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E D O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我在一所位於慈雲山的超級廣場當EDO

這剛好是某餅乾的牌子,但我不是這牌子餅乾的代理人或推廣員。

我是店舖婺g理的秘書 - Executive Department Officer,簡稱EDO

秘書,負責店舖的文件往來及人事工作等。我的經理姓袁,是慈雲山店的總經理。袁經理是慈雲山店的負責人,也是總寫字樓跟店舖之間聯絡的最有效渠道。

上星期才剛上任的店舖副經理-Pat Lee,是個外表友善、有點胖的單身男子。他的樣子和行為都有點滑稽,不曉得會是個怎樣的經理。

超級廣場分四大部門﹕

    濕貨部,主管Marco負責管理魚、肉、菜三大部門。

    乾貨部,分為「食品部」和「非食品部」。主管Ben,很能幹的樣子,

            外貌很年輕,其實已有多年超市工作經驗。

    日常食品部,包括新鮮麵包、鮮奶、雪藏食品等。主管Andy入行二十

                 年,是個很有經驗的主管。

    飲食部,包括熱、炸檔、壽司和麵包部。主管Kenny是個心思細密的

            人,廚師出身,憑著工作經驗和人際關係晉升到這職位。

最後,當然少不了最後把關的 收銀部 主管-嬅姐。她處事很圓滑,機靈過人,偶爾會說是事道非。

慈雲山超級廣場開店5年,當年我被僱用後,第一天上班時,這裡還只是一個地盤﹕四處都是鋼筋、石灰、木材。那時候我們到過其他店舖,學習如何管理一間超級廣場。實習一個月後,再回到慈雲山店,想不到它已變成一座現代化的建築物。

大堂的雲石地板光亮得耀眼,十米闊的入口用金黃色的布條裝潢得閃閃發光,一排12座全新的紅色收銀櫃台架在入口前,100架大小型購物手推車、200個購物籃,整齊的放置在入口左邊。

右邊最尾一台收銀櫃台對面是辦公室。為保安理由,如沒有特別理由,只有主管級以上職員能進入辦公室。而我每天辦公的地方,就是200呎辦公室內,面對著辦公室入口的一張4呎辦公桌,桌上放了座兩文件櫃和一台電腦。多格文件櫃堜髜’U式各樣的申請書,三層文件櫃的底層放了全超市同事的更期表、調更及請假資料,中層是準備處理及輸入的文件,最頂層是經理和各主管給我處理的文件。經理的6呎豪華型加強版辦公桌就設置在我身後,他的超巨型座椅後還有一扇落地大玻璃窗,坐擁無敵大「山」景。

在我到其他店舖實習的這段日子堙A我清楚明白平日經理跟我相處的時間並不多,因為他要輪班工作,假日不能休假;我只是個駐舖秘書,一星期工作五天半,公眾假期休息。

當年慈雲山還沒有開設其他超級廣場,所以我們開張頭4年的毛利率達30%。當時總公司十分重視慈雲山店,給我們很多人時 (man hour) 和資源。

4年過去,香港兩大超市集團看好慈雲山的前景,紛紛在本區投資業務。為了增加市場佔有率,他們不惜功本展開減價戰。這一年以來,慈雲山店的業績轉盈為虧,聽說要是這個年度再虧損下去的話,公司便會放棄慈雲山店,我們各同事會被調派到其他超級廣場工作,甚至被譴散。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我們已自行減了百分之50的人時,一個人要做以前兩個人的工作,這樣才保住了慈雲山店。

 

Kenny跟我感情很要好,雖然他已結婚10年,而我們從不承認是情侶,同事卻總喜歡把我和他說成是一對。

這天早上只有我和Pat Lee在辦公室內工作,他在經理的辦公桌上悠閒地看報紙,我在辦公桌前準備後天貨場轉價的價錢牌,價錢牌逢星期四轉一次。

當我們全神貫注在工作時,Kenny突然走進來﹕「曉諭,下班後我有話跟妳說。」

在咖啡店等啊!我說。

下班後跟Kenny在咖啡店見面,他跟我說了驚為天人的話﹕「Ben很快會到寫字樓工作,我將被調職到乾貨部當主管,廚房阿昌會由主任升為主管。」

我是有點驚訝﹕你做乾貨嗎?

Kenny認真的點頭﹕「因為Ben多年來管理不善,令乾貨部業績下滑,貨倉存了很多壞貨,所以新來的副經理提議作出內部人手調動。」

副經理?我說﹕你是說Pat Lee嗎?

