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黃道四神獸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天還沒有亮,周瑜把我叫醒了﹕「子瑜,要起來了。」

我抱著周瑜﹕咦?天還沒亮呢!

他替我穿衣服﹕「等天亮了,妳就來不及走了。等一下呂布會來找我。」

為什麼呂布總要纏著你呢?難道他喜歡你嗎?

周瑜搖頭﹕「說了妳也不相信,呂布他擁有神力,可以隨意使用《雷》。」

因為他是青龍轉世!可是為何周瑜會知道?是呂布告訴他的嗎?

周瑜望著我,握著我的手,我有點觸電的感覺。我真可笑,公謹是我的丈夫,我們只是數天不見,我對他的感覺竟然有如觸電?會是靜電嗎?

不對!觸電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還可以在周瑜的指頭上看到電流!

「這就是我的神力,我是遇上呂布後才醒覺的。」周瑜說。

難道你…你是亢宿?亢宿是青龍的星宿,要是青龍能得到亢宿的神力,青龍便可以說是天下無敵。

這時房門被打開,呂布拿著槍桿走進來﹕「金太妍,妳不請自來呢!」

「《風華招來》!」嚴白虎舉高雙手,口中唸唸有詞,用《風》把我從房中拉了出外,然後又是一陣風,把我和嚴白虎送到客棧圍牆的另一邊。

時哲正站著等我們﹕「金太妍,妳跟周瑜待了一整晚,滿意了吧!可憐我跟嚴白虎在客棧外吹風,等妳等了整晚呢!」

我想要走回客棧﹕我要回去!呂布知道我是金太妍,一定是爸爸告訴過他有關異變空間以及我跟時哲來到三國時代的事。剛才呂布發現了周瑜跟我在一起,他會把公謹殺掉!

時哲把我拉到一旁,嚴白虎才問我﹕「妳回去也打不過呂布,何況他還要是青龍。妳已經知道妳夫君跟著董卓的原因嗎?」

我搖頭﹕我還沒有時間問。

時哲很生氣﹕「整晚這麼長也沒時間問嗎?妳到底跟周瑜幹了甚麼?」

傻瓜!我跟周瑜是夫妻呢!我偏過頭去,然後我說﹕可是,原來周瑜也擁有神力!

「甚麼?」嚴白虎叫道﹕「原來青龍已經找到亢宿,他還要是妳的夫君?」

時哲也是不能置信的樣子﹕「妳說周瑜是亢宿?」

我點頭﹕怎麼辦?嚴白虎還沒有找到婁宿,卻被呂布找到亢宿,而且還要是周瑜。周瑜的神力還在,可是他一定有甚麼把柄在爸爸手上,令他要跟在爸爸身邊。

時哲有點疑惑﹕「可是,為何呂布一眼就認出妳是金太妍呢?周瑜當年裝死後跟妳一起,而諸葛謹亦已經在赤壁投江自盡 (是被周瑜救回的)。」

一定是爸爸!他等了十年,不見我和時哲回去現代,就回到更早的時代。他早已派探子查到我和時哲的下落,當然也知道我跟周瑜隱居的事。

沒想到他還有青龍轉世的呂布幫助,同時周瑜又是亢宿。只要青龍得到亢宿的力量,就可以輕易打敗白虎和魏、蜀、吳三國,得到天下,青龍也可以返回黃道。

爸爸帶著呂布和隨從追趕我和時哲,但其實我們一直跟蹤他們,我一定要找機會問清楚周瑜,為何他要跟在爸爸身邊?

過了3天,隨從跟爸爸說還沒有我和時哲的消息,但卻查到嚴白虎的事情﹕「報告董大人,有關嚴白虎的父母,他們就住在隔鄰鄉村,我們已派員打聽。」

「甚麼!?」嚴白虎想要走出去,我和時哲把他拉住。

我們應該先去你父母的老家看看!

嚴白虎用《風》把我們帶到他的故鄉,這裡滿地農田,本應很寧靜,卻沒想到,農地都燒毀了,而且屍橫遍野,很是蒼涼。

嚴白虎先用《風》趕回他的老家,我和時哲用跑的,當我們抵達時,已看到嚴白虎跪在他的雙親前。他的父母並沒有死,而是被綑綁在椅子上!椅子前站著的,是爸爸和呂布,他們旁邊有些隨從,當中包括周瑜,還有一名女子被綑綁著坐在地上,看清楚不是別人,竟然就是小喬!

原來呂布捉了小喬,所以周瑜才被迫跟著爸爸嗎?可是為何呂布不以小喬要脅周瑜把亢宿的神力交給他呢?

呂布叫道﹕「嚴白虎!不想你父母送死的話,你就把金太妍和諸葛亮交給董大人吧!」

目標果然還是我和時哲嗎?想要殺人滅口,這個世上就再沒有人懂得封閉異變空間。可是,為何不直接要嚴白虎把我和時哲殺了,而是要把我們交給爸爸?

