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某年夏天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翌日回到公司,我的辦公室放著個便利店袋子,打開一看,堶惟騊蛦Q粉飾過的三文治盒子 盒子用粉紫色的皺紙包裹著,一條粉藍色的絲帶在盒子上結成一個精緻的蝴蝶結。打開盒子,堶惟韙F個透明袋子,袋堜騊菃甯Q天憤然還給阿Hill的白金介子,另外還有一枚鑽戒,鑽戒上刻了「堯世樂」,是阿Hill的名字。他一定有另一枚刻上「蔣嘉敏」的鑽戒,不清楚他是何時去訂這對鑽戒的。

Hill知道我喜歡到便利店買三文治和鮮奶,所以也知道昨天的三文治是我給他的。

我珍而重之的把兩枚介子套回無名指上,怎麼突然心頭酸痛起來?我以為我可以忘了我和阿Hill的過去,原來我只是自欺欺人,我根本忘不了他。

早上10時開始會議,我把阿Hill做的三文治盒子都帶到會議室。

所有經理必須出席每個星期一的例行會議。當阿Hill進來後看到他給我弄的三文治盒,他一定以為我要當眾數落他。但當他看到我手上已戴上他給我的兩枚介子,他又很摸不著頭腦的樣子。

會議開始,首先由行政部經理Rita發言,他把我介紹給各部門經理認識,然後Rita交代公司本月的動向和公司的最新政策。

然後到市場推廣部經理阿Hill簡述本月公司的最新市場推廣計劃,例如店舖轉季的佈置、廣告推廣,還有下月服裝秀推廣的準備。

跟著便由銷售部經理Anna總結上星期各店的銷售額,以及下星期的銷售預算。

最後到我代表採購部發言。

我站起來﹕回顧上星期和去年同期各店的貨物週轉周期,各店的銷售量雖有著差別,但轉季後沒出現大量舊貨積存的情況出現。顧客對服裝的要求大致跟去年一樣,但我們有時會忽略了服飾的包裝。”

Anna提問﹕「Cherry的意思是指公司的袋子嗎?」

我搖頭,然後拿起三文治盒子﹕我們送禮物給朋友,會用花紙包裝得漂漂亮亮的,有時還會用上盒子;鞋子更一定會配上盒子,方便存放。其實衣服的存放和包裝也很重要。大家也有見過有些很普通的衣服放在很精緻的盒子後,例如放在一個像影片盒子的膠盒子堮氶A便會大大提升顧客的購買意欲。”說時我把三文治盒子打開,把早放在堶悸漸]裝紙巾拿出來。

包裝紙巾賣2元一包,但當放到裝飾過的盒子後,便可以賣10元。”

大家都在點頭之際,行政部經理說這個點子可行,而且立即成立一個包裝採購部,由我和阿Hill用一個月時間完成這項工作的準備,3個月內要把貨品推出市場。

會議後,我到了阿Hill的辦公室,他不時玩弄左手上戴著跟我一對的鑽戒。我們沒把精神放到感情上,反而談起我們的新計劃。

我先謝過他﹕你是故意把點子讓給我說出來的吧!”

Hill笑笑﹕「也需要妳自己想到,加上妳的表達方法被大家接受,計劃才被通過。」

我在他對面的座位前坐下﹕你覺得我們生產的盒子,應該多元化,還是只生產少量款式?”

Hill想了想,隨手在他的辦公室內拿了數個盒子放在辦公桌上﹕「我會選擇先生產一款盒子款式,先試試顧客的接受程度。3個月後便是聖誕節,然後很快是元宵和情人節,我會選擇生產心型粉紅色和粉紫色系列的盒子,而且設計成可疊起組合的款式,盒子可從側面取出衣服。換言之,以盒子組合而成的產品,就是一個印上我們公司品牌的衣物櫃。」

我聽著阿Hill的意見,他果然一早已想到這點子,卻把發表的機會留給我。

點子是很好,可是 我想到些問題﹕心型的櫃子好嗎?擺衣服的話好像不太實用,我們日常用的衣物櫃都是正方或長方型的。”

「我當然有想過這個問題。妳有沒有想過,香港地方小,房間的實用面積也不太多,而且往往有些角位是用不到的。如果有一個心型櫃子,不是剛好可以放到櫃與櫃之間的角位嗎?」

我望著阿Hill的辦公室,原來他的角位也放了三角型的DIY鋁架。

Hill笑笑﹕「喜歡的話,我替妳在辦公室砌一個。」

我想不用了。”我說﹕我打算3個月後在辦公室內擺個心型櫃。”我說罷伸出戴上鑽研的左手,阿Hill同樣伸出戴上鑽戒的手跟我握手 合作愉快。

 

