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黃道四神獸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四神之說﹕

星象最常用三垣二十八宿,偶而也提到四象(或稱四神、四維、四獸),三垣、四象和二十八宿孰先孰後的問題仍然是個謎。

我們通常將黃道帶上的二十八宿分成四天區,用動物的名稱來命名叫做四象,每「象」都含七宿:

東方青龍,包括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

南方朱雀,包括井、鬼、柳、星、張、翼、軫七宿。

西方白虎,包括奎、婁、胃、昴、畢、觜、參七宿。

北方玄武,包括斗、牛、女、虛、危、室、壁七宿。

二十八宿在中國古天文學上占有非常重要地位。除了恆星的觀測以它作基礎外,特殊天象的出沒,也是用它們來作為記錄方位的依據。

四神在古代曾被利用於軍隊列陣,戰國時代便有「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的說法。

 

眼前的白袍男子聽過我的話後笑笑﹕「妳知道得蠻清楚嘛!」

我冷笑一聲﹕當然!我是個歷史學家,而且精通天文地理!你又是甚麼?

「我叫嚴白虎。」白袍男子說。

你不會是要說,自己就是四神獸之一,西方白虎吧?

嚴白虎點頭,向我解說﹕「五千年前,天帝賜予我們四神獸神力,四神獸的責任是各自保護東、南、西、北四個方位。東方青龍能使喚《雷》;南方朱雀能使喚《火》;西方白虎能使喚《風》;北方玄武能使喚《水》。」

我打亮他一會,轉身便要走。這怎麼可能?甚麼五千年前的西方白虎?

「妳不相信我嗎?」嚴白虎說罷便再次吹來一陣暖流。身為四神獸之一的他,真可隨意使用《風》嗎?

我望著嚴白虎,這是怎麼一回事?從現代經過異變空間來到三國時代還不夠,現在還遇上甚麼嚴白虎,是四象之中的四神獸之一。

我突然「呀!」一聲叫了出來﹕要是五千年前天帝已賜給你神力,那麼你有多大年紀了?

嚴白虎笑笑﹕「我今年17歲。」

17歲嗎?你怎會知道那麼多?又懂得使用《風》?

嚴白虎﹕「四神獸原本在天庭生活,掌管黃道帶上的二十八宿。五百年前,亢、翼、婁、虛四宿出現殞落的跡象,四神獸犧牲各自的神體來保衛自己的星宿,結果我們便落入凡間,轉世為人。當我們成長後,便會回復身為四神獸的自覺和記憶,也可以使用法術。我已經轉生九世,仍然沒辦法回到天庭。剛才我見妳說很冷,又因為被追趕而不能生火,我才使用法術給妳取暖,沒想到妳還可以見到我。」

看來嚴白虎不像壞人,也不像癡人說夢。

說時他又為我吹來暖風。我定過神後才想起時哲﹕我的朋友還在山林中,我要去找他。

嚴白虎跟在我身後,找到時哲時,他正捲曲著身體沉沉入睡,遠處卻傳來火光,是爸爸和呂布追來了!

怎麼辦!要叫醒時哲!時哲醒後指了指嚴白虎,我表示沒關係,然後指向遠處的火光,輕聲說道﹕是爸爸和呂布,我們走吧!

才一動身走,竟然被爸爸的軍隊發現了!騎馬的他們很快追趕上來!我們被圍捕了!

只見嚴白虎舉高雙手,口中唸唸有詞﹕「《風華招來》!」他使出了《風》,四周頓時刮起強風,樹都被他的風扯走了!

沒想到呂布也高舉雙手喚著﹕「《雷帝招來》!」雷重重的打在地上,整個山林都被燒得火光紅紅,沒有勝算,嚴白虎只好用《風》將我和時哲帶走。

逃離山林後,嚴白虎才說﹕「原來那個騎赤色馬的男子,就是東方青龍的轉世!」

騎赤色馬的男子,就是呂布!難怪他天生神勇,原來他也是四神獸轉世。

時哲不明所以,我先把四神獸的事告訴他。看過剛才的《風》和《雷》,時哲對我的話深信不疑。

我問嚴白虎﹕可是有一件事,我不明白。

嚴白虎望了我一眼,我說﹕為甚麼你喚的是《風華》,呂布喚的卻是《雷帝》?

嚴白虎擺出他招牌的笑容﹕「我沒告訴妳嗎?青龍能喚出《雷帝》;朱雀能喚出《火神》;白虎能喚出《風華》;玄武能喚出《水靈》。」

《風華》跟《雷帝》相比,哪一個較厲害?