時哲﹕「異變空間的事,太妍只是知道,卻不能做甚麼,總帥請你放過她吧!嚴白虎,麻煩你照顧太妍。」時哲走向爸爸,我拉著他﹕不可以!要去我也一起去!

說時一陣風把我和時哲吹走了。

我叫道﹕為何不把我們交出來?他們會殺了你的父母!

「沒用的。」嚴白虎說﹕「每次都這樣,青龍每次都用我的親友來要脅我,但無論如何,他最後都會把所有人殺掉!」

無情無義,真的很像呂布的作風。

時哲﹕「所以你才不把我們交給呂布嗎?」

嚴白虎點頭﹕「希望我的父母明白,只有你們才有能力阻止董卓統一天下。」

我拍拍嚴白虎的肩膀﹕我不知道我們有沒有這種能力,不過我會盡力的,不會讓你的雙親白白犧牲。

嚴白虎﹕「那麼我們去找婁宿吧!只有找到他,得到他的力量,我才可以把呂布打敗。」

時哲﹕「婁宿有甚麼特徵呢?我們怎樣找到他?」

嚴白虎想了想﹕「婁宿個性溫柔,善解人意。他的神力是可以使用微弱的雷電。」

我有些愕然﹕微弱的雷電?你指的不會是電流吧?

嚴白虎不明所以﹕「甚麼是電流?」

我擺出我的手說﹕例如在指頭放出紫藍色的電光,令人感到一陣痲痺。

嚴白虎叫道﹕「婁宿就是這樣子!妳怎會知道?」

我當然知道!周瑜用的,就是這種神力!

現在我全都明白!原來周瑜並不是亢宿!他是婁宿!是白虎的星宿!青龍之所以要以小喬要脅周瑜留在他身邊,就是不想婁宿把力量交給白虎。

嚴白虎解釋﹕「青龍不把婁宿交給我,又可以從婁宿身上吸收真氣,提升自己的神力。使用《雷》的青龍,吸收會放《電》的婁宿的氣,是最適合不過。」

那麼亢宿的神力又是甚麼?

嚴白虎﹕「亢宿的神力,是《雪》。」說時,竟突然飄著茫茫白雪。

這時遠處走來一名騎著馬的男子。3年前在赤壁之戰時,我見過他,那時他才21歲,是曹操次子,曹丕,字子桓。

說到曹丕,他6歲時已箭技驚人,能夠左右開弓;8歲能策馬奔騎、挽弓飛射,而且劍法了得。文武相傳的他,8歲便出口成文,博覽古藉,諸子百家的學說皆融會貫通。可是文學的成就,他的弟弟曹植比他更勝一籌,曹丕亦因此懷恨在心,逼曹植七步成詩﹕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恰好道中手足相殘之苦。

現在的曹丕應該是魏國的五官中郎兼副丞相,怎會一個人在這種窮鄉僻壤出現?

曹丕在我們身前落馬,我跟時哲都退後一步,嚴白虎卻向著他走去說﹕「亢宿,你不去找青龍,卻來找我幹嘛?」

亢宿?會使用神力《雪》的亢宿,竟然就是曹丕?

曹丕「哈哈」一笑﹕「兩位 諸葛 先生,不用害怕,我不是來找你們的,我要找的是嚴白虎。要是白虎能借用我亢宿的神力,就能使用《漫天風雪》,說不定能與青龍的《雷帝》匹敵。」

嚴白虎冷笑一聲﹕「為什麼你要幫我?你不想跟青龍回黃道嗎?」

曹丕﹕「做星宿好嗎?只可以待在同一個星空,守護青龍。做凡人有趣得多,人中之龍更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曹丕以為自己真的會成為皇帝一樣,其實他極其量只是個魏王。

 

經異變空間由現代回到三國時代的我 (金太妍) 和李時哲,各有原因而放棄回到現代,選擇留在三國時代。

在現代的韓國空軍總帥,即我爸爸,等了十年不見我和時哲回去現代,竟然改變異變空間出口的時間和地點,回到比我和時哲更早的時代,成了董卓,還帶著呂布來到三國時代,追趕我和時哲。

在逃亡之時,我在樹林遇上由黃道四神獸轉世之一的嚴白虎,他正是西方白虎。要是他要回到黃道,必須找到他殞落的星宿婁宿,得到他的神力才可。

可是,原來東方青龍的轉世也在這時出現了,而且就是董卓的養子呂布。就在我們以為他已找到自己的星宿亢宿之時,還沒有得到亢宿神力的呂布,竟沒有進一步以小喬來要脅周瑜。

原因很簡單,如果周瑜真的就是亢宿,以呂布卑鄙的性格,早就以小喬來逼周瑜交出神力。

卻原來我們都誤會了周瑜根本不是亢宿,他是西方白虎的星宿婁宿!

