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香港小說網】主頁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擅自轉載
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

我是版主Danzo,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 請給我意見!!!

愛的拋接球

香 港 小 說 網
客 席 作 者

第一回

第二回

第三回

第四回

 

    

我叫呂穎怡,今年22歲,單身。父母正在大陸的某角落旅遊中,掉下我這個獨生女幾近一年。可以說,自我畢業工作後,他倆便如釋重負一般,用多年含辛茹苦儲下的積蓄,到東南亞四處遊玩,大有一去不返的意思。

杜程程 我小學和中學時期最窩心的同學。畢業後,我們進入同一家國際公司工作,她當會計部文員,我當營業部文員。

程程是個小美人,生長在少康之家,性格活潑開朗,甚麼活動也難不倒她,中學時期是多個學會的幹事,身邊更不乏裙下之臣;我只是個普通女孩,有點沉默寡言,沒有戀愛經驗,差點連一個男性朋友也沒有。我最大的成就,可算是中三時當過一年學校圖書館管理員。

不清楚為什麼,活潑好動的程程,會被安排到沉悶的會計部,而害羞怕事的我,卻被編到需要衝勁和交際技巧的營業部。我跟程程說過,一定是人事部不慎,把我和她的履歷表調換了。程程笑著跟我說﹕「只是當個文員,到那個部門上班也沒關係啊!只要有經驗,便可以往上發展。我不會甘心當一輩子文員的。」

程程就是個充滿理想的人。而我,只想安定的在公司工作,找一個喜歡我的丈夫,安穩地過一輩子。

我和程程21歲生辰的那一個月的某個週末 (程程是67日出生的,我是623),她找來一位很俊朗的男生,駕駛著私家車到公司大門前接載我倆下班,我初時還以為這位是程程的追求者或新任男朋友甚麼的。

登上車子後,程程便興致勃勃的問我﹕「妳記得他是誰嗎?」

這時我害羞地從倒後鏡偷望正在駕車中的他﹕皮膚幼黑的他,瞪著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竟然正向我望來!

「穎怡姐姐,妳還記得我嗎?」雖然他坐著,但可以看出,至少長6呎高的大男孩,竟然叫我「姐姐」?

我還來不及反應,程程已哈哈大笑起來﹕「妳對他,一點印象也沒有了嗎?」

我搖搖頭,突然在我腦海中浮出一個名字﹕杜子揚 比程程年輕兩年的弟弟。

「你是子揚!」我叫起來!當他聽見我叫出這名字時,便把車子停在馬路旁,興奮地轉過身跟我說﹕「對啊!就是我!我回香港了!」

整整四年沒見,現在的子揚,變得一點幼氣也沒有,長得很帥氣,看上去比我和程程還要成熟和穩重。

 

在中學認識程程後,也認識了她的親弟弟 杜子揚。雖然子揚年輕我們兩年,可是因為他長的很高大的關係 (15歲時已有170cm),而且跟程程長得一點也不像,當年跟在我和程程身後時,別人總誤認他是我和程程其中一人的男朋友。

雖然子揚跟程程長得一點也不像,開朗活潑的性格倒是沒兩樣。但他偏偏參與一項很少香港人會關心的運動 棒球。

第一次接觸棒球這名稱,是在學校圖書館,整理漫畫書時候的事。

日本有一位很有名氣的漫畫家,很喜歡用棒球當背景,出版了很多少年漫畫。

我差不多把他每一部作品也看過。看棒球漫畫,幻想自己是漫畫中的女主角﹕不獨聰敏美麗,品學兼優,而且總有兩、三個俊男纏繞在自己身旁……這一切一切,陪我渡過了我孤獨的少女生涯。

看似不現實的漫畫情節,觸目的男、女主角卻早在我的現實生活中出現。可惜的是,他倆是親姊弟。

為了打棒球,子揚在4年前到日本念國中,為的是要進入「甲子園」。

「甲子園」的正式名稱應該是「阪神甲子園球場」( HANSHIN KOSHIEN KYUJYO),於19248月建成,位於兵庫縣西宮市甲子園町1–82,是日本高中棒球界的聖地,更是職棒的主戰場之一,球場面積約14,700 平方公尺,全壘打牆高度為3.0公尺,可同時容納55,000名觀眾。

子揚在日本時,曾經在ICQ婺穨睇★L這番話﹕

    揚﹕只需坐阪神電鐵本線,在「甲子園」站下車,步行3分鐘便可到達

        「甲子園」!

