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42.195 公里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我叫南惠美,今年唸中四商科,是學校田徑隊的長跑選手,最擅長跑3,000米,個人最佳記錄是12分零4秒。

南秀麗,比我年長8年的姐姐,也是我世上唯一的親人,大學畢業後一直待業。一個月前她告訴我,她要結婚了。

姐姐說結婚後,要我跟她和她的丈夫一起生活,說一輩子都不要跟我分開。

當我和姐姐把房子退租,搬到新屋,大門打開的一瞬間,我跟我的未來姐夫對望著,說不出一句話來。

眼前的未來姐夫跟我說﹕「南惠美,妳就是秀麗的妹妹嗎?」

我只懂點頭。

未來姐夫溫柔的笑﹕「那麼以後請多多指教!」

我的未來姐夫,裘天瑞,大學畢業後當上教師,是我的中文老師兼班主任,也是田徑隊的導師之一。

 

自從父母在我11歲時意外身亡後,我跟當年16歲的姐姐相依為命。在社署的幫助下,姐姐完成大學課程,但我從不知道,她在大學時期已經拍拖,而且很快便要結婚。

姐姐和我放棄租住公屋,搬到未來姐夫的房子,今天是第一天。

晚飯後,姐姐問我要不要一起到超級市場,我說明天有測驗。

老師笑笑﹕「對啊!明天中文要測驗,我還要檢查試題,秀麗妳一個人去沒問題嗎?」

姐姐﹕「不要買太多就可以啊!」她說罷,拿著錢包和鎖匙出門。

我準備到睡房溫習,老師卻說﹕「要我替妳溫習嗎?」

咦?老師不是要檢查試題嗎?

老師笑笑﹕「等一下再去看看就可以,先替妳溫習啊!還有,在家時叫我天瑞就好,我也會叫妳惠美。」

我有些遲疑﹕可是……

話未說完,他已把我的中文課本拿出來﹕「這堛熊妍O寫得很詳盡啊!簡直把我上課時寫的說的都這抄下來。」

我以為他在誇獎我﹕我很會整理筆記啊!

沒想到他卻這麼說﹕「很多學生以為只要整理好筆記,就算是溫習完畢,其實這是錯誤的想法。」

整理筆記不等同溫習完畢 我還是第一次被這麼說,可是又很有道理。

「以後不要再做這些筆記,聽著我的講解,多思考,多做過去試題,成績自然會好。」老師這麼說。老師當然有資格這麼說,他是我的班主任,清楚知道我的成績。

現在我的成績平均分只有60分,如果一直沒進步,大概考不上高中,更別說要像姐姐和老師一樣唸大學。

「妳在想甚麼?有在聽我說嗎?」老師吩咐我,他卻又突然敲敲自己的額頭﹕「啊!對不起!在家時妳不是我的學生啊!溫習就到這堙A我們看電視好嗎?」他邊說邊按動電視開關,這時正在播電視劇。

我造夢也沒想過,自己可以跟老師一起看電視,而且以後還要一起生活。

但這麼晚的夜堙A只有我跟老師一起,感覺怪怪的。

這麼晚了,超市應該已關店,為何姐姐還沒有回來呢?說時已在播晚間新聞。

老師點頭﹕「是很奇怪啊!10分鐘前致電她,她也沒接電話。」

於是我們決定一起到街上找姐姐。

才走到街上,已看到一輛救護車停在大廈前,街坊在說「這麼年輕啊!」、「很漂亮的女孩子!」、「流了很多血!」。

不會是真的?!

老師走到救護車前停下,我等了良久,直到救護車離去,我才走到老師身旁﹕不是姐姐!你告訴我那人不是姐姐!

老師失笑﹕「當然不是秀麗,我們太傻了。」

人群散去後,姐姐正抽著兩個大超市袋子站在對面停車線。老師走到她身旁,大概在問她怎麼這麼晚,又替她提袋子。看著他們這麼恩愛,我就先行一步,回到房間倒頭大睡。

 

