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的空間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今年是1957年,我才23歲。

529日,麗的映聲正式啟播。

104日,蘇聯發射全球第一颗人造衛星,我的一生,亦因為這顆衛星而改變。

 

生於大富之家,家有父母,還有一個妹妹。唸文學的我,一向很留意現代科技。對於全球發射第一顆衛星,我當然不會錯過,早向大學申請假期,遠赴蘇聯要看衛星發射。

這次舉世震驚的發射,其主要目的是進行洲際彈道導彈發射試驗,蘇聯希望儘快造出一枚能夠攜帶核彈頭,並能打到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導彈。送人造衛星上太空,只是順便而已。

還記得衛星發射時,我站在空曠的草坪上,等了良久,長空突然劃出一道煙霞,正當我認為那就是衛星時,一道電光向我打來,眼前浮現出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還有我喜歡的學長李光秀,然後我便昏厥過去。

這就是人家說的,死前會回顧一生的片段嗎?我還以為自己死定了,卻又在黑夜中甦醒過來。

當我醒來時,眼前出現的不是別人,就是我的學長李光秀。然而又有點不同,他穿的不是平日的裝束,而是一件白色的汗衫和藍色褲。

這時我躺在一張很軟的床上,身處的房子很小,但放滿了我沒見過的機械。

「嘉敏,妳沒事嗎?」光秀說。怎麼了?光秀怎不叫我曉悅?

我笑笑﹕學長你是怎麼了?對了,我不是身在蘇聯?為何你也在這裡?

光秀聽了我的話,皺起眉頭說﹕「嘉敏妳沒甚麼嗎?」

我只記起剛才我被一道電光打中後便昏倒了。

「剛才好像是有打雷,就是我下課時,見妳躺在草地上,便把妳抱回來。對了,妳是何時回香港的?姨婆知道妳回來嗎?妳身體不好,我送妳回去。」

他在說甚麼了?

對了,光秀……我還想說甚麼,光秀卻說道﹕「好了,從剛才開始妳就一直叫我做光秀,可是我是李明智。」

李明智?

不知道他在玩甚麼把戲,我自顧自站起來,這時眼前說自己名叫明智的,從褲袋拿出一個只有一巴掌大的小盒子,小盒子像個音樂盒一樣在奏音樂,明智不知按了甚麼按鈕,然後他拿著小盒子在說話。

衣著奇怪、對著音樂盒說話的男子。

等他把音樂盒放回褲袋時,我正望向桌上的報紙,報紙日期是105日。

才是105日嗎?我是怎麼回來的?我再望一望年份–2007年?

怎麼可能?昏倒前是1957104日,怎麼醒來時會是2007105日?難道我昏倒了50年嗎?

我望向桌上的螢光幕,我的樣子還是一樣,根本沒變老。

「嘉敏,妳真的沒事嗎?要不要去醫院?」

我望著眼前叫明智的男子,開始明白一些事情。這時我搖頭說道﹕不用了。謝謝你的招待,打擾你真不好意思,我要離去了。

明智扶著我﹕「我送妳回去吧!」說罷他對著剛才的音樂盒說甚麼嘉敏回香港了,現在跟她在一起,等一下送嘉敏回家甚麼的。

然後明智駕來摩托車,說要送我回去他姨婆,我婆婆家。

眼前叫明智的男子,跟一名2007年,長相跟我一樣,叫嘉敏的女子是表兄妹,現在他要用摩托車送我回婆婆家。

反正現在還有很多問題,肚子又餓,先找個地方住下來再說。

明智又問我﹕「妳現在手機號碼幾號?」說時他拿出口袋中的音樂盒。

現在我知道了,這「音樂盒」是個電話,而且可以隨身攜帶的,現代人稱呼為「手機」。

我組織一下他剛才的話。李明智,是我表哥。這時真正的嘉敏在外國讀書,因為我跟她的樣子很像,變成了嘉敏。現在明智說的號碼,應該就是……

我剛回香港,還沒有呢!