    怡﹕我又不會去「甲子園」,你告訴我這個幹嘛?

    揚﹕如果有一天,我的校隊能出線「甲子園」,怡姐姐會來為我打氣嗎?

    怡﹕要看看我到時有沒有旅費。

    揚﹕怡姐姐來日本的話,我會照顧妳,請妳吃「甲子園」最有名的名產

        咖哩飯便當和串燒。咖哩飯還有可以買回家煮的禮盒裝呢!

    怡﹕你要送我咖哩飯便當禮盒裝,讓我帶回香港吃嗎?

    揚﹕妳喜歡的話,我當然會送給妳!

    怡﹕你送甚麼我也會喜歡吧!

 

沒想到,我還沒有到過日本甲子園,子揚已經回香港了。

我跟程程、子揚在金鐘某餐廳晚膳。我急不及待的問子揚﹕「你不是要打進甲子園才回香港嗎?」

子揚搖頭﹕「我的校隊就是打不進去啊!」

程程﹕「你早已國中畢業,沒機會了。已然大學畢業的你,還是趕快在香港找個工作吧!」

我嘆氣,跟子揚說﹕「很可惜呢!這是你的夢想。」

子揚﹕「沒關係!在日本時,我經常跟隊友到甲子園看精彩的棒球賽。現場的感覺很好,最可惜的是怡姐姐不在呢!」

我說﹕「有機會的話,我們一起去!」

程程搖頭﹕「你們去就好,我寧可留在東京逛街購物。」

晚飯後,子揚從車上取出一份禮物給我﹕「怡姐姐!生日快樂!」

我高興地接過禮物。和式包裝紙下扁平的長方形盒子堙A搖起來發出「咚咚咚」的聲音。

子揚對我叮嚀﹕「回家後才可拆禮物喔!」

我點頭,心媟Q著﹕其實看見子揚平安回香港,已經是最大的禮物!

到家後,打開包裝紙,眼前的竟然是一盒「甲子園」最有名的特產 咖哩飯便當禮盒裝。我把便當放好才洗澡睡覺。

原來這四年來,子揚跟我說的話,他一直沒有忘掉。

 

星期五,下午1時,天文台宣佈2小時內會掛起8號風球,子揚早已駕車趕到公司大廈門前待著,我跟程程冒雨跑進他的車子堙C

「現在要去哪兒?」子揚向滿身濕透的我和程程問道。

我有點愕然﹕「當然是趕回家囉!快要刮起大風雨了呢!」

程程伸著懶腰說﹕「去海邊看巨浪吧!」

子揚搖頭﹕「我想去山頂看巨風。」

真瘋狂的兩姐弟。這時我為難地說﹕「我……」

子揚﹕「怡姐姐有甚麼提議?」

「我上了賊車!」我說,然後重申﹕「子揚,你已經長這麼大,別再叫我『怡姐姐』了,很難為情呢!你叫我『穎怡』就可以。」

子揚笑了笑﹕「嗯!穎怡!說笑的!我們要帶妳回我們的家。這麼大風雨,妳一個人待在家堛爾隉A我們會放心不下呢!」

程程﹕「就是啊!伯父伯母一去不返,我看妳還是搬到我家住比較好。」

「可是……」我再次為難地說。

程程跟父母住在何文田的高尚住宅區,說實的,她父母多數時間也在外地做生意。子揚在日本念書時,程程跟我說,她的家變得很冷清,隨時歡迎我到她的家住。但現在子揚已經回香港了,我又怎麼好意思再住進去呢?