回到採購部,我跟Cindy說要跟所有採購員在下午3時進行會議。

我們的採購部分男裝部、女裝部、手袋精品和鞋部。

男裝部Senior Buyer – Roy范俊朗,人如其名,是個很俊朗的單身貴族,看上去有點像鄭家穎,但我不太喜歡這種紅粉菲菲的類型。

女裝部Senior Buyer – Lily,是個子很嬌小的女子,年紀約30歲未婚,打扮得像個25歲的艷女。

手袋精品及鞋部Senior Buyer – Annie,她的丈夫是銷售部Senior Officer Simon Chan,一家4口住在清水灣,是個典型的職業女性。

這是我首次跟他們四名Senior Buyer一起開會。起初我怕他們覺得我是因為馮太的關係,才能當上這職位而不跟我合作。實際上,AnnieRoy都很願意跟我合作,又給我很多意見,只有Lily不太想跟我說話的樣子,會議時又不願跟我有眼神接觸。當我問她要去年的採購記錄,她就說可以問她的文員Candy要。

我有點應付不了Lily,散會後我到茶水間喝了一大杯水,這時阿Hill剛好來沖調咖啡。

我替阿Hill加糖和淡奶時,阿Hill突然說道﹕「妳怎麼了?」

我望了他的杯子一眼才說﹕對不起!我忘了你不喝淡,是要加奶咖啡伴侶。”

Hill說沒打緊,但繼續追問我﹕「妳才跟妳的下屬從會議室走出來,不是有甚麼問題吧?」

我搖頭﹕也不是甚麼大問題。”

Hill笑笑﹕「來我辦公室,我給妳看些東西。」

原來阿Hill用日本紙砌了些心型盒組合模型,盒子還真的有抽屜,可以拉開。

Hill著我拉開抽屜看看,抽屜堜韙F一顆用彩紙包裹的心型糖果。

我笑著把糖果拿出來吃了,阿Hill跟我說﹕「我知道Lily是蠻難纏的,她去年纏住我時,我差點透不過氣來。」

聽到這裡,糖果一滑,卡在我喉嚨之間。我咳了好一會,阿Hill又替我拍背,糖果才滑下去。

我坐著喝了阿Hill那杯咖啡一口才說﹕你要說這些的話,下次給我吃顆軟糖,剛才差點卡死我了。”

Hill從我手中取走杯了,喝了口咖啡才說道﹕「Lily在公司當Buyer 6年去年才當上Senior Buyer,在她的慶祝會上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家,然後她就醉著跟我說她喜歡我,又想強吻我。」

不會吧?你說得Lily像個色鬼一樣。然後你接受了她的愛意嗎?”

Hill猛地搖頭﹕「我當然推開她。那天起她就纏了我足足一年,起初她每天早上到我吃早餐的茶餐廳等我一起吃早餐,又約我吃午餐。我說我工作忙,要買麵包吃,她就做飯盒來,要我在辦公室跟她一起吃飯盒,但看上去飯盒應該是她媽媽做的,還有老火湯。」

我笑他﹕這樣也不錯,總比吃麵包好。”

Hill苦笑﹕「我情願吃妳煮的杯麵。」

你是在取笑我嗎?杯麵哪有技巧可言?只是用滾水泡一泡。”我望了望他﹕其實你不喜歡Lily的話,直接跟她說清楚就可以了。”

「我拒絕過她的,她卻說會讓我想清楚,她不介意等。」

那你就讓她等嘛。”

「有甚麼好等的?我根本不喜歡她。然後她就不斷約會我,我都說工作很忙,事實是真的很忙。終於我受不了,以我爸的病情為由,向公司請了一個月年假。」

就是在那個年假遇上我嗎?

難道Lily知道我們的關係,所以不跟我合作……等等,我們不應該在公司說感情事。”

Hill笑笑﹕「關上辦公室門,只有我和妳就不算是公司範圍。果然被我猜對了,妳在苦惱Lily這個麻煩人。我看她還不知道我們的關係,暫時不應是為這件事而和妳作對。Jenny調職到上海一事在半年前已有消息傳出,Lily是個野心很大的女子,她一直覺得公司的70%的銷售額全靠女裝,她是女裝Senior Buyer,這半年來她很努力工作,又跟生產商的關係很密切,滿心認為一隻手已捉到的採購經理一職,晚會上妳卻出現了,而且只是個店舖售貨員,她怎會輕易屈就妳之下?妳日後工作可要小心Lily,她為人小器,手段也很卑鄙。」

我點頭﹕你不會因為她逼你跟她一起,才這樣子數說她吧?”

Hill握住我的手﹕「傻瓜!妳除了坐上她想坐的位置,還讓她日思夜想的男人愛上了,職場加上情場上的敗將,Lily會輕易放過妳嗎?」

誰跟Lily是情敵?你說你家的表妹阿敏嗎?”

