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黃道四神獸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跟時哲一起上路,為了不讓爸爸發現,我們走的都是崎嶇的山路和小徑,才過了三天,我雙臂早被樹枝割得傷痕累累、腳掌早已長滿水泡。

每天入夜前,時哲拾來乾草和樹枝,舖好就寢的地方讓我休息。然後他會生火煮食,入睡前燒來熱水,用草藥為我治療手臂上的傷,又用軟布細心替我拭抹水泡,舒緩我腳掌的痛楚。

當我在暖暖的乾草堆中入睡時,模糊之間看到時哲坐在火堆前,不斷加樹枝來維持火勢,讓我睡得暖和。

一晚又一晚過去,時哲默默地守護著我。回想這些年來,我是否待他太差了?身處敵國的我倆,如果他要殺我,機會多的是,他卻一次又一次放過我和公瑾,現在還千山萬水陪我去找他,時哲為的是甚麼?只是為了破壞異變空間的出口,阻止爸爸統一天下嗎?

終於望見異變空間的七色彩雲,它又長大了。我和時哲躲在一旁。

「噠、噠、噠」的聲響傳來,是騎著赤兔馬的呂布正在四處巡視。

遠處坐在草地上的一男一女,不是別人,正是周瑜和小喬。他們互相依偎,十分親密。

時哲用手掩著我雙眼說「不要看」,我說「沒關係」。

「怎會這樣?公瑾不是不喜歡小喬嗎?」時哲說。

我明白的。我偏過頭去﹕跟公瑾相識時,我才二十來歲,花樣年華。然後跟他一起征戰十年,加上歲月催人,怎及得上三步不出閨房的大家閨秀?

望著嬌小的小喬那滑不溜手的肌膚,再望望自己長滿肌肉的身軀、撫摸自己粗糙的臉,大概任何一個男人都會選擇小喬。

時哲握著我雙手﹕「不是的!妳始終是我十年前認識的金太妍。我說過,回到現世後,我們便結婚。」

我甩開他的手﹕你在說甚麼?你不回去蜀國當軍師了嗎?而且說好了要破壞異變空間,我們又怎樣回去?說時我竟有點面紅耳赤。

時哲充滿自信的說﹕「我已想到萬全的方法。」

 

等了一星期,曹丕和嚴白虎才俏俏的趕來跟我和時哲會合。

嚴白虎向我問道﹕「妳的精神很差呢!而且瘦了很多。」

我望望自己消瘦的身軀,要不是有時哲的草藥替我吊命,我早已撐不過去。

身為魏王,這時卻穿得極平凡的曹丕說﹕「情況怎樣?」

時哲點頭﹕「董卓和呂布真的就在這裡,駐兵卻很少。」他說時不忘搖搖他手上的羽扇。

曹丕﹕「可是只一個呂布,已可以輕易把我們一干人等殺絕。」

看見曹丕和諸葛亮認真的在商討計策,感覺很特別要不是犯上異變空間這個錯誤,要不是曹丕是亢宿,魏王和蜀國軍師根本不可能處在同一陣線。

嚴白虎吹出一度柔和的風,隨即呂布、周瑜、小喬,甚至連赤兔馬都立即沉沉入睡。

「啊!有這麼好的一招怎不早使出來?」時哲說道。

這時嚴白虎喘著氣倒在起上﹕「使用這招會損耗我很多真元,而且不是每一次都成功。這次是我儲了七天沒用過《風》才使得出來,而且未來七天我也不能使用《風》,你們要好好珍惜這次機會,一定要把周瑜和小喬救回來!」

與其說是「救回來」,倒不如說是「抬回來」。就在呂布還在沉睡之際,我和時哲早已把周瑜和小喬抬走。

咦?曹丕怎不來幫忙?望向四周,竟見曹丕正拿著佩劍走近呂布。

嚴白虎叫道﹕「笨蛋!快逃!」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已甦醒過來的呂布一手抓住曹丕的腳,把他整個人倒吊起來!

「狂賊!放手!」曹丕叫道,呂布那有這麼輕易放過他?只見一道耀眼的紅光從曹丕傳到呂布身上,青龍正在吸取亢宿的力量!