子揚笑說﹕「如果怡姐姐……穎怡要搬進我家,我第一個發起歡迎派對!」

對於自小已不被別人重視的我,子揚總給我很大的鼓舞 可能是我跟程程感情要好的關係,他早已把我當成親人看待。

 

中三時,被程程好動的細胞感染下,我跟她一起向學校圖書館申請,當圖書館管理員。結果我被取錄了,程程卻被拒於門外,原因是她當時已活潑於校內多個學會,而且都是幹事位置,例如英文學會的文書、烹飪學會副主席,而且是學校泳隊的核心成員之一,圖書館書記認為她沒辦法勝任管理員的工作;反而我是最佳人選,因為我文靜,喜歡閱讀,最重要的是,我甚麼學會也不曾參與,時間多得很。

那一年,小息時或放學後,我總會到圖書館幫忙當圖書館管理員,替老師和同學辦理借書、還書手續,或是整理圖書甚麼的。當年剛上中一,跟我和程程念同一所中學的子揚,課餘時經常到學校圖書館看書。而我總會在不太繁忙時,跟他一起看書。除了文學作品,我們還喜歡看關於棒球的漫畫。

有一次,子揚看漫畫看得入神,緊張得叫了起來﹕「真笨!竟然被『三振出局』!」

我笑說﹕「這角色在漫畫堙A就是扮演笨笨的角色。沒有這種笨角,怎樣顯出主角的聰穎?」

子揚遲疑地問我﹕「那……怡姐姐,在現實生活堙A也有如此的人嗎?」

我肯定地點頭﹕「我就是這種笨角,凸顯你姐姐卓越的風姿。」

年紀輕輕的子揚搖搖頭,很是可愛,卻說出了老氣橫溢的話﹕「我姐姐她最喜歡裝模作樣,一點內涵也沒有。我比較喜歡怡姐姐,妳深思熟慮,天才橫溢。」

我點頭微笑,沒再說話。

程程總在忙學會事務。已經不知多少次,放學後由我帶著子揚回杜家,經常會牽著他的小手,別人都當他是我弟弟。中二時子揚被學校選入泳隊,還參加了棒球活動,身高長得異常的快,一年內長高了幾近一呎,比我和程程還要高,跟在我和程程身後時,不熟識的人看到,總誤認他是我和程程其中一人的男朋友。

中四的暑假,我和程程已經17歲,試著找暑期工作,打算用自己賺回來的錢到外地旅遊。我們在一間快餐店當店員,時薪才16元,但公司提供三餐,當時感到待遇算是很不錯。

有一晚我要當夜更,下班時已是凌晨一時。那晚刮起很大風雨,我跟同事道別後,獨個兒步行回家 因為家貧,每天我總是步行半小時上班,返夜班更不用說,凌晨時份,公車早已停駛,我是絕不會乘計程車的,所以也只好走路回家。那晚的風雨真的很大,給我的感覺是,撐不撐雨傘,結果都是一樣,雨還是狠狠的打到我身上,甚至打得有點痛的感覺。

風勢越來越大,我舉步難行,還不慎自己絆到自己的腳!我就是這麼笨手笨腳。

就在倒在地上的一剎,一個身影擋在我身前,讓我倒在他身上,而沒有絆倒在濕滑的地上。

「怡姐姐!妳還好吧?」雨衣下傳來子揚的聲音。

他一手握著我的雨傘,一手扶了我一把,我狼狽不堪地抬頭望他﹕「這麼晚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我姐說過,妳今晚當夜。今天入夜後,天氣變得很壞,風雨又這麼大,而妳是個節儉的人,我想妳一定捨不得坐計程車回家。我很擔心妳,所以來接妳下班。」子揚替我穿上他帶來的雨衣 一件透明的粉紅色雨衣,很是可愛。

「你的日語學的如何?」我問他。

自從子揚中一時看過棒球漫畫後,便喜歡上棒球,更嚮往在日本留學,因為他想要到「甲子園」打棒球。為了到日本升學,首要條件當然是要學會日語。子揚生長在富裕的家庭,學日語、到日本升學,甚至打職棒都不成問題,只要他有恆心就可以了。

子揚點頭﹕「已經會說普通用語呢!」他撐起傘子,抱著我的肩膊,邊走邊跟我說。我埋在他的懷抱堙A突然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感覺從心頭湧出來,可能這就是親情吧!