「除了是表兄妹,我跟她沒其他關係。」阿Hill豎起3隻指頭說﹕「我會找個機會跟她說清楚的。」

你就是個優柔寡斷的男人,才令這麼多女子為了你而痛苦。”

「嘉敏,妳很痛苦嗎?」阿Hill認真的問我,我雖然有種心酸的感覺在心頭閃過,卻裝作沒他好氣的說﹕單是應付Lily我已要很費心思了,你別再作弄我。對了,你還是減少喝咖啡的份量吧!”我把他杯子堻悀U的小半杯咖啡全喝掉後才離開市場推廣部辦公室。

回到採購部,看到Lily原本在跟Annie說話,一見我走過便住嘴,埋首工作。

晚上阿Hill send SMS通知我,他決定我們的盒子系列代號為「HIC」。這跟HGC有沒有關係呢?

 

為了定購HIC系列的盒子,我跟阿Hill要到大陸工幹一星期。

因為預算和工作安排問題,我和阿Hill都沒有帶助手一同前往中山。出發前一晚我是有些憂慮,但過了境,只有我跟阿Hill在一起時,我卻沒有感到不習慣;反而感覺是太自然,才讓我有點怕。在我還未弄清楚我跟阿Hill的關係之前,我不想跟他有甚麼男女關係,尤其是工幹其間,我不想因為我跟阿Hill的感情瓜葛而影響工作進度。

傍晚到了預約的供應商大樓,這是一所專營生產盒子、箱子、架子和櫃子的公司,已有30多了歷史。我們跟供應商的負責人 陳先生和李先生到一間頗精緻的館子吃飯。

陳先生是位很老實的長輩,聽說在這行業已有40年工作經驗;李先生則是位中年男士,給人不正經的感覺。

我們一行4人在館子的廂房坐下後,侍應很熟練的替我們寫了幾到小菜,然後端來3瓶酒 古綿純、赤霞珠干紅、容辰鑽石。除了古綿純,其餘兩款我都沒聽說過,只可以從酒瓶知道這兩瓶酒是葡萄酒。

兩位負責人很熱情的給我倆斟酒,只見阿Hill一杯接一杯,我則是在婉拒他們的美意。上菜時,都是些野味,如穿山甲、山瑞、果子狸等,真不明白為何男仕們會喜歡吃這些動物,我個人覺得很可怕。還好有些饅頭和青菜,我就悄悄的只吃這些。

突然李先生說要敬我一杯,我也不知道杯中的紅酒到底是赤霞珠干紅還是容辰鑽石?那邊廂陳先生把果子狸夾到我的碗中,我想我這時的面色一定很難看。

我強顏歡笑,把酒喝了,又咬了一口果子狸,味道還不錯,只要不要想起牠是野味就比較容易接受。

喝了幾杯,有點暈了,想著怎麼還未說到主題?跟男仕們一起工作就是這樣子,總要有些應酬甚麼的,要是我剛才說不舒服,乖乖留在酒店,讓阿Hill跟他們聊就好了,可能他們現在已在按摩店。

我不知覺的靠到阿Hill肩膀上,只覺他輕輕抱著我,問我怎麼了?我沒回答他。過了一會,陳先生和李先生都走向館子大門,然後阿Hill扶著我走出館子坐計程車。我在車上關起雙眼,阿Hill在跟我就些甚麼,我都聽不懂,只知道他把我扶到酒店房子的睡床後,他便開始忙起來。

他先是替我脫去鞋子,然後濕了毛巾替我抹臉,又焗了蔘茶餵我喝。他一邊忙一邊跟我說些甚麼,我卻甚麼都聽不清楚。

不一會,阿Hill扶起我說要讓我喝蔘茶,喝過後好多了,至少沒剛才那麼頭暈,但卻感到很累。

「我要走了,妳好好休息吧!」終於聽到阿Hill說甚麼。

我抱著阿Hill的手臂﹕不要走。”我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這麼說,只是不想他離去。

Hill想了一會才說﹕「那麼我陪著妳,直到妳睡著好嗎?」

我牽著他的手點頭,然後不知不覺的入睡了。

 

翌日醒來,抱著沉重的頭,望了望時間,才早上6時多。

梳洗後,我到酒店餐廳吃早餐,阿Hill7時半出現。他放下手上的報紙坐到我身旁,要了咖啡和雲吞麵。我望了望餐桌上的報紙頭條,是一些車禍的報導。

正當我看得入神,阿Hill跟我說﹕「妳昨晚喝醉了。」

我知道。”我說道,不忘跟他道謝﹕還好你在我身旁,昨晚辛苦你了。”

突然阿Hill認真起來﹕「昨晚妳要我不要走,是認真的嗎?」

我想了想﹕我有說過嗎?”