「嗯。」Kenny突然握著我的手﹕「妳考慮的如何?」

我心頭跳得很快﹕你是說哪起事情?

Kenny深情的望著我﹕「做我Kenny Ng的情人。」

我把手縮回﹕已經說過不行啊!跟你在一起是很開心,可是你有太太啊!

Kenny﹕「我就是因為喜歡跟妳在一起,就是因為我有太太,所以才要妳做我的情人。我可以為我們租一間屋,妳喜歡的話,我也可以再買一間房子,我們可以為我們的新居佈置,一星期至少3天我會過來陪妳。」

我不好意思的問他﹕其實這些年來,你Kenny Ng有過多少情人?

Kenny豎起一隻指頭﹕「鍾曉諭會是第一個。」

我把咖啡咕嚕咕嚕的喝下去﹕還不是呢!說罷我便離開咖啡店。

 

還有一星期便過農曆新年,公司的工作量和營業額亦將被推至顛峰,所有員工的休假大都被壓後。忙過農曆年後,大家便可以稍息,等待復活節的來臨。

Pat Lee剛被調到慈雲山店當副經理。上任還不到1個月的他,不獨把Ben送上寫字樓,由Kenny取締,還竟然向總寫字樓申請,替我招聘一名助理,主要替貨場打價錢牌。Pat向公司申請一張電腦桌,放在辦公室的角落,然後把我的電腦安裝在電腦桌上,讓助理小姐可以專心做價錢牌和處理人事工作。

Pat本身很年輕,今年才36歲,但他總覺得我不夠成熟,可能是因為我比他年輕10年的原故。我為人率直,他調來後總擔心我在公司闖禍,所以一有機會便會向我訓示一番,我明白他的好意,但他似乎過份把我當成是個小女孩,其實我已然是個成年人了。

因為乾貨主管的調動,近來貨場有點混亂。Pat曾跟我說,他希望寫字樓的工作都交給我處理,他自己會花多些時間在貨場上。為要實踐他的計劃,他把自己辦公桌上的個人電腦,移到我的辦公桌上。從此,我會替他看電郵、發電郵和完成各式各樣的報告。

年三十朝早,由Pat負責返早更。早更經理有很多任務,比起「恐龍危機」內的主角還要繁忙。首先要監督貨場運作。超市開店時間為早上730分,經理必須於這時間前回到公司。早上開店時,店內的零錢只足夠有兩部收銀機運作。915分出納部同事從銀行回來,經理要協助開夾萬,當然經理必須謹記十數個密碼。

Pat忙到早上11時才有時間停下來,這時我在看電郵,他站在辦公桌前執拾桌面。他是個很有條理的人,經常執拾地方。受到他的感染,我也會經常清理好自己的辦公桌,因為他的個人電腦設在我的辦公桌上,他會經常坐我的位置。

 

有一次,清潔嫂嫂跟我說了以下的話。

一天Pat休假,清潔嫂嫂看到我在抹辦公桌,她竟然跟我說﹕「昨天李經理替妳抹過了。」

甚麼?李經理他替我抹桌子?我驚訝地問道。

「每當李經理值夜班時,他都會抹辦公桌。他抹過自己的辦公桌後,會走到妳的桌前順便替妳抹。」嫂嫂說。

沒想到一個經理,竟然會替他的秘書抹辦公桌。其實我偶爾也會看到Pat替其他主管執拾抽屜,外間對他「暴君」的稱號,會否太狠了?

 

因為我妹妹的關係,我參加了一個急救班。她總喜歡參加各種活動,說要認識男朋友。她跟我一樣做零售,但她工作的地方只有女孩子。我的公司較多完化,也造就了很多對情人和夫婦。

急救班的導師 悅宜 是個可人兒,跟我妹一樣才24歲,卻已是急救隊隊長。我們問過悅宜有沒有男朋友,她紅起臉說還沒有,但已有心儀的對象。像她可愛又能幹的可人兒,只要她開口,誰他會甘願當她的護花使者吧!

