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請您告訴我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上卷

中卷

下卷

 

    

近日課室內有以下流言﹕只要在凌晨十二時正,在學校的電腦房,使用編號101號電腦,連上某個網站,在這網站的「留言版」上用「倉頡輸入法」輸入「請你告訴我」。當輸入這五個字的同時,心裡要專心想著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那麼翌日再啟動這台電腦時,便可在「留言版」上看到想要的答案。

「那有這種蠢事?」我禁不住叫出來。那有學生可以在凌晨十二時正,留在學校的電腦房,連線上網?如果學校真的有這種福利,那麼我索性住在電腦房好了。這樣子,每個月省回來的上網費用,或者夠我暑假時去泰國走一趟。

現在是學校的午膳時間,因為下著雷雨的關係 (近來都在下大雨),我們中六A班的同學不是帶了飯盒,就是買了外賣,三五成群的齊集在課室共膳聊天。

當馬寶儀說出這段流言 (她很喜歡占卜、算命、預言、靈異這些玩兒,活像個巫婆),以及我叫道後,班長黎子淇雙頰發青、帶點激動地說﹕「是真的啦!雅伶,妳不要不相信。聽說一個月前,真的有一名轉校來的重讀中五生,在凌晨時份,潛入電腦房,連線上網。聽說要是真的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便要付出相對的代價!所以妳們千萬不要嘗試!」

班花陳淑卿聽過我們的對話,顯得有點花容失色,慌張地道﹕「妳們不要再講啦!我們每天都被電腦包圍著呢!」

中六A班的AS Level是電腦科,所以我們的班房正是電腦房,大門裝有鐵閘的那一種。有時我們會到禮堂自修,騰出電腦房給其他班級的同學上課。

馬寶儀突然發出深沉的笑聲,讓人聽起來有點毛﹕「聽說靈體擁有影響磁場的能力,他們要以電腦跟我們傳達訊息,可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不得不皺起眉頭﹕「寶儀,妳是說,在網站作出回應的,是鬼?」

寶儀緩緩地點頭,嚇得子淇和淑卿瞪大雙眼、掩著嘴巴,幸好沒有尖叫出來。

我喝了一口蘋果汁,忽然想到甚麼﹕「等一下,編號101號電腦,不就是我上課坐的電腦位置?」

這次子淇和淑卿忍不住叫了出來,淑卿的男朋友郭孜俊 我們的同班同學兼本年度學生會主席,立即跑來看個究竟。他雙手放在淑卿柔弱的雙肩上問道﹕「發生甚麼事情?」

淑卿搖頭﹕「沒…沒甚麼,我們正在聊近日課室堛漪y言。因為聊到可怕的部份,我忍不住叫了出來。」

郭孜俊﹕「有那麼可怕嗎?我們男生都把這流言當笑話。」

子淇有點生氣﹕「啊!主席先生!這可是千真萬確的事啦!那個曾經上過『留言板』的學生,現在正待在精神醫院呢!」

淑卿把雙眼瞪得更大﹕「甚麼?妳是說認真的嗎?」

子淇點頭﹕「聽說一個月前,校工在清晨時份打掃電腦房時,發現一名學生伏在編號101號電腦桌前。當校工把他喚醒後,他只會說﹕『請你告訴我!』。校方為免引起老師、學生和家長恐慌,所以把事件隱瞞起來。」

孜俊笑著問子淇﹕「既然事件已經被隱瞞,妳為什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

子淇惋惜地搖頭﹕「因為,那名學生,是我以前的同學,張振國。」

對了,子淇是升中六時才轉讀我們的學校的。她曾經說過,她很喜歡以前的一位男同學,而那位同學今年剛好進到我們的學校重讀中五。我們都笑說,那名男生是追著她而來的。

我好奇地問子淇﹕「張振國在『留言板』上問了甚麼問題?」

子淇偏過頭去﹕「他啊……他問了……」

寶儀也禁不住要問她﹕「他問了甚麼?真的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嗎?」

子淇點頭﹕「他已經得到了。」然後她緘默起來,我們也不好意思在這個時候再追問她。

這時我向寶儀問道﹕「是誰先提起這流言的?」

寶儀搖頭﹕「既然說得上是流言,別說是誰先提起,連甚麼時候開始被提起,相信也無從稽巧了;我只知道,這並不是個普通的流言。」她望了子淇一望,又說﹕「這個流言,是真有其事。」

子淇有點沮喪﹕「真的很可怕。我每天放學後都去醫院看他,他卻只是一直目光呆滯地重覆著說『請你告訴我!』。他甚至不認得任何人。」

淑卿望著子淇﹕「子淇,張同學會沒事的。」

孜俊看到淑卿為了子淇的事而憂愁,主動地提議﹕「既然子淇每天放學後都去看他,不如今天我們一起去探望他,看看他的情況。」

寶儀很感興趣,我也點頭。可能因為我是學生會的文書,變相成了郭孜俊的秘書;我總是附和他所說的話。

 