我習慣每天早上5時起床,早起的原因當然是練習跑步,清晨練跑是最好的。

510分,當我準備出門練跑時,老師從睡房走出來。

一身運動裝的他望著我笑﹕「南惠美,妳要去練跑吧?」

我有點不好意思﹕嗯!我每天都去,風雨不改。

老師走到大門前﹕「難怪妳的個人記錄一直有進步。上次運動會3,000米的記錄是12分零4秒吧!我是隔天去晨跑,而且下雨天會暫停。我看我還是每天跟妳一起練跑好了。」

因為老師的新居跟我以前住的地方距離很遠,實際上我還不太會走附近的路,能跟老師一起跑太好了。

出門後,我跟在老師身後,老師轉頭望我﹕「怎麼了?妳走得很慢呢!」

我回過神﹕那麼我走快一點!跟老師從一個家一起走出來,而且一起去練跑,好像不是真實一樣。由我中一開始加入田徑部開始,老師已經是我的田徑導師。

那時候,老師還是個實習老師,聽說大學時是田徑隊隊長,當上老師後,順理成章成為田徑部導師,還聽說校方也是為了這個關係才讓招攬剛畢業的他。

老師帶我到附近的運動場練跑,這裡有標準的徑道。我跟老師做過熱身運動後開始跑步。我跟著老師一起跑,跑了3(就是1,200),老師慢下來做伸展運動,這時我還在跑。

老師問我﹕「惠美妳要跑多少圈?」

我深呼吸一下才應道﹕這星期是50圈,每星期會增加12圈。

50圈,就是20,000米。

完成50圈後已是早上655分,在我做伸展運動時,老師走到我身旁﹕「難怪妳的個人成績一直有進步,原來妳每天都這麼努力。可是有需要跑這麼多嗎?」

我喘著氣﹕” 20,000米,只完成了我目標的一半呢!

老師有點驚訝的望著我﹕「原來惠美的目標是42,195米嗎?」

我點頭。

42,195 = 42.195公里,就是馬拉松的全程距離。

馬拉松距離起初不一,直到1908年在倫敦舉行的第4屆奧運會時,大會為了方便英國皇族觀看馬拉松跑比賽,便把起點設在溫沙宮廣場,終點設在倫敦白城運動場的皇家看台前,經測量為42.195公里。直至1924年,經國際田徑聯合會正式規定,馬拉松跑的距離為42.195公里。

 

父母去世時我才11歲的那年冬天,我傷心的在街道上不停的跑,也不知跑了多久才筋疲力竭的倒在學校外的運動場上,剛好遇上正從學校走出來的裘老師。他見我全身濕透、神智不清,便帶我到保健室休息。

當時的他並沒有問我發生甚麼事,只是給我毛巾和水,我休息的1小時堙A他只外出一會,然後就一直陪在我身旁。當我可以坐起來時,他笑著跟我說﹕「妳的鞋都破了,一定跑了很遠的路吧!可是啊!跑步應該穿跑鞋,穿這種布鞋會跑傷腳部。」說時他把一雙跑鞋交到我手上﹕「剛才妳休息時,我在附近買的,妳就穿這個回家吧!」

可是我不應該收下老師的東西。我說。

老師溫柔的笑﹕「沒關係。妳應該會是個長跑高手,要不要加入田徑部?」

就這樣子,我認識了當時並沒有任教我的裘老師,加入田徑部當上長跑運動員。到了中四,裘老師才第一次任教我的班級,而且是班主任,卻沒想到,他同時也成了我的未來姐夫。

 

回家梳洗過後,我開始做早點。

姐姐早上喜歡吃白粥炒米粉,不知道老師喜歡吃甚麼?早知剛才練跑時,我就應該先問清楚。

待老師梳洗過後,已是早上715分。他走到飯廳,有點愕然的問我﹕「這些早點都是惠美做的嗎?」

我點頭﹕老師快來吃早點啊!姐姐沒這麼早起床,她的份我預留在鍋子堙C

「可是啊!妳練跑後已經很辛苦,等一下還要上學,這些家務應該由秀麗來做的。」

我笑﹕沒關係啊!我們一直都這樣子生活。反正我習慣早起床,讓姐姐多睡一會吧!對了,白粥炒米粉可以嗎?如果要吃西餐,我現在就去做。

老師搖頭﹕「這些就可以,我喜歡吃。吃飽後我們一起去學校吧!」

一起上學?真的沒問題嗎?

740分,跟老師一起落樓,他還替我拿手上的書。

「今天的測驗沒問題吧?昨晚要妳陪我看電視呢!」老師突然這麼說,我覺得雙頰有點燙。

可以跟老師一起看電視真好啊!學習方面,我會努力的。

老師溫柔的笑﹕「有不明白的地方,可能問我啊!在學校、在家也可以。還有,學校以外的地方,叫我天瑞就好,我們已經住在一個家,是一家人啊!」

他說一家人嗎?這些年來我跟姐姐相依為命,突然老師要跟姐姐結婚,我們要在一個家堨肮﹛C

那麼,天…天瑞,今晚你要吃甚麼?我覺得雙頰都紅起來了。

天瑞笑笑﹕「惠美會做的就可以,我沒甚麼要求。」說時他從錢包掏出$500交到我手上﹕「既然要麻煩惠美煮食,先給妳這些作買菜錢,不夠可以問我要。」

說到這裡,我們已經走到學校。我要到操場早禮,天瑞說要先到教員室。

早禮後回到課室,坐在我身旁的是我的好朋友,李小郎。

小郎望了我一眼﹕「妳今天好像很開心呢!」

我把課本拿出來﹕有嗎?跟平常一樣啊!

