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天生一對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古時有傳說,人原本是兩個頭、4隻手、4隻腳的。後來人被一分為二,結果人生在世,便要努力尋回自己原本的另一半。

就是說,人原本就是「天生一對」的。

 

1996年的中秋節,我終於回到香港。

4年前,爸爸安排我到英國升學,今年畢業了,爸爸又安排我回港工作。

我被安排到爸爸的超級廣場上班。原本是要我做甚麼店舖支援經理,但我自覺自己沒甚工作經驗,希望由低學起。剛好今年公司招聘了3名大學畢業生做MT (Management Trainer),我便順理成章成為第4MT,混了入公司當MT接受培訓。

爸爸的超級廣場有3間分店,分別在中環、沙田和屯門。我們被安排在總店中環店接受培訓。

Grace Wong23歲,香港大學統計學,家有父母和兩名弟弟,是家中的長女,弟弟還在求學中。父親是會計師,媽媽是家庭煮婦。

Pat Lee24歲,科技大學會計系,家有父母,有九兄弟姐妹。爸爸是經理,媽媽是一名秘書。

Milky Pang22歲,澳洲主修經濟系。父母都在外地,有一兄長,是矽谷某電腦公司職員。

最後是小弟,Martin Lam23歲,英國大學畢業,主修企管,父親是超市主席,母親是烹飪學校校長。有一名妹妹,現正在美國升學,主修法律。

當然,為了真的能好好學習,我沒告訴任何人我的家庭背景,以免其他同事為了討好我爸爸而不給我分配工作;我只告訴別人,我父親是一名經理 (沒錯,他是公司的總經理  OGM),母親則是一名教師 (因為興趣,父親在5年前在灣仔開辦了一間烹飪學校,給媽媽全權打理,現時已有3名教師,以及30名學生。)

我們4MT要接受為期一年的培訓,在這段期間,我們要由最基本學起。第一天上班,我和Pat到乾貨實習,GraceMilky則到日常食品部。

第一天,乾貨主管阿文安排我和Pat上貨。阿文把貨場的DIC給我和PatPat負責水街,我要上日本貨。水就是汽水、蒸餾水甚麼的,跟著陳列指示圖上就好。

日本貨,單是日本碗麵就有十多款,即食日本麵豉,又是十多款,還有日本薯片,日本即食麵,日本調味料,日本醬油,日本班戟粉,日本奶茶咖啡,加起上來百多款貨品,貨品名稱全都是日文,我根本看不懂。

當我問阿文日本貨的中文解釋時,他把HHT拋給我﹕「你自己用HHT逐一查閱啊!我們都很忙,沒時間幫你的。」說罷阿文便去上非食品街,就是衛生紙、尿片、洗頭水、沐浴露甚麼的。

乾貨部包括水、麵、醬料、零食和非食品,全個部門只有3名全職和3名兼顧,現在加上我和Pat,才剛夠開兩台麻雀而已。

下班後,我和Pat相約GraceMilky一起吃薄餅。Grace說在日常食品工作可辛苦了,雪櫃很冷,但還不及雪房凍。日常食品部就是雪糕、急凍食品等,貨品都放在雪房內,進出都要穿羽絨才不致被凍傷,而且上貨時都戴上手套,貨品實在太冷了。

Grace﹕「我們的主管楊小姐很認真教導我們呢!上了半天貨,快累死了。全個部門才3名全職2名兼職,實在是人手不足。」

Pat大口大口地吃著薄餅說道﹕「我和Martin才是累透了呢!那阿文跟我們訓示兩句,便要我們到貨場上場。」

Grace﹕「說也奇怪呢!聽說100名應徵者中,只選3名當MT,一年後便分別到3間超市當主任。現在卻突然變成4MT,難道是準備汰弱留強嗎?」

妳也想太多了,只是因為我突然成了公司的MT而已。

Pat﹕「可能是公司想開新店舖,才多選一名MT而已,Grace妳別胡思亂想。」

我即時和應﹕「對啊!大公司怎會花那麼錢和時間去培訓職員,然後又以汰弱留強的方式開除職員呢?」

Milky點頭﹕是啊!我們可是過五關斬六將才進來這公司的。我在兩星期內寫了3Essay呢!最後那篇《超級廣場與傳統街市》的論文,花了我一星期才寫好呢!