曹丕會被殺掉嗎?要是這樣,曹植會繼位成為魏王,歷史會真正被刪改!怎麼辦?時哲,快想想辦法啊!扶著小喬的我急得快要哭出來。

時哲把周瑜交給嚴白虎﹕「周瑜,快把婁宿的力量交給白虎,這樣他才可以與青龍對抗。」

周瑜點頭,他握著嚴白虎雙手,只見一度白光自周瑜傳到嚴白虎身上。

不消一會,青龍和白虎終於回復他們的真身!頃刻,只見兩大神獸飛向晴天,沒入雲霧之中。

這時董卓走出來,不慎絆倒在草地上,嚷著叫道﹕「呂布!呂布!你往哪兒去了?」

我走到董卓爸爸面前﹕呂布就是東方神獸青龍,他跟西方白虎經過五千年的努力,終於尋回殞落的亢宿和婁宿,現在已經重回黃道。

爸爸像瘋了一樣﹕「不可能!他還要為我奪取整個世界!不可能」突然他掏出手槍,向我發射!

事出突然,我根本來不及閃避,一個身影卻擋在我身前!

是周瑜!他中槍後,雙腳竟開始石化起來!

我拔出佩劍,衝到爸爸身前,一劍把他分成兩半!為什麼他連親生女兒都不放過?現在卻害周瑜中了奇怪的槍!

我望著雙腳已石化的周瑜,向時哲問道﹕爸爸用的是甚麼槍?為何會這樣?

時哲﹕「這是我們一起研發的石化槍,只要命中人體,身體便會被石化。」

有解救的方法嗎?我嗚咽著說。

時哲搖頭﹕「很快周瑜便會完全石化。」

我望已石化至腰部的周瑜,他一臉痛苦,卻強裝鎮定﹕「子瑜,能夠跟妳相識,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事。」

這時小喬也走到周瑜身前,周瑜望向她﹕「小喬,之前辜負過妳,真的很對不起。」

小喬搖頭﹕「能夠成為周郎的小妾,能夠在這段時間,一起看日出日落,聽風看雪,可以跟周郎相處,妾身已心滿意足。」

小喬說《風》和《雪》。

我想起離開魏國前,曹丕和嚴白虎各自給我一道雪符和風符,說萬一遇上危險可以用來冰封敵人,或是用來取暖之用。

我拿出雪符向周瑜唸咒,雪符化成白光飄向周瑜,果然把他冰封了,然後他迅速被石化起來。

這樣或許能救活公瑾!

我們合力把石化了的周瑜身上的石逐一除去,果然看到一層薄薄的冰正保護著公瑾。我們甚至能看見公瑾正微弱地呼吸著!

我著其他人退後,然後把風符對著周瑜唸咒,溫暖的風把周瑜身上的冰薄溶化,公瑾掙開雙眼,小喬撲到他懷中。

郎才女貌,正合眼前景象。周瑜望著跟前的我,我點點頭﹕祝福你們白頭到老。

說時時哲不知從何處駛來戰機﹕「金太妍,我們是時候回現世,然後破壞異變空間。」

周瑜望著坐上戰機的我﹕「我們會再見面嗎?」

我望著他由衷的笑﹕自小我便從歷史中認識「周瑜」,能夠遇上真正的你,跟你有過幸福快樂的回憶,我已很心滿意足。會不會再見面,根本不重要。

還沒等到周瑜的回應,時哲已發動戰機,以比光速更快的速度脫離三國時代。我受不了震盪,很快便昏厥過去。

 

醒來時望著牆上的時鐘 – 21:00

一陣飯香傳來,肚子餓得很呢!坐起身子,身體傳來一陣酸痛,這時正見時哲端來飯菜。

「起床了嗎?」時哲溫柔的問道。

看著時哲穿著久違了的恤衫牛仔褲,還有我身上的睡袍,坐著的是軟軟的睡床,原來已經回到現世了嗎?吃著時哲做的飯,感覺很溫暖。

已經完成了嗎?我問時哲。

他點頭﹕「已經把異變空間的出入口完全破壞。我們回到現世後,戰機帶著倒數的核彈,以自動模式衝向異變空間,核彈會在異變空間內部爆炸。我們用的核彈跟廣島原子彈同一型號 槍式鈾235核分裂彈。以 一磅 的鈾,235可放出大約三千七百億焦耳的能量,約為82太焦耳/公斤(TJ/kg)。一般的連鎖反應只維持一微秒 (μs),功率約為82 艾瓦/公斤 (EW/kg),或每原子200兆電子伏/ ……

時哲一連串的說著,我望著他呆了眼﹕算了,除了核彈的型號,我一點都聽不明白。

我們一起吃飯後,我茫然地躺著,身軀連一點氣力也沒有,可能是因為根本沒吃過甚麼進去的關係,這時時哲在上網看新聞。

「好些了嗎?」時哲背著身子問我。

我明知他看不到,但還是搖頭﹕我只想一直躺著。

時哲說﹕「我的智商超過140,是資優生。小時候唸書很厲害,可是每年都考不到第一,因為我聰明,但不勤學。」

原來你是資優生嗎?