呂布以小喬要脅周瑜的條件是,周瑜必須留在董卓身旁,不可以把神力交給嚴白虎。

與此同時,我、時哲和嚴白虎竟遇上真的亢宿曹丕。

這時曹丕伸出左手喚道﹕「《雪妖招來》!」

一陣雪花自山上飄來,背上有種寒涼的感覺。咦?就只是這樣子嗎?

嚴白虎握著飄到他手上的白雪﹕「跟平常的雪不同,這種雪可以將物體冰封吧?」

曹丕點頭﹕「要是加上白虎的《風華》,就擁有冰封的能力。」

說罷便聽到《雪妖》和《風華》,然後一陣烈風打在一旁的樹上,樹幹上結了一層薄薄的冰雹。

我觸摸冰雹,冰雹即時裂開,散落一地。

時哲踏了踏地上的冰碎﹕「就這種冰雹,不可能把呂布冰封起來吧?」

嚴白虎點頭﹕「以嚴白虎和曹丕的身體,我們才頭一次使用《漫天風雪》,還未能好好掌握時間和力量,效果當然不太理想。真正的《漫天風雪》,威力足夠把整座山冰封起來。」

他說的是整座山吧!沒想到風、雪加在一起,會有如此威力。

「可是同一道理」嚴白虎眉頭深鎖﹕「青龍的《雷》加上婁宿的《電》,《雷電交加》的力量,也是非同小可。」

要是讓青龍得回亢宿,力量不是也會再增強嗎?我想應該是四神獸之首吧?還好曹丕十分安於現狀,不願把力量交給呂布,否則後果嚴重。

時哲﹕「好了,現在我們要怎麼做?金總帥要把我和太妍找出來,我們卻要自投羅網,從他手中把周瑜和小喬救回來。」

一想到周瑜是為了小喬才留在爸爸身邊,我竟有點心媯o酸。

第二天,我們決定前往異變空間的出口。

北方正是魏國的據點,現在是220年,曹操將不久於人世,曹丕必須盡快趕回洛陽繼任,成為魏王。

很不容易到達洛陽邊境,探子已來回報﹕曹操病重,速回。

曹丕要趕回去曹操身邊,時哲不方便跟著去諸葛亮是蜀國的軍師,要是突然在魏國出現,恐怕會有危險。

我和嚴白虎裝成隨從跟在曹丕身後,入宮見曹操,卻被兵卒攔下來。

曹丕怒氣沖沖﹕「我是魏王世子曹子桓,誰敢阻我?」

手執長槍的兵卒譏笑著說﹕「當今魏王世子仍魏王三子曹子建(曹植),而你早已被懸賞通緝,沒想到今天你竟自投羅網。」

說時遲,只見一名穿著華麗,樣子標緻的男仕出現在我們眼前。

曹丕怒道﹕「曹植你這個叛賊,竟敢自立為王?」

男子優雅地抬起右手,嘴角泛起微笑﹕「通通給我拿下!誰可呈上曹丕首級或肢體,不論多少,可獲重賞!」

這不是叫兵卒把曹丕碎屍萬段嗎?眼前殘暴不仁的不是別人,正是後世人稱「陳思王」的曹植,字 子建。可是根據歷史,曹丕應可於曹操去世後,順利繼成為魏王,曹植則被判定「醉酒悖慢,劫脅使者」之罪,貶為安鄉侯,最後鬱鬱而終。

事實,卻又再一次震撼我的心靈。

曹植一步一步向我們逼近,兵卒正要捕捉曹丕。已經沒有思考的時間,我往前一衝、拔出佩劍,不消半秒,劍鋒剛好架在曹植頸項。

頃刻,在場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曹丕和嚴白虎。

曹丕回過神才說﹕「金太妍妳在做甚麼?子建是我親弟,妳不可以傷害他!」

我很愕然﹕他才下命令,要將你碎屍萬段,你卻要我不可以傷害他?曹操快要死了,你必須繼任成為魏王。這是不容刪改的歷史!

曹丕搖頭,隨即把佩劍架在自己頸上﹕「要是必須作出犧牲方可令魏國長存,那麼就犧牲我好了。」

像極戲劇才有的片段,還好嚴白虎搶過曹丕的佩劍,我脅持著曹植帶我們往曹操的寢室。

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曹操﹕滿頭白髮,滄桑的臉,躺在床上連大夫也說了他已不能救活。

要是現在時哲在這裡,說不定能治好曹操的病,不過歷史是不能改變的。

曹丕走到曹操床前跪下,曹操發出微弱的聲線﹕「我兒子桓,魏國從今以後,以你為首」曹操把佩劍交給曹丕,代表把魏王之位託付給他。

曹丕接過曹操手上的佩劍﹕「吾謹遵教誨,定必統一江山,追封父王為魏武帝。」

跪在曹操身前的曹丕,這時還沒意識到,曹操已與世長辭。

 

完成曹操的葬禮後,嚴白虎留在曹丕身邊練習《漫天風雪》,目標是把呂布冰封起來,我和時哲掙取時間,趕到異變空間的出口。

公瑾,你真的在那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