「昨晚我真想親妳呢!可是妳醉了,我不想承人之危。」

我點頭﹕有你在我身邊,真的很安全呢!我可以放心大吃大喝。”

Hill「哈哈」大笑﹕「我不擔保妳再喝醉的話,我會否按捺不住。」

我笑他﹕我們是來辦公事的,私人感情請暫擱下。”

Hill在手提袋堮野X文件,是HIC的訂單合約。原來在我昨晚酒醉後,阿Hill已跟倉商商談好條件 一個一呎長、闊,高半呎的已上色盒子,成本價為每個$5

我看了合約一遍﹕每個成本$5的話,就算送給客人也不會很花成本。”

「我們首批訂單是1000個,一個月後交貨。貨物運費還會由倉商支付。」阿Hill說罷又說﹕「既然已談妥訂單…」

不就可以回香港了嗎?”我高興的說。

誰知阿Hill搖頭﹕「我們工幹期是一星期,今天才是工幹第二天,我們應該留在中山玩足6天才回香港工作。」

我被阿Hill逗得笑了起來。吃過早餐,我們        達中山休閒農業區,在休閒農業區踏了半天單車。我們途經大量湧泉及伏流,屬於典型的農村風格,區內以種植茶樹及果樹為主,多數的山坡地均為保護林地,水土保存得非常完整。

這讓我想起我跟阿Hill一起的那一個,我們每天都一起到處遊玩。有一次我們到離島踏單車,那天天氣原來不錯,下午過後卻突然烏雲滿佈,不一會更下起大雨來。

我自小就經常造同一個夢,夢見原本風和日麗的天氣突然轉壞,天色陷入一片柒黑之中,白天突然變得像黑夜一樣,而且天上的黑雲呈旋渦狀。場景有在小學上課時、在船上、在街上,總之想得出的都曾夢見過。

那次在離島上突然下起大雨,我跟阿Hill在山上根本沒像樣的避雨之處,只好在大石下躲避起來。其實那大石不夠我倆容身,阿Hill就把我擠到大石下,自己半個身體被雨淋得濕透。大雨下了個多小時才轉身零星小雨,我們趁雨點較小時趕著到碼頭回市區。

那晚阿Hill當然病倒了,但他還是堅持跟我聊電話至深夜,第二天我焗了感冒茶給他,他喝了不一會便康復起來。

還好這天天氣好得不得了,萬里無雲,根本不用擔心會下雨。黃昏時候我們到了按摩店做SPA,然後我做了面部護理,阿Hill則在一旁按摩頭部。他說偶爾想點子時會頭痛,然後他說我應該不會有這種徵狀﹕「妳不滿的話會發脾氣,把心堛爾亶˙‘X來,所以妳是不會頭痛的。」

這樣不好嗎?”我傻笑﹕有心事不說出來,都屈在心底好嗎?”

Hill沒說話,等了一會好像睡著了的樣子,我在做面膜。晚上8時多,我們到飯館吃飯,今晚我們要了餃子、蛇羹和一些小吃,要了兩支啤酒,我又開始有些醉意,原本不想多喝,但想了想,反正明天不用工作,可以留在酒店睡一整天,所以我也開始喝起來。啤酒後是茅台和紅酒。晚上10時多,我醉得差點不醒人事,阿Hill送我回酒店後便回到他自己的房間。

翌日睡到中午才醒來,才掙大雙眼,已見阿Hill正在我的房間埵b看報紙。

「醒來了嗎?妳睡得很熟呢!」阿Hill笑說。

我抓著頭,反正我跟阿Hill在一起時經常不化妝,睡醒後的樣子也見過不少。

你醒得很早呢!不用上班也不多睡。”

「習慣了早起床,早上7時多就醒了。妳也是習慣早上6時多起床啊!只是妳昨晚喝多了。」

我梳洗後坐到阿Hill身旁,這才看到他買了豆漿和飯團給我,不過放了半天,早就冷了。

你買了早餐怎麼不叫我起床?”

Hill放下手上的報紙﹕「我吃飽後便在看報紙,也沒留意時間啊!」

看來他至少坐了3小時,我拿起冷了的飯團要吃,阿Hill著我不要吃。

「都放了3小時以上,不要吃了,會生病的。」

我咬了飯團一口,是紫菜肉鬆飯團﹕可是這是你花了數小時等著我吃的早點,我怎麼可以不吃呢?”說罷我把豆漿一飲而盡。豆漿表層早結了厚厚的豆衣,我卻覺得很好喝。

「嘉敏……」

Hill還想說些甚麼,我卻先他一步說今天要去浸溫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