 

年初三,Pat下午才上班。為免阻礙他工作,我於上午完成需要使用桌面電腦的工作。下午我在辦公室一旁的電腦桌上製作貨場用的價錢牌,逢星期四轉價一次。因為那不聽命令的助理總未能完成工作,而農曆年假她都休假,我只好親身去做。

這幾天我有點內感,Pat給我成藥,說吃了會好一點。

「其實,為何妳對Kenny會特別好?妳知道他已經結婚了嗎?」Pat趁我吃藥時問我。

我差點被藥噎住﹕我沒有對Kenny特別好啊!我對誰都一樣好。

「是嗎?」Pat暗咐。

年初四,已到了黃昏時候,我這天還沒有跟Pat碰過面。在貨場跟Andy踫面。

Andy跟我說Pat已有了女朋友,是Pat調來慈雲山店前那店舖的同事,還說Pat每次去旅行,她都會去,叫Ping,看起來跟Pat的年齡差不多,身型有點發福。

我還以為Pat會喜歡身型嬌小的女孩。Andy說想看的話,可以去Kenny的手機看,是他拍下照片告知其他同事的。

我竟然有點不爽,但其實跟我一點關係也沒關係。

 

早前Pat向公司申請一批對講機,是專為乾貨和收銀同事而設。超市的營運方式跟服裝店和電器店不同,他們的職員由推銷至收錢通常會提供一條龍式服務。

但超市是分開的,不同組別有不同的職員上貨架,收銀員是獨立的,上班時間只守在收銀機前收銀。當顧客對貨品有問題,而收銀員又未能解決問題時,便需要即時找有關同事協助處理。有了對講機,大家便可節省很多尋找同事的時間,從而更有效的為顧客提供服務。

為了給對講機充電,Pat在辦公桌上放了3個充電器。他桌下的拖把已插了電腦和電話充電器,Pat找來一個拖把插對講機的充電器。拖把看似多年未被使用,電線已纏滿灰塵和膠紙造成的黏液,以他有點潔癖的性格來說,應該會覺得很髒。

翌日是Pat的休假,我向肉部借來WD40潤滑劑,打算把拖把抹乾淨。開始時有點不知所措,跪在Pat的座椅旁,帶了垃圾桶,拿著沾了WD40的抹手紙,看到拖把那兒髒便抹那兒,後來是從頭到尾抹一次,最後花了半小時才把拖把的電線抹得像雪般白乾淨。抹擺再用繩子把拖把的電線扎好,站起來時腰有點酸,但一想到Pat明天回來看到乾乾淨淨的拖把時,他一定會很滿意。

這星期四,經理們不是上總寫字樓開會,就是放假;主管們不是放假,就是中午便下班。在收銀主管也在放大假,收銀員工不足及無監管的情況下,下午3時起超市便開始有人龍。其實由午飯後開始,我已在貨場協助乾貨部上貨,因為他們嚴重人手不足。上貨期間,我發現很多奇怪的價錢牌,例如「各款 $7.9」、「皇朝 -各款 $10」、「三養-各款 $18」,這種無視介紹商品內容的價錢牌,要是被高層發現,Pat便不得了。而製作這些不負責任價錢牌的,當然又是那個無用的助理。還要多得那班乾貨職員協助,把這些不合格的價錢牌上架。

面對這些不合格的價錢牌,和大量的顧客,我當然是先做生意。明早非處理這批價錢牌不可,因為總寫字樓已通知我們,某大供應商會於明天到店巡視商品的售賣情況。既然有大供應商的職員到店,高層們亦可能會出現。

星期五朝早930分,我接到助理小姐的電話,她告訴我她剛起床,這是她2月份第4次遲到,可見她對這份工作的重視和投入程度。

她的工作有其他主管處理,反而是我今早730分已回到公司巡視貨場,結果被我一口氣找到30多張有問題的價錢牌。有些是內容不清晰,有些是過了推廣日期,9成是乾貨部的。說到是助理小姐的責任,其實上牌的乾貨部同事、甚至主管責任更大。明知道價錢牌有問題,也不去重新製作,還掛上貨架上;至於過期價錢牌更是他們沒有定期更新,令部份已降價的賀年貨品未能有效地達到清貨的目的。

到我把所有問題價錢牌重新製作及更新後,已是10時多,這時助理小姐才回到公司。我還沒時間跟她交代價錢牌的事宜,總寫字樓又有電郵,要店舖做下期嬰兒食品節宣傳單張的最後檢視,以確保單張內的商品於嬰兒節期間不會出現缺貨情況。

完成報告後,已到了午膳時間。助理小姐告訴我她今天中午下班。反正沒甚麼工作,我也沒時間理她。午膳後大供應商已到店,剛巧總寫字樓所有的最高層竟然也在午膳後出現。他們帶同相機到貨場拍下有問題的地方,例如阻塞走火通道或行人路、貨品陳列錯誤或凌亂、存貨過量或過少、貨錢牌使用錯誤或過期。

