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三國異域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第五回

第六回

第七回

 

    

朝早起來,正是風和日麗的一天,最適合外遊。我帶了便當和飲料,駕車到海灘走走。

因為是平日的清晨,海灘只有數名上年紀的泳客。我的車子在公路上繞了數圈,正打算停來往海灘漫步,車子卻「卡卡」的發出撞倒甚麼的聲音。

我停下車子查看,竟然看到一名男子躺在地上,是被我的車子撞倒了嗎?

我走近躺在地上的男子,不會是死了吧?但他身上沒有血,應該只是嚇倒吧?

我拍打他的身體﹕先生你還好吧?

男子抬起頭來望我﹕「我很餓,又口渴。」

我點頭,扶他在路邊的石階坐下,然後把我今早準備的便當和飲料拿給他。

男子二話不說便狼吞虎嚥起來。我趁這時候仔細的打亮他破爛的白色恤衫和牛仔褲,連鞋也沒有,在這種地方躺在公路上,而且餓了很久,會是偷渡客嗎?

想到這裡,我打算趁他在吃便當時偷偷溜走。

當我站起來準備走向車子時,男子卻把我叫住﹕「妳啊!打算就這樣子溜走嗎?」

我被他嚇一跳﹕才沒有!我打算多拿些飲料給你而已。我從車上拿來兩罐飲料,自己也沒好氣的喝起可樂來。

「妳叫甚麼名字?」男子放下吃完的飯盒問我。

阿月。我胡亂的說﹕你有沒有受傷?為何你會在這種地方?

「那妳又為何在這種地方?」男子反問我。

因為今天休假啊!打算來海灘走走。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啊!

男子伸出手來﹕「把車子借給我可以嗎?我有地方要去。」

可是……我話未說完,男子已拉著我走向車子。上車後,他發動車子,我開始緊張起來﹕你要去哪兒?我給你錢坐計程車啊!

「妳剛把我撞倒了,打算不顧而去嗎?」

所以我說賠錢給你去坐車看醫生。

「我現在有急事要辦,妳把車子借我用用吧!」

他把車子駛到清水淺一間樓房停下,然後他拖著我走上二樓。

我想問他甚麼,他示意我先安靜下來。

我跟他走到2樓的房間內,房內有一張床,他拖著我進去後,竟然把門關起來鎖上!

我很愕然﹕你打算怎麼了?

他脫去上衣,露出用碎布包紮著的胸膛,還在滲血,這時我才知道他受傷了。

他往床上躺下﹕「妳會換砂布嗎?」

我點頭。我在房間找來急救箱替他的傷口消毒,這才發現他體內有子彈!男子用火機把刀子消毒後交給我,我接過刀子替他挑彈頭。

男子苦笑﹕「看來我運氣還不錯,雖然我駕駛的戰機被擊落,受了槍傷,被迫跳傘逃生。我的主降落傘失靈,副傘打開後,我乘風向海灘飄去。在草叢降落後,我用衣服把傷口包裹住,以免失血過多。我沿著公路跌跌碰碰的走著,走了一天一夜終於遇上妳。」

難怪他說自己趕時間,原來要趕著治療。

我把子彈從他身上挑出來後,替他仔細消毒和包紮,他連哼也沒哼一聲,只是沉沉的昏睡過去。

他身上連證件也沒有,說是個駕駛戰機的人,又中了槍傷。我替他治療過後打算離去,他卻說了一句夢話﹕「金太妍,不要走。」

我被他嚇一跳。我爸爸是韓國人,但我自小跟隨在香港長大的媽媽在香港生活,知道我韓國名字的人不多,為何這個跟我素未謀面的男子會知道?

我呆坐在他身旁一會,還是先替他準備晚飯吧!要是我這時離去,萬一他病情有變可能會死掉。

我駕車到超級市場買米、蔬菜、罐頭和鮮肉,又買了些餅乾、飲料、日用品、藥物和急救用品。

回到樓房後,我走進廚房煮白粥,炒了些菜脯和碎肉。另外我準備些消炎藥,讓他醒來吃飽後就吃藥。

我把粥和拌菜端到2樓的睡房內,這時他剛好醒來。

「很香呢!」他從床上坐起來說。

我笑﹕是白粥、菜脯和碎肉,病人吃白粥是最好的。

「妳竟然在這裡煮食嗎?我已有3年沒回來,妳哪來的食材?」

去超級市場買就有啊!對了,既然你3年沒回來,為何仍然有水電?