嚴白虎毫不猶疑,舉起一根指頭說﹕「風又怎能跟雷相比?」

要不是他是四神獸之一,我早就扁了他。

不能對付呂布的話,我們怎樣制服董卓?

時哲苦笑﹕「如果歷史不變,唯有利用刁蟬來離間他們二人的感情吧!可是金總帥早知道歷史,他又怎會中計?」

就是啊!董卓是我爸爸,又不是真的董卓。而且刁蟬根本是虛構出來的人物,又怎能找到這樣一個女人去離間董卓和呂布?

「原來刁蟬是虛構出來的嗎?」時哲出奇的問。

我點頭﹕刁蟬只是羅貫中創造出來的人物,並不是真的存在。我苦思一會才說下去﹕難道真的沒辦法跟爸爸對抗嗎?要看著他統一天下嗎?

嚴白虎搖頭﹕「只要讓我找到婁宿的轉世,而他又願意把他的神力給我,我就可以有能力跟青龍對抗,白虎亦可以返回黃道當神獸,不用在人間輪迴轉世。」

原來四神獸返回黃道的方法,就是尋回自己所屬的星宿,跟他的神力結合。可是人海茫茫,要找一個人真不是容易的事,難怪白虎找了五千年還沒有找到。

嚴白虎嘆息一聲﹕「又不知道婁宿轉世沒有,要是已經轉世,亦要他醒覺自己是婁宿,才可以要求他把神力給我。若然婁宿轉世在壞人身上,我可能又要多等數百年。」

談話至此,我們都很累了,剛好走到一間客棧前,我們先投棧,休息過後再說好了。

 

 

為要逃避爸爸和呂布的追趕,時哲帶著我逃進樹林。在寒風的晚上,一陣暖流讓我遇上嚴白虎,還知道了四神獸的事情。嚴白虎是西方白虎轉世,可以使用《風》,而呂布竟然就是東方青龍,可以使用《雷》。

《風》跟本不能跟《雷》戰鬥,嚴白虎勉強用《風》把我和時哲帶走。筋疲力竭的我們,暫時在客棧休息,等天亮再說。

為安全起見,我們只要了一間房間。他們讓我睡床,時哲和嚴白虎伏在桌上入睡。

倦極透頂,我也很快睡了,夢中我夢見周瑜。到底他人在哪裡?我很想念他,很想見他。醒來時,時哲正坐在床沿,用手帕替我拭淚。

時哲問我﹕「夢見周瑜了嗎?」

我點頭﹕要是讓爸爸先遇上周瑜,很可能會殺了他。說罷我站起來穿鞋子,時哲問我怎麼了。

當然是去找周瑜!他會有危險!

時哲﹕「妳別胡思亂想。歷史記載,周瑜早就死了,就算金總帥遇上他,也不會知道他的身份。」

可是,呂布和董卓不是應該在更早時候就死了嗎?他們現在不是好端端的,正趕著前來追殺我們嗎?周瑜外貌如此出眾,很容易便會被人發現他的身份。

時哲沒回我的話,只露出不悅的表情。雖然不想承認,但周瑜的美貌是無容置異的。

我想要打開房門走出去,一陣風卻把門關上。

嚴白虎走到我身前﹕「要找妳的夫君,我們三人一起去。雖然暫時我還不是青龍的對手,但至少我可以用《風》把你們帶到安全的地方。」

三人一起走出客棧,已是中午時份。原來昨晚我們走進一條村子,這裡民風純樸,村民都在做些小買賣。穿著白袍的嚴白虎還好,時哲和我穿的綢緞卻引起村民的奇異目光,好像我們不應該在這村子出現一樣。

我跟時哲說﹕早叫你把我的衣服還我。

時哲無奈的搖頭﹕「怎會想到我們會逃到這種村子。」

嚴白虎停下腳步,轉身向我們望來﹕「你們的感情還真好,起初我還以為你們是夫婦。」

才不是呢!我搶著說﹕我的夫君,是個很俊朗的男人,文武雙全,天文地理無所不識,而且精通音律,有機會介紹給你認識。

時哲冷笑﹕「我也是個很有名氣的歷史人物,通曉醫術,而且還會駕駛戰機。」

「甚麼是 戰機?」嚴白虎很有興趣的追問,時哲擦擦鼻子﹕「戰機是一種能帶你上天下地的法寶,只有神仙才懂得使用。」

我望著時哲,諸葛亮最棒的,就是騙人吧!我說他根本是個騙子。

嚴白虎笑笑,指著前面的分叉路﹕「好了,我們該往哪邊走?」

周瑜,你到底在哪裡?我還作不出決定來,時哲已向左邊的路走。我想問他怎麼要走這段路,話在嘴邊卻問不出口 不是左邊就是右邊,哪一邊都是一樣啊!