Grace﹕「聽說每名應徵者也要寫一篇Essay,公司從Essay和面試中選出合適的人,然後被選出的人各自再寫一篇Essay。到了最後10名應徵者,便要求他們寫一篇關於現時本港超市的Essay。我最後寫了一篇超市價格統計。為了這篇文章,我花了一星期在網上和各超市收集資料,是有關本港各超市十款暢銷食品的價格走勢。現時的超市除了以貨品減價來吸引客人外,還會以買一送一和買甲產品送乙產品的方式爭取生意,而且更進行貨品換購,抽獎等,有時更會與信用卡公司合作,提供購物積分或優惠,達致超市和信用卡公司的雙贏局面。」

Pat﹕「我也寫了3篇,第一篇是分析香港不同階層的消費模式,第二篇是討論本港大學生的理財學,第三篇是家庭煮婦隨著超市減價戰,對她們購物模式的改變。說來也奇怪,原來家庭煮婦會在平日到不同的超市格價,然後在特定的折扣日子,到各大超市搶購貨物。但她們忽略了,平日她們到超市購物,由選貨到付款,可能只需花半小時;但她們為了十多二十塊錢的購物折扣,卻得每天到各超市格價,然後在折扣日花上一小時在擠滿人的超市內選購貨物,然後又花上半小時排隊付款。浪費了的這麼多小時,實在不只值十多二十塊錢。這就叫作Time Cost。」

這時他們三人望著我,等著我發表我的論文。別說笑了,原本是要當店舖支援經理的我,是一星期前才決定到這超市當MT的,也從沒為應徵寫過Essay

我想了想,勉強的說﹕「我寫了直屬員工和支援員工在超級市場的角色。直屬員工就像經理、主任和普通員工,普通員工要直接聽令於主任和經理,而主任可指揮普通員工,聽令於經理,經理則可指揮所有下屬。支援員工通常指秘書,秘書是經理的下屬,聽令於經理,但卻不可直接給主任和普通員工發出工作的指令。」

當他們都接受我的演說後 (舒口氣),我便一手去抓蒜蓉包,卻抓到了同樣在拿蒜蓉包的Milky的手。她的手很細很滑,當我觸到她的手時,她的臉蛋紅了一遍,很是可愛。Milky是個子小的可人兒,配上絲一般的秀髮,有一張俏臉,天真無邪的她,笑起來可愛得像個小天使。

Grace則是個典形的大美人,高瘦的身型,瓜子臉,櫻桃嘴,加上一頭長長的秀髮,Pat一直讚她漂亮。吃薄餅時,Pat當然一直對Grace照顧有嘉,Grace不慎把薄餅芝士掉在外套上,Pat即時遞上餐巾,又陪她到洗手間清理,而且是待在洗手間外,等待Grace出來,替他披上自己的外套,說是怕Grace著涼。

晚飯後,Pat當然要送Grace回家。其實他倆是變登對的,Pat身型高大,樣子俊朗,而且口才了得,整晚逗得Grace高興極了。

PatGrace離開後,我便到小巴站等公車回何文田。原本我是主動要送Milky回家的,她卻推卻說﹕「明早我和你返早更,你不用送我了,還是早點回家吧!」

等了數分鐘,背後傳來腳步聲。我回頭一望,正見Milky向我走來。

我有點驚喜﹕「Milky?」

Milky對我的出現有點愕然﹕” Martin?你怎麼也在這兒等公車嗎?

我點頭﹕「我家住何文田。」

我也是。

真奇怪。我看過了公司每名員工的履歷表,Milky的家明明在沙田,怎麼現在又說住在何文田?