男子吃著白粥﹕「自動轉帳啊!」

我跟他一起吃粥,這時天色已晚,他跟我說﹕「已經很晚了,妳到客房睡吧!」

我遲疑一會﹕可是,你認識我嗎?

「妳說了妳叫阿月。我就是阿日啊!」

我望著他,有點被耍的感覺。

吃飽後我餵他吃消炎藥,又檢查他的傷口。

明天早上我要替你洗傷口。

「會很痛啊!」眼前自稱阿日的男子說。

洗傷口會痛嗎?你在沒有痲醉的情況下挑彈頭也沒哼一句,洗傷口會痛嗎?

他苦笑﹕「挑彈頭時我沒哼一句,因為我早已昏厥過去。我還以為自己會死掉。」

我很懷疑的望著他﹕你真的會駕駛戰機嗎?

他點頭﹕「我是個軍人,正駕駛F-X戰機執行任務,可惜導航故障,我闖入中國範圍,受到不知名的槍擊,然後就用降落傘迫降了。」

開始進入我關心的話題﹕你也是韓國人嗎?所以你認識我?

他又是點頭,然後從褲袋拿出一張照片﹕「我叫朴時哲,這次任務是來找這名女子。」

我接過照片,照片上的不是別人,就是我!照片後用韓文寫著金太妍,難怪他會知道我的名字。

是誰要你來找我?

時哲站起來行禮﹕「我是空軍上校朴時哲,直接受命於空軍金總帥的指令,要盡快將金太妍小姐帶返韓國。雖然我受傷了,戰機又墜毀,但我總算找到妳。」

聽了他的話,我覺得事態嚴重﹕韓國要開戰嗎?

時哲點頭﹕「妳也知道,要開戰,就要把妳帶回去嗎?」

因為我身上藏了重要的東西啊!我把刀子架在左手臂上,準備劃下去,時哲卻把刀子搶去﹕「還不是時候啊!我們要盡快回韓國。」

我回家取了護照,跟媽媽說要去日本,然後我跟朴時哲到了機場,3小時後已登上飛往韓國的飛機。

在飛機上我有點不安,因為新聞上沒有戰機墜毀的消息,也沒聽過韓國開戰的消息,為何爸爸要急著要我回去呢?

朴時哲把我帶到秘密的空軍機地,見到10年沒見的爸爸,沒想到他已是空軍總帥。

爸爸帶我和時哲到一處洞穴,洞穴深處透出怪異的光茫。

這是甚麼地方?

爸爸皺起眉頭﹕「是兩星期前朴時哲執勤時發現的異變空間。」

我皺起眉頭﹕差不多是核試後啊!這空間通去甚麼地方?

爸爸搖頭﹕「我派過探子去查探,一星期已過去,一個都沒有回來,所以我要用那武器。」

因此你需要藏在我手臂上的鎖匙嗎?當年爸爸還只是空軍上校時,認識了在韓國留學的媽媽。一年媽媽誕下我,當時政局混亂,爸爸為了不讓強勁的武器面世,把武器的開動鎖匙藏在剛手臂骨折的我的手臂上。

而那武器,就是比光速更快的戰機。

「時哲會坐上比光速更快的戰機,駛往異變空間,找出空間的出現原因和封閉辦法。」爸爸說。

能比光速更快,自然能夠穿越時空。

可是,這只是個異變空間,而且在洞穴深處,有必要去管它嗎?反正再發射一次核彈,空間應該會關閉起來。

爸爸點頭﹕「原本只有2米乘2米的空間,現正以每小時2厘米乘2厘米的速度在擴大,而且速度好像有加快的跡象。照這樣子下去,韓國、甚至是全世界,遲早會被這個異變空間吞噬!如果再發射核彈,可能只會改變空間入口,而不能把入口封閉。最壞打算是,只可能從異變的另一方發射核彈來封閉空間。」

我很驚訝﹕這不知名的異變,需要你們空軍秘密派員進去調查嗎?韓國政府沒有其他專才了嗎?

