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某年夏天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當我睡醒的時候,才是早上6時多。

6年來習慣了每天早上6時起床上班的我,今天是第一天休假,雖然昨晚同事們為我辦了隆重的歡送晚會,凌晨3時多才回家,今早我還是一早醒過來了。

因為要由售貨員成為採購部經理,我必須於上任前放60天大假。昨天是我最後一天在尖沙咀的店舖上班,同事們在酒樓定了兩圍酒席,替我辦歡送會。

因為這次調職很不尋常,除了店舖同事、主任、店長來了歡送會,連總寫字樓的高層也出席了,包括人事部經理、會計部經理、保安部主任等,讓我有點受寵若驚。

事情要回溯至3個月前的某個晚上說起。

 

3個月前,某個晚上11時多……

差不多到了關店時間,這晚我跟售貨員Ada、店長阿東一起當夜更。

阿東是個很年輕的店長,高大的身型加上俊朗的外貌,迷死不少美女,所以他就是那種典型的少女殺手。他畢業於科大BBA,卻沒選擇從商,反而畢業後便來這服裝連鎖店當上見習督導員,去年更當上尖沙咀分店店長。

我則是中五畢業後,到荃灣店當售貨員,3年前轉到尖沙咀分店工作。

早上還是風和日麗,晚上卻下起大雨,途人不多,生意也很冷淡。正當我在打理廚窗的服裝時,阿東走來跟我說道﹕「嘉敏,今晚下班後要不要一起去酒吧喝一杯?明天我們都休假呢!」

當阿東跟我聊天時,Ada從遠處看著我們。Ada才剛滿18歲,剛中五畢業便到這店舖工作。有一天她跟我吃飯時,竟然跟我說她喜歡上阿東了。我勸過她不要對阿東抱有甚麼期望,阿東是那種沒腳的小鳥,喜歡上他只會傷害自己。

「妳喜歡那一間酒吧?」這時阿東向我問道。

其實差不多每星期阿東都會來約會我,如果是大伙兒去吃飯,我會高高興興的參與,但要是像這些單獨約會,我一定會婉拒﹕“今晚我要回家吃飯,我媽在等我呢!”

阿東不會死纏難打,這時他只向我單眼,說下次再約。反正他到了酒吧後,一定會有美女主動向他答訕,所以我去與不去,也不會影響他尋歡的雅興。

阿東到櫃檯點算今天的營業額,正當他煩著今天的營業額還差8萬多才到達指標時,一名中年女性狼狽的走進店舖來。

年約40-50歲、穿著運動服的婦人,因為沒撐傘子而滿身濕透的走進來後,Ada有點不滿的跟她說﹕「太太!店外有巴士站,妳可以邊等公車邊避雨,我們快要關店了,濕淋淋的別走進來嘛!」

可能Ada還年輕,工作只有3個月,我覺得她有時候說話是太直接了。

這時我拿著新的毛巾,走到婦人跟前,禮貌地雙手把毛巾遞給她﹕“沒關係的!我們還有點工作要辦,妳可以先抹乾雨水,再選一套新的服裝換過較好,不然很容易生病的。我去泡熱茶給妳,妳要菊普還是鐵觀音?店子堨u有茶包,希望妳別介意。”

婦人聽了我的話,露出慈祥的笑容﹕「把妳們的店弄髒了,還要妳這麼款待,真是不好意思呢!」

我搖頭﹕“反正等一下要拖地,地板濕了也沒關係,最重要是人不要生病,這些天氣生氣的話,很難治理的。”

婦人選了一套套裝到更衣室換衣服時,我不忘問她﹕“菊普還是鐵觀音?”

婦人「哈哈」的笑了兩聲﹕「鐵觀音就好。」

當婦人換過套裝從更衣室走出來時,我把早已泡好才的鐵觀音放在櫃檯前,而我剛在拖地。

婦人換上套裝後,跟剛才真是判若兩人,很有貴氣的樣子。

她笑著邊喝茶邊跟我說﹕「這店子的套裝質地真不錯呢!」

我笑笑﹕“當然!我們的套裝都是用真絲造的。價錢是貴一點,但很耐穿,物有所值。”

婦人笑著點點頭。她喝過茶後,我以為她要離去,就把傘子遞給她﹕“這是店子堛澈幙く吨l,妳拿去用沒關係。”

沒想到她還沒有要離去的意思﹕「我想要多選幾套套裝,會不會阻礙妳們下班?」

我望了阿東一眼,他點頭示意讓她多選幾套。因為今天生意不好,她能多消費是好事。

Ada則說要先下班。她走後,婦人跟我說Ada年輕貌美,但禮貌欠奉,希望我多提點她。

然後婦人在5分鐘內一口氣選了10套套裝,同款的套裝可以選3款不同顏色,每套價錢都在$5000以上,另外又選了真皮手袋和羊皮鞋,總金額達9萬多元。

最後婦人以白金卡付款,我們有點怕她用假卡,致電card center確認後又沒問題。付款手續過後,我即時為她辦理VIP會藉,著她有空時要來,新款到店時我也會主動聯絡她。

婦人臨走時還跟我們道謝,我跟阿東才是感謝她的光臨。託她的福,我們店舖今天才達到營業指標。

而當婦人走出店舖時,我跟阿東看到她走上一輛停泊在店外的賓士房上車,司機還不斷跟她道歉。

過幾天後,阿東告訴我收到總寫字樓的寄來嘉許信,內容大概是昨晚那名婦人在狼狽的情況下受到我的款待。我看了看信件的署名 馮周美絹。很熟識的名字,但又想不起在那兒見過。

