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女保鑣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大學時選修護士的我 唐月影,畢業後很自然的當上護士,實習期在不同的病房工作,後來被派到兒童病房照顧小童。經沙士一役後,我離開了醫院,進了現時的公司。不久,公司派我到一所豪宅,當一名5歲小女孩的看護。

先說說這座豪宅位於何文田的3層獨立房子,有前園和後園,後園有泳池。

房子的第一層是客廳和飯廳,2樓是孩子的房間和客房,3樓是主人房和工作室。我的職責是照顧5歲的李家小姐李可怡。可怡有一位8歲的哥哥 李志豪,聘用我的是他們的爸爸,李子康。

原本應該很美滿的家庭,卻因為女主人的去世而成了全家人的遺憾。

李生用36千元月薪聘請我照顧李可怡,所謂照顧是24小時貼身照顧,除了逢星期一至五可怡由早上9時至下午1時上幼稚園,以及逢星期日朝早9時至晚上9時可以休假外,其他時間我都要伴在可怡身邊,甚至要跟她睡在同一睡房內,隨時候命。

可怡不是有甚麼病痛她是個很健康的小女孩,而且長得很可愛。就是因為她十分可愛,她又有個富有的家庭背景,李子康沒辦法不找人24小時照顧他的孩子。當然,他也為志豪聘請了一名男看護,同樣是24小時貼身照顧。

說到這名男看護 - Rico,他看上去很年輕,是個很陽光的男孩。當我送可怡上幼稚園後,約10時多我在露天餐廳喝咖啡時,遇上Rico

Rico彷彿也留意到我,明明餐廳媮晹釩雃h座位,他卻在我對面坐下來﹕「很巧啊!唐月影。」

我跟他點頭,他卻板面起臉很不客氣的向我問道﹕「妳至少有36千元月薪吧?」

他竟然一矢中的。我裝作沒甚麼﹕你這麼說是甚麼意思?

「聽說妳以前是兒童病房的護士,因為沙士一役而離職。」

我也聽說過,你以前是個警察。是魯管家告訴我的。

Rico拿起杯子喝咖啡﹕「我當李家少爺的保鏢已有一年多,在妳之前,照顧可怡的看護已換過十多個,每個工作不夠20天便自動離職。」

都是被你嚇走的吧?

我吃著早餐﹕要是她們沒離職,就不會讓我得到這工作了。

「妳應該知道,這不是一份單純的看護工作。要是妳給我添上麻煩,我就給你好看。」

我瞪著他﹕你真不好相處。

「我只是提醒妳。」Rico放下咖啡杯,開始吃三文治。我沒理會他,邊喝咖啡邊看書,1230分,我要起程到幼稚園接可怡放學。

我拿起我的書和手機,這時Rico呆呆的向我打亮一下。當我打算結帳時,Rico卻說他請客﹕「妳先離去吧!我還要多等3小時才去接李家少爺。」

多謝!我說罷便離去。

到了幼稚園,司機早已在等待,然後我拿出接送咭接可怡放學。到家後,先跟可怡一起吃午餐,然後鄭老師來跟可怡補習,包括中、英、數,英語和普通話會話,逢星期一下午4時至5時學畫畫,星期二、三、四要上鋼琴課,星期五學柔道,星期六朝早上游泳課,下午是自由時間。逢星期日是家庭日,所以我和Rico晚上9時前都不用照顧小孩,可以休假半天。

星期日早上9時,跟可怡一起吃過早餐後,李生說我可以先離去,但今晚9時前要回到李家大宅。

這天我回了家人打理的武館探望各師兄弟。師兄弟問我現在的工作,我只可以說是私家看護,因為這是跟李生簽約時的規定 不可洩露我的工作環境和僱主的任何資料。

跟我最好感情的是大師姐李綺珊,她大學畢業後當上了雜誌編輯。其實我也想當個記者的,可能跟我喜歡寫作有關。大師兄金鋒是我重要的人,同時也是個花心大蘿蔔,他身邊的女朋友足夠開一個奧運會。