走了一後路後,是上山的路。這時是下午,太陽很猛。

嚴白虎見我和時哲滿額大汗,為我們吹來陣陣涼風。

謝謝你!我們好多了,繼續上路吧!我們往山上走,雖然不時有嚴白虎吹來涼風,但還是很熱。

走了一段時間,我們在樹蔭坐下來,這時我才看到嚴白虎在喘氣。原來他為我們吹來涼風的同時,也在動用他的真氣,所以比我和時哲更累。

時哲拿水壺給嚴白虎﹕「喝些水吧!你也很累了。我們已走了一個時辰,就在這兒休息一會吧!」

正當我也想坐下來時,時哲卻把我和嚴白虎拉到樹後。我想問怎麼了?時哲卻早已用手掩著我的嘴巴,並著我往前看。

還好時哲掩著我的嘴,不然我要叫出來了 眼前出現的是爸爸、呂布以及數名隨從,走在呂布身旁的卻竟然就是周瑜!

這時爸爸跟呂布說﹕「已經一天一夜,還找不到諸葛亮和我的女兒嗎?」

呂布點頭﹕「派出去的探子只回報,他們到過這條村子。」

爸爸﹕「通道有派人好好看管嗎?」

通道?是指異變空間嗎?

呂布應道﹕「嗯,已在通道下方放置乾爹吩咐的東西。」

咦?原來有方法令異變空間的出入口穩定下來嗎?我瞪了時哲一眼,他把目光移開。這就是說,他真的清楚知道異變空間的事吧!

可是為什麼周瑜會跟爸爸在一起?我們躲在一旁,直到他們走了我才說﹕要跟在他們身後。

時哲有些猶豫﹕「可以嗎?金總帥和呂布都在。」

嚴白虎﹕「對啊!不如原路截返……」

我不理他們的話,已跟在爸爸他們身後。嚴白虎不明所以,但總算跟上來。

嚴白虎不解的問道﹕「我們一直被追趕,還是剛才才知道那位大叔就是蜀國軍師諸葛亮。董卓是妳爸爸,妳的夫君是周瑜,難道妳是小喬?」

時哲叫道﹕「我哪兒像大叔?我比你年長一點點而已。而且周瑜又不是只有一名夫人。」

我偏過頭去 時哲說得對,古往今來,人們只知道周瑜跟小喬是一對,哪有我金太姘的份?

時哲好像知道我在想甚麼,拍了拍我的背,然後說﹕「以前的妳,雖為男兒身,周瑜還是選擇愛妳,後來還為了妳而放棄功名,跟妳隱居田園。我相信他不是貪圖名利的人,他跟在金總帥身邊,一定有原因。」

嚴白虎也走到我身旁﹕「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傷害妳。」

我勉強裝出笑容﹕沒關係的,我們跟上去看過究竟。

爸爸他們一直走到另一邊山腳,已是黃昏時候,這時他們進了另一條村的客棧。

周瑜獨自進了一間客房,我想也不想就走進去。

公謹!我抱住周瑜,他有點愕然。

「子瑜,為什麼妳會在這裡?」周瑜茫然的說。

「子瑜」是我身在江東時的名字。來到三國時代,我是諸葛亮的哥哥 諸葛謹,字子瑜。

周瑜還沒有回答,卻突然抱著我跳到床上,蓋上被子,隨即房門就被推開來,我從被子堜馴~偷看,走進來的是呂布,頓時背脊滲出一身冷汗。

呂布一進來就東張西望﹕「我還以為有人進來了,很吵的樣子。」

周瑜「哈哈」一笑﹕「剛才是有隻貓兒跳進來,不過又跳出去了。」

呂布﹕「你這麼快就寢嗎?還沒吃晚飯呢!」

周瑜﹕「因為一直趕路,我很累了,要睡一覺。」

「那麼,餓了就吃饅頭吧!」呂布把手上的饅頭放下,望了一眼,然後轉身想要走出房門,卻突然折返回來,坐在床沿。周瑜趕緊用雙手把我的頭按著。

「周公謹,你真的擁有一張傾國傾城的美貌呢!」呂布說罷就走出客房。

聽了讓人差點要被冰封的話。

待門被關上後,我才從被子鑽出頭來﹕為什麼你會跟著董卓?

周瑜抱著我﹕「說出來妳可能不會相信。子瑜,妳也很累了吧?」

我靠在他的胸膛上點頭。

周瑜﹕「這裡已經沒有其他人,先別問問題好嗎?現在我們可以像隱居時一樣,妳是我最愛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