放學後,我、寶儀、淑卿、孜俊和他的好朋友 小平 (還好他姓曾),陪著子淇,到位於屯門的精神醫院,探望一個月前突然瘋了的張振國。

當我們抵達與外界隔絕的精神科醫院時,已是黃昏時候。醫院所有悹堨~外的牆壁,都被塗上白色的油漆,落霞把整間醫院染成橘紅色。

子淇帶路,所以走在最前面,淑卿左手牽著子淇的衣角,右手握緊孜俊的手。我和寶儀則分開左右,夾著小平來前進,以防遇上驚嚇場面時可以抓緊小平的手臂。

只見子淇熟練且有禮貌地向詢問處的護士小姐查詢﹕「我跟同學來探望202號病房的病人。」

護士小姐原本忙著把資料輸入電腦,當她聽見子淇的聲音後,便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遲疑地說﹕「黎小姐……一小時前,妳已經進去病房,一直沒出來。剛才的妳穿著便服,面色不太好。那時我問妳﹕『今天不用上學嗎?』,妳還跟我點頭。」

子淇聽後,深深不憤地說﹕「我們遲來了嗎?」

淑卿﹕「我們先進去看看吧!」子淇皺著眉點頭。

我們由護士帶領,戰戰兢兢地走到張振國的病房。踏入病房時,護士和子淇都呆了。

張振國不見了,只留下全白色、空無一人的病房。

子淇喘息著問護士﹕「醫院開始讓病人外出嗎?」

護士害怕地搖頭﹕「沒有,醫院從來不讓未康復的病人離開病房。」

子淇焦急地說﹕「那張振國去了哪兒?」

護士繼續搖頭﹕「我現在先去通知院長。」

護士離去後,我們待在病房等待。看著子淇六神無主,我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子淇走到病房的盡頭後,轉身跟我們說﹕「振國進來以後,每天都呆坐著。每當有人嘗試跟他說話,他就回答﹕『請你告訴我。』。」

寶儀不管她的話,自顧自在病房內行動 她進入病房前,已手執八卦和靈符,入房後,便用靈符在病房四周畫符和唸咒。

「妳在幹嘛?」小平忍不住問寶儀。

寶儀走遍整間病房,才跟我們說﹕「這間病房,有靈氣,而且是惡意的。」

我感到自己起了雞皮疙瘩﹕「寶儀,妳是說,這埵陷c鬼?」

完全密封的病房,突然刮起一陣陰風……

「有點冷呢……」淑卿靠在孜俊懷裡。

不久護士帶著院長到來,院長了解事情後,便吩咐我們先回去,並說醫院會跟張振國的家人聯絡。

入夜時份,我們這群還穿著校服的學生,茫然地在街上亂逛。終於小平打破緘默﹕「好了!你們想要逛到哪裡?我們連張振國的人也看不到,現在肚子在打鼓呢!」

寶儀點頭﹕「我也覺得有點餓了。大家一起去吃點東西吧!」

我也點頭﹕「可是我要先致電回家。」

其他人也點頭,表示應該通知家人自己出外晚膳,會晚點回家。

我們到了薄餅店吃薄餅和意大利粉,寶儀說出了驚為天人的大計劃﹕「吃飽後,我們先各自回家。今晚十一時半在學校後門集合,然後一起進電腦房。」

小平邊吃邊說﹕「妳想要潛進電腦房,在凌晨十二時正連上網站,在『留言版』上用『倉頡輸入法』輸入『請你告訴我』嗎?」

寶儀點頭﹕「你何時變得這麼了解我?」

小平「哈哈哈」的笑起來﹕「別傻了,要是晚上潛進電腦房時被抓到的話,會被記大過的。而且沒有鎖匙,怎麼進去?」

寶儀掏出一把鎖匙﹕「因為時間關係,我早已拷了一把後備鎖匙。」根本是有預謀要偷進電腦房。            

子淇放下手上吃到一半的薄餅﹕「我去!我很想知道,在張振國身上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我很想知道他現在在哪兒。」

郭孜俊正大口大口地吃薄餅時,淑卿已為他作主﹕她握著子淇的手臂說﹕「我跟孜俊也去。」

我吸了一口汽水﹕「我也陪你們去。」事情可關乎我現在坐的位置 編號101號電腦。

小平望了我們一眼,搖搖頭說﹕「沒你們辦法,我也參與好了。」說實的,是他自己好奇心作祟。

當大家都吃飽了,商討過今晚的計劃後,我們便各自回家。我罕有地一返家便回到睡房,埋頭做家課。平常的我回家後,先會洗澡,然後坐在大廳,把電視劇都看完,十時半才回睡房做家課和溫習。

媽媽端著茶點走進我的房間﹕「雅伶,妳今晚很乖呢!」

我有點心虛 我是因為今晚要偷偷外出,才會不看電視,先把家課做好。但我當然不會這樣子跟媽媽說。我告訴她﹕「因為明天有測驗,所以我要爭取時間。」說時我扭開了收音機﹕「今後我可能要溫習至深夜,妳不用理我了。」

媽媽放下茶點,點頭離去。我望著她的背影,心裡有點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