我跟他們每個月至少有一次聚會,看看大家的近況。沙士後有一段時間我沒工作,綺珊就向公司要了一星期大假,跟我到日本旅行。

大伙兒在武館練了一會武功,中午在飯堂吃午餐。飯堂同樣由我的家人打理,當我把飯菜從廚房端出來時,金鋒第一個走來說要吃﹕「看起來很好吃呢!」

我笑了笑﹕別說好說話了,都是姨媽做的菜,你從小就吃。

金鋒嘻皮笑臉的說﹕「可是由月影親自端出來的飯菜,感覺上特別好吃!」

綺珊忍不住笑起來﹕「金師兄你啊!女朋友一大堆還不夠,經常捉弄小師妹。對了,今天曾師叔會帶他的徒弟回來武館,商談下星期的武術表演,再過一小時便會來到。」

金鋒邊起勁的吃著飯邊說道﹕「又是那個曾師叔嗎?我最怕看到他那個入室大弟子。」

我們武館的曾師叔是武館的創辦人之一,但我從沒見過甚麼入室大弟子。

綺姍笑笑﹕「人家的入室大弟子長年不在武館習武,而是住在曾師叔的祖屋堙A武功了得,曾師叔很偏愛他就是了。」

金鋒扁起嘴說﹕「那入室大弟子裝得很酷的樣子,問他做甚麼工作,他支吾其詞。」

綺姍認真的點頭﹕「最討人厭的,還是他跟金師兄切磋時毫不留手,一拳一掌就把金師兄給打敗。」

這時金鋒滿尷尬的要綺姍不要再說下去。不會吧?金鋒身為武館的大師兄,入門已達廿年,為武館和個人贏過不少國際武術賽事,連腿也沒用上就能打敗他的人,真算是個高手呢!可是,他們現在說的,卻是個住在曾師叔祖屋堙A武功了得的入室大弟子嗎?

吃飽後,我在廚房跟姨媽洗碗時,忍不住問姨媽關於那入室大弟子的事。

姨媽慈祥的笑道﹕「那個入室大弟子外表真的很酷,一點也不會笑,是個很不討好的男孩子。當他一拳一掌便把金鋒打敗後,卻又很謙卑的說句「承讓了」,是個很有趣的孩子。」

住在曾師叔的祖屋堙A武功了得,外表很酷不討好,卻又很謙卑的入室大弟子?這讓我想起李家堛漸t一個看護 – Rico。我搖搖頭,太傻了,怎麼會突然想起他呢?

館堛漱j廳突然很熱鬧,我想是曾師叔回來了。姨媽跟我一同到大廳。這時曾師叔正帶著他的入室大弟子走進來。一年多沒見曾師叔,他卻仍然氣息很好,集武的人果然不一樣。跟在他身後的入室大弟子卻嚇了我一跳。

入室大弟子竟然跟我笑笑,然後又裝得很酷的模樣。當然,他跟我的微笑,讓金鋒看到了。他問我怎麼回事,我裝作聽不到。

曾師叔跟我姨丈商談下星期的武術表演時,我跟綺姍、金鋒和眾師兄弟在偏廳跟入室大弟子閒聊。金鋒問他怎樣稱呼,他終於開口說﹕「我叫程日朗。」

綺姍﹕「叫日朗嗎?跟我們的月影簡直天生一對。」

綺姍說罷,我跟日朗不約而同的把茶吐出來了 都吐到金鋒身上去。

金鋒叫道﹕「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做?很髒呢!」他叫著走進洗手間清理一下。

大師姐這樣說,我們很難為情呢!我說。日朗只垂頭笑了笑。

綺姍﹕「日朗上次來的時候,打敗金鋒後也沒笑過;這次見到月影,卻開口笑了。」

日朗真不像你們說的難相處啊!我打趣的說。

綺姍想了想﹕「原來是垂涎我們月影師妹的美色嗎?」

日朗尷尬的搖頭﹕「不…不是這樣子的。我只是認識月影…師妹而已。」說到師妹,他又笑了笑。平日又不見他笑,這時有甚麼好笑的?