明智載我到一間店舖,替我買了一部手機,又開了一張電話卡。他說這樣子,就隨時可以找到我了。

說到電話可貴了,要2千多元。不過現在是2007年,2千元可能不是太貴的價錢。走出店舖,我跟明智說謝謝,他竟然臉紅了。

明智你怎麼了?

這時明智瞪大雙眼望我﹕「妳叫我明智嗎?」

啊!對了!他是我表哥!我才想轉口,明智就說﹕「去年我說妳可以不必稱呼我表哥,妳說不太好,現在妳卻叫我明智。對了!妳餓不餓?」

我點頭。我已整天沒吃過東西。明智帶我到餐廳吃飯。2007年的餐廳已不像57年,進入都要穿西服。現在來餐廳的人們穿著都很隨便。

說到衣著,明智問我,外國是不是興復古。我知道我的衣著是60年代,跟現代人格格不入,於是飯後明智帶我去購物。

他帶我到一個很大型的商場逛街,又帶我去拍甚麼「貼紙相」,那是一台機器,人們站在螢光幕前,按幾個鍵,不用人手便可以拍照,照片還可以黏貼。明智把我們的照片貼在他的手機上,我學他把照片貼在我的手機上。

這時明智又臉紅了。

明智你怎麼了?很容易臉紅呢?

他笑著搖頭﹕「沒甚麼?只是妳到外國讀書後,我們見面的機會少了,妳還說過畢業後會在外國生活。我以為我沒甚麼機會跟妳見面了,現在我們卻可以一起逛街吃飯,還拍貼紙相。」

嘉敏不打算回來了嗎?那麼我可以暫時借用她的身份,慢慢再想回去1957年的方法。我知道,可以去到未來,就必然可以回到過去。

上摩托車後,我在留意街上的途人。人們不是在對著手機說話、就是拿著些小小的遊戲機在玩。原來2007年已是個電子時代,電子產品都很先進,產品很細小,方便攜帶。

沿途我還在看街道的境像,到處都是燈火和高樓大廈,高得80樓的住宅也觸目皆是,真想不到50年後的香港發展會是如此蓬勃,只是空氣質素不太好,騎在明智的摩托車後坐,我差點透不過氣。

李明智一直把摩托車駛到元朗,在一處我很熟悉的房子前停下來。這是我的祖屋。

走進祖屋,屋內有一名婆婆在,她一見我就叫道﹕「嘉敏,妳怎麼回來了?」

我沒說話,婆婆又說道﹕「妳不是在外國讀書,明年才回來嗎?剛才明智致電給我說妳回來了,我還以為他認錯人。」他真是認錯人。

我望望祖屋大廳掛著的照片,這裡竟然還放著我小時候的照片,另外有些生活照。其中一張是婆婆跟我和光秀一起拍的照片。

這婆婆是誰?我甚麼時候跟她和光秀一起拍照了?

「嘉敏妳怎麼了?這是我們去年到妳姨媽家時,我跟妳和妳表哥拍的照片。」

我想了一會,想了想我們的關係。

照片中的我,其實是這名婆婆的孫女嘉敏;嘉敏的表哥,像光秀的男子,應該是李明智。而眼前出現在我祖屋的婆婆,如果我沒想錯,她應該就是我的親妹妹!

妹妹的親孫女嘉敏,難怪樣子跟我差不多。而李明智之所以像李光秀,這麼說,李明智是我和光秀的孫兒,我真的跟光秀結婚了嗎?