雖然我知道全公司每人的履歷,但我不能讓別人知道啊!「妳跟父母一起住何文田嗎?」

Milky搖頭﹕不是啊!我父母在外國營商,哥哥也在外地工作,沙田的房子是我爸爸在香港的物業。當我父母知道我要回香港工作後,怕我沒時間照顧自己,便要我到阿姨家住,也方便我上班。

原來Milky的阿姨也住何文田嗎?真好,我可有機會送她回家了。可是嘛!我是要到超市學習工作的,才第一天上班,便想著兒女私情,真是有點那個。

上小巴後,我跟Milky只閒聊兩句,然後她便閉目養神。我先下車,目送小巴消失在街角後,我便走進家門。確認指模打開大閘,經過停車場前的更亭,黃伯跟我打招乎,走過大屋前的草園和嘖水池,我拿出鎖匙開啟大門,媽媽正坐在大廳。

「我回來了。」我跟媽媽說。

媽媽示意我坐到她身旁才跟我說道﹕「今天上班習慣嗎?」

我點頭﹕「同事都很隨和啊!」

媽媽心痛的說﹕「工作辛苦嗎?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辛苦的。」

MT是會較辛苦,但我不介意﹕「妳也不想我甚麼都不懂,每天坐在辦公室堿摀孎i吧?我情願先學習貨場的運作,然後再學習管理整間超市。」

媽媽點頭,這時爸爸也走來﹕「今天你不是7時下班嗎?為何不回來吃晚飯?現在已是10時多呢?」

我望著爸爸﹕從少媽媽就很疼惜我,而爸爸則是個嚴父。面對他的質問,我謹慎的回應他﹕「下班後我跟其他3MT吃飯,所以晚了回來。」

爸爸嚴肅起來說道﹕「不是跟你說過嗎?原本今晚你表妹來吃晚飯呢!你卻這麼晚才回來。」

又提起表妹。說甚麼我們是指腹為婚的表兄妹,但自小表妹一家人便移民美國,她今年才剛大學畢業,好像已回來香港甚麼的。

我看過表妹的照片,是個長髮姑娘,長頭髮,架著個厚厚的眼鏡。我不像Pat,我不喜歡長髮的女孩。像Milky那樣子的小天使……唉,我怎麼老是在想她?

媽媽的說話打斷了我的思路﹕「還好人家今天沒空,所以沒來吃飯。我跟她約好下星期五晚再來吃晚飯,到時你一定要出現。」

「要看更期表呢!」我說。

沒想到爸爸已手執我的期紙﹕「下星期五你放假呢!」真衰。我跟他們閒聊兩句便跟爸爸到書房。

爸爸﹕「工作辛苦吧!」

我點頭﹕「原來打理超市也很有學問的。上貨時除要留意到期日,還要遵循先入先出的規則。至於補貨,要留意那款貨品較好賣,那款貨品不好賣,而且要在供應商提供折扣的時候多入貨,享受折扣的優惠。」

爸爸笑笑﹕「很不錯啊!才上班一天便學會這麼多東西嗎?阿文真是好員工,工作勤快又負責人。他已在我的超市工作十多年,是個可信任的職員呢!」

是嗎?阿文今天跟我和Pat說了兩句,把貨場DICHHT交給我們,便由得我們去上貨。我說的話,是我唸書時學到的。

爸爸又向我問道﹕「3MT又怎樣?他們可是精挑細選選出來的。」

當個MT已有萬多元薪酬,而且專挑大學生,難怪有100名應徵者來爭3個職位。而最後選出來的,又是精英中的精英,可說是才貌雙全。但他們不是由爸爸選出來的,爸爸這個月經常到美國,說要處理業務甚麼的,可能想到美國辦分店。

我說﹕「Pat很會分析各階層市民的購物習慣,應該是個很全面的人,而且很會跟別人溝通,在貨場工作的話應該能輕易應付較麻煩的客人,做採購的話也很易為超市找到合適的商品,以及得到合理的價錢;Grace是唸統計學的,她的學識可以應用在分析各大超市的價格走勢,替超市的貨品定價,而且很會推廣。Milky較勤快,有禮貌,外貌平易近人,當服務大使最適合她。」

爸爸﹕「才工作一天,你便這麼了解他們嗎?」

我說﹕「因為他們說過自己的論文。我是根據他們論文的內容,知道他們的學識和性格。其實我也應該給你寫一篇論文。題目是《直屬員工和支援員工在超級市場的角色》。」

我原本就是支援經理,現在卻成了MT

爸爸也讚成我給他寫論文,說是他也要了解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