「起立!」班長叫道﹕「敬禮!」

坐下後,班主任開始點名。班主任,就是裘天瑞。

我望著天瑞想得入神,小郎碰了碰我的手﹕「妳沒事嗎?一時高興,一時又發呆。」

我回過神來才說﹕沒甚麼,在想今晚的菜。。

「生炒骨和蒸水蛋。」小郎說。

我跟小郎在幼稚園時已是同學,一直到現在,每次我有困難,或是有想不通的事,只要小郎在,事無大小他都會給我意見,替我解決。

頭兩堂是中文堂,今天有測驗。測驗卷傳到我手上時,天瑞剛好走到我身旁。他笑著說﹕「一定沒問題的,對吧?南惠美。」

我點頭,然後埋首做測驗卷。收卷後,天瑞在解答測驗卷的問題,沒想到我答對的蠻多的。

小息後是體育課,女生打籃球,男生進行足球比賽,由我們B班對A班。

A班的周子龍和莊清是足球場上的好拍擋,他們互相傳球,合作無間,我們B班的同學根本阻擋不住二人。小郎守籠門,面對二人的強襲也不敢怠慢,扎穩馬步認真起來。

這時的焦點都落在這場足球比賽上,莊清把球帶著到底線,猛力一踢準確把球傳到被3人釘緊的周子龍腳上。

今早還是放晴的天氣,沒想到現在卻突然烏雲密佈。周子龍對著小郎的這一球,把整場足球賽推上最高峰。

小郎守在籠門前說﹕「等你好久了。」說時他望了我一眼。

周子龍大腳一抽,把球猛力的踢出去﹕「看你能否把我這球接下!」

周子龍這腳可厲害,足球好像被他踢得扭曲一樣。只見小郎全力撲救,竟然真的把球接住!換來的卻是狠狠的撞到籠門柱子上去!

同學都跑到小郎身旁,體育老師也上前查看他的情況,最後決定先把他送到保健室。

體育課下課後,我趕到保健室看小郎。他伏在保健室的床上,好像入睡了。

我走到小郎身旁,這時他剛好醒來,用手支撐著身體想要起來。

小郎,你沒事嗎?

小郎﹕「我沒事。」聽著他微弱的聲線,就知道他很痛。我用手摸他的腰一下,果然他叫了起來。

還說沒事嗎?剛才大家都看到你的腰部撞到柱子上。只是課上的足球比賽,沒必要這麼認真啊!

「有必要啊!」小郎說著,又伏到床上去。

要不要去醫院?

這時保健室門被推開,走進來的是天瑞。

「李小郎,你的家人來接你。回家後好好休息,有事再跟我聯絡。」

來接小郎的是他的爸爸和保鏢。看著小郎離去後,保健室只剩下我和天瑞。

我正打算回課室,天瑞卻叫住我﹕「惠美,妳知道剛才的球賽上,李小郎非要接住周子龍那球的原因嗎?」

我回頭望向天瑞﹕還有甚麼原因嗎?誰也想獲勝。

天瑞搖頭﹕「其實我早就知道,A班的周子龍寫過情書給妳。」

情書?甚麼情書?為何我不知道?

天瑞拿出一封信﹕「上星期,周子龍打算把這封情書放到妳的抽屜堙A他卻誤把情書放到李小郎的座位,結果被他看了。」

我驚訝的掩著嘴巴,原來情書給了小郎。那又怎樣?

天瑞把情書給我,示意我看。我打開信紙,看到我的抬頭﹕

 

    南惠美﹕   

    自從家長日跟妳一起負責茶點後,我一直在想妳,我看我是喜歡上妳了。

    要是下星期體育課的足球比賽妳能來看我,我會很高興。要是球賽獲勝,

    放學後,妳能跟我去喝茶嗎?我會在藍天咖啡屋等著妳的回覆。

    周子龍

 

我把情書交回給天瑞,他說﹕「小郎在課室看情書時剛好被我看到,所以我把它沒收了。我一直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沒想到今天的足球比賽會如此收場。」

我搖頭﹕原來小郎是為了保護我才受傷。

「保護?」天瑞說。

我點頭﹕我跟小郎認識13年,他一直都很照顧我和保護我。他一定認為周子龍是個玩弄感情的人,所以才不讓他在球賽獲勝,這樣我也不用對周子龍作出回應。

天瑞﹕「李小郎真的很關心妳呢!」

我點頭﹕希望他沒事就好。沒有他在我身邊,我甚麼都做不好。對了,晚飯做生炒骨和蒸水蛋好不好?

天瑞想了想﹕「今晚的晚飯由我來準備就好。放學後,妳一定想要探望李小郎,也替我問問他的情況。」

我點頭,天瑞真是個體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