Pat下午回到公司,我告訴他高層們全在貨場,他問我是那位高層,我答”ALL”,他才懶洋洋的說「沒所謂」。這時袁經理從遠處走來跟他說﹕「所有高層們現在都在貨場!」Pat才稍為醒神的回應「知道了!」

到我把載滿問題和過期價錢牌的文件袋交到他手上,告訴他這些都是我今早從貨場撿回來的,他才如夢初醒﹕「這些價錢牌要是還在貨場,一定會被拍照!」

他想了想才擺出右手﹕「把文件袋交給我。」有關那些價錢牌,Pat應該會於星期日開會時,要乾貨部主管就這些價錢牌給他合理的解釋。

我把文件袋交到他手上﹕「我今早已重新製作和更換正確的價錢牌。」

Pat沒說甚麼,只是焦急地走出寫字樓,我想他是到貨場巡視一下。Pat不會像袁經理般,喜歡當面讚人和罵人。今早袁經理問字,他問嬅姐,結果兩人都寫錯字。我看在眼內,實在不想身為一個經理,竟然寫錯字,我只好寫給他看。他果然跟我說﹕「Good!」

可是嘛,我又不是狗。

 

昨日Andy又請病假,病因是睡得不好,扭傷頸部。上次已經試過扭傷腳而沒上班,這次令Pat更是生氣。他黑起臉的,我跟他說甚麼,他也是生氣似的回應我。Pat就是這種人,開罪他的人是主管,他卻喜歡找身邊的人來出氣。

3月份的工時很短缺,閒日的夜更都只有一名主管,同事不是放假就是短更,中午便下班。星期五Pat返夜更,辦公室更是冷清。他中午12時回到公司,早更的主管已經要下班。當我中午到貨倉工作時,竟然看到Kenny在,他今天應該是休假的。

我走到Kenny身旁﹕你今天不是休假嗎?

Kenny滿桌子工作的回應我﹕「Andy病假,我回來替他跟進工作。」

“ Andy只是扭傷頸,昨天已經是病假了,今天也是病假嗎?

「他真奇怪,病假也不用通知其他同事。」Kenny說。

我問他﹕他沒通知你,你怎麼知道他今天也是病假?

「他今天返早更,你有見過他嗎?我是因工作而致電他,他才告訴我,他今天病假。他今天沒通知你們嗎?」

回到寫字樓,我有點膽怯的走到Pat身旁﹕你應該知道,今天Andy也是病假吧?

Pat搖頭﹕「不知道,Andy沒致電給我。」

我也是剛才在貨倉遇見Kenny,他告訴我的。

Kenny休假也回公司工作嗎?不錯啊!」Pat黑起臉地稱讚KennyPat從來不會讚揚我,連黑起臉來稱讚也沒有,果然是對我特別嚴厲。

我回到座位坐下,抬頭一望更紙才發現﹕其他主管都下班了嗎?

Pat望了望﹕「剛才他們都沒有去午膳,應該是短更,都下班了。」

那麼下午的寫字樓,只有我和Pat

突然間,我覺得寫字樓很靜。我在打電腦,Pat在看報紙,他把報紙豎直來看,就像戲劇娷レ麂蚆袪}耳目,靜靜地監視別人一樣。Pat背後落地玻璃窗的陽光,把他的影子照射到半透明的報紙上,我和他就隔著這薄薄的報紙,到底他在想甚麼呢?

我瞄了Pat一眼,發覺原來他也在報紙的縫隙看我。

「這裡寫今晚會轉冷,只有10度。」Pat說。

今早有21度呢!我回應他的話,因為寫字樓真的太靜了,我們應該談話。

Pat很專業的向我講解﹕「當一道冷風吹過來,跟暖空氣會合,便會形成暮和雨,氣溫也會急劇下降。」

那麼要添衣服啊!

然後Pat開始讀報紙給我聽。我一邊聽Pat讀報,一邊靜靜的打電腦,然後貨場的同事又來找我打價錢牌。

下午2時多,採購員到店巡視。他們每次來都隨便亂坐人家的位置,佔用人家的電腦,真的很討厭。

我見Pat正忙著招乎他們,而我今天345分便下班。我取回手袋便靜俏俏的離開寫字樓。Pat被採購員圍著談公事時,瞄了我一眼,但我沒上前跟他道別。

4時下班,我妹相約悅宜來吃下午茶。本來我提議到九龍吃,悅宜卻說想到美食廣場。到了美食廣場,點餐後悅宜一直都左顧右盼的,彷彿在找尋甚麼。

我妹問她﹕「悅宜,妳怎麼心神彷彿的?我們跟你說甚麼,妳也無暇回答的樣子。」

悅宜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但我真的很想見他。」

我有點驚訝﹕他?就是你心儀的男孩嗎?