我望著眼前的婆婆,她就是我的妹妹,我卻要稱呼她為婆婆。

婆婆。對了,因為學校那邊放假,我就回來看妳了。

婆婆突然老淚縱橫﹕「我以為妳不會回來了,那時候妳堅持要跟那外國人到外國讀番書,去年回來時又說畢業後會留在外國生活,還要跟那個外國人結婚。現在見到妳,我就安心了。」

我拿手拍給婆婆拭淚,她拿著手拍抹了抹,然後對著手拍呆住了﹕「妳是從哪兒得到這手拍的?」

我望了望,糟了!這是我去蘇聯前,妹妹送給我的。我想了想﹕剛才我跟表哥見面時,他給我用的。

「是嗎?明智那麼掛念他婆婆,自妳姨婆去年過世後,明智一直帶著這手拍。」

甚麼?這個時代的我已經不在人世了嗎?知道自己已然不在的消息,感覺怪怪的,但想深一層,2007年的妹妹已是個70多歲的妹妹,我能活到70多歲,已算是不錯了。

這時明智走進來﹕「姨婆妳好嗎?」

婆婆點頭,然後問我們吃飯沒有?我們說吃過了,婆婆就著明智今晚留下來,明天再回去。

晚上10時多,我已很累了。嘉敏的睡房,正正就是我以前的睡房,當然這時的房間不同了,漂亮的床子和櫃子,還有遊戲機和兩台電視機。看真一點,其中一台電視機根本不是用來看電視的。

我研究好一會,明智敲嚮我的房門說﹕「嘉敏,我可以用妳的電腦嗎?」

甚麼是電腦?

我打開房門,看到剛洗完澡的明智。

你要用我的房間嗎?我只好這麼說。

明智走進來後,他便坐在我一直在研究的「電視機」前。他開啟了電源、螢光幕、然後便用桌上一隻發光的東西,在桌子上滑來滑去,叫了一些畫面出來在打字、畫圖甚麼的。

我一直坐在他身旁看著他如何使用這台「電腦」,明智問我﹕「妳平日只喜歡上網,不太會用這些檔案吧?」

我點點,明智說他可以教我﹕「現在連小朋友都會用這些檔案了,妳要好好的學。」然後他真的教我用電腦。沒想到50年後科技會這麼發達,我看到明智利用這台電腦上網,就能知道天下事。待明智離去後,我坐在電腦前,用剛學會用的手寫板搜尋一些我要知道的資料。我真的想知道,2007年是否已經有穿梭時空的技術,但看到的文獻都是說,除非能比光速快,否則時間空間是不可穿越的。

但我要被如何解釋?難道57年的過去,只是我的幻想?我其實真的是程嘉敏?

想到自己的身份,我就在房間的櫃子找可以證明我的文件。剛才開電話卡時,我看到店舖職員要明智提供身份證。找了一會,終於找到一本外國護照,想不到這個程嘉敏竟然有多國護照,我只要隨便帶一本在身,便足以令我成為程嘉敏。

身份的問題解決後,我找到一些日記。不是程嘉敏的,而是我藏在暗格的,由我寫的日記,我是由20歲開始有了寫日記的習慣。

看到原本只有1本的日記,現在有3本。我拿起第一本看,紙已發黃,但還能看到我的字體。579月,我寫著要去蘇聯看衛星升空的計劃,然後便是196010月。

 

日記日期﹕1960105

在醫院甦醒後,我已經從2007年回到60年代,站在我跟前的,不是明智,而是李光秀。想起從57年去到07年,當我第一眼望見明智,我把他當成是光秀。

好了,現我必須為自己做一點事件。我會在後園的木瓜樹下藏下一箱金子,因為2007年的金很值錢。如果我自己看到這段日記,便可以在木瓜樹下找到金子,變賣後至少有些金錢應用。

 

看到這裡,我便走到後園的木瓜樹前,把藏在樹下的箱子掘出來。箱內真的放了大量金器,現在金價高企,兩條金鏈就能賣得數萬元。箱內有十多條金鏈,和大量金幣,我拿了兩枚金幣,明天去金舖變賣後,我會用這些錢報讀一些我剛在電腦網上看到的課程。既然有機會來到2007年,我應該好好把握機會,學一些在60年代沒機會學到的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