時哲﹕「我記起小學一年級下學期,我考試平均分是97分,考第三名。」

我失笑﹕考不到第一,考頭三名也不錯啊!

他搖頭﹕「我媽看了成績表後很生氣,說平均分還差3分才滿分,結果打了我一頓。」

考試平均分97分也要被媽媽打?不會吧?

時哲背著我點頭﹕「有些人要求完美,我媽就是個完美主義者。可是有些事情,我覺得第一和第三都無差。當年考第一名的平均分才97.2分,相差這麼少我根本不在意。可是有些事只能有第一名,不容許有第二。」

我悶哼一聲﹕你是說愛情嗎?

時哲轉身望著我﹕「雖然我智商很高,做事很理智,可是面對感情時,原來智商再高也沒用。」

感情用事啊!面對感情,資優生跟普通人都無差。

一星期後,我獨自到過赤壁。赤壁旁放了一尊周瑜石像,造型真的很像公瑾。日落西山,我靠在周瑜石像旁邊,說了很多話,竟有種公瑾就在我身旁的感覺。

還記得練水兵時,我跟周瑜每天都一起看日落。現在能跟他的石像一起看,我竟流下淚來。這是我回現世後,首次落淚。

年輕時也嘗過失戀的滋味,也曾試過俏俏跟蹤前男友,看他的生活狀況,希望能有再次一起的一天。

可是相隔一千八百年時空,我連再見公瑾一眼的機會也沒有。我只能從歷史上,窺探他與小喬千秋萬世、羨剎旁人的愛情。金太妍,連當上周公瑾小妾的資格也沒有。

回到香港時哲的房子,做好飯後,時哲才從外回來。他一臉風塵、緊張的說﹕「妳獨自往哪兒去了?」

正在吃飯的我,放下碗筷說﹕我去過赤壁。

時哲﹕「妳回去看周瑜嗎?我們曾經征戰過的戰場。」

可是再也不能尋回公瑾的氣息 說時我嗚咽起來。

他撫摸我的頭頂﹕「妳根本放不下周瑜。」

我真不應該把他拱手讓給小喬,我真的很想他。時哲,還有辦法回去三國時代嗎?

時哲想了很久﹕「是有方法回到過去,可是卻不能確定回到哪一個年代,成為哪一個人物。像金總帥,他回到比我們更早的年代,成了董卓,他大概花了很多時間,使用多次異變空間才找到我們的下落。」

我真的很想回去…

「可不確保這次回去,妳還能當上諸葛瑾、跟周瑜再次認識。」

只要有機會再見他一面,要我變成怎樣也沒所謂。原來我真的很愛他。

 

時哲說要重新啟動異變空間,至少要花一個月時間,就在我等待的日子堙A有一天門鈴響起,一名披頭散髮,穿著三國時代衣衫的男子出現在我眼前﹕「子瑜!真的是子瑜嗎?」

我難以致信的,用盡全身氣力打了時哲一個巴掌﹕會痛嗎?

時哲被我打得倒坐在地上向我望來,只見他臉頰瘀青,嘴角還有血﹕「當然痛!妳瘋了嗎?」

不是夢!真的不是夢!可是為什麼公瑾會在現世出現?你應該早就死了!

周瑜笑道﹕「我以為自己真的能跟小喬長廂斯守,可是妳才離去半天,我腦海堨u擠滿妳的影像,耳際只有妳的聲音。病了整整一個月,小喬不忍心看著我受苦,主動說要協助我跟妳再次見面。」

「青龍和白虎回到黃道之前,各自把一道符留在人間,我在偶然的機遇下找到兩道符,於是要求小喬把我冰封起來,再用董卓的槍,把我連同白虎的《風》符好好石化起來。青龍的《雪》符好好保存著我的軀體不老不死,只保留微弱的意識。小喬把石化後的我擺放在赤壁,我年覆一年的在等待,終於妳來赤壁找我了,還跟我說了半天話。」

原來那個石像,真的就是公瑾嗎?

周瑜點頭﹕「那時候我已經想破石而出,跟妳相見。可是被冰封石化一千八百年的我,根本沒力氣唸咒。三天前我才唸了《風》的符咒,雪溶化後我便破石而出後便即時來找妳。」

我抱著眼前的周瑜,我的夫君。

「我們永不分離。」公瑾抱著我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