爸爸苦笑﹕「這種事,不能向外公佈,除了派員調查,還可以怎樣做?」

我把手臂遞給時哲,他替我打了一支麻醉藥,然後用燒紅的刀子在我手臂上劃了一道,把戰機的鎖匙拿出來。他替我包紮傷時,爸爸正用鎖匙發動停泊在洞穴旁的戰機。

時哲走到戰機旁﹕「總帥你不能去!你進去後,誰來指揮大局?」

爸爸﹕「我不能再讓你們去送死,自己卻坐視不理!」

我走到他們身前﹕那麼就讓我和時哲去吧!我是個歷史學家,要是空間通往古代,我至少看得明白古文。

就這樣子,我跟時哲用戰機闖進異境,展開我們的旅程。

 

在韓國境內出現異變空間,而空間更在不斷擴大,相信很快會把地球吞噬。身為空軍總帥的爸爸為了藏於我手臂上的戰機鎖匙,而命令他的空軍上校朴時哲把我從香港帶到韓國。

身為歷史學家的我,一直很想穿越時空,到其他時代進行研究。我跟時哲坐上比光速更快的戰機,往異變空間出發。

戰機以快於光速的速度闖進發出怪異光茫的異變空間,我受不住振盪,很快便陷入昏迷狀態。醒來時我身在帳篷內,穿著奇怪的時哲坐在我身前喝湯。

這裡是甚麼地方?我感到寒風刺骨。時哲把湯遞給我。熱湯很香,我喝了一口,身體頓時暖和起來。

這是甚麼湯?

「野菜煮野兔湯。」

不會吧?難怪時哲喝得面紅耳赤。

我望望自己的衣著,跟時哲的一樣奇怪,都是古代的衣裳。

你別告訴我,異變空間真的是通往古代的通道?

時哲無奈的笑﹕「我把戰後駛進異變空間後,就看到一片綠田園。我把昏厥的妳抱到帳篷內,然後把戰機藏起來,再到附近村落拿了些衣服和食物回來。我在村落逗留一會,發現我們現正身在三國時代,而且是三國鼎立前。」

我們身在三國時代?你憑甚麼去肯定?你遇到劉備或曹操嗎?

「還沒有。但我們身在草廬。」

草廬?不就是三顧草廬的草廬嗎?

諸葛亮在嗎?我興致勃勃的問。

時哲笑笑﹕「在。」

那麼他在哪兒?

「他在跟諸葛謹上山區採藥。」時哲說﹕「諸葛謹很快要到江東替孫權打江山。」

孫策被刺身亡後,周瑜扶助只有19歲的孫權打理外政事。周瑜推薦魯肅給孫權,魯肅則推薦諸葛謹。諸葛謹到江東後,孫權視他為上賓。

比起諸葛謹,世人的著眼點多落在諸葛亮身上,他雖然只是個村夫,過的都是樸素生活,不過很快,劉備會三顧草廬,諸葛亮會將他的才學盡展,而且名垂千古。

時哲用儀器探測著,我走到他身旁﹕怎樣?有甚麼發現嗎?

時哲拉高儀器的天線﹕「還不太清楚異空間的原理和結構。」

對了,你說諸葛亮會是個怎樣的人?

時哲笑笑﹕「孔明是個智者。」

隔天早上魯肅的使者到來,說要我跟他回江東。

不知道甚麼原因,來到三國後,時哲成了諸葛亮(字孔明),我成了他的兄長,諸葛謹(字子瑜)

臨出發前一晚,時哲煮了很豐富的一頓飯。

「金太妍,妳去東吳後要小心。」時哲認真的說。

我點頭﹕我真希望快點查出真相,然後回去現代。

時哲握著我的手﹕「回去後,可以跟我發展嗎?」

我面紅起來﹕怎麼突然說這個呢?

時哲沒說話,突然擁我入懷。

我靠在他懷堙C今天我們還可以坐在一起吃頓飯,明天起,我便要到江東做謀士,身為諸葛亮的時哲,不久亦會成為劉備身旁的軍師。希望蜀吳開戰之前,我跟時哲已完成任務回到現代。至於交往一事,到時再說吧!