這時金鋒已從洗手間走出來。大家的目光即時向我望來,我想了想才點頭說道﹕日朗他跟我是同事。

程日朗,住在曾師叔的祖屋堙A武功了得,外表很酷不討好,卻又很謙卑的入室大弟子,竟然就是跟我共事的Rico

晚上7時多,是時間回去了。金鋒說要送我,Rico卻很直接的跟他說﹕「我跟月影師妹要回去工作,我送她回去就可以了。」

金鋒跟在我們身後﹕「反正我想出去走走。」

Rico按了手上的遙控﹕「可是我的跑車只有兩個座位,而且我們工作的地方,不方便外人進入。」Rico替我開車門,我怎麼可以拒絕他的好意。跑車絕塵而去時,我彷彿看到金鋒不太高興的樣子。

Rico開了音樂,竟然是我喜歡的韓劇歌曲﹕「我知道妳平日喜歡看韓劇,昨天經過唱片店就買了。」

我望了他一眼,沒想到平日裝成很酷的他,竟然有留意我的生活習慣﹕我卻沒想到,你竟然是我們武館的弟子。

控著鈦盤的Rico很酷的說﹕「我很小的時候,雙親離世,是曾師傅他收我為徒,一直照顧我成人。聽你的師兄師姐說,你的姨丈也是武館的師傅。」

我知道曾師叔收徒弟的要求很高,他會收Rico為徒,除了他的身世可憐,一定因為他天資聰敏,筋骨很好,甚至有資格成為武館的下任繼承人。

回到李家大宅,才晚上730分,Rico問我要不要去散步,我說沒所謂。我們在李家的後花園漫步,這天的Rico跟平日的很不一樣,可能因為他有了笑容的關係,原來加上笑容的Rico,也算是個俊朗的男生。

9時前回到李宅,我洗澡後回到可怡的房間,可怡笑著跟我說,今天李子康跟她和志豪到了會所,可怡在會所大廳演奏鋼琴。

可怡抱著李子康送她的熊娃娃,紅起臉蛋笑說﹕「爸爸說會所經理很喜歡我的演奏,下星期邀請我到會所做表演嘉賓。」

我拍拍掌﹕可怡真了不起呢!年紀小小便已是鋼琴高手。

「因為媽媽是個鋼琴演奏家,我未出生,已開始接觸鋼琴。」雖然可怡只有5歲,說話卻很成熟。說起她去世的媽媽時,更有種悲傷的愁緒。

為了不想延續可怡悲傷的感覺,我把話題帶開﹕下星期的演奏,我可以去看嗎?

可怡笑笑﹕「真的嗎?月影姐姐會來看私的演出嗎?」

我點頭﹕可是那是個高級私人會所啊!不知道我能不能進去會所。

那個會所是上等人仕的專用會所,有錢也未必能買個會藉,要有知明人士推薦才可入會呢!

可怡拍拍心口﹕「我要爸爸替月影姐姐加個會藉就可以了。」

沒想到可怡是說真的。

 

這天李家要外出吃晚飯,當李生跟孩子們開心的聚餐後,正準備回家時,一群穿上西裝的男仕突然向我們走來,其中一名男的一手便想把可怡抓走。

我當然不會讓他得逞。只見Rico很敏捷的帶李生父子上車,剩下我和可怡 (竟然不理我和可怡,還真有點可惡!)3名西裝男向我衝來,我雙手抱起可怡,踢了數腿,把眼前的一名西裝男踢到地上去。旁邊的兩名西裝男向我跑來想要搶可怡,這時Rico在我身旁出現,一手把可怡抱進車後,又回來替我擋住那兩名西裝男。我跑進車子堙A司機即時駕車離去。

我望著還在跟西裝男糾纏的Rico,李生抱著子女說﹕「先回大宅,我會通知Rico自行回家。」

這就是我被聘用的原因 我在自家的武館習武20年,放棄當護士後,做了半年保鏢,然後便被公司安排到李家當可怡的私家看護及保鏢,負責照顧和保護可怡的人身安全。我卻沒想到,跟我同是保鏢的Rico,竟會是我的同門師兄。

這時的Rico應該沒大礙,因為西裝男的目標是李家一對子女,李家一等人離去後,Rico對他們來說也沒甚麼價值,為免被警察拉走,他們應該不會糾纏很久。

回李家大宅後,李家彷彿進入高度戎嚴,大宅內外都是護衛。

我有點擔心Rico,他的責任只是保護李家少爺李志豪,當可怡也安全後,剛才根本沒必要來為我擋駕。可怡在睡房入睡後,我很不安的在李家大廳等了個多小時Rico才回來,原來他手臂受傷了。