悅宜登時臉蛋紅了﹕「你們別這麼大聲,我怕被他聽到了。」

我四處張望﹕你的他,在哪兒啊?我每天在這裡工作,怎麼都沒遇見過俊俏的男孩?

悅宜登起雙眼﹕「曉諭,你說你做零售,原來就是在這百貨公司工作嗎?」

我點頭。我妹說﹕「可能我姐會認識你喜歡的男孩,你就問問我姐啊!」

我也興致勃勃起來﹕對啊!我在這裡工作5年了,應該可以幫上忙。你跟他是怎樣認識的?

悅宜帶點喘息的聲線,娓娓道來﹕「那天是平安夜,晚上九時多,我一個人到超級市場購物。因為當時我手上拿著壽司和飲品,沒看前面的路,踏上了掉在地上的紙皮。就在我差點跌在地上時,他出現了,扶我一把。我被他握著手臂,當時感到臉頰滾燙燙的。當我站定身,定過神,才知道他是這裡的職員。他問我有沒有受傷,我差點不懂回應他,我知道,他就是我喜歡的人。」

然後你們有甚麼發展嗎?

悅宜點頭﹕「自此我經常來碰運氣,希望能遇見他。有時我會靜靜看著他在全神貫注地工作,有時我會以購買日本貨為名來請教他,他都仔細的向我講解。」

那應該是乾貨同事。會是阿希、鍾主管、還是張主管?是阿希還好,他只是有女朋友,男未婚女未嫁,悅宜還是有機會的。如果不是阿希就糟了,因為另外兩人都結婚了,而且有孩子。

他知道你喜歡他嗎?我問。

悅宜搖頭﹕「每次見到他,我也很緊張,緊張得連他的職員證也不敢望。到現在,我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

我問她﹕你連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便喜歡他嗎?還有他的為人,他的背景。要是他已然有了家室,那怎麼辦?

悅宜被我說得快要流淚了﹕「我只知道每次跟他說話,我的心臟便跳得沒辦法慢下來,我是真的很喜歡他。」說時悅宜雙眼突然瞪得很大,她用微弱的聲音說道﹕「是他…他向我望來,他走過來了!他見到我!怎麼辦?」

我們瞧她所說的方向望去,果然是他,他正帶著微笑昂然向我們走過來。

悅宜害怕得躲在我妹身後,我踏前一步,他在我跟前停下來﹕「曉諭,跟朋友來吃飯嗎?」

我不知所措的點頭﹕嗯。

「剛才那班採購員真是有夠失禮,他們每次來都隨便坐人家的位置。妳剛才下班時,怎麼沒跟我說一聲呢!」

因為剛才你被那班採購員圍著了,我不好意思走過來跟你說我要下班。

我跟Pat對望著,原來他就是悅宜朝思夢想的人。

我妹突然拉著我的衣袖﹕「姐你真的認識他嗎?他是誰?」

我點頭﹕對了!我還沒有替你們介紹。她是我妹妹,旁邊的是我們急救班的導師,悅宜。這位是超市經理,亦是我的直屬上司,Pat Lee

悅宜這時才走出來跟他握手﹕「我是悅宜。」

Pat望了她一眼﹕「妳,臉很熟。」

聽了Pat的話,悅宜帶點失望﹕「我經常來買日本食品……」

Pat點頭﹕「啊!是我們的客人!真是多得你的關照!」

悅宜垂下頭﹕「我只是你的客人嗎?」

Pat不知所以的﹕「沒想到你是曉諭的導師啊!曉諭她有時很冒失,也很善忘,多得妳照顧她。」Pat望向我﹕「妳們慢慢吃!我先去工作。」說罷他便走了。

Pat離開後,悅宜苦著臉望向我們,我妹安慰她﹕「雖然Pat對你沒印象,但至少現在妳跟他認識了,而且他又是我姐的上司,妳有甚麼也可以問我姐啊!」

悅宜不客氣的問我﹕「Pat結婚了嗎?」

還沒有。

「他喜歡甚麼?」

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悅宜,她聽得津津樂道,還說下次要約他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