又過了幾天,馮太又來店舖光臨我們。這次她帶了數名珠光寶器的婦人一起來,還指明要我招呼她們。我們的店舖是以個人營業額跟佣金掛鉤的,這樣一來,她們的惠顧,直接增加我的佣金。

這樣子,馮太每隔幾天就帶幾個富太來選服飾,而且每次來都帶茶點給我們,由她帶來的富太,下次到來時又指定要我招呼。每次結算每張收據金額總有5萬元以上,而且銀行過數都沒問題。我當然也很會招呼她們,把最好最新款的服裝從其他店舖轉來給她們選購,又給她們意見。

我不會為了賺佣金而讓她們買下不合適的服裝,而最重要的是,不是服飾穿我們,而是我們穿著服裝。

理所當然的,我連續兩個月成為各店佣金最高的售貨員。

 

這天下午馮太又來光顧我們,她帶來了糕點,我準備了茶包。

她上星期致電來告訴我,今晚她要隨她丈夫以主席的身份出席晚會,需要一套隆重的晚裝來配襯她一套價值100萬的鑽飾套裝。

為了讓馮太成為晚會的焦點,我從意大利訂來一套黑色名牌晚裝和皮鞋,又替她預定了美容師,讓她出席晚會前可以休息一下,讓美容師替她做spa、護膚、set髮和化妝。

馮太很滿意我的安排,付款後便跟我吃了點茶點,然後我帶她到店舖樓上的美容店。

我說要回去工作時,馮太問我美容費用多少,我說我已替她付了﹕“這次美容院我經常來,這次是用積分換來的spa加美容療程,是全免費的,妳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馮太笑笑,著我下班後上美容院看她裝扮後的樣子。

黃昏6時多我下班後,上樓上看看裝身後的馮太。美容師把她裝扮得很尊貴,她也很滿意﹕「做過spa後很舒服,要不是嘉敏妳為我安排,我也不知道在這些鬧市也能有這種享受。」

我笑著跟馮太聊了幾句,準備離去時,馮太卻跟我說﹕「嘉敏妳現在要去哪兒?」

我說要回家,馮太就說﹕「如果今晚沒事幹,跟我去晚會如何?」

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去晚會嗎?我從沒出席過這種場合,我怕會失禮妳呢!”

「怎麼會?妳身材適中,又會打扮,人品也不錯。」

“可是 ……”

「晚裝方面我已為妳安排了。」原來當我為馮太安排上美容院時,她已找美容師為我安排晚裝和首飾。馮太為我選了一套珍珠色的吊膀晚裝,加上絲質披肩,又著她的司機從保險箱領取一套藍寶石鑽飾給我。

我還不懂反應,美容師已很快的為我裝扮起來。

7時多,我跟馮太已到了晚會場地。這兒是酒店的舞廳,擺放了至少30圍台,前方是個大舞台,舞台上的橫額寫著20週年優秀員工晚會。

“原來是公司的員工晚會嗎?我不太方便出席吧!”正當我這麼說時,我就感到很不對勁,怎麼阿東也在這兒出現?

這時馮太的丈夫出現。對了!馮生就是我工作那服裝連鎖店的懂事,我在公司的月報見過馮生馮太的照片!難怪我第一次見馮太,就覺得她很眼熟。不止如此,有些來光顧過的太太,原來也在席上,她們是某些高層的太太。

這時阿東跟我說﹕「我也是幾天前才被通知妳被公司選為本年度的優秀員工,然後馮太表明身份,著我安排妳今天要返早更,但別讓妳知道自己被選中了要出席晚會,馮太說會把妳帶來的。看妳今天打扮得很好看。」

我終於明白為何馮太會每隔幾天就帶來一批富太來光顧我們的店子,原來公司是她丈夫有股份經營的。馮太說以往都帶朋友到中環總店選服裝,但自從認識我後,覺得我服務好,眼光也很好,為她和她的朋友找到很多合適的服裝,所以她這兩個月來只帶朋友來尖沙咀店。

我沒想過我認識到懂事的太太,她還讓我穿上名貴的服裝和鑽飾,又推薦我為本年度的優秀員工。

晚會頒獎時,我得到優秀員工金獎,單是獎金就有一萬元,再加上我今晚戴著的藍寶石鑽飾。這套看起來至少5萬元的鑽飾當優秀員工獎品,高層都感到公司出手很闊綽,而我雖然很不好意思,但也不能在這種場合拒絕接受。

但獎品還不致此,原來最大的獎品是公司提升我為採購部經理。

馮太笑說﹕「這兩個月來,我和部份朋友的服裝都由嘉敏為我們安排,我們都覺得她眼光很獨到,讓她當採購部經理有助我們公司的發展。而Jenny會由香港店調職到上海上任採購部經理一職。」

結果我接收了所有的禮物,翌日回到尖沙咀店,同事和高層們為我辦了歡送會。

昨天我還是一名寂寂無名的售貨員,今天開始我可以享受30天的大假,然後會成為公司的採購部經理。我想也沒想過自己會遇上這種事情,但工作還工作,這30大假我可要好好享受一下,讓自己放一個多年未放過的暑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