 

到了江東,每晚孫權與將軍和一眾食客一起相討國事。我跟大伙兒的意向一樣,主張靠攏袁紹,當然我知道周瑜和魯肅主張靠攏曹操。

坐在孫權左邊的是左都督周瑜,右邊的是右都督程普。歷史很少記載,原來程普持著自己是老臣子,一直看不起周瑜。周瑜卻很謙卑,氣量很大,每每被程普執問和指責時,周瑜都吞聲忍氣,還會給對方說下台階。

說到周瑜,字公謹,14歲時已放眼天下,棄文從軍,由書生蛻變成儒將。《念怒嬌》短短數句,道盡周公謹精彩絕倫的生平事蹟娶小喬,戰赤壁﹕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席間大家醉意漸濃,我要到戶外小解。就在我步履站不穩之際,差點倒在地上時,周瑜剛好我在身前出現。

「子瑜兄,你還好吧?」周瑜扶著我的肩膀問道。

公謹兄?我望著周瑜,真人比歷史說的周郎更俊朗,更氣宇軒宏。這時他已有了小喬,是孫策死前,大喬把她許配給周瑜的,古籍也有記載﹕時得橋公兩女,皆國色也。策自納大喬,瑜納小喬。

我急忙把周瑜推開,腳步欄柵的去小解。回到宴席,將軍食客都走了,只剩下周瑜呆坐在一角吹蕭。周瑜除了熟讀群書,過目不忘,通曉兵法外,還精通音律。可是席後獨奏就太奇怪了。既已完席,為何不回去陪小喬?他們不是很恩愛嗎?

蕭聲突然停下,周瑜抬起頭向我望來。

我有些緊張﹕公…公謹兄。

「子瑜兄,你只會叫我的名字嗎?魯肅說你是個很有智謀的人,我才派他去接你來江東,扶助孫權。」說時周瑜拿起酒瓶喝起酒來。我知道周瑜是個不好酒色的人,為何這時卻在豪飲?

他大概想起孫策吧?周瑜跟孫策同年,視對方如親兄弟。孫策年慬26歲,大業未成便英年早逝,對周瑜來說當然是個重大的打擊。

周瑜嘆息﹕「與曹軍為盟只是權宜之計。今孫權雖盡得民心,卻要屈就於曹操之下。難道義父(孫堅)和孫策死後,真的後繼無人?」

我想要安慰他,不禁衝口而出﹕公謹兄無需擔憂,曹操樹大招風,袁紹定必攻打曹操。

周瑜有點驚訝﹕「子瑜兄為何有此推想?」

才不是推想,是歷史而已。

既然都說了一半,就把話說下去好了﹕剛才席間不是有一名食客陳震嗎?

「是啊!」

他現在應該已趕往北方向袁紹回報。袁紹得知孫策已死,曹操封孫權為將軍,

他定必大怒,很快便會出兵。

袁紹將派70萬大軍攻打官渡,這就是歷史著名的官渡之戰。

「子瑜兄是說,曹操會被袁紹打敗嗎?那我們靠攏曹操,不是很危險嗎?」

我搖頭﹕曹操並非等閒之背,就算曹軍單薄,我相信曹操會智取袁紹。那時候,我們亦應該撤回穩守江東,在鄱陽湖籌備水軍迎戰。

周瑜大惑不解﹕「子瑜兄說水軍?雖然我軍熟水性,但水戰必需要有堅固的戰船和精銳的水軍。」

我笑﹕公謹兄可重金禮聘有名氣的船匠回來,封官進爵,禮待賢士,他們定必對東吳忠心效力,做出最好的戰船。

周瑜喝了一大口烈酒笑道﹕「想我周公謹12歲時獨闖准江精舍,成為最年輕的門生,修讀兩年後毅然退學,14歲時我背叛家門出走,周遊列國,看透世情。遊歷至江東,遇上孫堅一家,成為東吳重臣。孫堅、孫策相繼英年早逝,孫權只有19歲時便要繼成東吳未完的大業。這些年來,我每天晨讀,熟讀兵書,但身邊連一個知己也沒有。今天有幸遇上子瑜兄,上天真的待我不薄。日後有請子瑜兄留在江東,與我一同扶助孫權,統一天下。」說罷他又跟我把酒暢談。

我們大喝一場,談論政事,不知不覺間在宴廳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