我帶Rico上客房替他療傷,Rico的手臂受了刀傷,當我替他消毒時,他卻沒亨一句。只是當我的手機響起時,他望了我的手機一眼。

是姨媽給我電話,問我這星期會不會回武館。我說要下午才回去,因為早上要到會所看可怡演奏鋼琴。

掛線後,Rico向我問道﹕「這星期天妳也會到會所嗎?」

我抽邊替他包紮傷口邊點頭說出可怡演奏的事,然後我問他﹕星期天你也會去吧?」

Rico點頭﹕「志豪說可怡帶月影姐姐去看她的演奏,他也要帶我去陪他吃點心。志豪說會所的點心都很好吃,但不能外帶,所以要帶我去吃。」

包紮好手臂的傷口後,我用三角巾替Rico固定好手臂﹕沒想到Rico師兄是個貪吃的傢伙,但現在有傷在身,要戎口。傷口處理好了,記著別濕水,每天要清洗和消毒一次。

我在收拾急救箱時,Rico按著手臂說﹕「包得真好呢!果然是個註冊護士。」

我偏過頭去笑笑﹕怎樣也好,這次要不是你來替我解為,受傷的人就會是我。謝謝你。

Rico搖頭﹕「我保護妳是應該的。」說時他用沒受傷的手按到我的頭頂上﹕「你可是我的師妹。」

Rico把我當成小孩子般撫摸我的頭髮,我說很晚了,要回去陪可怡。

 

Rico筋骨真的很好,沒到3天時間,手臂的傷便復原了。這3天堙A我每天替他清洗傷口,消毒後再重新包紮。每次包紮時,Rico總是靜靜的望著我,然後又是用他沒受傷的手撫摸我的頭髮。

在李家吃過晚飯後,可怡跟志豪在偏廳玩遊戲,通常我跟Rico都會一起參與。當兩兄妹玩得高興時,志豪突然向我問道﹕「月影姐姐明年也會去會所嗎?」

我點頭﹕去聽可怡的鋼琴演奏啊!Rico哥哥也會一起去。

志豪笑笑﹕「Rico哥哥說月影姐姐是他的師妹,那麼不就跟我和可怡一樣嗎?」

Rico竟然把這種事告訴志豪。這時Rico撫摸我的頭頂﹕「我把月影姐姐當成我的妹妹啊!」

可怡笑說﹕那麼你們小時候有沒有一起洗澡?我小時候跟哥哥一起洗澡玩泡泡呢!說罷志豪和可怡就拖著我和Rico到李宅的大澡堂。

說是澡堂一點也沒誇張,這裡中央有個足夠十個成人一起浸浴的大浴池,但浴池很淺,只有2呎深,想是為兩位小主人而設。但平日我們都在他倆的主人套房洗澡,從沒到過這裡。

大浴池四周放滿小童洗澡的小玩意。可怡和志豪在更衣室換過泳裝後,著我和Rico也換泳裝。在更衣室堻熊M放著新的泳裝。

我穿了兩件裝的紫色泳裝,Rico穿了深藍色泳褲和白恤衫。

Rico望了我一眼便說﹕「我們只是來玩泡沫。」

我對自己的身材很有信心﹕這樣子穿有問題嗎?

Rico笑笑﹕「妳穿得很性感呢!」他說罷,我便感到雙臉滾燙燙的﹕他們在開始玩了。

志豪在浴池放滿水和泡沫,可怡把泡沫塗在身上,我學她把泡沫往身上撥,也撥到Rico身上。Rico被我撥到全身都是泡泡,他笑著把泡沫撥到我頭上去。

志豪和可怡可玩水槍,我和Rico玩泡沫玩得比小孩子還要忘形。我不小心踏到泡沫上滑倒,Rico伸手抱著我的腰,他自己卻也站不隱,跟我一起跌倒在一埋軟綿綿的玩具上。

Rico伏在我身上,他抬起頭跟我對望﹕「沒有受傷吧?」

我搖頭﹕你的身體,很重呢!我說罷,Rico才站直身體,伸手扶我站起來。

志豪和可怡沒留意到我們滑倒了,倆人現正在浴池浸泡沫。

Rico看看他的潛水錶﹕「已經晚上10時多,要睡覺了。」他走到浴池把志豪抱起,然後到水池清洗,可怡跟我到水池旁沖身。這時整個澡堂都是白色泡沫,像極是冰天雪地。

走出澡堂,站在澡堂外的傭人已自動走進澡堂善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