說罷便蹲下來,我以為他要看植物,他卻在觀察我雙腳:「不是說雙腳很痛嗎?還有心情來打理植物?」

對啊!剛才我是說自己腳痛的!只是我沒想到神奈年會這麼早回來。

脫下高跟鞋就沒再痛了。我說。

他站起來:「那麼下次就不要穿高跟鞋,我覺得妳不算矮。」他想了想又說:「說起來,酒店的甜點真的很好吃!還有妳最喜歡的紐約芝士蛋糕和藍莓批。」

我點著頭走出溫室,看到天台上的小餐桌放了一個盒子,剛才上來時還沒有放的。

神奈年跟著我走出來,我們在小餐桌前坐下,他把盒子打開,是很精緻的甜點紐約芝士蛋糕和藍莓批。

「其他菜餚沒辦法帶回來,酒店的餅櫃卻有賣蛋糕,所以我外帶回來了。看上去跟自助餐吃的都一樣,味道應該很好。」

我不知要給他甚麼反應才好,只懂摸著鼻子不讓眼淚流出來。他把蛋糕遞給我,我吃著問他:現在不是才開始跳舞嗎?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神奈年吃著藍莓批:「妳已經回家,我要跟誰跳?所以吃飽就回來。」

那麼你沒送耐久留回家嗎?

他搖頭:「我吃飽後就說要離開,淺倉說要多留一會。她會截計程車回家吧!」

聽到神奈年這麼說,我有點生氣!

難得跟耐久留吃飯,你怎麼自顧自吃?也不送人家回家,你這個日本人真沒風度!而且真是個貪吃鬼!

他把藍莓批吃掉才說下去:「妳是故意說腳痛,把招待券讓給淺倉的吧?」

被看穿了嗎?看來我的演技還真差勁:反正招待券是免費的,誰跟誰吃都沒所謂。說罷我站起來。

他走到我身前:「我有所謂!為了去酒店吃自助餐,我們練過華爾茲,妳花了整個下午去妝扮,穿洋服、戴鑽飾又穿高跟鞋,準備了這麼多,妳卻突然說不要進去,穿得漂漂亮亮的獨個兒回洋房,我剛才一直很擔心妳呢!」

我轉過身去,不想讓他看到我在流淚。他真的很壞啊!明明喜歡耐久留,怎麼對人家這麼不細心?

他牽著我的手,抱著我的腰跳起華爾茲來:「其實妳不用妝扮,素顏襯睡衣也很好看!現在的妳已經沒化妝,可以靠到我身上了。」

這樣會弄濕老師的衣服呢!

他用手抹去我的眼淚:「這樣就不會了。」

我靠在他胸腔上,跳著跳著,早已忘掉跳到哪一個舞蹈,只跟他站在原地擁抱著。

寂靜的四周只聽到潮水泊岸聲,靠在神奈年懷堳傮韁x喔!可是他不是喜歡耐久留嗎?

想到這裡,我真的很想問他。我才抬起頭,他的身體卻重重的靠到我身上,我扶著他一看,原來他睡著了!我就覺得奇怪!他怎會一直抱著我一動也不動!

神奈老師!我的叫聲把他喚醒。

他打了個呵欠:「啊!對不起!我睡著了。」說罷他在做伸展運動,我收拾好小餐桌便跟他說「晚安」。

我走向樓梯,神奈年跟在我身後:「我也要去休息了。」

我們走過3樓,他卻沒有回房間,一直跟著我到2樓。

我轉身望他:老師不是說要休息嗎?你的房間在3樓呢!你要到錄音室嗎?

他搖頭:「送妳回房間後,我就去睡。」

我沒他好氣:這裡是老師的洋房,又沒有外人出入,沒必要送我回房間的。

「因為不想被香港來的女生說我沒風度。」

啊!難道他在介意我的說話嗎?

老師。

他笑笑:「跟妳開玩笑的!我是想去錄音室。如果妳還未睡覺,等一下可以給我做夜宵嗎?」

老師不是吃過自助餐,剛才又吃了甜點嗎?怎麼都沒吃飽?

「妳知道剛才的自助餐是即點即煮的,點一度菜要等15分鐘才上菜,之後我索性吃甜點,忽忽吃過後就回來。」

我點頭:知道了,半小時後老師來飯廳吃夜宵吧!替神奈年準備膳食是很繁複的任務,聲帶脆弱的他是個不能吃即食食品的聲優。

我站在雪櫃前想了一會,除了明天早點和午餐食材外,只有牛肉和洋蔥可以用,這讓我想起漢堡。

把牛肉和洋蔥切碎,煎成肉餅。神奈年剛好下走來。

他坐在餐桌前說:「這不是漢堡嗎?」

我在調蜜糖水:因為老師經常說很想吃漢堡,所以我就做了這個。這是用新鮮牛肉加上洋蔥煎成的,老師可以放心吃。

他點頭:「沒想到在家也可以吃到漢堡。我每次出門都很麻煩,因為不能吃街外食品,必須租住有廚房的套房,然後三餐都要自己準備。說起來,從來沒有一個學生像妳這樣每天照顧我。」

他又怎麼了?今天很奇怪呢!

看著他滋味的在吃漢堡,我這麼說:我先去睡了,明天晚上老師要去音樂會演出。我下課後會先回來準備晚餐的飯盒,老師想要吃甚麼?

「只要不是炒雞柳、燒魚、醬瓜、和醃菜就可以,這星期吃了3次。」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